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八七章 何谓,皇!(书号:13326

第二百八七章 何谓,皇!

作者:话筒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凌逸也许一辈都弄不明白安可依对自己的情感到底是有多纠结和复杂,不过他真的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现实终究是现实,不可能像小说里一样不分好歹美女全收,更何况他对安可依的确是生不出什么兴趣。

    还没走到宿舍楼下,远远的凌逸脸色一变,就准备掉头

    “凌逸!”李小银见凌逸脸色大变想要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凌逸无奈,做出惊喜的神色,迎了上去,热情地打招呼道:“哟!李小禽。”

    听到李小禽,李小银就咬牙切齿,又忍不住想起昨晚的事儿,脸颊有些发烧,心恨意更深。

    凌逸看见李小禽身上怨气如浓烟滚滚,心惊胆跳,不敢再挑拨她了,走近说道:“李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啊?”

    “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李小银冷笑道,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凌逸顿时头大,知道闻人怀诗和君轻蕊还好说话,这李小银多半是来兴师问罪的,面容当即以板,沉声道:“正好,我也有很重要的话要跟李老师说,上楼到我宿舍说吧。”

    李小银很少见凌逸这么严肃,多少有些被唬住,见凌逸已经开始上楼,她贝齿一咬,一扭屁股就跟了上去。

    周围一些正好经过的看热闹的学生顿时大失所望,随即就不禁展开各种脑补。

    要知道,凌逸跟李小银在谈师生恋这件事情早已在清园联大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人亲眼在食堂门口看见李小银抱着凌逸的胳膊,向追求她的一名男老师宣称是她的男朋友。

    如果是一般人。除了这样的事情,早就被调查和处理了,但李小银不是一般人,她是总院长的干女儿,谁敢撸虎须?反正没有确实的证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

    而现在这情形,似乎是这两人闹矛盾啦?因为闻人怀诗和君轻蕊?就说嘛,凌逸这小左拥右抱还不够。居然还搞师生恋,这么**,翻船是迟早的事!

    一些早就对凌逸心存嫉妒的人心暗爽着,快速将自己脑补的情节传播开去。

    很快,清园联大很多人都开始知道,风流小霸王凌逸遭遇感情危机了,似乎正在和科院李小银老师谈判!

    没错。凌逸在清园联大是有这么一个“风流小霸王”的外号。

    具体由来,是因为他行事很霸气,又潇洒风流左拥右抱……

    如果凌逸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外号,非得猛吐几口血不可,感慨嫉妒是种何其可怕的力量,这些人太狠了。

    碰!

    房门关上。布下隔音结界,凌逸一屁股坐了下来,对有些被镇住的李小银先发制人道:“李小银,老实说你昨晚是不是故意的?想要把我灌醉然后跟我发生点什么?可是我要告诉你,这是不道德的。尤其你还为人师表更加不能被**冲昏头脑,就算你昨晚得逞了。也仅仅是能够得到我的**,而得不到我的爱……咦,李老师,你要冷静啊李老师,原来你的腰上别的是软剑么?别别别……”

    饶是李小银已经被凌逸气过许多次,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再忍耐不能了这小的计,这时候也忍不住七窍生烟,大动肝火,拔出腰间缠绕的软剑元力一灌,剑身便无比挺直,寒光闪烁,往凌逸身上连砍下去。

    凌逸却是早有准备,在不大的宿舍空间里左右闪烁,任李小银剑光挥洒,却始终碰不到他的一片衣角。

    而李小银虽然气恼非常,但仍然保留着理智,没有以势压人,仅以剑法招式往凌逸身上招呼过去,她就不相信了,自己好歹也经过干爹的悉心教导,早已经是先天前期境界,兵器在手,居然连个手无寸铁的后天境界小都收拾不下来。

    结果就是,任她剑光连绵如雨,剑招奇诡妙绝,却始终没办法斩到凌逸身上。

    忽然,凌逸身一闪,拉开距离到门口停下,说道:“好吧,玩笑开过了,说正事吧。”

    玩笑?李小银闻言柳眉一竖,咬牙不已,自己倾力施为在他眼仅仅只是玩笑?

