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究极剑仙 > 第064章 【多事之日】(书号:13540

第064章 【多事之日】

作者:天草语
    </d></r></ble></d></r></ble>

    就这样,分析完桌上的案例后,随手吃了点外面差役送来的食物,差不多也休息了。

    至于睡哪,这确实是个问题,两个不明不白的人总不可能睡一张床吧,毕竟还是男女,于是方恒只能吃亏点,找了个垫在一边坐定,天穹山的修行后,即便坐着也能休息,只是确实没睡床上舒服罢了。

    见方恒这样,玉龙瑶隐隐也松了口气,着衣而睡。

    到了第二天清晨,方恒被门外一阵敲门声所惊醒。

    “玉捕头,不好啦,城又出事了!”

    在这声消息后,刚还睡得死沉的女顿时从床惊醒,赶紧下床,因为一时忘记自己与方恒铐在一起,反倒把他拉了一个踉跄。

    官差进了屋,解释了一下城突然出现的情况。

    大清早便有两人投案。

    一桩案是发生在本城一间客栈,一名昨日还安好的男死在客房,身体枯瘦,已经咽过气去了,报案的是客栈的伙计。

    另一桩则是本城一大户人家的报的,说昨夜有名人偷偷潜入小姐的闺房,醒来时后的姑娘下起身困难,同时发现重要的处之身没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捕快,玉龙瑶连早饭都没吃便匆匆赶至案发现场。

    客栈的死者名叫张大年,平时颇爱沾花惹草,常出入一些烟花场所,他的死状也分外离奇,全身精血似乎被吸得差不多,莫名惨白,上半身有如干尸一般让人毛发悚然,唯独在男事的那部位还异常鲜活,当然,这些听报告就行了,玉龙瑶毕竟一女,不方面看那东西。

    本来这种案颇为离奇,但方恒昨日方才看到一些案例,隐约猜到这作案者是谁。

    “是妖姬红影,”玉龙瑶脸色十分难看,这案一发,也就证明那妖婆真在汜水城,种种症状也极符合案例上所描述的,所以不难下出论断。

    随后,玉龙瑶在其他捕快的带领下又去了一趟那小姐出事的大户人家,只见那名颇有几分姿色的姑娘红着眼在一角哭泣,看了看床上,正有一滩鲜红的处血渍映红了被褥。

    察看了一下,小姐的闺房,尚有几抹迷药的气息未散去,从淡淡气味上看,正是某个家伙最拿手的**香。

    被称作禽兽书生的家伙也在了。

    这些案,都是昨晚所发生的。

    而不久后,玉龙瑶再次收到一些与案例有关的案件。

    似乎,自昨天那场小小的地震后,让人头疼的事一下变得特别多了起来,明面上甚至发生了一些霸匪殴打捕快之事,本城刑捕房已经乱成一团粥,之前隐藏在暗处的人干脆一个个直接浮现表面,光靠本城的巡捕根本镇不住那些家伙。

    以本城那些捕快的实力,论武艺根本不可能与那些成名已久的大盗恶贼相斗,而唯一有些武艺的玉龙瑶却是和方恒困在一起,难以方便行动。

    当今之计,已经飞鸽传书至附近大城以及京城的神捕房,派遣高手前来应对。

    但这一时间,本城的巡捕房却只能缩成孙,不然一个不小心反被这些盗匪击杀,娼狂程度可见一斑。

    隐约间,也流传开了一个消息,汜水城一带近来将有宝藏出土,似乎,也很好地解释了这里所发生的情况。

    这一天都是在查看各种案件的情况下过去,也足让方恒长足了见识,也让他明白,这世间也并不像想像美好,一旦身处一些特别的职位,需要头疼的事比想像要多得多。

    方恒也不禁同情起身边那女人,这一行间,她尽心尽责奔波四处,为各案件的事操劳,奈何这一系列事完全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应对得过来的,只能尽等京城那边过来的消息。

    回到驿馆后,玉龙瑶脸色显得十分不好,握筷的手捏得死紧,从一天的表现看出,这还算是一个嫉恶如仇的英女侠,至少做事十分认真。

    “可恶,若非不是被空空儿那个可恶的家伙阴了,我现在定然不会只有这点作为,”玉龙瑶恨恨道。

    “好了,抓贼也得先吃饱肚不是,我就等你们送钥匙过来了,”此时方恒倒也好心安慰了一句。

    之前发飞鸽时,玉龙瑶也将钥匙的事顺带提起,相信京城那边的人若是过来,定然也会将另把钥匙一同带来,这样一来,方恒倒是轻松了一些,这几天只需静观事态发展就行。

    驿馆的伙计很快上了两碗米饭,几叠小菜,还有一壶烧酒。

    “你一女人家,怎么还喝这般烈酒,”待看到这酒是玉龙瑶自己喝的时,方恒眼色颇有些意外,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如豪烈的女,真有几分女汉的豪迈,但由于本人长得也不算差,却反道透着几分特别的味道。

    玉龙瑶回道:“你去过北境就知道了,在极北之域,常年冰寒彻骨,唯有烈酒能为我们稍稍驱寒,所以基本上小孩都开始学习渴酒,吃尝辣椒,不然平常人家根本过不了冬天,又岂是南方春暖秋凉可以比的?”

    “哦,原来有这么一说,倒是我寡闻了,”听玉龙瑶一言,确有几分道理,方恒从未去过北方,倒也不知那边习俗,但相信,她说得应该确有其事。

    由于被栓在一起,方恒倒也摸清了这女捕头的习性,在面对公事时,她总会板着张脸,一脸公事公办毫不含糊的样,但一到私下,其实也挺好说话。

    在即将吃食的时候,方恒刚要下筷时,却隐约感觉到这饭菜透着一股特别的味道,于是停了停,皱眉道:“这饭菜似乎并不新鲜?”

    “别紧张兮兮的,你们南方人就是金贵,”玉龙瑶毫不在意地动起筷,尝了一小口道:“饭菜很好啊,不是和以前一种味道,即便有点异味又有什么的,你怕死就别吃好了。”

    方恒确实想下口,那菜里散发的那股怪怪味道让他心里毛毛的,犹豫了一下,终是放下筷。

    “可能是现在胃口不好,你自己吃吧。”

    反正少吃一顿也死不了,以他现在的修为,两天不吃都没关系,反正等下还要出门,顺手买几个肉饼吃也不错。

    于是,方恒百无聊赖地看着玉龙瑶吃饭,而随着这女人吃到一半时,隐约间,他感觉到一阵阵朝向这桌的目光,每隔一阵都会看他们这桌一眼,不止一道的感觉。

    他突然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

    ……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