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三三章 战死!(书号:13326

第二百三三章 战死!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轰!

    云空深处,猛然有大量云气炸开,形成了一片二十几公里方圆的巨大空洞,混乱劲气横扫四方,两道身形一触即分,遥遥相视。

    “摘下面具吧,星魂。”闻人龙图目光复杂地看着对面的黑袍面具人,胸是怨是爱亦有忐忑,连他自己都分不明白,自己到底想不想再见到此人。

    “闻人大哥。”星魂的手指纤细修长,轻轻摘下脸上的鬼面具,露出的是一张风韵犹存的美丽面庞,眼有泪留下,她的脸上却在笑:“闻人大哥,我终于是先天大圆满了呢……”

    看着这张熟悉的此生都无法忘记的面庞,听到那声再熟悉不过的“闻人大哥”,闻人龙图心五味陈杂,目光复杂。

    ……

    “什么?星魂是个女的?”凌逸和郭涛同时惊呼。

    李金柱点头,轻叹道:“不错,而且是个极漂亮的女人,更加难得的是,她武道资质极为出众,在我们那个年代,我、闻人龙图、星魂……等等几人,是那个时代最耀眼的娇,而偏偏,这平素对谁都爱理不理的星魂对闻人龙图有着莫名好感,他们两人之间也发生过不少事情,只可惜,这家伙最后还是选择了君家的丫头,使得星魂伤心欲绝。”

    凌逸听李金柱话语透着一股酸意,心想难道这老头儿曾经也喜欢过星魂?实在太狗血了。

    李金柱接着道:“而在那个时候,地球和月球的局势颇为紧张,最后牵扯出了止戈之战,我、闻人龙图和星魂,皆是代表帝邦参战之人。到了最后一场,也是最关键的一战,恰好是星魂上场,这一场……星魂输了,帝邦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向月球送出了大量的资源。那个时候。谁也看不出星魂是故意输了比赛。除了龙图,于是他向星魂质问,结果星魂告诉了他一件十分惊人的事情……她竟然是海盗皇的女儿,她是为了太空海盗的利益考虑,才最终输掉了战斗!”

    凌逸听到这儿已经恍然了,难怪星魂最后会当上海盗皇,原来是女承父业。

    随即他又想到,以闻人龙图的性,恐怕是没办法轻易接受这个事实。

    果然,只听李金柱说道:“龙图那家伙有的时候一根筋。当时或许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就跟星魂大吵了一架。大概是说了什么很绝情的话,使得星魂十分伤心,最后发下誓言,除非有朝一日修炼至先天大圆满,否则两人永不再见,从此就在帝邦之消失了。”

    凌逸很有翻白眼的冲动,这誓言发得也太儿戏了一点吧?貌似很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没想到啊……几十年过去。她居然真的迈出了那一步。”李金柱颇有唏嘘,目光远:“他们两个,现在应该已经说上话了吧。”

    凌逸摸了摸下巴,道:“所以,星魂这次现身泰山,出手袭击龙玄霆,其实是为了帮闻人老爷?”

    李金柱想了想摇头:“也不尽然,以我对她的了解,多半还是因势利导。通过杀死龙玄霆来将神恩家族震慑住。”

    凌逸眼睛明亮,恍然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李老哥果然是很了解星魂哎,连她心里在想什么都一清二楚。”

    李金柱人老成精,哪能听不出这是凌逸的调笑,虽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但遇上这档事儿也不禁脸红害臊,微微面庞一板,道:“胡说八道,我跟星魂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

    凌逸点头:“哦,原来是普通朋友啊……李老哥我一直都有一个疑惑,你干嘛不结婚?是不是有什么忘不掉的人啊?”