    不过,在凌逸面前她自然不肯落下面,手腕一抖,把剑收回腰间,施施然坐在椅上,说道:“居然能够在我三成剑速下游刃有余,你的身法也算不错了。”

    凌逸瞧着李小银鼻尖细密的汗水,暗笑不已,正色点头道:“李老师不愧得了老院长真传,我也是倾尽全力才侥幸没被劈。”

    “那、那当然。”李小银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用手弄了弄耳边的头发,深吸口气,脸颊微红地盯着凌逸道:“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总而言之,你要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不该想的一点都不能想,你听见没有?”

    她瞪着凌逸,好似一只母狮,仿佛还要凌逸说一个不字,就会一口扑咬过来。

    凌逸不禁微微张嘴,这可跟他想象的不一样,还以为这女人是想让他负责呢,要不就是敲诈勒索,没想到只是这样?

    看来,自己是低估了李小银的人品啊……凌逸心感慨,又大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说道:“我本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啊,也丝毫没有乱想,李小银,看来我们两个虽然有些不太对付,但偶尔还是会有默契共识的嘛……咦,李老师,你怎么又把软剑弹出来了?老师,你要冷静啊李老师!”

    好不容易将李小银送出了宿舍,凌逸不由感叹,女人这种生物果然是毫无道理可讲,真不知道刚刚自己哪句话又得罪她了,居然引得这女人再度拔剑相向,好在小爷身法高明。最后又故意让她一招削去一片衣袖泄愤,不然真的会没完没了。

    ……

    帝都。

    古武黄家本邸。

    议事厅。黄家家主黄权亲手为三名年男人斟茶。

    这三名年男人,皆是黄家直系,论辈分更在黄权之上,是他的大伯黄远征,三伯黄元刚以及五叔黄自强。

    古武家族和神恩家族最大的不同,就是人丁非常旺盛,黄家经过山本武一的屠戮,损失惨重。却也仍有这三名黄家第二代存活下来。

    至于第一代,则已经死光了。

    而黄权能够当上黄家家主,也是通过各种方式的争取,得到这三位叔伯的首肯,才最终坐上了家主的位置。

    如今黄权虽然贵为黄家家主,面对这三位叔伯的时候,仍然保持着相当的尊敬。每次见面必亲手斟茶。

    而这种细节上的尊敬,让黄远征三人颇为享受,觉得自己的确是没有选错人。

    “家主,你这么秘密召集我们前来,是有什么要事?”轻喝一口茶之后,大伯黄远征说道。

    “我要向三位叔伯坦诚一个可以让我黄家一飞冲天的天大秘密。”黄权坐了下来。说道:“我发现了一个地方,一个充满天地造化之奇的地方,在那里,能够让人的修为突飞猛进。”

    说话间,一股后天大圆满的气势无声无息从其体内散发出来。

    “什么!”黄远征三人豁然变了脸色。瞪大眼睛盯着黄权,目光惊疑不定。

    黄权展露出来的修为并不算高。然而以他们对黄权的了解,一个月之前他还是后天期,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修为突破到后天大圆满之境?就算是圣武堂的有助修为突破的药剂都绝没有这么神奇!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样的地方?

    一念至此,哪怕黄远征三人都已经是先天前期强者,呼吸都忍不住变得急促。

    黄权的说辞听上去很荒谬,然而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可以让人的修为增长?”黄权的四叔黄元刚急忙问道。

    “那地方位于南极某处,具体而言,是一片神奇的力场,有洗髓伐脉改造肉身的作用,而且能够引导人进入天人交感的境界,因而可以让人在短短时间里修为突飞猛进!”黄权说道:“其奥妙,只有到过那里亲身感受过的人才能知晓……三位叔伯若是不信,我可陪同你们一起前去,到时便能知道真假,或许有机会可以让三位叔伯都能突破晋入先天期!”

