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六四章 神话时代?(书号:13326

第二百六四章 神话时代?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而将注意力都集在凌逸身上的五位大理事这时候都没有注意到,白浩然听到凌逸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抹惊恐。

    没错,是惊恐。

    这时候的白浩然,丝毫也不嫌弃凌逸的口水了,他只希望凌逸的口水能够黏性更强一些,最好变成一口浓痰都不要紧,千万不要因为变干而让始终都贴在他脑门上的这张符纸掉落下来。

    一旦符纸掉落,他就要承受宝物所散发出来的威压,到时候他将有死无生!

    生死之别,只隔着一张纸!

    白浩然的身,不由迅速绷紧起来。

    没指望得到源藏一大理事的回应,凌逸说完这番话之后,就将目光转向神色变得有些僵硬的白浩然,似笑非笑道:“我想,白兄应该有话要说吧?”

    白浩然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凌逸前后两句话,突兀转折,在场五位大理事都不明所以,唯有白浩然能够感受到凌逸话语非常直白的威胁——如果你不承认,我就揭下符纸!

    没错,凌逸就是这么想并且这么做的。

    对于星魂,凌逸失望无比,并且大概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宁可诬陷他也要守护白浩然……在星魂看来,拥有僵尸之身的白浩然或许是她重回巅峰的唯一希望!失去了一身修为之后,星魂心的天平有了倾斜,决定变成僵尸,拥有永恒的生命!

    这就是星魂要颠倒黑白的原因。

    人。果然都是自私的么……凌逸暗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以前他还同情星魂,还想着要助闻人老爷跟她来一次夕阳红,可是如今看来,这女人的人品着实有些问题,老爷不跟她在一起也不是坏事。

    不得不说,星魂的算盘打得很好,只可惜她并不知道神器碎片会对僵尸有着致命威胁这这件事,否则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个看似聪明实则愚蠢的决定。

    白浩然的生死。掌握在凌逸的手,试问白浩然在这个时候除了站出来承认自己才是幕后主使,还有什么办法能够保住性命?

    “我有话说。”白浩然声音苦涩地缓缓说道:“星魂说了谎,凌逸是无辜的,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此言一出,五位大理事都呆愣了,他们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转折。白浩然怎么会突然承认他才是真正的主使者?

    星魂也呆住了,同样想不明白白浩然为什么要自寻死路?

    她却不知道,白浩然承认自己是主使者,的确是要承受非常严重的后果,或许真的会死,然而总比现在当场暴毙要强。

    凌逸耸耸肩膀。道:“所以,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对视一眼,空间有微弱精神力迅速在五位大理事之间交流,几秒之后,金三变大理事认真地对白浩然说道:“白浩然。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要想好了才回答……你真的是幕后主使吗?”

    “是的。我就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再问一次星魂。”白浩然平静说着,看向星魂。

    “星魂,我问你,到底是谁策划了一切?”呼延慧声音严厉地说道。

    “是……白浩然。”星魂声音渐弱,垂下头去。

    虽然想不明白,但既然白浩然自己都已经承认,她还能怎么办?

    金三变继续向白浩然问道:“那么,你能说出你策划的这起事件的全过程吗?”

    白浩然平静道:“当然可——”

    就在这时,白浩然感觉眼前一亮,就发现贴在自己脑门上的符纸不翼而飞,神色瞬间变为惊恐,甚至带上了绝望。

    完蛋了!

    想不到我白浩然会因为这样的原因死去!

    不甘!我不甘啊!

    刹那间脑闪过诸多充满不甘与绝望的念头,忽然,白浩然发现情形不对,自己的脑门上没有了符纸,但却并没有痛苦出现,更不用说死亡!

    白浩然的面容呆滞了,机械地看向已经落入那名极为魁梧的松赞猛大理事手的符纸。

    松赞猛大理事打量着手的符纸,浓眉紧皱,咧嘴露出森白牙齿:“你个小杂种,你害死圣武堂这么多人,居然还面不改色?这是什么东西?小杂种,在我们面前装神弄鬼很有意思?”

    既然知道白浩然就是幕后主使,松赞猛对白浩然也就不客气了,一口一个小杂种。

    然而白浩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的脖继续转动,直直地看向凌逸,目光像是僵尸一样直,又透出恶鬼一样仿佛要吃人般的情绪。

    “今天天气不错啊。”凌逸抬头打着哈哈,无视白浩然吃人的眼神。

    几位大理事都无语,这里明明是地下,哪里会看得到天气如何?

    喀嚓……白浩然牙关咬紧,神情似要择人而噬。

    如果这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耍了,那未免也太过低估他的智商。

    只是白浩然仍然死死克制,因为他想到,符纸虽然没有用,但凌逸的确是用某种他不知道的方式隔绝了那宝物对他的影响……难道说,符纸并不是要贴在他身上才行,真正的符纸,是在凌逸的身上?

