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八十一章 环环相扣连环杀(书号:13619

第八十一章 环环相扣连环杀

作者:小子无胆
    梁山身进步过,滑把拉杆,一杆子打在彭春的胫骨上,这个劲不是简单的敲击,而带了身体的过劲,连敲带挂,直接就将彭春扫倒在地。

    这边彭春倒下时,紧跟在后面的汉子看梁山手里的钢管都在下方,上面仅露出五六寸的把手,立刻感觉有机可乘,当时纵身窜步,一刀就直刺过来,取梁山的心脏。

    梁山挂倒彭春,立刻顺手拉把,如拔刀抽剑一般,将手中的钢管从下往上抽起,抽到后手到头时,后手紧把,前手滑把,一条钢管如毒蛇吐信一般,就从手中刺穿而出,直接点向汉子的胸口,俩人刀棍相交进,梁山手中的钢管上带的枪术的戳革之劲就发挥了作用,对方的刀被这股旋劲直接刷向一边,变了方向。

    嘭的一声响中,钢管就点在对方心窝处。

    汉子口中发出喀的一声鸡断脖的声音,脚下一软,就往下瘫成一团。

    梁山仍然一滑把,手中钢管就从前手滑向后手,在汉子身上扫过,如击败革。汉子身体一颤,就完全倒在地上,身体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

    后面四名彭家的汉子不由一愣,立刻就放缓了脚步,心下胆寒。

    梁山也不进逼,缓缓地退了一步,只看着这些汉子不能前进。

    此时,车子中的彭熊罴已经变了脸色,因为王一丙在将车子破出一个小口后,就不再拆卸,而是从怀里拿出一个金属罐,拉开一头的金属环。直接投向车子里。

    彭熊罴当时将牙一咬,对着彭力吩咐道:“屏住呼吸!一会下车子。自己跑!”一边说着,一边已经伸手从车座下拉开一个暗盒。竟然拿出两把手枪来,将其中一支递给彭力。

    虽然彭熊罴惜命,但毕竟一世枭雄,该拼命时还是能舍出身子的。

    王一丙扔进车子里的金属罐冒出白烟。

    此时,彭熊罴和彭力已经拉开了车门,这边司机也拉开了车门,手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把刀来。车子一打开,白烟也散了出来,车两旁的谢寸官和王一丙就立刻快速退了开来。摧泪瓦斯的味道是人都不会喜欢。

    烟雾中伴随着咳嗽声。三个人就分别冲出来。

    司机冲向谢寸官一边,而彭熊罴和彭力却冲向王一丙这边。虽然罐子是从王一丙那边塞入,那边的白烟浓度高,但因为彭力正坐这边,必须从这边下车。而彭熊罴则是想照顾自己的儿子。三个人在车上,总有一边是要下两个人。

    不过,这边崔泪瓦斯浓度高,自然也受的刺激大,两人咳声不断。冲出白雾时,眼睛都是通红。两人也不知在那里顺手抽出两把刀来,一手刀一手枪。一出烟雾,几乎同时举起枪来。王一丙的身体立刻一闪。闪向彭力前面,一方面注意看彭力手的运动轨迹,一方面利用彭力的身体。挡住彭熊罴的枪口。

    这是里面有多年上代兵王禇、钱、何三人的指点窍道,也有在佣兵堆里混出来的活命经验。其实在生死关头。任何一种方式,都无法保证你一定安然无恙。但正确的应对方式,却能大大提高你的存活几率。

    世界上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就好像有人洗澡竟然会因脚下一滑呛死在澡盆中。

    因此,追求十全十美是一个人最愚蠢的事情!任何格斗技巧,都是尽量提高存活的几率,而不是追求百分之百的存活。就好像空手入白刃,那只是在你空手遇到对方有刀有枪时的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你总要反抗,你总不能因为自己是空手,而手方手里有刀,就将自己的脖子洗净伸过去吧!所以这种技术的存在意义,就是无奈之下的选择而已。

    彭力手中的枪移向王一丙的身体,手指已经开始抠向板击。

    彭熊罴快速移动着身体,他的枪隔着彭力的身体指向王一丙,他需要一个将彭力的身体闪开,直接面对王一丙的角度。

    就在这个瞬间,一道乌光闪入了彭力的后背。

    砰地一声枪响,彭力手中的枪已经冒出了火光,但枪弹却不知飞到了那里。

    “阿力!”彭熊罴忍不住大叫一声,他立刻拧转身体,将枪口调向乌光飞来的方向——桥车另外一边的谢寸官。

    然而,就在他回身的过程中,王一丙已经扑到了彭力的怀里,一手盖住彭力双眼突出、肌肉扭曲的脸,另一只手从下往上扬起,一道乌光瞬间就没入彭熊罴的肋里。

    彭熊罴的枪没有移到位就响了起来,一枪打在自己的车子上,在车窗上留下一点白印。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他将脸转向自己的幼子,满是不甘。

    此时,谢寸官已经一个虎扑,将那个还在不停眨着通红眼睛的司机打得腾空而起,直接从打开的车门撞回车子里,停下步子,对着还在挣扎着,不甘倒下的彭熊罴道:“你们彭家和日本人在彭湖截杀了我的兄弟,我上门请见彭环老爷子也被你彭家羞辱……你们彭家当真认为自己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了吗?”

