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三一章 凌逸的血脉武道!(书号:13326

第二百三一章 凌逸的血脉武道!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在整个世界都开始陷入不安以及动荡的时候,无辜成为凌逸和李金柱的替罪羊的四位海盗王则在瞠目结舌。

    当太空海盗的舰队撤退后不久,四艘指挥舰就以包围之势来到了那艘捕获了李金柱的太空舰的型太空舰周围。

    随即,四道精神力从四艘指挥舰铺张而出,覆盖了整艘型太空舰,其结果,自然是让大小姐四人心头猛沉,震惊非常!

    竟真的是热感替代人!

    惊怒之后,大小姐四人皆是疑惑万分,想不明白那两人是在什么时候逃走的?

    最终一番商讨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那偷盗了神兽血肉的人,很可能根本就没有离开月球,在太空舰的从来就是热感替代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太空舰为什么没有活人!

    如果凌逸知道四位海盗王的愤怒猜想,多半会感叹人类的想象力的确是很丰富。

    不过,也难怪四位海盗王会做出这样的猜想,因为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从一开始,无论太空海盗还是月球诺亚神恩一方,都被那不明身份的偷盗者给耍了。

    这样的结论,让大小姐、独眼等四人震怒又憋屈不已,明白自己真的是成了替罪羊,神恩家族恐怕会将一切都算在他们头上!

    而偏偏,他们又不知道那偷盗者的真正身份,这才是最要命的。

    眼下,自己四人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洗也洗不清了。

    李金柱人老成精。虽然联系了太空海盗为自己二人打掩护,但以他的精明,并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让人追查到自己身份的线索。

    太空海盗之所以几乎倾巢而动,正如凌逸先前猜想的那样。是太空海盗安插在神恩家族的探发挥了作用。

    得悉神恩家族的神兽血肉被盗,五位海盗王召开会议的同时命人分析和月球相关的种种信息,很快,李金柱发布的那个任务就被清查出来,成为最可疑的跟偷盗者有关的任务。

    很快,靠近月球较近的四位海盗王集结兵力,以迅雷之势全速发兵月球,打了月球守备军一个措手不及,这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切!

    相比四位海盗王的愤怒和憋屈,身为一切事情始作俑者的凌逸和李金柱却是安逸得很。

    撤退之后。像他们这样的生还人员被安置进了休息区。四人一间。每人一个床位。

    而郭涛则是悄悄拉过分配床位的太空海盗,三言两语,暗地里塞了一叠钞票。使得他们三人独占一个房间。

    这事儿被凌逸看在眼里,顿时觉得郭涛相比以前果然是有了不少变化,换做以前的郭涛,是断然不会有这样的人情手段的。

    就这样在休息间呆了半日,一成不变的空无寂静的太空景象发生了变化,凌逸和李金柱的目光透过舷窗,看见了一副极为震撼的景象——

    一个巨大的金属球体,出现在视野之!

    这是一个如蜂巢状的金属球体,直径百来公里,有不下千个的进出洞口。远远看去每个洞都不太大,然而每个洞口都能轻松进出型太空舰。

    而在这蜂巢金属球之外,还有几座可供太空舰停泊的太空港围绕,大大小小不下两百艘太空舰停泊在上面,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太空舰就这样飘浮在蜂巢金属球附近。

    “这是星巢。”郭涛传音解释道:“是太空海盗的最核心的堡垒根据地,是所有太空海盗的老巢,其本身便是一个可以动的飞行器,速度不会比大型太空舰更慢,所以经常会变动位置,这也是无论地球还是月球都很难找到并摧毁它的原因……呼……呼……怎么感觉有些头晕?”正说着,他突然皱眉喘息起来。

    喘息只是本能,事实上身为僵尸的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呼吸氧气,不过那头晕之感,却与大脑缺氧时并无多大区别。

    他没有看到,凌逸也微微皱了下眉头。

    凌逸亦是感觉到了某种不舒服,一种印刻于血脉的抵触,对那名为星巢的太空堡垒产生莫名厌恶。

    怎么会?凌逸内心狐疑,能够让他和郭涛都生出不适之感,难道这世间居然还存在能够克制僵尸的东西?

    能够让继承了帝僵心血的他都产生些许不适感,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东西……凌逸心头蓦地一动,难道,是和五大神器有关?

