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六八 悲剧的白浩然!(书号:13326

第二百六八 悲剧的白浩然!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多谢凌长老的理解。”金三变露出微笑。

    “其实是我该说抱歉。”凌逸说道,语气真诚。

    从金三变的身上,他看到了宝贵的品质,心对于这位大理事有了由衷的尊敬。

    已尽人事,结果如此,凌逸心坦然,旋即话题一转,说道:“我很好奇,星魂怎么会被废除修为的?难道先天大圆满强者之间的武力差别会如此之大吗?”

    “凌长老太高看我了。”金三变轻轻摆了下手,道:“废掉星魂修为的不是我,而是老君炉的碎片,老君炉碎片突然爆发了光芒,之后星魂一身武道成空……圣武堂掌握这神器碎片数千年,还从未出过这样的事情,连我也是非常吃惊,凌长老对神器碎片如此了解,可知其原因?”

    “呃……”凌逸一怔,顿时明白,这恐怕是太上老君残识出手了,一出手直接就将一名先天大圆满强者打落凡尘。

    至于原因,他也大概猜到了一些,或许是感应到了他身上的帝僵心血,或许是感应到了耶稣钉碎片,总之,太上老君残识不会让老君炉碎片远离火星,和他这个传承者越隔越远。

    不过,这样的原因凌逸自然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假装思索片刻之后坦言自己也不知道其原因。

    金三变等人反而是因此暗自松气,如果凌逸关于老君炉碎片的所有事情都知道,那才让人觉得紧张。干脆将这神物送给他好了。

    成为长老不算什么,但成为首席长老的手续就要复杂得多。就算是五位大理事也绕不开长老团这一层面,需要召开会议进行通告,听取意见。

    而那些神方,藏在十分隐秘的地方,也不是马上就能拿出来给凌逸看的,而且五位大理事也不可能完全信任凌逸,需要再好好商量一下。

    于是,凌逸就被送出了地下。由之前那两名天兵卫头领护送回领事馆大楼。

    “凌长老,在下段愁,接下来随身侍奉您左右,如果您有什么吩咐,都可以交给我去办。”两名天兵卫头领的一位恭恭敬敬地对凌逸说道。

    居然派天兵卫的头领来随身伺候,可见圣武堂对凌逸的重视程度。

    圣武堂现在比凌逸自己还要重视他的安全,能否将那些积攒千年的神翻译。就全系在凌逸一人身上。

    要知道,圣武堂也非铁板一块,谁也不能保证高层有没有其他势力的奸细,一旦让这些奸细知道凌逸的价值,也许就会铤而走险,对其展开刺杀。所以安排天兵卫高手在侧保护是很有必要的。

    对于段愁的留下,凌逸不无不可,答应下来。

    段愁恭恭敬敬跟在凌逸的身后,看着少年的背影,目光有些奇异。

    他已经被告知凌逸如今的身份。心惊骇难以言说,不知道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凌逸居然成了首席长老,虽然身份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但也已经八不离十了。

    这位来自外界的少年,届时就是圣武堂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长老。

    领事馆一楼大厅,众人皆是没有散去。

    闻人怀诗等人不用多说,都是在关心凌逸的安危。

    至于其他人,则是看热闹的成分居多,想要看看凌逸和白浩然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是个什么结果?

    所以,当凌逸带着段愁走进一楼大厅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他的身上。

    看上去没事儿?许多想要看凌逸落难的人,心很是失望。

    不过……白浩然哪去了?许多人往凌逸身后看了看,没看到白浩然的影。

    闻人怀诗等人立刻就围到了凌逸身上,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都是充满关切和好奇,之前被叫去到底是干嘛了?

    凌逸笑呵呵地安慰几女,随口做出回答。

    “没什么大事,就是圣武堂感念我之前在受灾区救人的功劳,给了按了个长老的头衔。”

    “白浩然?哦,那家伙犯的事有点大,他跟星魂是同伙,现在已经被收押了,据说是要交给帝邦政府进行公诉,圣武堂这次死伤严重,如果没意外他应该会被判个几百年吧。”

    他轻松的语气说出的话语,仿佛在地月众人之投下一颗重磅炸弹,顿时引起了一阵惊呼。

    谁都没想到,凌逸和白浩然一同前去,差别竟然如此之大,凌逸成了圣武堂的长老,白浩然却成了阶下囚!

    “不可能!圣武堂的长老头衔,只有对圣武堂做出重大贡献的人才能获得!凌逸你到底耍了什么阴谋,是不是做伪证诬陷了白浩然,你才当上了圣武堂的长老?”一名诺亚人天才怒喝起来。

    虽然因为先前白浩然在医院前那一跪,在场的诺亚人对其无不失望透顶,不过这不代表他们可以看着神恩白家的家主白浩然成为阶下囚接受审判,这已经不是白浩然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关乎整个诺亚人族群的尊严!

    “你好强哦,好会破案哦……”凌逸扭头看着满脸怒色的那人,学柯景腾阴阳怪气地道,只可惜无人懂得其的幽默,随即在后者神情暴怒的时候眼神一冷,冷哼道:“有什么疑问,去问圣武堂好了,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白浩然供述罪恶,相关的证据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天下皆知……还是你以为,如果不是有了确凿的证据,圣武堂敢随意拘拿神恩家族的家主?”

