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究极剑仙 > 第006章 【大忽悠】(书号:13540

第006章 【大忽悠】

作者:天草语
    </d></r></ble></d></r></ble>

    事已完毕,众人渐渐散去,蓝衣公看到方恒那感慨的脸色,却是走了过来:“兄台莫不是觉得我之前有些过了?”

    方恒犹豫了一会儿,老实道:“是有那么一点儿……”

    “其实兄台若不阻止,我也不会斩其一手,”蓝衣公笑道:“我看他装束似乎也非像常年犯科之辈,只是存吓他一番的想法,好让那小孩多长些记性,方才兄台出手阻止,让戏更真了一些。”

    “呃,原来如此……”方恒愣了一会儿,突然笑出声来,同时,他也才注意到,眼前这名蓝衣公似乎也是受伤者,他也碎了一个花瓶,“对了兄台,你这花瓶……”

    “哦,这东西啊,”蓝衣公淡然道:“随手淘来的东西,多半是赝品,碎就碎了。”

    “原来兄台也是过来淘宝的,”看到是志同道合的,而且看这蓝衣公举止不俗,方恒倒是有了一些结交的意思,主动道:“恰好,我对古玩之物有点研究,这次也是专门来此碰碰运气的。”

    “是么?”听方恒这么一说,蓝衣公顿时有了兴趣:“即然兄台有所眼力,不知能否帮我看看我淘来的几件古董,识识真伪?”

    “让我看看便是,”到了自己发威的时候,方恒很客气地接过那名家丁递来的东西,开始验货。

    有着天眼术(物)的识别,这些东西完全不在话下。

    “兄台,你这把短剑看似年头不少,但只是精心处理过的外型,只要折断,里面的铁质一看便知真伪,赝品……”

    “这只三彩狮倒是有点年份,但你仔细看去,这其有些细微的裂痕,且有些地方漆印较新,一看就是残品补缺上去的,只是经过了较好的做工掩饰……”

    “这只古砚就更容易分辨了,只是仿古,但你看这隐秘处写着的年份,离出产不到五年……”

    方恒专家级的评定顿时让蓝衣公阵阵虚汗,看着全是赝品的古董,无奈一阵苦笑:“罢了罢了,看来这次我又没淘到啥像样的东西,好在这次不必被丁朝奉笑话了。”

    “兄台,先莫失望,”这时,方恒突然注意到了那只摔坏的花瓶,只觉那瓶内里似乎有些奇怪,把那只剩下半只的拿过。

    “兄台莫说这只花瓶是真货,”蓝衣公苦笑道:“这样的话,我非要哭死不可。”

    “这倒不是,只是这瓶有些猫腻,”方恒笑笑,看着那厚重的底,往着地面一砸,那半只完好的花瓶顿时碎得四溅,可让人惊讶的是,那厚实的瓷底竟然摔出一块翠绿色的古玉。

    方恒将其捡起,仔细打量了几眼,惊讶道:“兄台,这次你可走运了,这块百鸟朝凤玉佩竟是真品,至少有八百年历史,皇室所有,象征祥瑞吉庆,价值不菲……”

    “呃,有这事?”蓝衣公满脸讶然,接过方恒递来的古玉,打量了几眼,他虽然看不出这古玉的年份,但这东西无论做工还是玉的成色,皆是上上之品,他不禁自嘲道:“想我买尽此间赝品,今日竟真被我从一碎花瓶淘到一珍品,这次真当是因祸得福。”

    蓝衣公高兴地还礼道:“多谢公提醒,不然我真打算把这破花瓶扔了,险错过珍宝,今日与兄台投缘,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方恒刚要自报姓名,突然一想,自己现在怎么着也是全民情敌的,即便这名公没有恶意,难保以后不会出事,只是略愣了会,终是报出一个假名:“在下雷峰。”

    像他这样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果断得取这个名字。

    “哦,原来是雷兄,”蓝衣公介绍道:“在下张虚彦。”

    “张兄,幸会幸会……”

    接下来,因为乐好相同,两人倒聊得投缘,道是一同在这古玩市场里多看了看,方恒的“专业知识”也让这名张姓公十分佩服,可惜淘宝的本事是有了,这市集里却没什么像样的东西,让方恒十分无奈,只是帮着这名张公不必被坑。

    看着一行再无所获,走得也累了,张虚彦有些新的提议。

    “对了雷兄,不久前家将一小当铺交由我来管理,所以才对古物这行产生兴趣,长年下来,我那也积下了一些连我们朝奉都看不准的死当,”张虚彦抱礼道:“雷兄,看你慧眼如炬,不知可否随小弟一行。”

    方恒忙客气道:“张兄太客气了,正好闲来无事,这里看东西太累了,就随张兄一行,也让我见见世面。”

    “哪里……”

    尾随这名张虚彦公一行,方恒来到一处铺面。

    鎏金大门处,行商人来人往,大门外的摆设相当排场,大门的门匾上印着天居当这个四漆金大字,气势非凡,几名强壮的伙计守在门外。

    这绝对是方恒一路走来见过的最排场的当铺,倒也无形免去他届时寻好当铺的麻烦。

    “少爷,你回来了,”几人进门后,一名当铺伙计赶忙上来招呼,张虚彦只是应了声,便带几人直入当铺的内院,然后带方恒去当铺放值钱物件的库房。

    “方兄,你看看这里这样?”

    方恒走入一间库房,只见整间房值物的古董珍宝,有几百年历史的名画,有上年头的青铜器具,还有一些落魄江湖人士典当在这的名剑刀具,而能放在这个库房里的,多半都是值钱物事,哪一件都比方恒全身的家当要值钱……

    去,人比人果然能气死人。

    “不错,这里的全是珍品,”客套话还是要说的,能这里摆放的东西基本经由大朝奉估价的,基本不会有便宜货放在这里,于是,方恒道:“张兄,如果让我看这些的话,在场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名品,似乎并不需要我特意察看吧?”

    “方兄稍等片刻就是……”

    很快,库房外走进一名朝奉打扮的华服老者,老者走来先是对着张虚彦行礼道:“少爷,你叫我?”

    “丁叔,帮我看看我这次的收获,”张虚彦先是将手那几件方恒已验过的古物拿给老者,老者几样古物看了几眼,摇头叹道:“哎,少爷,你这买来的几件古物不是赝品就是破损之物……”

    不用说,肯定全线阵亡。

    “丁叔,再帮我看看这样,”张虚彦再次祭出那块古玉,而这时,丁朝奉眼前一亮,仔细打量了几眼,又敲又听,惊讶道:“这不会是你古物市场里淘来的?”

    “正是,这东西我花了十两银。”

    “十两?”丁朝奉嘴巴顿时张得老大:“未细看之下我大致也估不出价值,但我保守估计,这东西少说也值千两纹银!”

    ……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