    天地已经变了,按道理神话时代的法宝之类都该失去原有功用,如果说现如今有什么法宝能够影响到僵尸血脉,那就只有五大神器。

    神话时代最终一战,玉帝五人各持一件神器,以心血催动神器,欲将帝僵灭杀,结果因为齐天大圣耍诈临阵遁走,玉帝等四人以及五大神器连同帝僵一起同归于尽。

    然而,最后一击之后,结果到底是如何,连帝僵的记忆也是没有清晰的画面,或许这世间仍然有五大神器的碎片残存于世也说不定。

    五大神器能够灭杀帝僵,自然是对帝僵血脉有所克制,所以才会让自己和郭涛感觉不适。

    转眼之间想明白了这些,凌逸嘴角微翘而起,没想到这次意外遭遇太空海盗,竟有这样的收获。

    随即,他伸手在郭涛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状似安慰,实则施展“控血”,再度压制郭涛体内的僵尸血脉。

    郭涛顿时感觉好受不少,不过那种不适感却是挥之不去。

    凌逸隔着舷窗望着在视野变得越发巨大的星巢,疑惑道:“帝邦真的找不到星巢吗?这家伙虽然飘忽不定,但太空海盗本来就是三教流什么人都有,无论帝邦还是月球。乃至圣武堂,应该都有机会安插自己的人进入星巢吧?”

    “你们不懂。”李金柱显然知道得更多一些,微微摇头,神情透出些许凝重。同时又有几分兴趣:“这星巢最奇特之处在于,任何对星巢怀有异心之人想要进入其,就会莫名昏迷,再也醒不过来,就算是先天武者都不例外。这事儿传得很玄,所以,绝大部分的太空海盗都根本不敢进入星巢,只敢游离在外,而进出星巢而不会昏迷的人,都会被誉为是最为虔诚的太空海盗。受到其他太空海盗的尊敬。”

    郭涛点头道:“这件事我也有听说过。似乎是真的。”

    这世界之大果然是无奇不有。凌逸摸了摸下巴,内心揣测着这星巢之到底隐藏着哪件神器的碎片?

    五大神器,分别是玉皇印、如来钵、老君炉、定海针以及耶稣钉。功用各不相同,凌逸想了一想,将老君炉和定海针排除在外,而其余三件,似乎都有可能。

    玉皇印是号令天地众生之大器,若是察觉到有生灵产生不轨念头,很可能直接灭其意识。

    而如来钵和耶稣钉,则是都有蛊惑众生的效果,如果是完整的神器,估计那些原本心怀不轨的人立刻就会痛哭流涕忏悔罪孽。眼下虽只是碎片,却应该也有蛊惑意识的效果,引人昏迷并不奇怪。

    凌逸心里颇有些期待,五大神器能够克制僵尸血脉不假,然而神器毕竟只是死物,就好比一把能够杀人的手枪,掌握在别人手里还是自己手里,效果截然不同,若是能够得到五大神器的碎片收为己用,自己的战斗力恐怕又会大不一样。

    不过几分钟,凌逸三人所搭乘的这艘太空舰在一个太空港对接停泊下来。

    郭涛的面色微微苍白,他虽然已经被凌逸压制了僵尸血脉,但那毕竟是疑似五大神器的东西,连帝僵都因之身陨,他这一代僵尸根本不够看。

    唯有凌逸,逐渐适应了这种来自血脉的压迫感,反而没有之前那么难受。

    很快,广播响起了让所有幸存海盗在出入口处集合的通知,凌逸三人对视一眼,打开休息室的门,混入人流之,进入一个空旷的大厅之。

    趁着稍微混乱之没人注意,凌逸带着李金柱突兀消失。

    这是他们事先商定好的,因为按照郭涛的经验,接下来会是更为严格的身份排查,防止任何可疑分靠近星巢。

    事实果然如郭涛所说,接下来的身份排查极为严格,指纹、虹膜、声波、基因、一对一提问……在这样严密的排查,居然真的揪出了三个可疑分,其一个想要反抗,直接就被高压电击枪给击晕。

    十几分钟后,所有人的身份都已经确认,舱门打开,列队走出。

    许多太空海盗直接就脱下了身上的军装,变成了游兵散将,三三两两散去。

    隐匿身形的凌逸并不觉得奇怪,在太空舰上,郭涛就已经介绍过太空海盗这个特殊群体的古怪规矩,绝大部分的太空海盗都是半自由之身,平素里各行其道,不受约束,烧杀抢掠打架斗殴都基本没人会去管你,却也会定期进行类似于军训般的训练,一旦受到五大海盗王的召唤,就立刻变成军人,受海盗王的指挥调配。

    一旦战事结束,进入太空港,所有的海盗军人又会恢复自由身,故而才会走下太空舰便脱下军装的事情——太空海盗通常都不喜欢受到约束,这身军装在很多人看来就是最大的约束。

    不过,海盗王积威甚重,谁也不会那么愚蠢地去挑战“规矩”。

    凌逸和李金柱找了一个监控死角现身出来,向郭涛迎了上去。

    太空港本身,便是一个汇聚了生活、娱乐消费为一体的太空城市,面积虽然不能跟真正的城市相比,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要你想的到的这里都有,也是太空海盗最大的消费地。