    那诺亚人顿时瞠目结舌,有心反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本同样头脑发热的诺亚人,闻言也是快速冷静了下来。

    随即。一个念头不约而同在所有人心出现——

    这下,要出大事了!

    没错。绝对要出大事!堂堂神恩白家的家主,成为袭击圣武堂的重要嫌疑人,这件事情若是传扬回地月,必然是要造成整个社会的轰动!

    ……

    就在地月的众人因为白浩然被拘的消息而震惊不已的时候,圣武堂内部,同样有着一番轰动。

    这轰动,是因凌逸而起。

    一个来历尚不完全清楚的地球小,居然要成为圣武堂的首席长老?首席长老的位置空了有五年是没错。可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坐上去的!正因为太过重要,谁都想要,所以反而谁都没资格坐上去!

    说白了,就是欠缺功劳!

    没有那个功劳,宁愿让位置空着,也不会随便让一些阿猫阿狗坐上去。

    当众多圣武堂的长老们被五位大理事召集起来,并且得知召开这次长老大会的原因。几乎所有的长老都陷入了癫狂之。

    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反对声音。

    忽然,一道清冷的女声音压下了所有的声音:“我只想问五位大理事一句,凭什么?”

    这道声音一出现,其他的声音立刻都消失了,纷纷将目光看向说话的这人。

    只见这人是一名身材高挑身穿白大褂的女。因为终年不见阳光而皮肤异常白皙,戴着一副茶色流线型眼镜,其面容虽然称不上艳丽,但却耐看,尤其是她身上那股摄人心魄的气场。却是普通女性所没有的。

    白大褂的胸口别着一张铭牌,上面有她的头像。以及头衔——

    药理部管事!

    在圣武堂,各种各样的研究部门其实挺多,世人只知圣武堂的武道科技非常高端,却不知道在圣武堂之,最受重视也最为重要的,就是这个从名称来说平平无奇“药理部”!

    各种各样的神奇药剂,都是从这个部门之被研制出来!

    而药理部的管事,庄丽仙,也就成为圣武堂举足轻重的人物,成为极少数的有资格接触到“神物”的人!

    而对神物传递出来的神秘字进行破译,正是药理开发部极为重要的一项工作!

    就是这样的人物,都没有资格成为长老团的首席长老。

    这也是因为她的功劳不够,从成为药理部管事至今已经二十余年,到目前为止,她对于神秘字的研究还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也没有带领药理部研制出举足轻重的药剂!

    饶是如此,她也已经是成为圣武堂之最为接近这个位置的两人之一!

    另外一个,则是科研部的管事,苟震。

    如果雷小鱼在这里,就能一眼认出这个散发老头就是叫嚷着要收他为徒的丑老头,也是她神交已久的网友“绝世丑男”。

    科研部是圣武堂的大部门,重要程度跟药理开发部差不了多少,气元珠在内的许多东西,都是科研部的研究成果。

    就在半年多前,苟震因为研究出“动态隐形技术”而受到嘉奖,功勋值大增,与庄丽仙不差仿佛。

    不过苟震是纯粹的科学家,没想过要离开圣武堂,对于首席长老这种名誉类的位置并没有什么想法,所以别人朝吵嚷的时候他根本无动于衷,坐在座位上眉头紧锁,苦恼的是怎么才能让那个怎么都不肯变成他徒弟的雷丫头松口?

    苟震从来没有想过,以他在圣武堂的地位以及在科研上的建树,想要收徒的时候居然会被拒绝!

    对于庄丽仙的发问,五位大理事都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他们都知道,庄丽仙对首席长老的位置有志在必得之心。

    没有当众说出理由,金三变嘴唇微动,一股精神力朝庄丽仙传递过去。

    很快,庄丽仙脸上露出了震惊异常的神色。

    这让周遭之人皆是好奇,金三变大理事到底说了什么,居然会让一向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庄管事露出如此神态?

    而在震惊之后,庄丽仙的神情迅速变化了几次,最终归于平静,说道:“我承认凌逸担当首席长老的资格,对比再无异议!”微微颤动的眼瞳。显示出她此刻的内心其实极为激荡。

    这一刻,她无比渴望立刻结束会议。然后瞬移到那个叫凌逸的少年面前,问他是不是真的精通那些神秘字!

    而其他参加会议的长老,却因为她这句话变得哗然,脸上露出不可置信。

    “解释!我们需要解释!”立刻有不少的长老忍不住高声叫嚷。

    松赞猛声如洪钟道:“无须解释。这次会议,最主要的目的,是向诸位传达我们五位大理事的决定!我们五位大理事,决定行行使‘特例否决权’,否决对此次任命做出解释。从今天开始,凌逸就是我们圣武堂的首席长老,不得有异!”

