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六十八章 甩枪(书号:13619

第六十八章 甩枪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啊!”这一声轻叫就谢寸官第二天早上起床发出的第一声,膀好疼!这是他的第一感觉,没想到这小手枪比抖大杆还累人。www.leduwo.com昨天一共才打了五十发而已!不过,开始成绩越来越好,后来成绩就越来越差了。

    最后,他还用左手打了十发,左膀倒没右膀那么疼,只是有些酸。于是,晨练就完全成了走鸡步,手上的活儿完全没法练了。看得郭踏虏一个劲儿地问他怎么了,谢寸官本想吱唔过去,突然就感到不妥,郭踏虏现在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于是,就拉着郭踏虏坐下,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他听。

    “靠!”郭踏虏听了,沉默了片刻道:“这么好的事儿,咋就没轮到我呢!”

    谢寸官愕然,就听他继续道:“那不是可以在江湖为所欲为,打死人不偿命了吗?”

    “想的美你!”谢寸官道:“他们只会在给他们办事时,才会全力支持你。平常只会有限度的照顾一些,否则,国家不就乱套了!”

    “那倒也是!”郭踏虏想了想,点了点头:“不过,我还是挺羡慕你的,要不你介绍我也进去?你说你功夫又不如我好,为啥人家就不选我呢?”

    “谁功夫没你好!”谢寸官怒了,二人虽然没打过,但谢寸官肯定自己你输于他。

    “你确定你功夫比我好?现在要同我比比看?”郭踏虏不怀好意思地盯着他的肩头儿。

    “你——”谢寸官郁闷地想吐血,双膀肿疼,这家伙纯是落井下石。

    “哈哈!痛快!”郭某人仰天大笑,做江湖豪杰状,提着两只暧水瓶儿,得意地踏歌而去,唱的词儿是:“无敌也是一种寂寞……”

    谢寸官真的真的好想吐血!

    上了一上午课,下午没啥事情,要说大一还真的是比较轻松一些。www.leduwo.com谢寸官就到学校图馆查阅资料,今天他查的全是枪械方面的东西,但都是一些枪的性能数据方面的,却没有一本类似于射击教程类的。不过,想想也是,国家实行的是枪支管制,怎么会有射击教程类的。要有也只会在军事院校,不会放到人大的图馆。

    不过,说到枪,他就想起听黄士鸿讲的一些江湖故事来。

    黄士鸿是陕西朝邑人,过去朝邑是个县,后来修国家要修建三门峡水库,将这个地方规划为库区,就撤县并乡移民,将朝邑并入了大荔县。朝邑与华阴、华县相邻,过去民国时期,二华地区是有名的土匪窝,出了好几拨大土匪,所以流传的故事比较多。

    大家对于土匪,都是不大看得起的,但其实任何一个拉杆起事的人,都是当地的能人。

    这些能人自然就有其过人之处了!黄士鸿就曾经对谢寸官说过,过去土匪头,最喜欢的枪就是德国造的二十响的驳壳枪,当地人俗称镜面匣,填弹量大,可以点射,可以连发。不过,这些土匪们用枪,却同正规部队的人不一样。

    土匪头们拿也二十响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准星锉平,因为他们多是将枪插在腰间,有准星抽枪时,容易挂住腰带。都是干着提头吃饭的活,干什么事都少不了一个快字。很多时候,你拔枪慢一拍,就可以躺到地地下吃香火了。准星锉平的枪,拔枪快很多。

    但一把枪把准星锉了,怎么瞄准。

    放心,这些土匪们根本不瞄准。他们根本不喜欢举着枪瞄准,再开枪,嫌这个慢!他们喜欢打甩枪!就是抽枪一轮,在轮的过程,就开枪打击目标。

    按正规部队和枪械专家的说法,这根本不可能!瞄着打,因为后座力、呼吸、抠板机这些导致力量不匀的原因,都打不准,何况你轮着打。www.leduwo.com但偏偏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些土匪头们,却人人都打一手好甩枪。

    比较有名的就是原来盘距渭南大荔朝邑一带的大土匪麻振武,绰号麻老。麻的甩枪打得好,几乎是百发百。当地流传着麻振武用枪给人叫操的故事。据说麻老早上同一个好友出门溜马,走到朝邑南城门外,当时正是农民早市进城的时间,百米之外,远远地看见一个人走在大路上,麻对他的朋友说,我这么远,能给这个人叫操,让他蹲下,他就蹲下,让他起来他就起来,让他跑他就得跑,让他停他就得停。

    朋友不信道:“你那有那以大的嗓门?”

