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五零章 死太监!(书号:13326

第二百五零章 死太监!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许久不见,这家伙似乎不像原来那么冲动易怒了。凌逸心里嘀咕,却是一眼能够看到君傲云隐忍同时从其体内疯狂冒出的滚滚如浓烟般的怨气,不由暗暗佩服此人能忍,将来必成大器有望晋升忍者绿帽神龟。

    之前来到的三名陌生年轻人暗自骇然,他们也都知道君家君傲云的大名,此人早已经是后天大圆满境界,更是领悟了破元指意,没想到在凌逸面前居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之后,又陆陆续续有几人进入了休息室。

    有一个凌逸隐约认识,貌似是帝都联大的那个谁,名字都不记得的人算了不说了。

    大概二十分钟后,所有人来齐,休息室的门再度打开,一名面容严肃两鬓霜白的年男人走了进来。

    “各位学员,你们好,我叫科尔特,是这艘太空舰的舰长,太空舰马上就会起飞,会有十五个小时的太空旅程,然后你们会被转移到另外一艘大型的太空舰上,跟来自其他区域的学员进行会和,然后是四天左右的旅程,就会抵达圣武堂所在的——火星!”

    火星两个字一说出来,顿时引起一番喧哗,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圣武堂是在火星的。

    凌逸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同样很是惊讶。

    “接下来,你们的专属接待员会引领你们前往住宿区选择房间,之后,休闲区、用餐区、修行区会对你们开放,而专属接待员会二十四小时候命,有什么需要都能找她们……还有谁有问题吗?”

    没有人做声。

    “那就。祝诸位旅途愉快。”舰长微微欠身。便转身离去。

    许多接待员鱼贯进入。众人在她们的引领下纷纷离开这间临时休息室。

    在凌逸等人的要求下,来自清园联大的一干人都住在了相邻的房间,其闻人怀诗和雷小鱼分居凌逸的左右,而君轻蕊的房间则是在凌逸的对面。

    房间不大,除了一张床一张小桌就基本上没有什么空间了,但空气流通顺畅,还有投影电视可以看,倒也不会让人觉得憋闷。

    十五个小时说长不长。众人基本都没有出自己的房间,在房间里吐纳入定一番,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随着太空舰一下轻颤,对接成功,接待员在房间外轻按门铃,呼唤房间的众人离开房间,进行转移。

    很快,众人就通过无缝对接的通道进入了一艘大型太空舰,在接待员引领下走进一个颇大的广场空间。

    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太空舰的士兵进行日常操练的地方。平地上摆放了不少操练用的设备。

    广场空间早已经有了一些人,密密麻麻不下五十。

    而就在凌逸等人进入这里的时候。从其他的对接通道,也正有人走入进来。

    凌逸忽然若有所觉,他的目光,霍然跟其一人的目光隔空碰触,他的神色顿时僵硬了一瞬,随即恢复正常,心却已经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龙婉儿!

    凌逸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龙婉儿!

    脑不禁浮现出上次见到龙婉儿时的情形,那是前段时日在龙家盗取神兽血肉的时候,在羽山的一栋大房的地下室,那时候的龙婉儿,被死死铐住,浑身恶臭,披头散发陷入癫狂。

    那时候,因为一念之仁,凌逸顺着陷入癫狂的龙婉儿的话语,说了一些情话,亲了亲,抱了抱,说了一句我爱你,见其陷入沉睡便离去。

    当时也没抱什么希望,只是尽尽人事而已,没想到竟似乎真的歪打正着,让因为巫婷婷的残余意念而陷入癫狂的龙婉儿恢复过来了?

    “这丫头当时是疯的,应该不会记得我对她做的那些事吧……”

    凌逸心头发虚地闪过念头,就见那衣装整洁的龙婉儿看见他后眼睛微微一亮,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随即……加快脚步,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这下要人命了!

    凌逸感觉自己手心在疯狂冒汗。

    闻人怀诗三女也很快注意到了龙婉儿,都不禁微微动眉。

    闻人怀诗和君轻蕊都不是第一次跟龙婉儿打交道了,知道这个身材比同龄人娇小许多的诺亚人非常厉害,而且似乎跟凌逸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特殊联系。

    而雷小鱼则是因为看过名校大比的视频,所以对龙婉儿并不陌生,见后者面带喜色朝着凌逸走来,小鼻不禁轻轻一皱,有些不喜。

    很快,龙婉儿就来到了凌逸的面前,令很想找个地方躲进去的凌逸无处藏身,干脆故作坦荡地打招呼:“啊,原来是龙婉儿啊,头发剪了显得更漂亮了呢,说起来自从上次名校大比我们就没见过了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里,真可谓是久别重逢啊……”

