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十四章 打人如走路(书号:13619

第十四章 打人如走路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马都一到场就远远地瞪了常健康一眼,心里道:“又是你小惹事儿!”但马燕看到父亲,一下就跑过来,扑到父亲怀里,委曲地直哭。www.leduwo.com-

    马都这才看到,女儿的身血迹斑斑,两个耳垂都贴着手巾纸,面已经透出红来。而且,软滑的颈一条鲜红的擦伤划痕,不由地问道:“什么事儿?”

    马燕只是抽泣着,没有说话,一旁的罗根社就将情况给他学了一遍。马都这才看了常健康一眼,没有说话,原来事情的起因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心里却知道错怪了这小。不过,这小也真是的,动手就不能轻一点儿,这下不又惹出事来。

    这时,跟在身后的马斌就轻声埋怨妹道:“出来转就转,戴什么金饰,不是引着人家来抢吗?”

    一句许说得近处的谢寸官不由地嗔目结舌,cāo,这就是印尼华人的年轻一代。

    那边常健康听了,不由脸涨得通红道:“你这说得什么话!还是人话吗?妹给人抢了,你不安慰她,还埋怨她不该戴手饰,那不让戴还买来做什么?”

    “住嘴!”马都眼睛一瞪道:“吵什么吵!手饰被抢了,不要就算了,打什么人,这不给我惹事儿吗?”

    谢寸官又是一阵愕然,靠,这还真是啥儿随啥老。原来老也是这种熊样儿,而这样的人竟然还是福仁堂的正堂执事!自己的女儿给人伤了,没有一句话,还埋怨手下人惹事儿,真他妈的是人才!

    不过,他只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出声!

    那边讨价还价,争执半天,最后以赔付两万美金了事。对方漫天要价,就是等他就地还钱的。讲好了价钱,马都就打了一个电话。结果也没远去,就从刚才停在远处的一群人,一会儿后。就有人提了一个皮箱过来。

    两万美金兑换成印尼盾,却也份量不轻。www.leduwo.com

    谢寸官已经有些石化的感觉了!原来这老东西出门时,已经准备好钱了,就等讲好价钱赔给人家了。靠。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好!福仁堂真不愧一个仁字,被偷被抢还赔给对方钱,真他娘的仁义到家了!”

    已经转身准备走的马都听了,一下回过头来,满脸怒气地瞪过来。脸sè铁青。

    谢寸官站在那里,眼睛眨也不眨地回瞪着他。-

    “年轻崽,说话注意点儿!”马都压抑着怒气道,这时他看到了谢寸官身边的郑林生,却是认识的,不由地怒道:“这是你们义福堂的人?”

    “我不是!”谢寸官不等郑林生开口,就接过马都的话道:“我是个华人!”

    “你好大的胆!”听说他不是义福堂的人,马都还未说话。一旁的马斌立刻发飙了:“显摆能耐。找打是不?”

    “好威风!”谢寸官冷笑道:“这么大威风,你怎么不给他耍去?”他说着话,手就指向了一旁莫名其妙地看热闹的那些印尼人。

    马斌一时张口结舌,被憋得说不出话来。

    那边马都就yīnyīn地开口道:“年轻崽,做事别冲动,许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谢寸官就呵呵笑道:“自己的女儿被人抢了。都这样处理,那我想请问你老先生一句话。这福仁堂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不能保护自己的族人,洪门的义字你放在那里了!难道这福仁堂就是为了让你和令公。向华人耍威风么?”

    一句话又将马都憋得脸sè一阵青红,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谢寸官说过就走,郭踏虏和郑林生立刻跟。www.leduwo.com那边马都却叫住郑林生道:“郑林生,这人同你们义福堂什么关系!”

    “朋!”郑林生头一次向这个大人物回看过去,眼睛里满是骄傲:“是我们的朋!”

    说完话,转身大踏步跟去,满胸都有一股豪情。显然他没料到谢寸官会悍然开骂,最近一段时间,福仁堂、洪福会和福扬武馆一直打压他们,今天可算出了一口气了。这么痛快的事情,回去一定要讲给郑秀清听听。

    他们一走,那些印尼人没有热闹看了,就嘻嘻哈哈地提着勒索来的钱,勾肩搭背地呼喊着,找地方喝酒分钱去。谢寸官和郭踏虏转过一个街口,就对郑林生道:“能听懂他们的鸟语不?他们是去了那里?”

    郑林生道:“那些人是去附近的差克林饭店里喝酒分钱!”

