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三十九章 还以颜色三(23:49)(书号:13619

第三十九章 还以颜色三(23:49)

作者:小子无胆
    开战头一天就打死了人,场内外一片哗然。印尼人,特别是年轻人,疯狂地大声叫着,吹着口哨。甚至就有极端分竟然在场燃起了鞭炮。

    华人则集体沉默,流露出强烈的愤懑气氛,但却没人有任何过激行动,只是神情充满了悲哀与无奈。

    谢寸官看了一眼林耀辉和印尼华商总会另两位副会长和秘书长,轻声道:“建议比赛暂停,这个不是意外,是有意杀人!”林耀辉点点头,但另外三人却有些犹豫的样。林耀辉当时就火了,道:“这点事情都不敢出头,我们后面的事情你们怎么能有担当?”

    三人这才一咬牙,点头称是。

    五人就一起来到比武大会的组委会,泗水市的几名体育官员此时正同哈迪斯谈笑风生。虽然打死了人,顶多是不符合体育精神,但却没在印尼商务部和体育部的高官面前丢人。至于死个华人,而且还是来自于国台湾的,顶多是个纠纷,大不了多赔点钱。

    而且,这钱也完全可以由印尼华商总会出。

    毕竟华商总会是承办者之一,要他们出这个钱也名正言顺,不怕他们不出。

    所以,当林耀辉带着华商总会的两名副会长和秘书长进到组委会里时,那几名泗水市的体育官员连站都没站起来,只是一个看着像是拿事的官员直接问道:“有什么事?”

    “刚才打死了人,我们要求暂停比赛。调查此事!”林耀辉咬牙说道。

    “暂停比赛,调查此事?”那名印尼体育官员的脸色一变道:“这纯属比赛意外,有什么好调查的……人是你们华商总会请来的,到时候你们多给些钱不就完了?”

    “这怎么会是意外?”谢寸官道:“当时那一肘打在下颌上。已经将人打得失去反抗能力了,后面那一膝和一肘完全没有必要!”

    “有没有必要,是基于拳手的判断,不是我们在台下的人能说的!”那名官员还没说话,哈迪斯已经开口接过了话头:“比武动手,死伤在所难免,每伤一人,死一人都要暂停比赛调查。那拳手还怎么打?上了檑台,就得自己对形势有所判断,你们那名拳的,在感觉自己不行时。完全可以认输嘛!”

    “你……”马团松不由地大怒。

    “怎么了?”哈迪斯眼睛一瞪。

    马团松立刻就泄了劲儿。在印尼人数次屠杀华人的积威之下,这些印尼华人大户多数时候,比普通华人还软弱。因为,如果他们一旦得罪了印尼当地势力,再有暴乱发生时。这些势力就往往趁机指示暴徒,针对这些华人大户进行打砸抢。

    “比赛不可能停止的!”泗水市的那名体育官员道:“正常的比赛伤亡是允许存在的!”

    华商总会的四大巨头无可奈何对视一眼,转身就要走。谢寸官忍不住道:“就这么走了?我们怎么给我们请来的拳师交待……”

    “有什么好交待的,让你们的人感觉不行时。直接认输就行了!”说话的是哈迪斯的一名弟,正在给哈迪斯和体育局的几名官员续上茶水。

    谢寸官眼睛忍不住就瞪了过去。那年轻人竟然不惧,反而冷笑道:“怎么。不服气是不?这里是印尼!”

    此时,就听屋外传来一个声音:“是不服你,怎么样,有种上台上去用手上的玩意儿说话!”说话间,进来的却是梁山,谢寸官看出来了,他自然也看出来期亚罗是故意打死马力强的,所以就没上场,而是去找谢寸官。一到华商会席位上,听说谢寸官来到了这里,就前后脚地跟着过来,看是个什么说法儿。

    他刚在门口时,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对话,也就没进来。此时听到这个年轻的印尼汉,竟然公然挑衅,就接过了话头儿。

    那印尼汉还要说话,哈迪斯已经瞪了他一眼,止住了他的话头,而是转头向谢寸官道:“如果你们怕伤亡,不敢比了,那你们就认输退场好了!”

    谢寸官还没说话,梁山已经笑着接过话头道:“比,为什么不比!你们不怕伤亡,我们自然不怕!”说着就对谢寸官道:“走吧!”

    随着俩人出门,梁山就轻声道:“寸官,如果我这有什么事,麻烦你给顺风说一声,帮我照顾我女儿和老婆!”

    “你不要冲动!”听了梁山的话,谢寸官忍不住道。

    “这怎么能算冲动呢?”梁山笑道:“我同你和顺风不同,你们是谋大事的人!我从小就是红拳门培养的护门武师,护门护门,除了家门、师门,还有国门!我胡衙(梁山的师父,具体情节详见国术凶猛一书)从小说告诉我说,人一辈,生有时,死有地,无人能逃!做为武者,能死到对手的拳下,那才是修成正果!而做为一个武者,能死在保家卫国、佑护族类的大事情上,那就是功德!”