    听到“先天期”四字,黄远征三人的呼吸都不禁漏了半拍,黄元刚和黄自强手的茶杯都一下化为粉末,杯的茶水也一下化为蒸气!

    要知道,就算是没发生山本武一屠戮事件之前,黄家也就只有一位先天期武者强者,而现在,家族之,也就是只有两位通过圣武堂的平障药剂而突破到先天期的族老。

    平障药剂难得,服下之后,能让先天前期武者有十分之一的几率突破境界,黄家也是因为祖上渊源,且花费不菲代价,才秘密积累了这么三支,现在不得不使用出来。

    三支平障药剂,三名族老服用,结果两位族老的突破,另外一名族老一身修为化为乌有,从先天强者一下变成普通人。

    两名族老的突破,可以说是为风雨飘摇的黄家注入了一支强心针,立刻将局面稳定下来,也是让一些对于黄家虎视眈眈的势力生出忌惮。

    而现在,如果黄权所说是真,那神秘之地能够让他们三人都突破晋入先天期,黄家重现往昔辉煌之日绝对不会太远!

    甚至,靠着那神秘之地,黄家可以登上绝顶,成为君、秦、宗那样的顶级古武家族!

    ……

    黄远征三人对视一眼,当即就有微弱的精神力在他们之间开始迅速交流。

    数息之后,黄远征说道:“这件事情,你还跟谁说过?”

    黄权一愣,随即摇头:“没有了,我打算带三位叔伯去那里确认之后,再商量一下。看是不是可以从族老以及客卿之选择一些值得信任的人一同前去提升修为……”

    “不妥。”黄元刚摇头,眼是掩藏不住的激动与兴奋:“如果家主所说是真。这秘密就只能掌握在我们几个黄家直系手,那些黄家旁系,没有资格染指,否则一旦消息泄露,于我黄家不利!”

    黄远征和黄自强都是赞同点头。

    如果黄权不是在说谎,那么,那能够助涨人修为的神秘之地将会成为黄家重新崛起之根本,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是要牢牢掌握在黄家直系手,而且,等家族壮大之后,就算是直系,也唯有少部分人有资格知晓其存在!

    “三伯说的是,是我疏忽了。”黄权受教似的点头说道。

    大伯黄远征拍板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就去南极。看看那神秘之地,到底有没有那么神奇?”

    当即,黄权连同他的三位叔伯,秘密地乘上一艘小型太空船,朝着南极迅速飞去。

    一个多小时后,伪装成通体雪白的太空船在南极降落下来。

    随即。黄权等人走下太空船,在风雪行进了数公里,来到了一座冰山之下。

    “是这个洞穴吗?”黄自强的目光落在冰山下一个不起眼的山洞上面。

    那山洞入口极为狭小,仅能让一人进出。

    黄权点头:“不错,那神秘之地。就在洞穴深处,确切地说。是在这座冰山的地下深处。”

    “怎么没有人看守?”大伯黄远征忽然皱眉道。

    黄权温和微笑道:“如此重要的地方,在确认其功用之后,我已经秘密将不相干的人处理掉了。”

    “做得好。”三伯黄元刚赞赏道。

    黄远征和黄自强也是点头,并没有觉得黄权有丝毫不对。

    与黄家的前途比起来,区区几条人命算得了什么?这个世界每天无故失踪的人还少么?

    “我们进入吧!”黄权说着,一马当先,走进山洞之内。

    黄远征三人对视一眼,当即跟了进去。

    如果说,先前他们还对黄权有所提防,那么现在,这提防之心已经极淡。

    以他们三人的修为,收拾黄权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更何况他们怎么都想不出来,黄权有什么谋害他们的理由?