    “带我们去!”谢寸官同郭踏虏对视一眼,轻声道。

    郑林生脸sè不由一变,刚才谢寸官骂马都他固然听着痛快,但真正要去找印尼人的事儿,他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那怕是义福堂做事情,也只是在被当地印尼人欺侮时,有限度的反抗一下,而这种明目张胆地去找事情,那还不得出大事情了。

    一旦激起这些印尼人同仇敌忾的气焰来,那弄不好要出大事的。

    “不用怕!”谢寸官自然知道他和担心:“印尼人这个时候,不会同我们闹事的!如果不你不信我的话,打电话请示一下你叔叔!”

    郑林生正有此意,当时就拨通了郑立明的电话。

    他怕谢寸官听见,特意走开了一段距离,这才将事情向郑立明学了一遍。郑立明是黑龙会准备资助印尼人在泗水搞排华暴乱的知情人,他既然选择了同谢寸官的势力合作,自然已经有了决断,当时就在电话里对郑林生道:“一切听他的!”

    郑林生有些奇怪地看了电话一眼,再回到谢寸官身边时,眼神就有些不对起来。

    显然郑立明的态度,让他对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有了新的认识。要知道,福仁堂、洪福会和福扬武馆联合打压之下,郑立明都能扛住,能力自然不弱。但叔叔能让自己一切听谢寸官的,自然是谢寸官有令叔叔信服的地方。

    于是不再废话,就带着谢寸官向差克林饭店方向去了。

    差克林饭店是一家并不大的饭店,而且档次也普通,是印尼人开的。这个饭店的老板,是印尼当地有名的一位武师的后代,因此在当地的印尼混很有名望。特别是这个饭店里有一样好处,就是jǐng察都不来查,因为据说这人一个兄弟,是印尼jǐng界里很有实权的一位人物,因此这个饭店也就成了当地混们的最爱。因此,来这个饭店吃饭的,大多都是当地的印尼混,普通的印尼人也不到这里来。

    到了饭店门口,一眼就看到那一帮人正坐在靠窗的一张桌,谈笑风生。

    谢寸官看了一眼郑林生道:“你在这里有人认识,就不要进去了!在这里看着,有jǐng察来时,通知我们!”说完,就带着郭踏虏走向饭店。

    “哎……呃!”郑林生举起手,正要告诉他什么,已经开不了口了,因为两个看门的保安一类的汉,已经挡到了谢寸官和郭踏虏的面前。

    两个印尼黑皮猴斜着眼睛看着谢寸官和郭踏虏,原来这家饭店不欢迎华人!其实这倒不是店主人对华人有什么偏见,虽然他看不起华人,但跟谁有仇,也跟钱没仇呀。只不过这个店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印尼的混。

    而混们就是以欺负人为生的,平常连普通印尼人都欺负,何况这些被普通印尼人也能欺负的华人。因此,凡是有华人进店,铁定惹出事来。虽然死伤几个华人对店主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自己的兄弟在jǐng界混,也罩得住事。

    但要是经常闹事儿,生意还做不!因此渐渐地,这里就不欢迎华人进来。

    “我们找人!”谢寸官立刻明白怎么回事儿,用手一指窗边那帮人道:“我们来找他们!”

    “找他们?你们认识?”其个高点儿的黑皮猴看了一眼那帮人,他们知道那帮人是“塔克虎”的手下,据说今天勒索华人,发了大财,刚才进门,还给了他们一人一万印尼盾的小费。俩名保安心情还算不错,就点点头,让开了路,让俩人进去。

    俩人进到店里,先是进门那一桌正吃喝谈笑的人就住了声,瞪起眼睛看他们。接着,吵杂一片的饭店很快就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瞪着俩人。

    俩人根本没有管其他人,直接走到那张桌前,那十几个人立刻有几个站了起来。

    那个领头的年汉却倨坐不动,他一只手按着桌装钱的皮箱,一只脚就抬起来,踏在旁边的椅,看着谢寸官和郭踏虏,模仿着马都的口音道:“年轻崽,有什么事?跑到这里找死是不?”

    谢寸官直向他走过去,一个年轻汉一下就挡在他面前,伸手想推他。

    谢寸官身体一扭,那人的手就顺着他的胸滑过去,谢寸官小腹翻丹,腿轻提之后,剪腿变虎步,一步就踏入那人双腿间,贴进去,胯摆肩横,轻轻一进步,那年轻人就跌了出去。

    正是打人如走路,只不过,这时,走的须是别人的路。

    只有你占了别人的路,才能打人。其实和脚踏门夺地位是一个意思。心意拳打法,是别人站那,你站那,才能打人。

    这一晃身间,谢寸官已经走到了桌前,一把拉过那个箱,就提到了自己手。

    此时,那年汉才反应过来,正抬腿想站起来,谢寸官脚下一趟步,胯骨就挺在桌沿,那个饭桌就一下撞在那人胸口,将人直接撞翻下去,桌的汤汤水水的,就溅了起来。周围惊呼声一片,显然国人在这里闹事,太罕见了。未完待续。。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