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八十章 打破平衡(书号:13619

第八十章 打破平衡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原创第八十章打破平衡

    谢寸官被打倒后,却不认输,陈二柱脸上不由一僵,却也无话可

    因为传统武术同现代搏击不一样,不是以打点记分论输赢。www.leduwo.com而且,即就是按现代搏击的规矩,那谢寸官人没有受伤,也可以起身再战。

    何况,传统武术,本来就有杀手锏、回马枪一类的败求胜之法,所以倒地摔跤,根本不算什么。何况,现在两人并不是朋友摸劲比招,一句你了,我慢了就把高底定下了。两人之间一战,牵扯的是五百多万,可双一般的搏击赛资金高多了。

    “好!”陈二柱脸上僵过之后,就是一寒:“我们再来!”说话之间,语气森冷,杀意盎然。显然同刚不一样,已经是动了杀心。

    谢寸官却没有立即进场动手,而是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颜姐,是我!我在上海遇到些麻烦,需要你那里帮忙……”他当着陈二柱的面,对电话里面道:“我和这里一个放高利贷的起了冲突,对方的背景很硬,说是能叫一车武jǐng来镇压我……恩,我需要你那边帮帮忙,这事牵扯到了我的家人……我想你那边怎么做?是这样,对方好像是一股比较大的黑势力,对对,好好,我给你一个电话,我这个朋友对这里面的东西比较清楚,恩,我需要你那边出面……都抓起来?不需要,可以适当地严打一下!好好……我现在这里正紧急着呢,就不多说了,恩,你那边直接让动手吧……”

    后又报上了一个电话号码,正是肖翰业的电话。

    陈二柱的脸sè越来越难看,这算什么裸的就威胁上了,而且,听着不像是做戏。

    谢寸官此时已经收了电话,他这是阳谋,因为陈二柱的金陵集团再强,也强不过国家机器,也强不过来自上层的高压!而他恰好能借这个势。

    看起来有点仗势欺人耍无赖的意思,但这就好比现代的美国!那个国家提起来,都有一股怨气,但却个个都无可奈何,还得多方讨好。www.leduwo.com

    就是那些骂美国的人,一旦有机会拿到绿卡,都屁颠屁颠地扑上去。

    当然,这个社会肯定不缺乏富贵不能移的民族主义者,但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只是极小的一部分人,大部分骂移民的人,其实都是没有能力移民的“酸葡萄”心理。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只会因那些移民的离去而发出惋惜的叹息。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人离开了天堂,去了地狱。

    陈二柱武功之强,明显超出了谢寸官的认知,刚他的心计和进攻,怎么看都是必胜之局,却被陈二柱一个雀地龙给化解掉了。而在这个雀地龙,陈二柱表现出他身体地过人的灵活ìng、变态的柔韧ìng和超强的化劲能力。

    一条腿竟然能将他的踩踏劲化得干干净净,让他可以裂砖碎石的一脚,如同踩在棉花上,这份听劲化劲的功力,让谢寸官感觉到不可思议。

    他却不知道,在陈家沟的太极推手训练,本身就有以腿推腿的训练方法。

    所以他就剑走偏锋,给自己套上双保险!只要颜裴那里一动起来,陈二柱的心自然就有一乱。而且,那怕就是他心不乱,能胜了自己,谅他也不敢真的伤到自己。否则,他自己走不走得脱不说,他身后的势力,就要受损。

    而且,那些势力,肯定有他的朋友和亲人。

    谢寸官挂上电话,一抬步进了场,陈二柱的脸都有些绿了!都是给气的!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这就光明正大的给自己上上眼药了!心里窝着火,他的动作自然就谨慎了许多。他已经结婚有,不可能再像当年没结婚一样,人死球朝天,啥都不顾。www.leduwo.com已经过了玩那种生死一线间游戏的年龄了。而且,金陵集团现在已经是他的根了,那里有他的亲人、朋友和事业。

    不过,陈二柱毕竟是有丰富搏击经验的人,谢寸官一进场,他立刻将自己纷乱的心思放下,脊柱一动,身体轻轻一扭,提神奋意的一瞬间,就完全平静了下来。

    无论出什么事,自己先得拿下这一局!否则,自己没命了,还管什么事?