    李金柱额头都冒了细汗,这才发现凌逸这小有时候还真不是一般地讨厌,没好气地道:“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凌逸哈哈笑了两声,不再调戏老院长,道:“李老哥,你猜闻人老爷跟星魂会不会旧情复燃啊?反正怀诗的奶奶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若是两人能够和和美美在一起也挺好的。”

    “谈何容易啊。”李金柱抑着心的些许酸楚,苦笑摇头道:“一个是当代战帝,一个却是海盗头,这两人若是走在一起,传扬出去,对闻人家会是毁灭性的打击……更何况,人心易变,星魂肯定不是现在才晋入的先天大圆满,若她真想要见龙图,早就可以现身了,何必一定要等到今日?”说着他轻声一叹,“连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星魂,到底还是不是当初的星魂了。”

    凌逸闻言,眉头微微拧起,刚才知道星魂和闻人龙图有旧,他的确是放松了不少,这才会开李金柱的玩笑,可是听完李金柱现在这番话,他不禁心头一跳,忽然有种莫名不安的感觉。

    ……

    泰山决发生到现在,已经完全偏离了既有轨道,泰山周遭,无数前来观战的人都仰着头,想要看清楚闻人龙图和神秘人的交手,只可惜,重云深叠,出了能够听到气劲炸开的轰鸣声,其余的什么也听不到了。

    而交手的声音持续了片刻,突然消失,这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

    这是分出胜负了吗?

    可是人们瞪大眼睛看了片刻,没有发现任何人从云端之出来,顿时都有种诡异的感觉。

    一些到场的先天强者内心狐疑,有心想要飞上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形,又怕殃及池鱼。

    就当这种充满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将近一分钟之后,突然,人们视野之,天空上的厚厚积云猛然炸开一个大窟窿,一道身形从天而降。

    许多先天强者目光一凝,眼顿时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那身形,分明是被巨大劲气所轰击,进而形成陨落之势!

    而那被击落之人,竟是战帝闻人龙图!

    其胸膛,插着一柄短剑,其胸口被巨力轰得胸骨尽碎,深深凹陷,坠落之时。闻人龙图口正是喷血。

    而以他们的目力。更是看到,云层窟窿之,一道黑色身形冷漠而立,脸上戴着一张鬼面具。

    战帝败了!

    这想法一出现,众先天武者都有种掉进了冰窟窿的寒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内心止不住地生出恐惧。

    这黑袍人到底是谁?先杀龙玄霆,再重创闻人龙图!

    震惊和惘然之,没有人看到,正在坠落的须发乱飞的闻人龙图。目光始终落在那黑袍人的面具上,脸上露出了惨然的笑。

    “龙图。你始终没有长大。”

    这是被重创之后,身形坠落之时,从那女唇齿间传递出来的平静而冷漠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如一记重锤,狠狠捶打在闻人龙图的心。

    “哈……哈哈哈……”声音嘶哑,像是声带被生生割裂。

    一口一口的鲜血。随着这笑声喷涌而出,飞洒空,说不出的惨烈。

    若非毫无防备,以他闻人龙图的修为境界,怎可能被星魂一剑刺穿心脏兼被一掌击碎胸膛?

    痛啊,心好痛啊……星魂,原来你当年,便是承受这样的痛楚么?

    轰!

    泰山之巅爆起大量的尘土,弥漫飞扬。

    无论是泰山之上的白浩然、雷千军等人。还是山下的观战者,心头皆是随着这声轰隆,狠狠一颤,好似,有什么,垮塌了。

    眼下,空间的余劲以及拳意还未散去太多,白浩然等人无法靠近,目光死死地盯住那个新出现的大坑,连呼吸都不禁屏住。

    好在,不像龙玄霆那样被轰落之后就毫无动静,几秒之后,一道身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嘴周围全是血,虽是遭受重创,却仍然有种不世霸道,不是闻人龙图又是谁?

