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四四章 假男友(书号:13326

第二百四四章 假男友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凌逸没有留下来看闻人龙图是怎么处理那些神兽血肉的,当初向后者提出用神兽血肉来打破武道极限的方法,纯粹就是为了不让闻人怀诗吃亏,免被夺取拳意,现在灌顶都已经结束,他也就不再关心闻人龙图到底能不能够成功。

    而在凌逸看来,闻人龙图成功的几率很小很小,至于在这过程会不会有危险……闻人龙图都这么大的人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应该有数吧,反正该说的我也都已经说了。

    “逸哥哥,你刚刚跟李院长说什么呢?他怎么忽悲忽喜的样?”下山路上,背着一个小包的君轻蕊好奇地问道。

    闻人怀诗也投来好奇的目光,不明白什么时候凌逸跟李爷爷的关系变得那么好了?

    凌逸沉痛一叹,道:“能够让一个男人忽悲忽喜,可想而知是什么事了,唉,不提了,说出来都是残忍。”

    “真的吗?”君轻蕊性单纯,忍不住瞪大眼睛,她也听说总院长这么多年孑然一身,就收了李小银这一个干女儿,难不成有什么伤痛过往?

    若是李金柱听到这番诋毁,估计是要瞠目结舌,吐血三升,对凌逸的人品有一个全新高度的认识。

    而闻人怀诗则是嘴角微翘,语气微嗔:“你这人,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凌逸惊奇道:“咦,怀诗你真是厉害,居然什么都知道,难道这就是传说的心有灵犀?”

    这恶人。似乎越来越喜欢挑弄人了,最可恶的是。还是当着轻蕊的面!闻人怀诗脸颊一红,心跳加速,不再去搭理这个坏人。

    不过,也许是因为几次三番,闻人怀诗渐渐习惯了这种调戏,心虽然羞涩又略带恼怒,但却有种莫名刺激和丝丝如甜般的欢喜。

    三人行至半山腰,忽然凌逸脚步一停。看向侧前方的一棵大树。

    “怎么了?”闻人怀诗和君轻蕊露出一丝疑惑。

    凌逸微微一笑,盯着那棵树道:“前辈,每次都玩这一招不腻吗?”

    于是,一名身穿唐装的鹤发老人脸上浮现惊奇和无奈地从树后走了出来,眼神怪异地看着凌逸,轻叹道:“我只是不信邪,真的有人能够每次都发现我的踪迹……如果你是闻人那样的修为。我也无话可说,偏偏……”说着摇摇头,却是连说都说不下去了。

    凌逸哈哈一笑,能够理解隐皇的憋屈,堂堂先天后期强者,又最是擅长隐匿和暗杀。却几次三番被他这么一个后天境界的小发现踪迹,那种憋屈可想而知。

    隐皇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直接道明来意,原来是老爷吩咐,让他带着三人离开虚坨山。免遭山下的成群记者围堵。

    凌逸不禁心下感慨,真没想到老爷粗犷的外表下居然还有一颗如此细腻的心。

    有了隐皇的帮助。的确是省去不少麻烦,山下无数的记者以及好奇围观闲散人员翘首以待,结果望到脖都僵硬了,也不见凌逸下山来,然后突然纷纷接到消息,凌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清园联大了,连带一起回去的还有闻人怀诗和君轻蕊。

    许多记者懊骂一声“我干”,就立刻地往清园联大赶去。

    有些人凌逸躲得过,有些人,他却没办法躲过。

    刚回到学校没多久,凌逸就接到了雷千军打来的电话,自然而然询问的是老爷的状况。

    居然对帝邦的高层都隐瞒下来,可见老爷真的是要演一出好戏了……凌逸心敞亮,沉重一叹,道:“我医术浅薄,没办法做出准确判断,不过我将老爷的状况告诉给师父之后,我师父说还要多想想,多研究一下。”

    多想想,多研究?电话那头的雷千军听到这个字,眉头便是微微拧起,心凛然,对于凌逸师父的医术,他早已经没有任何怀疑,就连这样的医道圣手,面对闻人龙图的伤势,都要说出这个字,可见后者的伤势的确是十分沉重,非常棘手!