    “是了,前面几次,凌逸仅仅是拿着符纸,就让我有不适感,可见符纸的确是不需要贴在身上才能有用……我被他耍了!”

    白浩然又因为额头上的口水恶心起来,转过恨恨的念头,却直到这时候都没有怀疑凌逸天师道传人的身份是假的。

    凌逸自然是能够看到白浩然身上的滚滚怨气,那是再创新高,不过一点也无所谓,淡淡地笑着。一副你能如何的架势。

    “白浩然,你说吧。到底是进行了怎样的部署和计划。至于凌逸……”金三变微微迟疑,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让凌逸离开,毕竟事关圣武堂最大的秘密。

    “几位先不忙着赶我走,其实对于圣武堂的那件事物,我也早有所闻,正想要见识一番,以对照典籍,看看是不是传说的那件神物。”凌逸立刻说道。

    他哪里敢离开。白浩然现在无事,完全是因为有他以“控血”进行压制,若是他前脚一走白浩然后脚就死,怎么都有点解释不通,到时候又是一身骚,倒不如顺势而为,借机一窥那神器碎片的全貌。

    而金三变等人闻言。尤其是听到最后的“神物”二字,以他们的城府,神色也都不禁霍然有了变化。

    呼延慧忍不住问道:“凌逸,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典籍,什么神物?”

    其余四人也都目光定定地看着凌逸,对于那件神物。圣武堂虽然一直掌握,然而对于它的来历功用,却是丝毫摸不着头脑,而听凌逸这番话语,竟似乎对这件神物有所了解?

    在五位大理事的注视下。凌逸神色平静,目光幽幽:“典籍。是我师门的典籍,神物,是远古时代诸神并立时候的神物。”

    远古时代?诸神并立?

    这几个字,狠狠刺激了五位大理事的神经,眼眸陡然瞪大了不少。

    一直以来,为了搞清楚神物的来历,圣武堂一直穷搜各种古老典籍,参照古今传说,再通过各种高科技鉴定仪器进行分析,最后得出这很可能是一件神仙宝物这样的结论……没想到通过各种科学系统的手段研究来研究去竟然跟神仙扯上了关系,这让圣武堂的历代大理事都很难接受,不愿相信。

    而现在,从凌逸口说出的这几个字,却犹如佐证,证明他们的研究分析结果没有错!

    尤其让他们受到刺激的是,凌逸只晓的这一切,竟然是来自他师门之收藏的典籍?

    难道说,那神物的真正来历,就要在今日真相大白?

    “凌逸……小友,有些事情,是开不得玩笑的。”金三变神色认真地说道,不过语气居然对凌逸客气了起来。

    这下凌逸又有了资本,下次去跟人呛声的时候可以自豪地宣称连圣武堂最牛逼的金三变大理事也要叫他一声小友……

    凌逸笑着摇头,却将目光扫向白浩然:“白兄,你觉得我的师门**不**?”

    “**。”白浩然只能这样说,丝毫没有怀疑凌逸说的话,能够将他这种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僵尸都给抹杀,拥有记载着圣武堂神物秘密的典籍也不是什么很不能理解的事。

    “所以……”凌逸微笑看着五位大理事,道:“如果圣武堂不是那么敝帚自珍的话,我其实也愿意资源共享一下,也许能够双赢呢。”

    “这……”

    目光对视间,空间有微弱的精神力在激烈流窜,五位大理事快速交流了几秒,最终达成了共识。

    “那好,凌逸你就留下。”金三变拍板说道,随即看向白浩然:“白浩然,你可以开始说了。”

    于是白浩然开始讲述自己的阴谋。

    其实,对于的事件,其的绝大部分,凌逸其实已经心有数,唯独比较好奇的是真假聂雨蝶调换这个环节。

    这招金蝉脱壳,是星魂能够得到神器碎片的一大关键。

    而在白浩然的讲述,圣武堂有一件对圣武堂来说是立身根本的神物的消息,是白家数百年前从一名叛逃了圣武堂的管事口得知的,而星魂之所以会听他命令是因为他手有星魂的干女儿星月做为威胁,真聂雨蝶则是以毒药威胁控制,藏在前来火星的百人团当,其有一名女已经死去,被易容后的聂雨蝶所替代。

    而在地月的众人与天骄榜的众人切磋交手的时候,易容后的聂雨蝶假借上厕所离席,之后下场与人比斗完的假聂雨蝶也就是星魂也借故上厕所,两人在厕所互换了身份,真聂雨蝶以本来的身份回到席位,星魂则凭借自身高超身法。悄然离去,完成了这次金蝉脱壳。

    凌逸听完这节。心哭笑不得,没想到最奥妙的一步居然是尿遁。

    五位大理事细心提防,最后却输在这尿遁上面,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至于星魂为什么能够准确找到神物藏匿之地,则是用到了高科技,白浩然说出的几个名词他都没听懂,反正是通过非常隐蔽的方式,遥控指挥。让星魂找到了神物。