    龙婉儿的脸庞像是瓷娃娃,她看着凌逸,认真地看着他,那么专注,好似要将这张面孔彻底记住,永不忘记,眼神之闪动着复杂的情绪,时而喜悦,时而深情,时而迷茫,时而羞涩……

    她看着凌逸,看呆了,听着凌逸说的这些话语,她的嘴角不知不觉微微向上翘起些许,目光闪动着异彩,柔声道:“是啊,师兄,真的好久不见……你说的每一句话,我始终记得……”

    唰!凌逸顿时感觉到,自己被几道如同利剑般的目光被盯住了,而他,更是因为龙婉儿的这番意味不明的话语心惊胆跳。

    就在这时候,一道带着些许戏谑的声音响起:“呵,许久不见,凌兄的女人缘不减当初啊,从这方面来说,白某倒是远不及你……”

    明明是极其讨厌的声音,可是在这时候的凌逸听来。却仿佛天籁——

    “白兄。你居然还活着。我实在太高兴了,来,我们拥抱一下!”

    凌逸神情感动地说着,上前给了一身白衣风度卓然的白浩然一个措手不及的拥抱,让后者的身形瞬间僵硬。

    而凌逸的脸色,在这一瞬间,猛然一变。

    先前因为将注意力都集在龙婉儿身上,所以凌逸并没有对白浩然有所关注。此刻陡然拥抱,凌逸顿时发现了一个令他脸色骤变的事实——

    僵尸!白浩然竟然是僵尸!

    堂堂神恩白家的家主居然变成了僵尸?这实在太出乎凌逸的预料了,以白浩然孤高自赏的装逼性,很难想像他会接受成为充满污秽和不洁的僵尸。

    难道说,在月球上,也有神话时代遗留下来的僵尸存在?

    不对……凌逸忽然感应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血脉联系。

    这股联系,是来自丹田内的帝僵心血,然而确切地说,是来自属于被帝僵心血吞噬掉的那滴属于徐福的僵尸心血。

    脑猛然有亮光闪过,凌逸瞬间明悟了。是始皇帝嬴政将白浩然变成了僵尸!

    这让凌逸暗自惊诧,想不明白始皇帝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上次。他行至始皇帝所在的秦氏大楼之外,却并没有进去,就是发现是始皇帝身上并无吸食人血之后所附着的怨念,如今,白浩然既然变成僵尸,就代表始皇帝已经吸了白浩然的血!

    只是,看起来,始皇帝这么做并非无的放矢,心血来潮想吸人血,似乎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和目的。

    不过,不管始皇帝有什么盘算,凌逸却是注意到,白浩然的身上,乃至缭绕着其他人看不见的怨念。

    也就是说,白浩然肯定是吸过人血的,而且已有数次。

    凌逸不禁感慨,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白浩然既然变成了僵尸,其性命可以说是就在凌逸一念之间了,就像当初灭杀徐福一样,轻而易举就能收回白浩然体内的僵尸心血,进而让他暴毙当场。

    身为僵尸不算罪孽,但吸食人血,是凌逸所不能原谅的,继承了帝僵心血的他,自认为有清理门户的义务。

    当然,凌逸不是那种真正高大无私的人,因为他自己也吸了郭涛的血,不过他这时候选择性遗忘了,以他对白浩然的了解,这家伙如果吸血,成不会是为了救人。

    刹那间,转过诸多念头,凌逸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一闪即逝的阴冷怨气,如寒冬雪片突然降落在脖根后面,让凌逸有毛骨悚然之感。

    不是怨气,而是杀意!

    本质来说,杀意由来的根源,便是怨气,有怨气才有杀意,杀意是怨气的另外一种变化形式。

    而这杀意,并非来自白浩然,白浩然身上也有杀意,但却远没有那么让凌逸心惊。

    若无其事地松开了身有些僵硬的白浩然,凌逸哈哈一笑,对白浩然道:“白兄,我们二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多天不见你,我都想你死——哦不,是想死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凌逸看着白浩然,但却有一道余光穿过了白浩然的脑侧,看向其身后四步之外和其一同前来的七名优秀诺亚人的一人。

    那是一个无论穿着还是样貌都并不起眼的看上去二十三四的女,面容平静,目光清淡。

    就是这样一个乍一眼看上去毫不出众的女,当凌逸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时候,有种全身寒毛都要炸起的恐怖感觉。

    因为他感觉到了这女掩藏在后天大圆满表相之下的恐怖气血,如同血海,静静蛰伏在其身体最深处。

    先天大圆满!