    挂断了电话,凌逸也懒得去想五元帅乃至大总统司马凡知道老爷重伤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大概喜忧参半吧,不过这些大人物的计较不关他的事儿。

    好不容易各种事情落下尘埃,他要好好享受学院生活,安安心心地完善截气道。

    宿舍修行间,凌逸盘膝而坐,有种难得的心灵彻底放松的感觉。

    不光是因为此次月球之行收获了神兽血肉以及耶稣钉碎片,更是因为找到了郭涛,心再无牵挂,所谓念头通达不过如此。

    彻底放松,静下心来,凌逸心流淌过自己所创截气道的一句句功法口诀,最终戛然而止。

    然而他心平易,心头自问:何谓——截?

    截气道这门武学之精髓,全在一个“截”字上面。

    从字面上说,截有切断、阻挡、停止之意。

    截他人招法之漏洞,截他人行气之破绽,敌人万般变化了然于胸,故能步步为先,步步进逼,使敌人章法自乱,一击而溃!

    机会,只有一线,截的真谛,便在于争那一线之机!

    故而,截,是争,是掠,是夺!

    ……

    懵懵懂懂,浑浑噩噩,凌逸的心灵沉浸进入到了一个莫名祥和而又空灵的境界,虽是空灵,但许许多多犹如闪光般的想法和领悟,如流星般在脑海一次次闪现,再归于寂灭,寂灭之后,新的想法和领悟又显现出来,如此反复。

    无声无息又循序渐进的在外人看来充满不可思议而又无法理解的明悟,在凌逸的心灵诞生。

    没错,这是心灵明悟。似从天地而得,得天而授。而不是靠大脑细胞计算推演而能得到。

    就像古时候一些科学家,许久都无法解决的难题,一个公式,结果在睡梦莫名得到了答案,完整呈现,这完全超出了其本人的大脑计算极限。

    那种情况下,亦可称为天授。

    凌逸现在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情形。

    而凌逸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这样的状态,他更是不知道。当年帝僵打破不可能,创造出太一元力,便也有漫长的一段时间,进入到这样的状态。

    所谓天人交感,思想波动与身体磁场跟天道相契合,从而得到天授,是比顿悟不知高了多少范畴的心灵境界。

    这个时代。天地虽然变了,但天地仍在,理论上仍然可以做到天人交感,然而这就好比要在漫无边际的荆棘荒野开辟出一条全新的路,难度比起神话时代又要高出不少,所以已经鲜有人能够做到天人交感了。

    就算历史上偶尔有人如流行乍泄般进入过天人交感的状态。如同一夜开悟,从此一飞冲天,却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种机会,可与不可求。

    凌逸也是因为最近遭遇各种事情,此起彼伏。紧张刺激,眼下终于得到心灵解脱。犹如一生操劳的老臣卸甲归田,大放松之下,机缘巧合进入了天人交感的神秘境界。

    许久许久,凌逸的心灵彻底空灵,再也没有任何思绪,任何波动,他的气息绵长如春蝉吐丝,不细心观察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呼吸。

    悄然之,因为拳意破碎而有受损的武道意志彻底恢复,再无一丝破绽,达到了圆满。

    内外如一,圆满如镜。

    凌逸的肉身和精神都彻底通透如水晶,他沉溺在天地宇宙的呼吸节奏,甚至感受到了大宇宙无时无刻膨胀过程所带来的微弱空间扩张感。

    终于……

    “凌逸!凌逸……”

    无比遥远的空间,传来了呼唤。

    无波无动的思绪,终于有了一丝涟漪。

    “谁在呼唤……凌逸……是谁?哦……是我……我就是凌逸,我在修炼,到底过去多久了……”

    凌逸犹如从深层的睡梦苏醒,先是迷茫,然后有了“自我”,随即,从天人交感的境界脱离出来。

    呼吸变得比原来粗重了不少,凌逸的眼帘微微颤动,睁开了眼睛。

    臭!

    凌逸闻到,自己身上居然有浓浓的臭味,像是在粪坑怄了几年的粪便,说不出的难闻。

    这是怎么回事?凌逸愣了一愣,随即记忆如潮水般显现,他顿时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眼露出惊喜之色。

    天人交感!他居然进入了天人交感!

    身心与天地同步,无形共振之,潜藏在体内的深层杂质被剔除出来。

    这样的过程,一般来讲只有在武者由后天晋入先天的时候发生,精神肉身统一,极致升华,能够有那么一个瞬间,能够达到天人共振,排出污垢,肉身由此转变为先天之体,而现在,他在后天境界就进行了,而且比普通武者净化得更加彻底。

    换句话说,凌逸现在已经拥有了真正的先天之体,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虽然肉身强度以及力量能够与先天强者媲美,但那是靠着吸收怨力而强大起来的僵尸之体,与先天强者的肉身有着本质的区别。

    而现在,先天之体既成,凌逸的肉身比起原来至少要强大了一倍,犹如铁块经过千锤百炼剔除杂质,变成了真正的精钢!