    此言一出,顿时整个会议现场嗡嗡议论不止。

    如果不是松赞猛提起,很多人都已经忘了的确是有“特例否决权”这么一回事,这个权利是大理事特有权利,只有当五位大理事一致同意的时候。才能行使这个权利,可以不向圣武堂领导层做出任何解释强制执行某项命令。

    不过,因为需要动用这个权利的情形很少,所以,特例否决权已经有两百多年没有用到过。

    而现在,五位大理事居然动用了这个权利。这让许多人震惊之后开始意识到,凌逸能够成为首席长老,必定是有极为特殊的原因!

    既然五位大理事动用了特例否决权,而且连最有资格提出反对意见的庄丽仙都表示赞同,苟震则是始终沉默。其他人也就说不出什么,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都接受了这个现实。

    于是,一条人事任命向外传达,圣武城的所有电视轮流播放,所有人的手机皆是收到了群发信息。

    于是,圣武堂轰动!

    ……

    咔!

    手机在完颜弃的手指间炸成无数碎片爆开,紧接着又在连串震爆化为粉末。

    完颜弃的面容有些难看,眼颤动着不可置信之色。

    怎么会这样?凌逸怎么会变成首席长老?

    那个家伙!那个卑鄙的偷盗了我的神梦之境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成为首席长老?

    我不服啊!

    完颜弃心咆哮,面容微微扭曲起来,眼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身为受害者的他,清楚而坚定地知道,自己的拳意,也就是神梦之境被凌逸偷走了!

    然而,别人都不相信,就连五位大理事也都不相信,凌逸能够在交手偷取他人的拳意,只认为他是在双方拳意交锋之承受不住凌逸拳意的凶猛而拳意破碎。

    而在之后,又发生了星魂袭击事件,就更加没有人关注他了。

    还好让完颜弃松了口气的是,自己的神梦之境虽然被偷走,但精神意志竟然没有受到不可恢复的伤害,眼下已经彻底稳定下来,唯一不同的是,就仿佛自己从来没有领悟过神梦之境一样。

    好在,梦照经还在!

    “以我的资质,重新修炼梦照经,用不了多久,我又会重新领悟神梦之境……凌逸,你这个卑鄙小人!不管你是首席长老也好,就算将来变成大理事,我都绝不会放过你,总有一日,我要揭穿你的假面具,让世人看清你的丑陋面目!”

    如发誓般心咆哮,完颜弃坚定了心的信念,逐渐平静下来。

    ……

    昏暗的地底囚牢,被施以锁脉八穷针的白浩然盘膝坐在简陋的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看上去非常虚弱。

    而在他的脖上,戴了一个流转着幽蓝光芒的圆环,一旦他体内有任何元力运转,这圆环就会爆炸,爆炸产生的能量足以将他的头颅彻底炸碎。

    虽然白浩然现在是阶下囚,但监牢的设施其实还算不错,居然有投影电视可以看。

    看到电视的主持人宣读了长老团的人事任命,白浩然眼闪过一道奇异之色。

    “凌逸……”

    低声呢喃地叫着这个让自己痛恨不已的名字,白浩然脸上浮现出一抹神经质般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

    白浩然大笑。

    输了!凌逸,我白浩然,又是输给你了!

    我成阶下囚,你却成为座上宾!

    到头来,一切都是给你做嫁衣么?

    狂笑声,白浩然对于“宿敌”二字的感悟再深了几分。

    不管凌逸承不承认,对他白浩然来说,他凌逸不是宿敌是什么?

    而又不得不说,有些人的确是喜欢沉溺于自己已经认定的所谓事实里。

    白浩然觉得凌逸是宿敌,然而却没想过,就靠着揭发他的功劳,凌逸就能够当上圣武堂的首席长老?

    而白浩然的情况的确不妙,对于已经失去元力的他来说,锁脉八穷针根本没用,早先他因为感受到神器威压而昏迷,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精神已经遭受极为严重的重创,每次转动一个念头都会头痛欲裂,恨不能永远沉睡下去。

    虚弱!成为僵尸以来,白浩然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虚弱。

    然而更加让白浩然感到恐惧的是,仅仅是四代僵尸的他,不能摆脱对血液的渴求。

    而他随身所带的装有血液的金属酒壶已经被搜走。

    用不了多久,血瘾发作,他就会犹如吸毒不满的瘾君般痛苦不堪,最后陷入彻底的疯狂!

    冷静……

    白浩然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白浩然,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倒下?

    眼下,最重要的是血!

    要有血!

    不然,血瘾发作,圣武堂一旦详细检查他的身体,就会发现他的异常之处!

    在对鲜血的极度渴望之,陡然,白浩然的鼻抽了抽。

    “血!很微弱,但的确是血的气味!可是这怎么可能?这监牢之除了我就没有别人……”

    白浩然激动而惊讶,鼻微微抽动着,循着血的气息走了过去,发现气味是来自独立洗漱间!

    最终,白浩然的目光落在了洗漱间位于马桶旁边的纸篓的里面。

    那里面,杂七杂八地丢了一些沾染大便的卫生纸。

    想必是曾经住过这间监牢的人留下,并未被清理走。

    而白浩然的目光,死死地盯在加载在诸多卫生纸的一件与众不同事物上。

    一条已经血迹干涸了的……卫生棉!

    “我……日……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