    麻振武就拔出自己的腰间的二十响道:“看我让他立定!”一甩手,一枪打出,那个人就站在原来愣了,原来麻振武一枪从人头上掠过,枪弹都燎了那人的头发。

    “我让他蹲下!”麻振武又道,又是两枪,再次掠过那人头顶。

    那人吓得就蹲了下来。

    “我让他站起来!”麻振武又是两枪,枪弹从人屁股下掠过,将裤都烫焦了。

    那人吓得赶紧站了起来。

    “我让他跑!”麻振武又是两枪,枪弹贴那人脖颈后掠过。

    那人吓得就往前小跑,麻振武又开两枪,那人步就快了。

    然后,麻振武说:“我让他停下来!”一连三枪,都从那人鼻尖处掠过,那人就吓得停下来不敢动了,号啕大哭,屎尿齐出,四下打量,不知道弹从何来。

    麻振武哈哈大笑,掏出五块大洋,令身边的马弁拿去给那人压惊。

    虽然只是一个流传的故事,但也说明当时土匪们甩枪的本事。按黄士鸿的说法,打甩枪其实就跟打镖是一个道理。打镖谁有啥准星,但过去武行里有许多人,能在十步之内,镖打墙上苍蝇。就是一个手熟的感觉过程。

    打甩枪也是一样,甩的力度,方向,开枪时机同目标形成一个条件反射的本能。弹是在一个磨炼了千万次的合力作用下,甩目标。不过,这个全力之一,就是火药对枪弹的推动力。那是无数弹所强化出来的结果,与任何教程无关。

    当时黄士鸿讲这个故事时,谢寸官只当传说听,因为他根本料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摸枪。但现在,当枪械也要成为他技能之一时,谢寸官就想到了这个,如果自己能打一手好甩枪,那是不是很牛逼!当然,这肯定是个烧钱的想法,但谢寸官是那种念头一出,就烈火熊熊的人,大不了每年多追加些学费罢!反正有虫二爷那笔钱打底。

    练枪当然还是五四先练,毕竟听说这枪的弹便宜。

    而且,他有黄士鸿训练的打镖基础,应该能练得快些。黄士鸿除了教谢寸官武功外,确实给训练了他不少江湖的玩意儿。想到这里,谢寸官就将手的枪械籍都还了回去,这同武功一样,是个身上的活,和脑里的知识多少无关。

    学车的时间定的是周周日,平常的晚上,谢寸官就安排练一个小时枪。心意拳自然也是天天都练,而且早晚都加上了长跑,每天十公里。因为在颜裴给他列的训练清单上,有长跑一项。他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颜裴的机构会让自己做什么,但在感觉上,这些事情,都与武功、枪械和利器脱不开关系。而枪,肯定是其最犀利的一样,练好了,对于自己以后的安全,肯定是最有保障的。

    于是,在射击俱乐部里,就多了一个让许多练枪人都看不懂的疯。

    特别是分配给谢寸官的那个女教练,一再让谢寸官按规矩和标准来,但谢寸官根本不听他的,总是一抬手就开枪,然后弹就不知道飞那里去了。说了几次,女教练就根本不管了,反正你大爷钱多,随便烧。五四枪弹就是便宜,在这里也一发五块钱。就是给这货享受的会员价,也得三块。你丫爱甩,随便甩。

    谢寸官每甩一枪,心都在泣血!二块五!再甩一枪,五块!每天晚上总得甩上几个二百五。不过,进步还是有,差不多一个月时间,不知道甩了多少个二百五之后,终于基本做到枪枪上靶了。但上靶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因为越到精准,付出的就越多。这就好像考试够十分一样,很容易。但越往上就越不容易,特别是到十分以上,每再前进一步,都非常难。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准星上门了。

    谢寸官最近一直忙于自己的训练,也没关心他的事情。

    准星这次上门来,就是感觉自己可以同孙佳楠一战了,不过他很为难,有些不知所措。过去他一心想胜过孙佳楠,但现在却犹豫,胜过孙佳楠以后怎么办!

    孙佳楠最后离开时说,让他准备好离婚协议,她随时签。

    准星没送去,她也没再问,但却好像真对准星无所谓一样,近两个月时间,连问都没问一句。过去准星一心想离婚,但真正孙佳楠不缠他了,他倒没了那个心思。而且,经谢寸官提点,他也意识到,其实孙佳楠还是爱自己的。否则,当时京城里那么多人追她,积极上进,家世好,武功过人的也不是没有,就是赢不了孙佳楠,赢他准星却是没问题。

    但孙佳楠最终还是选择了她。而且,孙佳楠也确实是准星费了牛二虎之力追到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为难了,打不打,怎么打,输了赢了怎么办?都说人在事迷,准星确实没有一个正主意了。更何况,还有一个已经跟了他几年,为他打理老兵酒的汤雅。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