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究极剑仙 > 第021章 【展开的计划】(书号:13540

第021章 【展开的计划】

作者:天草语
    </d></r></ble></d></r></ble>

    三万两一出,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这个数字委实惊人,报出之后自然再没人敢与跟价,此时无声胜过万千喧哗,几乎第一时间,全场的人都望向那开价者。

    然后,众人释然了。

    报价者是一名年男,仪态庄重,透着几分气宇不凡,能看出此人年轻时定然也是一名美男,而场众人,很多人认得此人。

    名门林家,林玄。

    方恒顿时直接吓尿……

    谁会想到自家丈人也来到凑新鲜了,还是买他的东西,且一出手便是三万两,当真男人,但方恒却是一脸苦相。

    坑钱坑到自家丈人身上了,这还怎么了得,方恒平时也没怎么和这名丈人打过招呼,但至少还算远远见过,模样上记得。

    算了,自家丈人买了就买了,就当是投资他这个贤婿,这份情先记下了,以后定还,那三万两银洒家先行收下。

    想到这里,方恒心头顿时轻松了,但又觉得此地似乎不宜久留了。

    “张兄,我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急需离开一会儿……”

    “雷兄什么事这么急,这不快要结束了么……”张虚彦讶道。

    “天机不可泄露,钱你先帮我收着,”方恒赶紧撤走。

    “雷兄,那记得晚上的庆功宴!”

    “好的好的!”

    ……

    方恒在外面溜了一大圈后,再次找上了张虚彦。

    此时,拍卖行已散场,而这一天的战绩也相当菲然,尤其是最后一把利剑竟生生卖到三万两银,必须成为城的首要话题,以林玄本事,配上那样一把宝剑,实力必然更上一台阶,或能匹敌李家家主也说不定。

    要怪只怪几大家主没有亲自出马,只叫了本家的公出面凑个热闹,不然怎么可能让林玄轻松拍得此物,三万两虽多,但有些东西,毕竟是钱所买不到的。

    这下,轮到方恒乐了。

    这次他共售出三物,一株千年雪参卖了三千两,一件天蚕软甲卖了一万两,一把承影剑足足卖了三万两,某人瞬时从农民翻身做土豪,在拿到张虚彦递来的银后,方恒顿时乐得合不拢嘴,这么一来,他终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晚上张虚彦在醉仙楼设宴庆功,今天的拍卖行一事确实干得漂亮,张虚彦请了一众好友过来,这些亲友皆是羡慕方恒竟有如此异宝,询问家还有别的珍宝不。

    方恒自然顺水推舟地应了下来,对这些少侠说,自己的好东西倒还有一些,但不卖钱,只换自己感兴趣的宝贝,如果有什么奇珍异宝或是灵丹妙药的通通拿来就是,就看他们要什么东西,见方恒如此有货,众人顿时答应下来。

    有钱打底,酒宴方恒开始委托张虚彦的当铺大肆收购一些各种五系灵石,普通品级的什么都要,而另一边,他也利用了周家药行的资源,问问有没什么成品的灵丹,若以后外出收购,若有什么有意思的灵药也记得跟他说,周兄顿时答应下来,似乎比方恒还要来得急切几分。

    就这样,他的网悉数铺开,开始收集本城的奇珍异宝,稍有破损的也要,众人自然乐得交易,并约好一些时日后再见,交换彼此宝贝,宴会便在这样欢快的节奏直到结束。

    ……

    第二天至。

    初晨时分,正是一天灵气最充沛的时候,除了某个还在呼呼大睡的人外,大多修行者皆已早起,连小孩都知道,此时修炼必然事半功倍

    林府后花园,霍霍剑气在园响彻。

    一道窈窕的身影在园腾动,剑法快步如风,时若狂风破浪,时若飞燕回廊,剑招凌厉,带出重重剑影,美得让人心驰。

    剑舞,女手的剑已逐渐聚满灵气,剑势一转,脚下有若狂风吹散开来,风数花飞起,然后,她将剑轻轻往上一撩,挥出一道岚影……

    刹那间,女身化数道残影,在眨眼的时间内同时挥出数剑,数轮半月剑气同时飞出,凡碰至剑气之气,那些花无一不被削成两半,其一道剑气从几根紫竹间削过,紫如应声而断,切口光滑如镜。

    啪、啪、啪。

    一阵掌声从远处传来。

    “雪儿,你的逐月剑气似乎更进一步了,”林玄从远处走来,望着之前的那一轮剑舞,脸上很是满意:“或许用不了几年,你的功力将超过为父了。”

    林清雪将剑收入鞘内,剑势传来一阵脆耳的银铃声,她从衣取出手帕,轻轻擦拭了额角的汗珠:“爹爹,不是女儿的剑法精进了,只是你昨日送的这把剑确实锋利。”

    “呵呵,你喜欢就好,”林玄笑了笑,无比慈爱的望着女儿:“昨日正愁不知该怎么送你生辰礼物为好,看到张家新开的拍卖行有趣,便进去一观,看还被我看到意的东西,觉得适合你,就买下了。”

    “谢谢爹爹,女儿真心喜欢,”林清雪的笑有如初阳化雪,美不胜收。

    在众人印象的林家小姐,只有那个在擂台上雷厉风行,面若冰霜,哪有像此刻这般温柔。

    “不知不觉,你现在也满十八岁了,日过得真快,”林玄望着林清雪的容颜,似有感慨,“真越来越像你母亲了。”

    这时,林玄略有沉默,林清雪关心道:“父亲还在担心那件事么?”

    “有什么好担忧的,”林玄笑笑:“该面对的终须面对,若非你母亲,我这条命早十八年前就交待了,本该同你母亲一起走的,但为你我活动现在。”

    说到这里,林玄不禁道:“为父此生唯一在意的只有你了,但说到你那夫婿,我就来气,自从那家伙当日撞了脑,性情大变,整日出府,也不知鬼混什么,现在干脆连书也不读了,整日练起无用的拳脚,以他资质,又能有甚进展。”

    “父亲,由他去吧,”林清雪似乎想到什么有趣事,不禁莞尔,“本身,我也不图他什么。”

    “虽说是你选择,但有哪个做父亲的不希望女婿争气点的,”林玄无奈地摇了摇头,望着女儿道:“清雪,当时我其实更愿意你稼给李家那位剑寻公,城武艺才华,也唯有他才最配你……”

    “父亲不必多说,”林清雪转身道:“即然他当日败于我手,只能说彼此无缘,这事早已过去,父亲莫要再提。”

    “好好,老了,习惯唠叨了,”林玄呵呵而过。

    在此,林清雪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父亲,我决定进京参加两年多后的武考,或许我赢得武状元,事情会有一定的转机亦说不定。”

    “你不必为那件事如此在意,我早已看淡生死,”林玄摆手道:“若你想去,就去吧,我倒是很乐意看到,京城再出一个女状元。”

    ……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