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二十章 虫二爷(书号:13619

第二十章 虫二爷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李波听了谢寸官的话,就从口袋掏出手机来,犹豫了一下,就开始在电话记录查辅导员的电话。www.leduwo.com都是听话的好学生,最怕就是惹事情。

    一旁的张苗看着正转身往外走的谢寸官,突然站了起来,咬了唇道:“不用给你们学校打电话,我打个电话,肯定比学校处理还快……”她拉出早就捏在手里半天的电话,很快输入一个号码,然后几乎是狠狠地按了下去。

    李波等人都愣愣地看着她。

    谢寸官看了她一眼,无声地给了她一个涩涩的笑容,转身就出了五金铺的门。其实他早就看出张苗的犹豫,也知道她是个有办法的人。能混到准星的老兵酒去,而且知道胭脂虎孙胜楠的身份,家里肯定是有些背景的人。而且弄不好是军方背景。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能比这个背景,能更快地平息此事。

    但他却一直没有提出来,甚至刻意地没看张苗,他知道张苗犹豫,肯定有自己的难处。他不想给她压力,这个女孩虽然外表上有点“艺”2B,但从整体上来说,谢寸官感觉是个不错的女孩。起码比张莎莎和史锦云让他感觉来得亲近些。

    他往外走,耳边就传来张苗打电话的声音:“我在后窑这给人围了,十分钟没人过来,就给我收尸!”声音又快又紧,几乎是一口气迸出来。然后就是啪地一声,合上手机盖的声音。谢寸官不由地心里叹息一声,虽然不知道张苗的电话打给谁,但他已经感觉到她是多么不愿意打这个电话的。那几句话说得那么急,背一般,显然不知道在心里盘算了多少遍了。人人都有不顺心的事,不管你背景如何。

    此时他已经同郭踏虏到了五金店外。

    五金店内,就突然熄了灯,这是路燕凯和李波按照谢寸官先前的吩咐做的。www.leduwo.com身后的灯一熄,谢寸官和郭踏虏所在的地方就有些暗了,这时,对面路灯下的人就显得更清楚了。这是黄士鸿传给谢寸官的江湖经验。夜战,务要使自己在暗,敌在明,这样自己能看清对方,对方看不清自己。

    这时,他已经看清,对面正当的一彪人马,都是清一水的黑背心黑裤。而刚才追自己等人很急的光头汉,则聚在一起,跟在这彪人的左后方。右后方,却是一些看不清面目的人,那些人身处暗处,不过衣服有点杂,估计是这小青街上小黑哥的人马。

    正当这彪黑服汉,显然是这场戏的主角了。

    正当立着一个穿着宽松黑装的人,虽然距离有点远,但谢寸官还是看清了他的一头白发,竟然是个老人。但越是这样,谢寸官的心就越凉,江湖壮士难到老!一个人混江湖能混到头发白,那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更何况,这人还站在这彪人的正当。

    此刻,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马王爷,正轻声在老人身边报告着什么。

    在这人右边,站着另一个黑衣汉,衣服就紧凑了许多,而且,这人往那里一站,就让人感觉心里发紧,那是一股气势,有如山似岳的一股沉稳气势,也有如临深渊的一股小心劲儿。而在这人的左边,则站着一个显得消瘦些的汉,这汉谢寸官竟然看不清,因为他正好站在老人后面,借老人的身影,挡住了路灯的光。所以他的面孔都在一片黑暗当。

    他看着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却让谢寸官生出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一人如虎,一人如蛇,再看老人身边,刚才不可一世的小虫哥一副老鼠见猫的模样,这老人肯定简单不了。www.leduwo.com

    此时,那老人已经看到了提刀而出的谢寸官和郭踏虏,开口便道:“小伙,把刀刀枪枪的都收起来!我老头没啥恶意,就是听说有俩年轻人身手不错,动了来看一看的念头……毕竟这个时代,有身手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如果真要寻仇来,我老头根本连看都不会看,相信就是比你俩再厉害些的人,保证分分钟之内,让他死无全尸……怎么样,把家伙收了,跟我旁边这位伸伸手,让老头看个热闹?”声音有些沙,话时话外全带刀气,听着却有一股让人感觉舒服的劲儿。

    郭踏虏听了老头的话,手里的菜刀就咣啷一声扔到了地上道:“想伸手就上来!”他还是一副武林人的性,受不了这种出鬼弄计的江湖气息。那边王猴就哈哈一笑道:“爽快!来,老头陪你伸手给兄弟们看看!”随着话语,就走上前来。