    此刻的闻人龙图,身上有种莫名的萧索和惨烈,再也没有平日显露在人前的狂放不羁。

    伸手握住了短剑的剑柄,闻人龙图一点点将这把刺穿了自己心脏的剑拔出。

    随着剑身拔出,鲜血无法抑制地从伤口处喷射,然而闻人龙图恍无所觉,沉默而无表情。

    将这把短剑彻底拔出,元力运转,封闭创口,闻人龙图看着手染血之剑,发出一声长叹。

    这一声叹之后,他便仿佛苍老了几十岁,真的像是暮朽老人了。

    随即,他飘飞起来,落在了龙玄霆砸出的大坑边,看着坑底龙玄霆怒目圆睁,仍留着死前的不甘和怨恨,目光再微微下移,落在其左胸口处的空洞,再是一叹。

    对于龙玄霆,闻人龙图当然是有很多话要说,他闻人龙图能有今日,可以说是踩着这位前代战帝的肩膀上位的,眼下见到龙玄霆以这样的方式惨死,他的内心多少是有些唏嘘和遗憾。

    摘星手!

    这是闻人龙图认出黑衣人就是星魂的原因,这门武学,是星魂的独门绝学,其最初传承已经不可考究,不过这门武学奥妙之深,却是一点也不比他的金刚涅槃掌差,而且相比正大光明的金刚涅槃掌,摘星手更加诡秘和技走邪端,是真正的魔道武学。

    若非如此,强大如龙玄霆也不会饮恨在这门绝学之下。

    摘星手,摘的不是星,而是心。

    注意到雷千军等人受空间的余劲和拳意余念所阻,闻人龙图轻轻挥了挥手,顿时将余劲和拳意都给消弭。

    一干人立刻蜂拥急掠而上,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来到了满目疮痍的泰山之巅。

    “龙主!”看见龙玄霆尸体的龙家供奉一声悲呼,眼眶泪水止不住地流下。

    其余来自神恩家族的几人也是感同身受,心最后一丝侥幸被眼前残酷的现实给击得粉碎。

    唯有白浩然眼异色闪过,喉结轻轻地上下一动。

    与他们截然相反的,是雷千军等人。

    毫无疑问,龙玄霆死,对于帝邦来说,实在是个乐见其成的好消息!

    如果不是闻人龙图现在的状况十分凄惨,他们几乎要怀疑是不是闻人龙图和那神秘人暗通款曲,联手设下这必杀之局了。

    大总统司马凡神情关切道:“战帝,您怎么样,要不要叫医护?”

    对于司马凡,闻人龙图不怎么感冒,随意摆了摆手。连话都懒得多说。身形便是离地,似要离去。

    司马凡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厉色,快速隐藏起来,连忙和颜悦色地问道:“战帝,您可看出那黑袍人是谁?”

    这个疑问一提出来,顿时吸引所有人,就连那龙家供奉也是强抑悲痛,含着紧张与期待的目光落在闻人龙图的脸上。

    “天皇。”含着复杂情绪地说出这两个字,闻人龙图身形一动,便是飞空离去。

    换做普通人。根本不会知道“天皇”这两个字的深层涵义,然而在场之人皆不在其列。当他们听到这两个字,神色都是乍变。

    星魂!

    但凡经历过当年那场止戈之战的人,都会知道,如今这位海盗皇是谁。

    偌大帝邦,竟然被一个小女摆了一道,玩弄于鼓掌,绝对是一个耻辱。

    这件事情。因为太过耻辱,始终秘而不宣,数十年过去,就算是在帝邦之,也是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的秘密。

    而在场之人,恰恰都是有资格知晓这桩秘密的人。

    当年一战的真相被揭发出来之后,神恩家族曾经得意,不无幸灾乐祸,然而就在今日。同样是这名女,先是策划盗取神兽血肉,再是击杀龙主龙玄霆,带给了神恩家族难以承受之痛。

    星魂此举,完全是在断神恩家族的根基,其严重程度,更胜当年帝邦输掉止戈之战。

    白浩然负手而立,目光扫向雷千军等人,语气平静地说道:“若我记得不错,这位海盗皇跟战帝之间在传闻,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吧?”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顿时再度色变,雷千军司马凡等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不少,而来自月球的几人,眼神顿时变得极为不善。

    南宫冷蟾道:“白家主说这话,难道是怀疑战帝与那海盗皇设局杀害龙前辈?也未免太可笑了些,你们没见到战帝也是受了重伤?”

