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十七章 幸福的泪(书号:13619

第十七章 幸福的泪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惠家在三楼,当惠果果下到一楼,走到单元门口时,楼下的车队里的人都的整理准备的东西。www.leduwo.com每辆车上都下来一对俊男美女,手里捧着礼盒。一个年轻长相普通但却显得成熟内敛的男正到了楼梯口,一眼看到惠果果,就叫一声:“嫂!”叫得惠果果不由地一愣,旁边的一个脸色略显苍白的女笑脸盈盈,却不说话。

    惠果果正要说话,她的眼睛突然就呆滞一般看向前方,一只手指着,另一只手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说不出话来,眼泪终于汹涌而下,那时下车的,不是蔡风帆又是谁。

    刚下车还正在给身边的人说话的蔡风帆突然间身体一颤,一种突如其来的心脏上轻微的痉挛感让他不由地回头,一眼就看到了呆在那里的惠果果。蔡风帆一路上在人前强行保持的镇定一下就崩溃了,他伸手拨开身边的人群,几乎是踉跄着冲到了离惠果果一步之遥的地方,却再也没有勇气朝前走了。这个在别人眼也许平凡,也许普通的女孩,却是他心的公主,是他心的天使,是他心高不可攀的女神。

    俩人就这样对视着,没有一个人出声,但都是泪如泉涌。

    谢寸官最先醒悟过来,他忙从上衣口袋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盒,走过去打开盒盖,送到到蔡风帆面前,提醒他:“求婚!”蔡风帆从盒间,拿出戒指,他的手在轻轻颤抖,他走到惠果果面前,单腿跪下来,双手捧着戒指,嘴唇抖着,却说不出话来。只将拿着戒指的手伸向惠果果。

    惠果果泪眼矇眬,一只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蔡风帆颤抖的手,帮她带上戒指,戒指上的钻石并没有像开始人们想像的那样大到夸张的地步,在午的阳光下,闪着七彩的圣洁光芒。虽然人们不知道这一对男女,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但看着这个场面,就知道这个故事不管平凡不平凡,都被他们自己镌刻到了心灵的最深处。这时,一旁的张苗儿也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打开一个戒指盒,捧到了惠果果的面前,学着谢寸官的样儿,轻声叫一声:“嫂!”

    惠果果却连头都没有转,张苗儿不由地看了一眼谢寸官,谢寸官就走上前,将戒指从戒指盒里取出来,双手递到惠果果面前:“嫂,戒指!”

    惠果果这才回过神来,拿起戒指。www.leduwo.com单腿跪地的蔡风帆就伸出手来,惠果果将手里的戒指往他无名指上套去,但套到一半时,这个忍得很辛苦的女人终于忍不住了,她突然间就蹲在地上,哭出声来。蔡风帆轻轻地将她涌在怀,右手环着她的肩,帮助她将套了一半的戒指套在自己手指上,然后俩个人就相拥而泣。

    “对不起!对不起!”蔡风帆的声音带着鼻音颤腔:“我一直想早点来,可是却赚不够买花的钱!现在虽然来了,但是买这些花却花光了所有的钱,还是得要你跟着我去受苦!”

    “我不怕吃苦!你知道的,我不怕吃苦!”惠果果哭泣着,用手一下一下地捶打着他的肩头。此刻,身后一直扶着眼泪的惠母就走上前来:“小蔡,咱们屋里说话……”

    蔡风帆看了一眼蔡母,叫一声:“阿姨——”就扶着惠果果站起身来,拥着惠果果走向楼梯。外面的人似乎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以为是一个亿万富豪在玩浪漫,现在才知道,是一个穷小在完成承诺。不过,没有一个人感觉失望,每个人都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和快乐的感觉,为了这一对有情人。

    电视台这下更找到了噱头,更加卖力地做这档似乎更加煽情的节目。

    进了门,将蔡风帆和惠果果送进卧室里去诉说别后情意,谢寸官就指挥那三对俊男美女将求婚礼送上,都是一些寓意幸福美满的物件儿。最后就跟惠父和惠母拉家常,惠母奇怪地问道:“小蔡不是已经是孤儿了吗?你怎么会是他弟弟?”谢寸官就将母亲认蔡风帆做干儿的事情说了一遍。一旁的惠父不由地后悔得真跌眼镜:“我真蠢,害得自己的丫头伤心了三年,又失去一个认儿的机会!”说得几人都笑了起来,谢寸官心道:“幸亏得你蠢,否则我就少了一只下金蛋的天鹅!”