    自黄权等人进入山洞,不知不觉,已经是十个小时过去。

    只有黄权一人走出了山洞。

    迎着世界,黄权闭上眼睛,微笑着摊开了双手,像是迎接新生。

    没错,他的确是新生了。

    微笑之,一股属于先天强者的气势,从他身上无声散发出来。

    嘴角向两边拉开,这微笑开始变大,

    “呵呵……哈哈哈哈……”

    黄权发出了畅快的笑声,响在荒凉无际的南极上空,响在冰冷的空气,然后被呼啸的风雪声音所掩没。

    他实在是有笑出来的理由。

    一直以来,他虽然在同龄人称得上天才,却知道自己离真正顶尖的天才还有一段距离,更不用说与凌逸、白浩然、闻人怀诗那样的妖孽相比。

    正因为真切地知道自己的短处,所以一直以来,相比依靠武道,黄权都更加重视智谋,更习惯通过谋略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现在,他一跃达到了先天境界,心知就算是凌逸这样修为精进让人瞠目结舌的妖孽,也是被他抛在身后。

    同年龄段的人,应该已经找不出比他修为更高之人!

    “原本以为,那只是一个梦,却没想到,竟然成真?”

    笑声停歇,黄权心喃喃,若非自己身上暴涨的修为做不得假,他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

    数月之前的那个梦境,他看到了发生在这里的一场惨烈的厮杀,人们争先恐后地想要进入这个洞穴,得到修为暴涨的奇遇!

    而在那个过分真实的梦境,黄权知道了这场引得无数强者厮杀争抢的奇遇的真相。

    因为那梦境太过真实,黄权几经思量之后,做出了一个荒诞的行为,他秘密派遣了一群人,前往南极,表面上是做科研考察,真正的目的,则是为了寻找自己梦境产生厮杀之地。

    冲动过后,黄权自己也觉得自己的举动太过可笑了,梦再真实还是梦,怎么可能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

    却没想到,数月之后,在圣武堂开始向各大家族发放邀请函的那段时间,他派出去的人,竟然真的寻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黄权立刻秘密来到了这个地方,这座冰山之下,乃至进入洞,稍做查探。

    一模一样,完全跟梦境一模一样。

    没有进一步深入洞,因为黄权知道,如果梦境的一切是真,那么,这洞穴深处,蕴含了天大际遇的同时也蕴含了极大的凶险。

    随即,回到家族之后,黄权便召开会议,与黄远征等人商讨,最后决定,将圣武堂分派下来的那个名额,让给山本家族,让争斗了大半年的两家恢复和平。

    黄权说服黄远征等人的理由是,黄家已经元气大伤,需要时间来进行恢复。

    实际上,黄权的确需要时间,但却是在秘密谋划着,怎样利用这本该只是存在于梦境却又真实存在的神秘之地!

    再度秘密来到了南极,黄权同自己派遣的那批人一起,进入了洞穴深处,来亲自验证那蕴含极大凶险的奇遇,是否真的存在。

    结果是,当他从洞穴走出的时候,他的修为已经暴涨至后天大圆满。

    一切,皆和梦一样。

    于是,黄权有了野心。

    一直以来,崇尚智谋的他,在发现原来得到力量这样简单的时候,对于力量,有了充满贪婪的渴望。

    利令智昏,这贪婪,让黄权变得冷漠甚至疯狂。

    于是,有了今日。

    “不够,还不够啊,需要更多的人,需要先天期强者……在族老之,有两人都达到了先天期,虽说是通过平障药剂才突破的,但也聊胜于无,甚至,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反而更加适合。”

    对于力量有了炽烈的渴望,黄权心默默算计。

    “何谓……皇?”想起在洞穴听到的那个声音,黄权脸上浮现出一抹冷酷的淡笑,心里默默念出那时候自己内心嘶吼而出的答案。

    当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黄权眉心有精神力散发出来,包裹全身,身缓缓飘浮,朝着太空船飞了过去。

    其眉目间,凝着一股皇者冷意。

    他仿佛成了孤独的、巡走在冰冷世界的皇者。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