    现在的他,从肉身来说,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先天期武者。

    随即凌逸发现,随着这次天人交感,自己居然破后而立,截之拳意被他创造出来,已经融入了截气道功法之!

    这代表着,截气道,这门原本要在千年之后李元龙苦创一生才能创出的武学,终于彻底被他创出来了!

    整整提前了一千年!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而天人交感之后,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千年之后的李元龙会成为打破武道极限的第一人,进入先天大圆满之上的全新武道领域。

    拳意有强弱之分。而截之拳意,某种程度上说。乃是屹立于武道拳意之第一序列的少数拳意,是最强拳意之一。

    而当这种层次的拳意再度升华,就在彻底发生蜕变,突破为全新层次的——拳域!

    拳之域界!

    创造出截之拳意的凌逸,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全新武道领域的存在。

    然而,所谓拳域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凌逸现在也无法想象得出,只能隐约感觉到。若是有人领悟拳域,便是先天大圆满武者也如草芥般随手可斩!

    而现在,凌逸脸上露出了充满欢喜的笑容。

    后天大圆满!

    这一次天人交感,让他补全了截气道的同时,内外圆满,达到了后天大圆满之境!

    不过,凌逸牢牢压制着身体本能的吸纳周遭天地元气的冲动。因为不是时候。

    呼……凌逸轻轻吐了口气,极阳太一元力稍一流转,身上散发恶臭的污垢便尽数焚化成气。

    长身而起,他走出了修行间。

    看了一眼墙上的投影挂钟,凌逸才知道自己这次居然闭关入定了三天。

    碰碰碰!

    宿舍门被敲得震动不已。

    “凌逸!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凌逸,快开门……”

    听着这高亢的叫门声。凌逸顿时知道自己到底是被什么声音从天人交感唤醒的了,心下不由叹一声可惜。

    天人交感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就连凌逸都不知道自己下次天人交感会是什么时候,而天人交感的时间越长,收获自然越大。若是时间足够,说不定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将拳域都给领悟。

    而现在,区区三天,就被打扰叫醒,真的是很可惜。

    不过凌逸倒没有怪罪敲门者的意思,只能说自己机缘只到这里,强求不得。

    凌逸走到门口,打开门来,顿时敲门声戛然而止,一个女维持举着拳头要重重敲下的姿势,看见凌逸出现,先是一喜,随即眼睛瞪起,恶人先告状地道:“凌逸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我敲这么久的门都没有反应?咦……你身上喷了香水?什么香水这么好闻?”她突然鼻轻轻抽两下,惊奇地道。

    凌逸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其他宿舍的同学,又看看已经被敲得有些凹陷下去的宿舍门,退后一步避开女人小狗似的嗅闻,无奈地道:“李老师,你到底有什么要紧事,犯得着把门都敲成这样?我刚刚在修炼一门绝世神功,差点走火入魔你知不知道?”

    没错,来找凌逸的人不是闻人怀诗也不是君轻蕊,而是在科院考古系担当考古老师的李小银李大老师。

    自从上次向李小银请教男女感情问题结果反被取笑之后,凌逸就没跟她见过面,所以想不明白到底什么事会让她这么着急找他?

    一段时间不见,李老师似乎又发育了一些,一身粉红色运动服的她,胸前高耸,仿佛要将拉链爆开,周围看热闹的学生十有七八都忍不住将目光落在那上面,暗暗吞咽口水。

    “我找你,当然是有急事,让我进去先。”李小银一如往常英姿飒爽,而且这次似乎格外傲然一些,说完就反客为主地走进凌逸的宿舍,随意打量。

    凌逸只好关门,见李小银大刺刺地坐在自己的床上,随手布下隔音屏障道:“李小银,我看你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就说吧。”

    “哼哼……”李小银目光落在凌逸的脸上,眼神透着诡异,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凌逸啊,没想到,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胆大包天的人……”

    凌逸心头莫名一跳,露出疑惑神色道:“李小银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诶。”

    “听不懂是么?那我就说几个关键字吧,月球什么的,神兽什么的……咦,你眼睛瞪这么大干什么?”