    谢寸官仍然是熊出洞、侵扑站的式。

    陈二柱心有火,轻喝一声,踏步而进,直逼谢寸官。

    因为他明白,只有拿下此人,有谈判的机会。

    他那边一动,谢寸官却也动了起来,直接一个寸步,就进入了攻击距离,接着一个垫步践进,双手抱在小腹前,丹田一翻,前腿一吊,前脚一翘,就如弯弓shè箭一般,将自己向陈二柱的双腿间shè进去,竟然是直接硬上夺地位。

    bě jīng城里,挂掉谢寸官电话的颜裴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意,轻声自语道:“这小家伙,终于知道借势欺人了……”说着话,却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按下几个号码,对着电话里吩咐起来。随着颜裴的吩咐,一个个电话就打了出去,强大的国家机器就转动了一小部分。

    当肖翰业接到自己直属上级的电话,被招到办公室的时候,就见平常轻易不露面的几个大佬此时齐聚一堂,另外一个人,却是当公安系统经常上电视的一个头脑。

    此刻,这些人个个脸sè有些奇怪的样。

    接下来的话题,让他是莫名其妙,竟然让他谈一下对金陵集团的了解。

    肖翰业直接傻眼了,什么金陵集团,他根本没听说过。但同那个公安系统的同志一交流,肖翰业就听到了推荐自己参与此事人物的名字:谢寸官!

    **!肖翰业差点儿暴走了。这小是什么意思?自己明明已经给他说过,找了朋友说合了,看样,这公安和武jǐng部门竟然是要为这事大动干戈了。

    肖翰业昨天的一点信息,还是托公安上的朋友查的,他自己对这些地方上的事情,并不熟悉。不过,地方上的事情,肯定瞒不过公安。那名公安系统的头脑几个电话之后,金陵集团的资料就摆到了桌面上。

    然后,一道道命令就下达了,武jǐng配合公安,开始对金陵集团的灰sè生意,进行打击。

    肖翰业感觉自己像个傻瓜一样,硬是做个闷嘴葫芦,陪着开了十几分钟的会。看着几个大佬怒其不争地看着被上头专门点名而来的自己,肖翰业死的心都有了,**你谢寸官的二大爷,这都是什么事儿!

    命令一下达,各部门动了起来,几个大佬们就纷纷离开。

    肖翰业正想走,就听旁边一个声音道:“小肖你等一下!”肖翰业一回头,脸上就有些尴尬起来,说话的是副参谋长曾勤生,也是自己帮谢寸官拜托的说合人。

    等大家都出去,曾勤生脸sè就有点不对了:“小肖,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事儿不是已经说了,等我朋友晚上到了,立刻摆在桌上说,现在怎么闹成这样了?”

    “曾参,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莫名其妙地被喊来……”肖翰业无奈地道。

    “这不是胡闹吗!”曾勤生道:“今年市里头治安平衡度一直挺好,现在突然拔掉南京帮,肯定会空白出许多利益,一旦有了利益争斗,那能太平下来!看来又得乱一阵了……唉,你这朋友能量蛮大的嘛……”

    肖翰业无语地看着一脸黑线的曾勤生。

    而此时,一辆辆的jǐng车就出动起来,jǐng笛声让本来平静的上海市就有些不平静起来。

    其实对于金陵集团的灰sè经营,公安系统并不是不掌握,但社会治安是一个相对的平衡ìng,不可能有绝对的洁净。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现在大学毕业生就业都难,何况许多混黑的年轻人,要知识没知识,要凭没凭的,想正经就业肯定是痴人说梦。

    所以在一定情况下,只要没有恶ìng案件发生,社会的灰暗面在一定程度上是允许存在的。只凭严厉打击,是不可能让治安好转的。在很多时候,只是在社会yīn暗面和社会大众的忍受程度之间达到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平衡。

    但现在,却要人为地打破这种平衡了。

    金陵集团的一个个产业被控制,经营者被抓捕,情报被不断地报告过来。

    渐渐地曾勤生的脸sè却好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虽然抓捕的人在增多,但明显地,这些抓捕和控制却只限于一些产业,并不真正涉及集团的势力。集团的大佬们,都不在抓捕范围。虽然不知道这是对方有意为之,还是无意做出的,但这些信号都明显地传递出,这次行动,并不是想彻底铲除金陵集团。

    渐渐地,一个感觉越来越强烈地涌现在曾勤生的脑海:立威!对方似乎只是在耍威风。

    想到这里,曾勤生就将肖翰业叫到一边,忍不住问道:“你这朋友到底是做什么的?”

    一句话问得肖翰业脸上就有些讪讪的,因为他也不了解谢寸官是做什么的。他只好将自己同谢寸官的相识,以及后来如何将他推荐给准星,再后来,谢寸官又如何娶了京城军少壮派的女儿。他在bě jīng干过,对于张家也是熟悉的。

    “你立刻打电话给你那个姓的朋友,把你这朋友的情况问清楚……”曾勤生道。他已经隐约地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叫谢寸官的年轻人,这次在上海滩,就是想借此事立威。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就好办了。未完待续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