    谢寸官看着他平静的面孔,眼睛不由一阵湿润,他知道,梁山这号人,那是真正的武者。他们平常里和和气气,从不同人争短斗长,但只要感觉门派、家国有需要时,就会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死生之间,不皱眉头,慨然赴之。

    梁山这时这么说,那自然就是要脱去桎梏,打生死战了。

    不过,谢寸官却也没劝梁山,刚才他也是打算,明天自己上场,也要打杀印尼拳师,为华人出这一口气。

    此时,台上印印拳师格桑雷奴已经上场,场上印尼人又是欢呼声一片。

    格桑雷奴双手举拳示意,刚才期亚罗那一战,不光出了印尼人心的气,也出了他的气。他决定效仿期亚罗。这一场能打死就打死,打不死也要重伤华人拳师。要让这些华人拳师感到胆寒才行!哼,赢了第一场,风光是不?我让你一天死伤两人。看你怎么风光。

    梁山向谢寸官一抱拳,就向拳台走去。

    台上已经开始叫他的名字了,但梁山却走得不紧不慢。

    所以等他上台时,几乎全场的人都看着他,许多印尼年轻人就喊叫起来:“怕了是不是,国佬!怕了就下台回家去……”梁山连看也没看一眼台下,眼睛直接看向格桑雷奴。

    注意到梁山的目光,格桑雷奴像第一场的克鲁一样。做出一个拇指向下的蔑视动作。梁山却微微一笑,眼冷如冰。

    台下的国人都紧张地看着台上,台上的格桑雷奴带着一股职业拳手的凶悍气息,他是出自印尼苏门答腊岛的拳手。目前在年轻人心的排名,仅次于克鲁?墩?查亚。为人拳风凶悍,手法精良,比赛多是KO对手。而梁山身体欣长,虽然不像白志刚那样显出瘦弱来。但却比格桑雷奴明显少了那股强悍气息。

    主席台上,林耀辉忍不住问谢寸官:“这位拳师行不行?不行我们就弃权吧,宁可输,也不要再死人了……”

    谢寸官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道:“林会长知道什么是拳吗?知道什么是拳师吗?”

    林耀辉不由一愣,谢寸官接着道:“拳者。权也!没有拳头做保护,人就没有权利!不自由。毋宁死!这就是拳的作用。而拳师,真正的拳师,可以罔顾生死,舍生赴义,虽千万人吾往矣!不能做到这一点,就谈不上拳,更谈不上拳师二字!印尼人要打生死战,我们就陪他们打!不过,这一场你放心,死的肯定不是我们的人!”

    说完话,谢寸官就转脸向拳场。

    台上,裁判已经宣布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的手挥下去,格桑雷奴就猛扑上来,左拳如抱,右拳如炮,直接一拳打向梁山的面部。他想要以力强欺力怯,有些急不可耐地想要打倒这个国人。

    他身体一动,梁山几乎也同时动了,身体没有丝毫退避,直接硬迎。

    梁山的右手往上挂起,疾如闪电,啪地一声,拳棱就挂到了他的右手腕上。格桑雷奴只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被铁捶击一样,骨疼如折。他强忍着才没叫出声来,他没料到这个瘦瘦气气的华人的手上力量竟然这么大,而拳头竟然这么硬。

    梁山从小练习红拳十大盘功,握拳如卷饼,这拳头瓷实得和石头一样。而做为护门武师,他每天都要操铁沙掌三千次以上,所以打击力自然不一样。

    格桑雷奴手腕上一疼,疼得他一度断了自己的组合拳,几乎忘了接下来该怎么打了。而此时,梁山已经侧身换膀,左肩往前一合,左手凤眼拳往上就甩,正甩在他的右手肘上。又是一声渗人的啪声,格桑雷奴这次终于忍不住轻叫出声,这一钉捶正打在他的肘后麻筋窝里,虽然没有正麻筋,但那里却是皮薄肉嫩之所在,疼不可忍。

    此时梁山右手已经握拳如钉,一个钉捶就楔在他的肋缝里。

    这正是钉膀捶变化之一,闪打气眼。漫说是梁山这样的红拳好手,就是普通练红拳的,一拳打到一般人的肋缝,掀开肋缝这一击,基本上打得人第二天稀饭都喝不进去。所以这一捶打之后,格桑雷奴脸色都变了。

    就在这一瞬间,梁山左手刁手挂起格桑雷奴的已经伤疼无力的右臂,右手一翻手,就反拍在格桑雷奴的左肩头上,这是防止他起左手的。然后一翻手,手往回搂,就将格桑雷奴的头抱向自己的怀里,而左手已经圈手一捶,拳带锋风,直接就击了被搂过来的格桑雷奴的右太阳穴。

    怀抱月打当头!

    这段话说来慢,但其实俩人就是一接手,几乎不到三秒时间,就听“啪啪嘣嚓咚”五声连响,啪啪两声是打手,嘣的一声是打肋,嚓是挂手抱头,咚是拳打太阳。就结束了一切。

    格桑雷奴只感觉自己头内嗡鸣声一响,倾刻间就失去了意识,直往梁山身上瘫软。梁山轻轻将他的身体放倒在地上,然后慢慢地退开。

    场外的医生硬是没反应过来,直到梁山招手,才飞快地跑上台,检查了不到三十秒,就打出了示意重伤死亡的手势。

    场内一片哗然,任谁这时都看出,这是华人对刚才打死人的报复。(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