    王一丙此时已经窜步上前,一把抽出了彭熊罴肋下的刺刀。

    彭熊罴壮硕的身体像一下子被放了气的皮球,瞬间就软塌下去,在他最后的意识里,他看到王一丙抽去了彭力背上的军刺,然后在恍惚中,他听到车门关闭的声音,车子急速发动的声音,车子远去的声音,最后是彭春二爷二爷的叫声,越来越模乎,终于不可闻。

    他的身体最终僵硬在彭春的怀里。

    谢寸官和王一丙用三辆车子伏击了彭家二代最具实力的彭熊罴。此时,在高雄港口的宝鑫号上,沈峰宙呆呆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台电脑屏幕。屏幕上已经什么都没有,显然对方关闭了摄像头。他的眼泪顺着腮帮子流下来。他都没有伸手去擦。

    “爹地、大哥,最没用的老二终于为你们报仇了!”

    因为沈进信被彭熊罴沉海那一年。沈峰宙仅仅十六岁,还正是将父亲喊爹地的年龄。因此,此时已经三十六岁的他,能叫出来的,仍然是孩提时期的这一声爹地。

    在他旁边,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者站起身来,对着沈峰宙道:“贤侄,当年的事情,是我曾少华对不起你父亲。你不要迁怒曾家!”

    沈峰宙此时伸手臂抹了一把眼泪,对着曾少华道:“曾叔,当年的事我虽然不知道内情,但当年你对我的回护,家母早已经告诉我了……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这些人和我,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一桩交易罢了……”

    这时,一旁一直沉默的骡子才开口道:“恭喜沈少爷大仇得报!我们也要离开了……”在骡子的旁边。收拾电子设置的,却是谢寸官手下久未露面的电脑天才李莫奇。

    “替我谢谢你们老板!”沈峰宙开口道:“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骡子憨憨地点头,就带着李莫奇离开了。

    李莫奇在这里的主要作用。就是通过电脑拦截彭熊罴和邮轮上人核对王一丙身份信息,并返回对方一个假信息。当然,满足沈峰宙亲眼看杀父仇人的死亡场景。只是一份副业。本来用于行车纪录的视频,被他通过车里的无线通信系统。接驳到邮轮的电脑屏幕上。这一个“业务”的收益,是沈宙峰给李莫奇提供的瑞士银行的账号中。打入了二十多万新台币。

    谢寸官对彭家报复行动仍然没有结束。

    彭昆彪的昆鹏影业直接参与了日本对悍刀小组的截杀行动,因此他第一个死!彭熊罴做为彭家外面生意怕掌舵人,因为击杀有难度,因此放在第二个。而且,从龙翰提供的情报上,知道沈家和彭家的仇恨,谢寸官就利用了这一点,来掩盖悍刀小组的痕迹。

    其实最初谢寸官是真心想和彭环见面,谈一起对付日本人的事情。

    虽然他心疼悍刀小组的损失,但毕竟彭家是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事,总有一些值得原谅的地方。但没有料到在彭家遭到这样的冷遇,而谢寸官偏偏缺的是时间,根本没有时间请人翰旋,来获得彭家的支持。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就是见到彭环,也不能保证对方会合作。

    因为以彭家当时的处事态度看来,彭家这么多年在tw省顺风顺水养成的骄横之气,在价值以亿记的财物的驱驶下,十之**是不会接受自己的“好意”的。

    这就是谢寸官最终决定放弃合作,凶狠地打击的彭家的原因。悍刀佣兵要打出名气,自然不能太熊了!而不动则已,出手则无回正是练武人的思维习惯。

    因此,这次针对彭家的出手,是一个设计周密的连环杀。

    台中市一家著名夜店的最豪华的包间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西装革履,带着一个无框眼镜,很是彬彬有礼地对着面前坐着的一个穿着西装露着肚腩的中年人道:“常总请放心,我们远彭旅游是国际一流的旅游公司,服务肯定没问题,一定会将你的客人安排到最好,要是不能让你满意,我一分钱都不收……”

    不过,青年人的眼睛里却带着淡淡的不屑,心道:“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老子一个堂堂的董事长,才懒得跟你这土包子废话~!”

    眼前的人虽然穿着说话都带着土气,但今天下午过来,却带着一单极大的、让他彭权都不能不动心的旅游生意。因此,彭权才耐着性子,在这里同这人周旋。

    就在此时,彭权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皱起眉头,一看电话号码,却立刻就接通了。随着电话的接通,彭权的脸上不由地露出一股子愤怒的黑气。(未完待续。)

    ps:  今天是实打实忙了一天,单位的事情忙完,还抽时间访问了通背李四的直系传人!大大地长了见识。回来后,虽然很累,仍然努力码字更新。

    感谢诸位兄弟一直以来对小子的支持!新的一年里,请大家继续支持国术凶猛,支持**无双,支持小子。也请大家加微信guoshu**meng(国术凶猛全拼小写或15353507172),关注公众号:国术凶猛。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和小子助理张瑞瑞联系。

    只有大家的支持,才能让国术不断凶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