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八章 风波乍起(书号:13619

第八章 风波乍起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后海是北京酒比较集的地方,在这个北方城市,有水有霓虹的地方并不多。www.leduwo.com所以,这里就因这种别具一格的风情,受到族的青睐。

    司机师傅很热情,将谢寸官当成了来北京的游客,用一口有味道的京腔,给他上了一路旅游课。谢寸官默不作声,仔细地听着,并不感觉厌烦,时不时问几个心的疑问,就当做一个了解北京这座城市的机会。

    有很多时候,知识和智慧,就在闲谈当。

    人生那有恁多时间,正儿八经地学习需要知道的一切。大部分的知识,都来自于日常生活。练拳做学问,都是一样,见缝插针的效果,往往比专门抽出时间更大。就像练拳,此刻谢寸官做在车里,仍然一边十圈地转着肩膀头儿。

    心意拳肩很重要,有肩才有了手和肘。

    黄老头的肩膀一抖,能发出不亚于出拳的速度,能将空气抖出响来。肩头练到这个程度,基本就很难被人击伤了。再快的拳,由于距离的关系,到身上总需要时间。而肩头练到这个程度,拳近一合身,十有**就裹住自己,将拳让过去了。遇到近身想用摔法的,肩一抖,劲先发,往往能打对方一个半渡而击。

    黄老头年轻时,沪上许多练跤的,都吃过他的亏。

    都是刚把套步上身,将跤架上好,却被他先一发劲,结果拌人的腿就成了被拌的腿,没摔倒黄老头,反将自己拌倒了。

    心意拳里讲,遇敌好似火烧身。

    这当然是讲拳意,但最能体现这个拳意的,就是将肩头能抖出风声来。

    心意一起,就能将身力送上肩头,可不像火烧身一样么?

    因为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所以车到后海并不堵,二十多分钟就到了。www.leduwo.com谢寸官付了车费,就拨通了肖翰业的电话,那边就只说一句:到了,说一个你身边最显眼的建筑标识,我让人接你。谢寸官就捡最近一个酒的名字说给他。肖翰业道一声:知道了,你稍等。就挂了电话,谢寸官就站在那里耐心地等,一会儿后,一个轻柔的声音问道:“请问你是谢先生吗?”谢寸官闻言转头,一个办公室OL装扮的漂亮女人站在面前,一张极其精致的御姐面孔,成熟得让人心跳加速。

    猛不丁之下,谢寸官有些手足无措,但很快就镇定下来,礼貌地点头微笑:“是!”

    “请跟我来。”女人看着从初时手足无措,到平稳镇定的谢寸官,脸上闪过一丝由惊讶到玩味的表情,很快就掩入亲切到假的笑容,转身走向一旁的一辆小电瓶车,背影窈窕诱人。谢寸官目不斜视,跟她坐了上去,女人对驾车人道:“回酒!”

    驾车的小伙京味十足地一声:“好嘞——”车就动了起来。

    车一走起来,谢寸官不由地暗喝一声彩,要说这么个时间,这么个环境,坐在这么一个四面敞风的小车,还真是一种享受。轻风带着水气,给这辉煌霸气的城市带来一丝温柔,还没到酒,他就能感觉到酒主人的细致精彩。

    车很快进入暗黑的胡洞里,七转八拐,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前。

    女人下车,带着谢寸官穿堂过门,终于来到了一处大厅,门一天,里面立刻传来劲爆的音乐声、口哨声,与外面的宁静形成明显的对比,这让谢寸官不由地将刚才打给酒主人的高分降了几个档次。

    女人带着谢寸官穿梭人君,不时有人打招呼叫雅姐。

    酒间,一个穿着暴露的妹纸正在热舞,一手扶胸,一手抚臀,把一头碎发能甩出花来。不过,谢寸官却没功夫看这个,他一边跟雅姐走,一边四下张望着,终于远远地照见肖翰业坐在一个角落,不过,令谢寸官意外的是,那个桌只孤零零地坐着他一个人。www.leduwo.com

    叫雅姐的女人将他领到跟前,客气几句就走了,连谢寸官的一声谢谢都好像没听见。谢寸官也不介意,就那女人的气场,要不是给肖翰业面,走在街上铁定正眼都不会瞧他一眼的。除却武术,自己就一普通大学生,谢寸官可不敢自大到把自己真当个人物。

    “要什么酒?啤酒红酒?”肖翰业伸手示意他坐下,问道。这个角落离音箱有些远了,虽然不算清静,但说话却不需要大声喊叫。

    “啤酒!”谢寸官一面坐下一面道。

    肖翰业就一招手,为他点上一杯啤酒,在等待啤酒上桌的时间,肖翰业开了口,轻声而清晰:“谢寸官,上海闸北区仁汇里三十二号,父亲谢青峰,三十八岁意外去世;母亲庞翠莲,姐姐谢思,姐夫李一迁。从小跟随父亲练沪传十大真形,父亲去世后跟师爷白庆山,十四岁那年,拜入黄士鸿门下,在沪上心意拳圈里稍有些名气。”