    蔡风帆的国家经济安全检测系统现在已经完全通过了测试,在颜裴的特情处下面,国家正式成立了一个这样的秘密机构,收集全世界的经济指标,从区域到国域,再到洲域,最后到全世界分级监测。www.leduwo.com蔡风帆也因为这个数据模型,被颜狮的导师收为弟,正式成为颜裴的师弟。当然他也要主导这个数据监测数据库的运作。

    国家因这个模型,也一次性奖励给蔡风帆一百万元。

    不过,谢寸官却不愿意了,一百万把这么个大家伙就买了,这是买还是巧取豪夺!最后颜裴不得不问他什么意思!谢寸官就提出,我要依托这个大家伙成立一家风投公司,经济情报我们这个公司得有共享的权利!当然,我们也会反馈一部分收入给检测心。还有一层好处,我们可以由民间资本来掩护这个机构的运作。

    至于保密,你们特情处做好这个工作就可以了。

    颜裴其实也为这个机构的隐秘性而发愁,谢寸官这个隐匿于民间资本当的主意,也确实是这个机构保密的好力法。当时就猜疑地看着谢寸官,怀疑这小是不是做过功课。一问之下,谢寸官竟然真的拿出了全套的计划,竟然是从金融入手,依托这个机构的数据,想设立一个全球性的风投公司,对各国经济也有一种隐性的渗入。

    这对国家和个人无疑都是有好处的。

    但颜裴眼珠儿一转道:“好,这个计划我可以帮助往上层游说通行,但有一条,这个投资公司,我得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你这是与民争利!”谢寸官义正言辞地指责她。

    “你总不能让姐姐这么个没有丈夫、没有孩的老姑娘,到将来一个人穷困至死!”颜美女祭出可怜旗,上演了****。

    谢寸官只得溃败!说实话,有了颜裴的资金投入和股份占有,对这个公司只有好处。于是,一对因利益而走到一起的姐弟一拍即合,成立了龙翰风险投资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的注册地是国香港,将会依托这里,一步一步地遍布全世界。

    整个个监测数据库算是被折为45%的股份,给了谢寸官和蔡风帆,因此在公司里蔡风帆和谢寸官就占了45%的股份,颜裴促使了此事的运作,所以也占了20%,其余10%暂时空置,25%则由颜裴暗地里运作,给几个国内有影响的家族,一是经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为这个公司保驾护航。二是,真正的投资部分,将由他们来出资完成。

    目前,龙翰投资公司已经搭建了一个简单的构架,蔡风帆兼总经理,谢寸官则占了个副总的位置。还有两个副总的位置,就给了那几个大家族的代言人,轮流坐庄。

    为了确保公司的稳固,在公司章程上,颜裴的20%股份,同蔡风帆和谢寸官的股份做了绑定,也就是如果他们三人一方出售股份,另外两方有优先购买权,可以以低于市价20%的价格购入。而其他人要购买时,除非他们自愿放弃,否则就必须以高于市价三倍的价格,才能购买。蔡风帆做了总经理,却让谢寸官占了25%的股份。因为这个监测模型的东西只所以能出来,是与谢寸官当时的鼎力支持分不开的。

    而后续的投资,除了颜悲一次性拿出百万元来投资外,其他的都是由几个大家族出资。并很快在全球布局起来。因为几个大家族都在世界范围内有不同的投资区域,所以各处的分公司,也就纳入他们的家族当地的生意。

    换言之,总公司其实就是给他们提供检测预测信息,他们则将金钱反馈回来。不过,每个公司的股权上,却都是总公司占着51%的控股股份,以防尾大不掉时,进行清算管理。

    也就是在这件事,颜裴发现,谢寸官的成长力惊人,这个来自上海寻常小弄里的一个普通孩,因机缘巧合,进入她的眼,得到了一个机会。但却也因自己的拼命与努力,进步极快,年纪轻轻的,去年还是锋芒毕露,今天却已经积累到了气质开始内敛的地步。

    三位资历深厚的教官,钱老、何老和褚老,都开始非常欣赏这个弟了。特别是号称百事通的褚老,就曾对颜裴道:“这孩已经得了我们三人全部的东西,就差经历生死了!”

    每每这个时候,颜裴就默然不语,心道该给他派任务了。

    因为惠果果已经快三十岁了,惠父和惠母自然着急,现在求上门来的,又是女儿一直念在心头的男,他们自然乐得水到渠成了。不过,惠父总忍不住对女儿道:“你说这个小蔡,过去说他不靠谱,是一直搞那个什么劳么模型,不工作不养家!现在倒好,好不容易赚了些钱儿,又全扔到花店里了!你说你完成诺言就完成诺言,也不用把自己弄成个穷光蛋!这不是要让我们二老大出血吗?”

    惠果果含泪带笑,只叫一声:“爸!”

    惠父就不再言语,突然间就红了眼睛:“这女儿嫁不出去时,做父亲的急!这一下又要嫁出去了,我这心头咋寡寡的,难受得很!”。一席话,说得惠果果眼泪就扑腾扑腾地往下掉,从小父亲就疼她,这几年虽然因婚姻问题,关系有点紧张,但那也是疼她。

    “公司总部设在北京,这是必须的!”蔡风帆不由地带着歉意道:“果果到时候可以到公司里任职,等我们在北京买了房,你和妈妈都可以住在北京!”

    一旁的谢寸官就笑道:“好家伙,这嫂还没过门呢,你就管爸和妈叫上了!”

    蔡风帆脸不由地一红,却也道:“你不照样把嫂叫上了……”一席话说得屋里人此时都笑了起来,只有张苗儿眼睛却红红的,一双大眼只是看着谢寸官。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