    郭踏虏这边正要上前,谢寸官却一把拉住他道:“这一阵让我先来,你帮我拿着刀!”却是将自己手的刀递给郭踏虏。郭踏虏一愣,谢寸官向他使个眼色。做为谢寸官自己,自然也喜欢郭踏虏这种直爽的性。但他却不放心他出手,毕竟对面的几人,都是成了气候的老江湖。小江湖遇到老江湖,一不小心就吃亏的。

    而且,他想动手,也有自己的小打算,所谓擒贼先擒王,如果能趁着动手,趁其不备,能将对方那老头拿住。江湖上除了自己和手里的刀,谁都不要相信,这是黄士鸿经常说给谢寸官听的一句话。

    郭踏虏有些无奈地接过谢寸官手里递过来的刀,他虽然喜欢痛痛快快的动手,但此刻却本能地听了谢寸官的话。功夫上他也许还不怎么服气谢寸官,但论处事手段,他已经有些服了这个看着比自己瘦小很多的舍友。毕竟他一路走来,一直不断地反思,按自己的痛快想法行事的话,自己一票人不知道还能不能站在这里。

    此时,对面的虫二爷才注意到了谢寸官,自然也感觉到了他的不简单。

    因为郭踏虏刚才表现出来的气势,那不是做作出来的,显然是一个不服人的主。却能在气势勃发之时,因谢寸官一句话就泄了气,只能说明眼前这个看起来普通平凡的孩,有着让人服气的能力。而且,刚才马王爷已经说了,这孩是心意**门的,手底下硬朗,行事有江湖之风,不是那些手上有二两硬货就想纵横天下的匹夫。

    虫二爷可以说是北京城里硕果仅存的老顽主。

    当年北京城里顽主风起云涌的时候,虫二爷并不显山露水,但北京城里几个闹得很凶的顽主,东城西城、崇宣武,却都有意无意地避开虫二爷,就连当时威风一时的红卫兵里面最凶狠的老红卫兵们,也都轻易不找虫二爷的事。

    虫二爷当时地约束自己的手下,除非必要动手,否则都安分守已,不参与各派系的争斗。当然,大家最怕的,还是虫二爷和手下四大金刚的功夫。

    虫二爷的真名就叫李小虫,他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在他和哥哥李大虫间,还有个姐姐。所以他比自己的大哥李大虫,足足小了二十多岁。李家同当年北京国术馆的李存义先生有拐弯亲戚的关系,大哥李大虫虽然不是李存义的弟,却得他指点不少。

    虫二爷的功夫就传自于自己的大哥李大虫,属于形意拳李存义这一脉的。手底下的功夫,在北京四城也是叫得上名号的。他手下的四大金刚都是当时自己一起练武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兄弟,最年长的叫周刁民,是三皇炮捶门里的硬手,接下来就是刘三炮,是八卦圈里的硬手。马王爷马超,其实就是刘三炮的大徒弟。然后一个就是现在站在他身边的王猴,是北京牛街通背门弟,有个名号叫铁马骝,一身功夫在四大金刚最硬实。四大金刚最小的一个,就是站在他左边阴影的瘦小汉,原名叫胡刚,不过,因为他为人机智,诡计多端,又使得一手好刮刀,最后就落个名号飞天狐狸胡一刀,正是得自金庸武侠小说的名号。

    等到后来,顽主和红卫兵大火拼,北京城有名号的顽主七死八伤,元气大损之后,虫二爷的力量才显示了出来。他一面出面约束顽主,一方面同红卫兵们谈判,最终达成一个不在桌面上的协议,保护了一大批风头浪尖上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事情过后,虫二爷的威望就空前高涨起来。但他此时却采取了韬光养晦的策略,不露风,不出头,闭门思过一般平静了十年,最后就成了北京城老顽主威望最高,实力最雄的硕果仅存者。

    北京城里,他说事不说事,在下流的事情,虫二爷三个字,那是十足真金的招牌。

    虫二爷年轻时玩刀动枪,所以就没结婚生。快五十岁时,大势已成时,才结了婚,娶了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婚后小媳妇也一直没有生育,虫二爷以为自己一生就要无了,就收养了几个孤儿,也在自己手下收了几个义气的年轻人做义。结果却在五十八岁时,媳妇竟然替他生下一个儿,就是现在这个小虫哥。老来得,自然宠爱有加,也就养成了小虫哥飞扬跋扈的脾气,也就有了今天的事情。

    不过,虫二爷也意识到了这个儿娇宠过甚,是个无事生非的主儿,所以对今天的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对谢寸官和郭踏虏的身手极感兴趣。因为,武术到了今天,都已经流于形式,很少有实练的人出现。四五十岁的人,都少有行家里手,更不要说二十左右的小伙。说到底,虫二爷闹这么大的场面,只不过是好奇心做祟。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