    谢寸官没有作声,一面接过酒保递过来的啤酒,一面听着对方将自己的资料如数家珍。

    “小时候非常调皮,没少干翻墙钻窗,扯女孩小辫的事。父亲去世后,变得有些沉默寡言,朋友不多,就三个死党,没有谈过恋爱……”

    谢寸官听到没有谈过恋爱时,拿酒的手不由地一抖,眼前就闪过一个委曲又倔强的脸孔。

    肖翰业敏感地看了他一眼:“怎么,我的情报有不准的地方……”

    谢寸官轻轻摇头,将啤酒送入口。

    “你不感到奇怪,我怎么知道这些东西?”肖翰业看他无动于衷的样,有些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自然是你调查了我!至于你为什么调查我,肯定有你的理由,目前还没影响到我,我也就不需要知道原因了……”谢寸官放下啤酒,开口说道。

    “呵呵,不动即是禅心,心意的东西你还真的有了!”肖翰业笑了道:“虽然你不问,但我不能给你心留疙瘩……最初的资料,是因为我要护送大小姐上京,自然对同车厢的人有个基本的调查,到北京后,则是因为你的身手,特别让人调查了你……毕竟,要将你推荐给别人,自然得向对方提供一份详细些的资料……”

    “让肖哥费心了!”谢寸官举起了杯。

    肖翰业举起杯,同他碰了一下,二人一饮而尽。

    正在这时,突然间酒间舞池边传来一片喧闹和口哨声,人群散了开来,有俩个人在那里动起了手。不过,台上领舞的妹纸连看都没看,继续热舞,台下的人也只是让开一块足够开战的地方,竟然连停都没停,一面随着音乐动着身体,一面看着打架。还不时地有人对扭在一起的两人高叫,用兜捶!用兜捶!拌他!拌他!台上打!台上打!似乎对打架的事司空见惯,而保安已经到了,却是站在一旁维持秩序,对于打架的,却连拉架都不拉。

    看着谢寸官错愕的表情,肖翰业笑道:“这个酒叫老兵酒,是军区一有背景的哥们整的,来往的离伍军人比较多,打架是家常便饭……”说话间,那里已经结束了战斗,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去洗手间方向,显然是去处理狼籍,另一个则躺在地上装死狗。

    见散了架,刚才旁观的那些人又回到原地,开始跳舞,对于躺在地上的人连看都没人看一眼。半晌那人就自己爬了起来,一手捂着腮帮,摇摇晃晃就走了过来,竟然直奔肖翰业桌过来,然后一屁股坐在空的那个位置上。

    肖翰业就笑骂道:“就知道惹事的是你孙!”

    “你**才是孙,看着老挨打!”捂着腮帮的挨打者粗野地道,声音有些粗哑,带着一股豪气,露出的额头上,一条蜈蚣似的刀疤爬过眼眶:“日奶奶的,赵普卫这孙手还真重,打得老牙疼!”说话间,放下了捂着腮帮的手,那里已经是青肿一片,但那人却根本不管,直接端起肖翰业的面前的半杯酒,咕咚咕咚就牛饮下去。

    看清他的样,谢寸官倒吃了一惊。

    光听他粗豪的声音,看他脸上的刀疤,谢寸官以为定是个长相狰狞的汉。结果手一放下,竟然皮肤精细,眉清目秀地像个姑娘。幸好有那条刀疤调剂,否则任谁见了,都以为是个女扮男装的“好汉”。

    “小肖,你说的事情我全部搞定,今天你可一定要帮哥哥出手,孙佳楠那臭娘们,自从他爹做了这京城的门提督,她掌管特动队那哨羽林军以来,哥哥我的人就没羸过,你不知道那得瑟的样,让人看见了忍不住就想用酒瓶开她!”清秀男放下空杯,看着肖翰业“真诚”地道。

    “老肖!”肖翰业板着面孔。

    “小肖!”清秀男脸上带出一点“谄媚”来,看得谢寸官一阵恶寒。

    “滚!”肖翰业直接骂道。

    “好好,老肖就老肖!操,两三天的差别,你计较了十几年,就是不肯叫一声哥哥……说,今天这个忙到底帮不帮……”清秀男脸也一板,较真道。

    “今天我不出手,那些队员都是十几二十的好苗,不带你们这么摧残的……”肖翰业笑道:“而且,现在特动队的教官是我老班长,你这不是让我给他添堵吗?”

    “那你就忍心给哥哥……啊呸……给小弟我添堵!你要知道快一年我一场都没赢过!都快被孙佳楠逼疯了……”清秀男做哀怨表情。

    “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合,你们何必……”肖翰业叹了口气。

    “别别……你不出手可以,就是别劝我!”清秀男脸色突然一变,堵住了还想说话的肖翰业,转过头去。这时,突然间酒那传来一阵骚动,一标人马就横冲直撞地走了进来。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