    “可他终究未死。”白浩然淡然轻笑:“以重伤换一命,这样划算的买卖,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做一回呢。”

    雷千军脾气火爆,重重冷哼道:“白家主,身为家主,一言一行皆需谨慎,凡事都得讲究证据,没有证据的无端臆测,还是少说为妙,免得伤了和气。”

    白浩然眼冷色一闪,露出温雅笑容,道:“雷元帅说的是,白浩然受教了。”心却在冷笑,种已经种下,终会有发芽的一天。

    届时,乱世将临!

    不错,白浩然比任何人都期待乱世的到来,乱世,方出英豪!

    有越多的人死,越强的人死……比如近日的龙玄霆,他白浩然才能屹立于时代之上!

    “现在,请允许我为龙主收殓。”

    白浩然眼神之含着沉痛,走进了大坑,伸出自己的双手,迎向猎物,那是魔之爪牙……

    ……

    没多久,太空海盗凌驾于五位海盗王之上的海盗皇现身泰山,令龙玄霆掏心惨死,闻人龙图重伤的消息,便是传播开去,然后……世界震惊!

    一直以来,海盗皇的存在只是一个传说,是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而就在这一天,海盗皇星魂,以踏着前代战帝龙玄霆尸体的方式,加冕皇冠,其名响彻地月!

    所有人才知道,原来在茫茫星空之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尊可怕的强者。

    原本,对于太空海盗,绝大多数人的态度是厌恶和不屑,而如今,却因为星魂的出现,许多人心开始出现惊惧。

    这一场泰山决的转折和结局,同样传递到了太空海盗的大本营,星巢。

    和地球月球上人们的惊惶不安不同,所有的太空海盗,皆是欢呼雀跃,士气大振!

    绝大部分的太空海盗,都不知道原来在星巢之还有一位至高无上的海盗皇,而现在,星魂以这样的方式进入这些海盗的视线,使得这些太空海盗在第一时间就接受了这位海盗皇者!

    那可是前代战帝龙玄霆啊,就这么被咱海盗皇随手一捞,心脏就抓出来了——

    有这样强大的人做领导,太空海盗的前途一片光明!

    凌逸三人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不由沉默。

    “老大,闻人老爷是跟天皇做了一场戏吗?”郭涛最终打破沉默问道。

    做戏?凌逸想起刚刚从投影电视看到的一闪即逝的闻人龙图从泰山之巅凌空飞走时的画面,暗暗摇头,说道:“看他受伤的情况,不像做戏。”

    李金柱沉声道:“不错,老家伙脾气又臭又硬,有什么是什么,如果他真的决定要跟星魂重燃旧火,哪怕是受全世界唾弃也都只是一笑,又岂会做这种苦肉戏?”

    “所以,星魂真的是想要杀老爷?”凌逸眉头一竖,说道。

    李金柱点头,又摇头,道:“我也不能确定……老家伙对星魂肯定是没防备的,如果星魂真的想要杀他,直接施展摘星手,就能像杀龙玄霆那样将他的心脏给抓出来,何必动剑又动掌?”

    凌逸闻言也摇头,深有感触地轻叹道:“女人的心思很难猜。”

    郭涛闻声知意,疑惑道:“老大,都这么久了,你还没把两位嫂搞定么?”在郭涛印象,凌逸绝对是泡妞的高手。

    什么两位嫂,这家伙太不会说话了,老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凌逸打了个哈哈,在兄弟面前自然不肯承认自己跟两女都已经“分手”,转开话题说道:“李老哥,我们最好做好离开的准备……如果我猜得没错,恐怕用不了多久,月球的诺亚人军队就会打过来了。”

    李金柱眼顿时闪过一道异色,点头道:“凌老弟说的没错,无论是为了夺回神兽血肉,还是为龙玄霆报仇,神恩家族都不会错失这个机会,趁着星魂还远在地球,攻下太空海盗的老巢!到时候混乱一起,将是我们离开的最佳时机!”

    郭涛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去早做准备,看能不能弄到一艘蛇船!”

    当即,郭涛和李金柱都离开了凌逸的房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