    从始至终,白浩然都没有透露自己是僵尸这个最重要的秘密。

    而凌逸和星魂都保持了沉默,没有揭穿。

    星魂是将一身希望都寄托在白浩然的身上,知道白浩然没有那么容易死去,只要白浩然活着,自己才有重新回到巅峰的可能,所以才为白浩然保守秘密。

    而凌逸则是考虑到。揭穿白浩然的身份固然能够让白浩然陷入极大不利,甚至使其变成圣武堂的白老鼠生不如死,然而这样一来,圣武堂的那些科学狂人很可能利用白浩然制造出更多的僵尸,甚至会有人想要主动变成僵尸追求永恒生命,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等白浩然将一切讲述。金三变微微点头,神色沉凝道:“我问你,你对你策划偷盗我圣武堂极重要之物并且圣武城内城导致死伤严重这件事情,是否供认不讳?”

    凌逸心头一动,猜到这里肯定是有监控录像。白浩然现在的一言一行,都将会成为给他定罪的关键证据。

    “是。我承认策划了这起事件。”白浩然说道。

    “好,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源藏一冷冷看着白浩然,道:“白浩然,你虽然贵为神恩白家的家主,但天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既然敢犯下这种罪行,就要承担犯下罪行的后果。”

    白浩然仅是淡淡一笑。

    这种平静得近乎轻蔑的态度,勾起了在场五位大理事心头的火气。

    众人出了这件审讯房间,呼延慧五人直接出手,锁脉八穷针刺入了白浩然的体内,使得白浩然直接就身瘫软下来,仅有站立之力,比普通人还要虚弱很多。

    然后就有五名天兵卫进入房间,居然都是先天期的高手,将白浩然戴上特制的锁铐,押解带走。

    “接下来,白浩然会由我们圣武堂向帝邦政府申请公诉,一切交由法律处置。”呼延慧对凌逸解释道:“人类虽然在两千年前就已经废除了死刑,但以白浩然犯下的罪行,至少要被判监禁四百年,以及支付足以将整个白家都给掏空大半的巨额赔偿,他这辈都没机会走出监狱了。”

    凌逸脸上闪过一抹古怪,正常来说白浩然的确是没机会走出监狱,然而白浩然是僵尸,别说四百年,就算关他四千年都还是能活着走出去,不过那时候,整个人类恐怕都已经发现了他不老不死这个秘密,下场恐怕又会产生变化。

    不过如此一来,凌逸对于圣武堂的印象倒是好了一些,圣武堂已经脱离帝邦政府掌握,此次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死伤众多,居然能够依法行事,这点难能可贵。

    不过转念一想,凌逸又觉得圣武堂此举其实颇有无奈的成分在里面,因为白浩然的身份太特殊了,无论他犯了什么罪行,若是将其在圣武堂内部审判以及处刑,势必会引起整个诺亚人世界的强烈反弹,到时候圣武堂就将成为众矢之的。

    而交给帝邦法律处置,公开公正,避人口舌,将这烫手山芋递到帝邦政府手上,又能让白浩然接受足够沉重的惩罚,圣武堂何乐不为?

    不得不说,高明啊。

    凌逸心头感叹,他不是那种习惯钻营阴谋诡计的人,一时之间只能想到这么多,至于圣武堂到底会怎么操作,他也不可能尽知,总归是会将利益最大化才是。

    随着白浩然被天兵卫带走渐行渐远,凌逸的“控血”对他的影响也是渐渐减弱,当白浩然离开他直线距离五百公尺之后,失去了压制。

    原本就因为锁脉八穷针而虚弱不堪的白浩然,这时候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直接就脸色惨白地昏迷过去。

    虽不死,其意志怕也是要遭受重击,濒临毁灭。

    不过凌逸一点都不同情他,而且自顾不暇。

    五位大理事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白浩然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他凌逸的问题才刚刚开始。

    “凌逸,很好奇,你为什么知道神物是在我身上?还有,你的师门到底什么来历?你真的知道那件神物的来历用途?”呼延慧神情复杂看着凌逸,问出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是其余四位大理事迫切想要知道的。

    神物是圣武堂最大的秘密,如今居然为外人得知,而且比他们知道的还多,这让他们有了莫名的危机感。

    形象点说,这情形就仿佛自己辛辛苦苦将收养的孤儿养育了十几年,感情深厚,突然有一个人拿着这孤儿的生辰八字来认亲,心情多少是会紧张警惕之夹杂几分酸涩。

    没把问题弄明白,不管凌逸有没有参与到盗宝的事件当,圣武堂都不会那么轻易地放他离开。

    凌逸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局面,不过他一点都不慌乱,淡笑说道:“我师门的来历,限于门规我是不可能透露的,至于圣武堂的神物,根据我师门典籍记载,很可能是一件神话时代的神器的碎片,至于为什么能够感应到它的存在,这也是我师门秘法,无可奉告。”

    “神话时代?”五位大理事对视一眼,神色都有些古怪。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