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二十九章 记着下辈子做好人(书号:13619

第二十九章 记着下辈子做好人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谢寸官却在他扑过来时,身体往左边上闪过,身体半背对着史蒂夫,同时身上的一头沉就从自己腋下穿出,如流星锤一般,击向史蒂夫的膝盖。www.leduwo.com史蒂夫显然根本没见过这种兵器,竟然给这一下出其不意,狠狠地打了膝部。

    当时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却强忍着没敢喊疼,只是低声咒骂着。

    谢寸官看他脚下不便当,此时却突然向床上窜去,那里李小莲一愣,立刻尖叫一声,想要避开他,却被谢寸官一把拉住,将光溜溜的身体就卡着脖颈抱在怀里。

    那边史蒂夫立刻就停下了动作,伸出双手,示意谢寸官不要冲动。

    而谢寸官理也不理,却是掏出醉针来,直接注射入李小莲的脖颈,看着她昏睡过去,就将人丢在床上。此时,史蒂夫不知道谢寸官给李小莲注射了什么,待他一丢下他,就立刻扑过来,一探李小莲的呼吸,感觉没什么大碍,一双眼睛就带着疑惑瞪着谢寸官。

    他却不知道,谢寸官只所以要弄昏李小莲,却是为了保护她。

    因为她见过谢寸官同人比武,知道谢寸官的打法特点。现在就算谢寸官蒙了面,她认不得谢寸官的人,但如果谢寸官同史蒂夫动手时,用出心意拳的打法,万一被她认出来!所以谢寸官不能冒险,要么就是杀死史蒂夫后,再杀死她。要么就是提前将她弄昏。

    谢寸官毕竟是正值的人,虽然李宪忠该死,但李辉和李小莲却都没有该死的理由。

    所以他宁可麻烦一点儿,放过她。

    此时史蒂夫就站了起来,他的腿仍然有些不方便,但对于他这样的百战老兵来说,些许小伤,并不影响他杀人。处理了李小莲,谢寸官也就无所顾忌了,他缓缓地向前逼近。

    史蒂夫轮起皮带,如甩鞭一般,向谢寸官脸上甩来。

    谢寸官伸手在眼前,听任皮带抽在自己的小臂上,在史蒂夫收回卫带时,谢寸官左腿进,右腿过,直接窜步进身,左手反手照脸,右手一把抓向他的肩头。www.leduwo.com史蒂夫反应也快,双手抱拳架,一架谢寸官的右手,下面就起一腿,踹向谢寸官的小腹。

    谢寸官左腿鸡腿提踩,一提就挡住了对方的腿,踩入时,就踏向了史蒂夫的支撑腿。同时,双手左手继续照面,右手却已经回手,交叉在自己身前,手肘朝外,拳架抱严,硬撞而入。二人的身体就撞在一起,手叠手,肘逼肘。就在这一撞之间,谢寸官右手翻手成把,一把就扒住史蒂夫撞在自己右臂的肘上,将他的手肘往外拨开,左手也往外翻,一掌就往进塌。

    沪上心意,变劲就能即打!双手撕扒搂顶,那种连环,是如泼妇打架,硬开门之法。

    这一撕扒,谢寸官左手塌撞,并没有进去,而是撞在了史蒂夫的右臂上,顺势鹰捉手,一把扯住臂上的皮肉。此时,他的右手在一扒开史蒂夫的左肘时,就托手起熊把,一把撑向对方的下颌。同时,右肘就屈臂而上,进肘击胸。

    史蒂夫那见过这种打法,头往后仰,堪堪避过熊掌托颌,下面一肘早就打了心窝。这里心窝刚一疼,还没疼到里头去。谢寸官的手掌又往下一扒拉,竟然一下就勾住了史蒂夫的下颌,直接食指、指、无名指就扯住了对方的下嘴唇,将对方的头扯下来。你想,当心一肘,加上这往下一扯,史蒂夫不由地收胸低头,脸就垂了下来。

    此时,谢寸官右肩的靠就合了上去,正打对方的脸部,同时下面步一荡,就是一个趟顶,膝盖一下就顶在对方的下阴上。这是心意打法练精熟时,浑身是手的境界,而且,这种境界根本不用你考虑手想打那里,只有身体跌荡着,进身走步,身贴身,对方必定挨着。

    史蒂夫这下阴一疼,就再也站不住身体,往下溜去。

    谢寸官跟身进步,一脚步趟向他的心窝,这一脚带了胯劲腰力,竟然一下踩裂了史蒂夫的胸骨,史蒂夫一口血就喷出来,人眼看得不行了。

    谢寸官蹲下身体,手的五军刺直接就送入对方的心窝。www.leduwo.com

    然后,他就看也不再看对方一眼,用床单将李小莲一裹,扛在肩上,又到李辉房间,将李辉挟在腰间,扛着两人,直接走到二楼另一头,这里是李宪忠夫妻的卧室,直接一脚踹开了门。此时,已经无需在掩饰行踪。

    李宪忠两口一下惊醒过来,黑暗看不清是谁。

    谢寸官将李辉、李小莲丢在地上,按亮了房间的灯,刺眼的灯光下,李宪忠才看清了房间的情况,不由地惊叫一声,跳起来,伸出右手,想按响床边的警铃。但谢寸官手里的五军刺立刻飞了现出去,将那一只手臂直接刺穿,钉在床头上。