    此人,竟是先天大圆满!

    饶是凌逸已经经历过不少大阵仗,此刻也不禁心头颤栗。

    因为他想到,这个世界的先天大圆满绝对不会太多,偏偏有这么一名先天大圆满的超级高手伪装在前往圣武堂的众人之,其目的肯定不是参观访问那么简单!

    必然有天大图谋!

    随即凌逸陡然回忆起,这名女,居然是在他拥抱了白浩然之后。就对他生出了猛烈杀意……难道说。这名先天大圆满级别强者。竟然是受白浩然的控制?

    这怎么可能?

    凌逸的心脏像是被无形的手掌抓紧,心知无论事实如何,这时候都不能露出任何异样,也暂时不能对白浩然采取任何行动,否则以这名先天大圆满强者的实力,足以碾杀在场所有人!

    而他也醒悟到,这趟火星之旅,指定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平淡。

    白浩然并不知道自己的虚实已经被凌逸看透。见凌逸说话夹枪带棒,神色微微冷然下来,淡笑道:“凌兄还是那么风趣幽默,白某虽屡次在凌兄手上受挫,却还希望着能有和凌兄再战的机会,不知凌兄可否赏脸?”

    这番自揭其短的话一说出来,顿时显示出白浩然的坦荡气度,让周遭不少人都暗自折服。

    算下来,白浩然的确是在凌逸手上吃亏不少,到现在居然还是战意盎然。似越挫越勇,光是这股斗志。便是让人佩服。

    凌逸打着哈哈,道:“一见面就说打打杀杀多没意思,而且说实话虐了白兄这么多次,再虐你我都没成就感了,还是说白兄你不可思议地虐求乐,从找到了快感?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他目光真诚,言辞十分恳切,就在白浩然露出一丝压抑不住的怒色的时候,话锋一转,快速道:“相比打架什么的,我倒是对白兄你的眼镜更感兴趣,白兄你是患有眼疾还是在追赶潮流,居然戴着美瞳?是吧,我没看吧?的确是美瞳吧?白兄不是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戴美瞳实在有损男儿气魄啊,会被人叫做娘炮的。”

    “你——”

    以白浩然现今的城府,乍一听到凌逸后面这番话语,也是忍不住脸色瞬间变了又变,内心更是掀起惊涛骇浪,看着满脸微笑的凌逸惊疑不定。

    “难道他看出了什么?不,他绝对不可能知道……”

    白浩然心闪过念头,觉得自己太过疑神疑鬼了,自己变成僵尸的事情,除了那位之外根本没有第三人知道,怎么可能泄露出去?

    周遭众人则是同样惊疑,因为他们看见白浩然虽然神色不断变化,却过了几秒都没有说出一句反驳话语,这让人不得不生出诸多揣测。

    许多道目光纷纷朝着白浩然的眼睛看去,发现好像是真的,白浩然的似乎真的戴了美瞳!

    这……

    不少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堂堂神恩白家的家主居然戴美瞳,这要是传扬出去,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八卦,而且正如凌逸所说,大男人戴美瞳,实在是有些怪怪的啊。

    白浩然神色恢复平静,眼神冷冽地看着凌逸,道:“凌兄还真是伶牙俐齿一如往昔,莫非只会逞口舌之利么?”说话间,眼神毫不掩饰地散发出自己的战意。

    “咦,宗玉京宗兄?”凌逸却像是发现新大陆般露出惊喜的神色,目光落在刚刚从另一个通道进入这广场空间的一批人之,绕过战意盎然的白浩然,朝着那批人快步走了过去。

    被凌逸这般无视,白浩然犹如奋力一拳打在了空处,整个说不出的憋屈难受,尤其是听到从四周传来的扑哧轻笑以及戏谑目光,眼瞬间多了几分阴沉。

    不过,他终究是隐忍了下来,脸上露出一抹自嘲似的笑容,风轻云淡,仿佛对凌逸的无礼根本不放在心上,这让周遭一些人都不禁暗自点头,赞叹其气度不凡,不愧是大家族的家主。

    亦有一些人心头暗自不屑,觉得白浩然是怕了凌逸,所谓神恩家族家主不过如此。

    还有一些目光,顺着凌逸的视线方向看了过去,顿时从那人群看到了一个十分显眼而且孤立的身形,眼都有一些惊艳。

    没错,是惊艳。

    只见这人身穿一身现代社会根本没有人穿的鲜红色的宽松长袍,脚穿精致布鞋,头上戴了一顶墨黑色小帽,一条红色系带沿脸颊系于颚下,其面容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皮肤更是白皙细腻得让在场许多女孩都要羡慕不已。