    凌逸瞪着眼睛,心将李金柱骂了个体无完肤,都说女人靠不住,没想到男人也一样靠不住,上次分别的时候还千叮万嘱,月球的事万万不能透露给他人知道,没想到这么快。李小银居然就来耀武扬威了!

    看着脸上洋洋得意的李小银,凌逸叹了口气。道:“告诉我,现在杀人灭口还来得及么?”

    “哼哼哼哼……”李小银咧着虎牙得意地笑,心里甭提有多畅快。

    自从第一次跟凌逸见面,她就经常被气得个半死,恨得牙齿痒痒,没想到啊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终于让她抓到了凌逸的把柄。而且是极为粗大长的把柄!

    “小凌啊,这个事情呢,就是你的不对了。”

    李小银翘着二郎腿,胸前饱满高耸,浑圆修长的大腿以及如水蜜桃般丰硕浑圆的臀部将运动裤绷得颇紧,让完美的大腿线条显露出来,有种充满活力和性感的美。显得颇为诱人。

    从女人的角度来说,李小银真的是已经熟透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这也正是李小银担任考古系老师之后,堂堂课都是人员爆满的一大原因,唯有李小银自己尚没有这份自觉,只以为自己课讲得太过生动。吸引学生无数。

    这时候的她,拿眼戏谑地瞧着凌逸,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待价而沽的奸商,哼哼道:“这么好玩的事儿,你们两个居然撇下我。实在是大不敬啊……”

    大不敬这样的词儿你配么?凌逸看着仿佛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的李小银,很有翻白眼的冲动。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去干嘛,自然就知道那事有多凶险,我们不告知你,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

    李小银不满地哼道:“之前没让我参与,现在还不是要靠我?”

    “嗯?”凌逸露出疑惑之色。

    李小银光洁的下巴微微一抬,尽显傲娇:“不明白么?你以为学校的监控程式是谁帮你们改的?本来我就奇怪,老爹干嘛要我帮你们抹除痕迹?幸亏冰雪聪明老娘我精通电脑,若非眼下老爹有份研究报告要靠拥有当今帝邦数一数二黑客技术的我来发到网络上,被我一番逼问,我还真不知道你们竟然犯下了这么一个惊天大案!”

    凌逸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李金柱所寻找的可靠的人,就是李小银!

    心下不由懊恼,早知道就不向李金柱提那个建议了,不然也不会有把柄落在李小银手上,这女人可不是那种随便应付就能过关的货色。

    “所以,你想怎样?”凌逸无奈道,他不可能真的杀人灭口,就只好谈判了。

    “第一,给我讲故事,讲讲你们在月球以及之后发生的事情,要好好讲,不能有半点遗漏。”

    “这没问题。”凌逸点头,这要求不难,至于什么地方遗漏,那又不是李小银说了算的了。

    “第二……”李小银脸上居然现出一抹红霞,目光之似含情似水,道:“我想让你当我男友。”

    咔!凌逸牙齿一碰,差点没咬到舌头,浑身都在毛骨悚然,像是看见了可怕的洪水猛兽般目瞪口呆,随即猛然清醒,不惜诋毁自身:“你、你开玩笑吧?就我这样的烂人,渣男,时不时被人呸的对象,是万万配不上冰雪聪明的李小银你的啊!而且师生恋什么的,太刺激我怕受不了啊!”

    见凌逸对自己如此畏如蛇蝎,李小银一阵恨恼,连羞涩也顾不得了,杏眼一瞪:“看不出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我,不过我就是要找你这样有自知之明的人,我不是让你真的当我男友,而是假装男友,帮我赶走一个讨厌的人!”

    “原来是这样,还好还好……”凌逸大松口气。

    李小银见状更加气恼,咬牙切齿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叫还好?就算我真要你当男友又怎么的?”

    凌逸哪敢弄假成真,对李小银这种口齿彪悍的女人他敬谢不敏,连忙道:“没有没有,李小银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自己太烂,是个花心大萝卜,配不上你……不过,什么人这么让你讨厌?”

    李小银果然就被转移了注意力,顿时露出恨色:“是我们学校的一个老师,在科院教学的,那家伙满口风花雪月,对我死缠烂打,我揍过他好几回,不过这人不知道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居然以为这是我对他的考验!对这种人,拒绝他没用,打也没用,所以只好用这种办法来断了他的心思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好诗好诗……”凌逸一声轻叹,对那男老师充满同情,爱上谁不行,偏偏爱上李小银,还真是有够不幸。

    不过,凌逸还是没想到,这种只会出现在小说和影视的狗血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