    李宪忠一声惨叫,谢寸官毫不客气地一挥左手,左手上一头沉的甩就就准确地打在他的嘴上,立刻几枚断齿就落在地上。

    而此时,李宪忠的妻竟然跳下床,赤身露体地向谢寸官扑来。

    谢寸官一腿就踹在她的小腹上,将人整个儿踹得腾空而起,跌在床上,挣扎着爬都爬不起来。他恨透了这迫害了整整一个厂职工的两口。

    “你是谁?你是谁?”被军刺钉在床上,又打落了四五颗牙的李宪忠哭喊着,含混不清地问。谢寸官没有说话,只是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颜裴给的那些材料,将那上面卧轨的个人的照片,一张一张地举给李宪忠看。特别有一张,据说是李宪忠进化肥厂时的老车间主任,并且,是他们夫妻婚姻的介绍人。

    李宪忠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起来:“我有罪!我有罪!我们俩口都有罪,可是,小辉和小莲却不知道这些,他们还是孩……”

    “我知道!”谢寸官进了房间后,第一次开了口。

    他从背上的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飞快地输入一个网站代码。

    然后将电脑推到李宪忠面前,那上面是瑞士银行的转账网页,下面转入的帐户已经输好,就等李宪忠输入他们的转出账户和密码。

    “吃多少吐多少!”谢寸官轻声道,一伸手拔出了李宪忠右手臂上的军刺。

    “我明白!我明白!”李宪忠用左手捏着右手的伤口,伸手到电脑上,却迟迟没有输入,而是看着地上的李辉和李小莲道:“你把小辉和小莲怎么了?”

    “他们只是被打了麻醉针!”谢寸官道:“如果要杀他们,我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说着,他掏出一张纸,是一张由最高人民法院出具的缺席判决,放在李宪忠的面前道:“这是最高法院的判决,对你们夫妻二人执行死刑!与你的儿女没有关系!”

    李宪忠看着那上面鲜红的印章,突然笑了起来,他看到这个死刑判决,上面只有他同自己妻的名字,他竟然感觉一阵亲切。因为他知道,这是政府行为的话,李辉和李小莲真的不用死了。

    李宪忠正要输入账号和密码,他的妻突然道:“不能输!”

    谢寸官和李宪忠都看了她。那女人就道:“谁知道他是不是骗我们……万一我们把钱还了,他要杀了我们怎么办?”

    谢寸官冷笑一声道:“这笔钱追回来,就死你们两人,追不回来,我不介意多杀两个人!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还想讲条件吗?这是没有选择的事情,你们家死绝了,也不过是便宜了加拿大政府!想清楚,多想想那些同你们在一个厂工作多少年的职工!想想自己的罪孽!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如果再不将钱转回来,我就先杀李辉,再一分钟,我就杀李小莲,然后杀你们俩!”

    李宪忠叹息一声,终于伸手到电脑上,输入了账号和密码。

    看着操作成功的提示后,谢寸官就拿出一叠纸来,对李宪忠道:“签署这些件!”

    李宪忠接过来一看,却是一份公司及资产转让的件,转让的对象,却是今天早上,邀请自己去谈生意的那一家公司。今天早上的事情,竟然是多伦多华侨商会的会长牵的线,才让他不得不去。结果去了,那家公司竟然提出要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他的产业。他当时非常气愤,甩袖而去,没料到对方竟然还有这一手。

    “公司转让给你们,小辉和小莲的生活怎么办?我求求你们,他们是无辜的孩,给他们一条生路!”李宪忠的老脸上满是祈求的神情。

    谢寸官将那份协议翻到最后一页道:“股份转让后,李辉和李小莲还有你这幢房,够他们平安生活一生的了!这已经是最宽大的处理方式了!你如果不签,难道我不会用你的私章和指纹吗?”

    李宪忠终于无奈地低下了头,签署了那几份件,并且按上了指纹儿。

    办完这一切,谢寸官细心地将件收好,然后一把揪住李宪忠的衣襟,将他肥胖的身体提了起来,面对他惊恐的眼睛,轻声而清晰地道:“下辈记着做个好人!”说着话,手里的五式军刺就捅了进去,刺入了他的心脏。

    李宪忠瞪着一双眼睛,无神地盯着屋顶,不知道这一刻,他有没有后悔。

    身后传来李妻的惊叫声。谢寸官闻声回头,手的军刺就脱手飞出,直接扎在李宪忠妻的心窝上。这一对夫唱妇随的蛀虫夫妻,就一起走到了黄泉路上。

    谢寸官回到楼上,将监看电脑上所有的硬盘都拆了下来,他花了五分钟时间,将三个电脑硬盘都拆卸开来,将里面的磁介质盘拿了出来,连同自己的衣物,都放在房间的浴池,浇上汽油,点火烧了。看着火光一点点吞噬掉那些东西,他然后将硬盘其他零件一股脑地又塞回电脑。甚至他还记得将自己用来诱惑对方的那张纸巾都拿了下来,当然那个裹在明胶里的摄像头更不会忘记。又将所有的电脑都抱到楼下,和死去的七人包括四条土佐狗,都一起运送到李家大门口的电动门旁。然后他将三个高爆手雷绑在电动门上。最后他上了自己开来的那辆车,开出去一段距离后,就将手伸出车外,对着李家的大门,按下电动门的遥控器。

    巨响声,他的车如箭一般,滑了出去,消失在黑暗。

    此时时间是凌晨四点钟。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