    他腰间挎着一把银鞘长剑,剑穗如血。他的脚步颦颦如莲。随着脚步迈动。剑穗左右摇摆,带着一股独特的韵律,使他看上去遗世独立,卓尔不凡,清冷眼神孤高傲绝。

    这样的阴柔散发着危险的气质,让与他同来的人都不禁远离其身旁一公尺。

    事实上,在先前的路途上,便有一人因为说他像女人。而被一闪即逝的剑光绞碎了舌头,让其余人莫不心头生寒,不敢招惹这危险人物。

    而他刚刚走进这广场空间,便听到了凌逸的这声充满惊喜的呼唤,脚步不禁微微一顿,眼神亦是闪过了一抹异色,朝着凌逸看了过去,吐出两个字:“凌逸?”

    他声音有些尖细,听上去既像男人又像女人,而咬字透着一股女人独有的起伏韵律。

    这家伙越来越像女人了。凌逸走得快速的步伐立刻慢了下来。

    宗玉京在上学期名校大比的时候就突然消失,没想到再次出现会是这里。也不知过去这几个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一身气血竟然极为浑厚,看样竟似乎已经到达了后天后期,在同龄人之堪称佼佼者,不过比起凌逸来说又差了不少。

    宗玉京的眼眸黑白分明,如秋水般望着凌逸,原本犹如冰霜冻结般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如冰雪消散的笑容,眉目间居然透着一股媚意,声音婉转地说道:“凌逸,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你知不知道,这些时日,我想得最多的人,就是你?”

    这死人妖,不会真的变态了吧?凌逸听到这话,比吃了苍蝇还恶心,立刻不敢再朝宗玉京走了,干笑道:“宗兄真是开玩笑,我长得不好看,脾气又臭,哪里值得宗兄你心心念念?不如由我为你介绍一位人杰,看过来,就是这位,堂堂神恩白家的家主,堪称当代最突出的年轻俊杰,英俊潇洒,而且喜欢美瞳,心思细腻,内心柔软,你们肯定可以找到许多共同语言。”

    他将身让开来,向宗玉京引荐白浩然。

    白浩然的脸色顿时像是糊上了一层白灰,终于是有些隐忍不住了,冷声道:“凌逸,你是迫不及待想要与我一战吗?”

    至于旁人,则也都有些绷不住,脸上浮现出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来,心下感慨,早就知道凌逸光凭一张利嘴就能将敌人气得半死,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咯咯咯咯……哈哈哈……”宗玉京闻言,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捂嘴,一双凤眼瞧着凌逸,发出了诡异轻笑,姿态柔媚,却有一股极端的骄狂。

    让在场不少人都直起鸡皮疙瘩,纷纷意识到,这人似乎有点不正常。

    而在其诡异笑声之,一股极为惊人的杀意从他身上陡然散发出来,恐怖的杀意,令后遭的温度都仿佛瞬间下降了数十度。

    能够站在这里的,都是人类的俊杰,却也纷纷忍不住神色一变,暗自惊骇这人煞气之重,那是只有绝对刻骨铭心的恨,才会激发出来的煞气。

    宗玉京一双眼眸充满恨意,阴柔地道:“凌逸,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意么?我恨不能每日抱你尸体同眠,含住你的眼睛,亲吻你的心脏,抚摸你的肝肾,拥抱你的大脑……”

    周围之人闻言,纷纷心头生寒,这人真他妈是个变态!

    说话间,宗玉京朝着凌逸缓步走了过去,手掌轻轻握住了剑柄。

    “你敢动手,我就说出你身上最大的秘密!”凌逸立刻一声吼。

    轻握剑柄的手掌瞬间握得极紧,有根根纤细的青筋鼓起,宗玉京脚步顿住,神色像是吃了苍蝇,眼满是憋屈和更加强烈的恨意,咬牙切齿道:“你无耻——”

    凌逸毫无愧疚,冷冷一笑。

    凌逸知道,宗玉京最大的秘密,便是他是个太监。

    当初在名校大比,凌逸就曾大吼一声“死太监”让宗玉京有短暂失神,进而一击将后者击出擂台,赢得了比赛,因而知道,这是宗玉京最大的软肋。

    而凌逸也清楚,宗玉京之所以这么恨他,固然是因为屡次在他手受挫,更是因为他知道了那个秘密!

    不再去理睬宗玉京,凌逸转身朝闻人怀诗等人走去。(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