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究极剑仙 > 第052章 【美女陪练】(三更求推荐票)(书号:13540

第052章 【美女陪练】(三更求推荐票)

作者:天草语
    </d></r></ble></d></r></ble>

    在感受到师傅教给自己的几分剑意后,方恒回头反思琢磨,苦练剑艺。

    师傅说得没错,剑道可不是单给自己耍帅用的,以前的思维一直停留在电影时代,会一两手漂亮的拳脚就能吸引很多人叫好,所以他便尽可能地从帅的招式上学,难度越大,越能证明自己的实力。

    但现在,自见过那一手漂亮的天穹剑法后,方恒终于悟到了真正的剑道之艺,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也受用无穷,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能从剑看出一个人的人生以及落差,那种境界,远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拥有的,而此刻他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拉近那点差距。

    此后,方恒再不在意那繁华美妙的招式,他开始讲究那一口神奇的连绵之气,这是他感触最深的地方。

    师傅酒剑仙的每一剑,都带着上一剑的剑势,所以一套动作看似轻婉,却是力而不竭,整套动作浑然天成,有如行云流水一般,却又无时不刻不暗藏凶机。

    在这种感觉作用下,方恒每使完一轮剑法,都会细细感受自己剑的不足,什么时候气弱了,什么时候气断了,在注意了这些细节后逐渐完善,每流畅一个动作后他便欣喜异常,一轮动作下来也愈发流畅,并不花太多力气而又达至不俗的效果,最关键的是,这其的每一招都蓄藏暗力,可在其随时发动任意一击的突击,给敌一个出其不备。

    连日下来,方恒的动作终是渐渐完善起来,每天清晨便会早早起来练剑,在神龙玉的保佑下灵力涨得飞快,再过些日想必就能达到蓝色等阶的灵力,即能尝试无双技真正的妙用,那才是作为一个实力剑仙的基础。

    但方恒并不急,他发现,自己连基础的剑术都未掌握到精髓,又哪能好高骛远地学习那些高等绝技,而他在精进基础剑艺的同时,也同时感觉到,这种感觉似乎与某些技巧相挂勾,比如,师傅曾提到过的那种名为乱舞技的东西。

    连日的练习,连方恒都不知晓,自己的剑质在无形在经历质的蜕变,那把普通的剑锋也渐渐展露出宝剑才有的锋芒,饱满、而又坚利,不声不响洒出道道银屏,就连偶尔躺在树上看剑的天烽道人偶尔也会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继续眯眼睡觉。

    不过,很快,方恒便碰到了所谓的瓶颈。

    一直以来,他的剑都是自己练的,从来没有一个练手的东西,除了山间的山猪还能考验一下方恒对于脚步的应用,但没人来验证方恒现在的剑道程度。

    实战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在哪里都是金光闪闪的教义,方恒也明白。

    但山能找的人唯有师傅一人,他老人家也就需要的时刻来指点指点他,若是找他练手,在当下没有一丝的胜算,自己根本找不到他的一丝破绽,能对自己的帮助小得可怜,就连他老人家也说了,最好找个实力不是高自己太多的对手来练手,锻炼自己对于机会的把握程度。

    正当方恒苦于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声音将他从思索拉回。

    “是方师弟吗?”

    方恒突然觉得这个声音好熟,转过身,只见一棵红枫树后,半个娇巧的身探出身来,不是见过两次面的简水师姐又是谁?

    起先方恒先是一个激灵,毕竟第一日的印象实在太深刻,可马上想起,两人的误会早已解释清了,这时又怕毛啊,况且人家这次过来,不像找他算账的样。

    “原来是水师姐啊,”方恒眼神略有些意外:“水师姐怎么有空来望月峰上玩了。”

    “怎么,不欢迎啊?”简水狡黠地眨动着眼眸。

    “哪敢啊,水师姐一来,整座望月峰都蓬荜生辉,只是出现得有些突然,我一起没做好准备,”方恒赶紧告饶道。

    “这还差不多,”简水起了起嘴角,一脸满意的姿态:“之前我陪师姐妹过来采摘灵果,想着现在的望月峰似乎多了个有趣的人,于是一个人上来看看,刚好遇到你在这里练剑。”

    “让水师姐笑话了,”方恒不好意思的饶了饶后脑,毕竟他现在的剑艺比起眼前的师姐还是差个档次的,上次若非这名简水师姐气急乱用雷诀撒气,方恒连跑的机会都没。

    “呵,我感觉你练得挺好的,”简水笑了笑,美艳如花,正如落霞峰所见的那片片樱花般纯美:“你们没落霞峰没有别的弟,你平时就是这么自己练的么?”

    方恒点头道:“是啊,除了师傅偶尔会来指点我一下进展,我平时都是自己练的。正巧,水师姐这次来,能不能陪我练练剑,指点我一下剑技上的不足?”

    “好啊,”简水当下便答应下来,然后右手指食指朝外一挑,一声“剑起!”,背后的佩剑就从剑鞘飞出,转一道弯停至她的手。

    这一手漂亮的御剑指正是方恒最想学的招数之一,整一个帅气了得,从这熟练的动作也能看出,这名小师姐的实力还是不错的。

    “方师弟,等下接好咯!”

    “还望水师姐手下留情。”

    双剑同时发出清芒,剑修对决,出剑之人大多讲究一个先发制人,方恒当然也明白,抢攻袭去,刺出的剑锋发出细微的蜂鸣声,这一剑的状态保持得相当不错。

    简水并不畏惧,她功力本就高出方恒不少,只是轻轻的一挑便破开方恒的攻势,同时化开他的力道,然后剑背顺势朝着方恒身上拍去,本以为十拿稳的一击,方恒的剑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回转过来,不仅御去她剑上的力道,反倒调转她剑锋双双朝着自己刺来。

    这样的一击倒也难不倒简水,平时和师姐妹过招也不在少数,说来她也算是女弟武艺不错,少有败绩,随机应变更是其的佼佼者之一,再次破开攻势。

    转瞬间,几轮交锋而过。

    这几轮交锋后,简水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以功力来看,她的功力明明要高出方恒不少,在比斗也逐渐占据了上风,但几轮交锋下来,方恒的破绽很少,让她找不到多少可以一击定胜负的地方。

    简水曾与一些功力不高的师妹们过过招,基本没几下就找出破绽从而一锤定音,而与方恒这一战,她只能依仗着自己丰富的经验以及强大功力来压制,却偶尔也被方恒打出一两个漂亮的小反击,他的心态实在太好了,根本没有一丝新人所有的紧张,反而还有一种伺机而动地求胜**。

    越是比斗下去,简水心越是生出一丝莫名的感触,她在方恒这点功力的时候,远不及方恒的这分定力与谨慎。

    她在想,这便是所谓的天赋么?

    ……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