    “这里,还有娼妓哦!”一间咖啡厅,郭涛传音说道。

    凌逸不禁哑然,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郭涛这小变坏了。

    娼妓在帝邦已经绝迹一千多年了,没想到居然在这不归律法管制的星巢之还在盛行。

    李金柱喝了一口咖啡。传音道:“凌逸,这太空海盗的老巢不宜久呆,我们还是早走为妙啊……”

    这话放在之前是没问题的,不过凌逸现在对那疑似五大神器的东西很有一些兴趣。有点不想这么快就离开了。

    不过转念想想,还是算了,星巢之还有一位至少都是先天后期境界的天皇,自己若一旦被发现,几乎没有机会逃脱,况且就算能够逃跑出来,夺了一艘太空舰,多半也飞不出多远就会被万炮齐发轰成碎片。

    再有,李金柱也在这儿,若是连累这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李小银那小妞还不得恨死他?

    来日方长。僵尸最不缺的是时间。只要知道东西在这里,将来总会有机会。

    更何况,那东西虽好。对于凌逸来说也不是非要不可,只要自己过得好吃得香,就让它留在这星巢也没啥事儿。

    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一番,凌逸传音道:“问题是,我们怎么走?总不可能打劫一艘太空舰吧?”

    “这个我有办法。”郭涛当太空海盗有一段时间了,知道许多门道,立刻传音道:“眼下战事初平,或许还会警戒几日,过了这几天之后,大家就会各自解散。到时候就可以乘着外出‘打猎’的太空舰离去了……其实还有更简单的,那就是找一个蛇头,说是打算偷渡去地球做点事儿,这种事情很多,不会引起怀疑,可以直接将你们送到地球外围,至于能不能逃过地球太空守备军的眼线,那就要看运气了。”

    凌逸暗暗点头,当了一段时间太空海盗,郭涛这小头脑见涨了,诚如他所说,这次太空海盗极为罕有地跟月球太空守备军大肆交火,肯定会触动很多人的神经,尤其是神恩家族,多半会以为盗取神兽血肉的人跟太空海盗脱不开干系,那就更加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星巢这边肯定不敢放松,戒严一段时间是理所当然之事,具体会不会产生二次交战,那就看双方高层怎么谈了。

    毕竟,神恩家族即便怒火再大,却以为神兽血肉在太空海盗手,多少是会投鼠忌器,但却肯定是会摆出一个姿态,否则难平诺亚人胸之怒。

    对于这种勾心斗角,凌逸没什么心得,所以也只是稍做推测,不做深想。

    不过话说回来,太空海盗这次完全是何苦来哉,因为所谓海盗王的一己之私,导致生灵涂炭,死伤不少,最终还替他和李金柱背了黑锅。

    虽说这样一来,自己跟李金柱变得相对安全了,但凌逸心却无多大欢喜。

    因为终究是有太多无辜的人死去。

    ……

    在郭涛的安排下,三人住进了太空港的一间酒店,内部装修居然不比地球的星级酒店差。

    盘膝坐在床上,凌逸看着放在面前的三个小盒,里面各有一份神兽之肉,除此之外还有三根高强度密封玻璃管,里面是神兽之血。

    虽然凌逸曾说自己有私下克扣了一些神兽血肉让郭涛吃下使其复活,但李金柱仍然坚持当初的约定,将其的一半一点不少地分配给了他。

    凌逸倒没多做推辞,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克扣神兽血肉,眼下这些都是他应得的。

    眼下局势未明,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是怎么发展,所以两人商量之后决定先将神兽血肉分配,各自保管各自那份,免得到时候发生意外,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

    凌逸发现,无论神兽之肉还是神兽之血,对于自己都有强烈的吸引力,不过相比神兽之肉,凌逸还是对神兽之血兴趣更大一些——毕竟这三块肉不知存放了多少年,犹如风干的腊肉,看去很没食欲,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特殊的防腐药水处理过?

    目光在三支玻璃管上扫过,凌逸拿起属于聂家的那一支,心头多少是有些快意。

    汪老哥,我这也算是为了报仇雪耻了……心里这么想着,凌逸旋开盖,精神力一引,一滴色泽之带着淡淡幽光的神兽之血便飘浮而起,缓缓往他张开的嘴里飞进。

    神兽麒麟之血么?

    舌尖碰触神兽之血的刹那,凌逸感觉自己身体似有一枚炸弹爆炸了。原本沉寂的神兽之血顿时化为磅礴如海的异种气血!

    这异种气血咋一出现,便被凌逸体内生出的一股庞然的本能吞噬之力源源吞噬,飞速散入四肢百骸,充盈每一个细胞!

    这一瞬间。凌逸有种自己的身体被撑得膨胀了数倍的感觉。

    然而这只是精神上的错觉。

    而当神兽气血扩散全身的刹那,这些气血便被僵尸之体源源转化、彻底吸收,凌逸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起来。

    凌逸的脑海,更是出现一声犹如开天辟地般的轰鸣,这轰鸣,是震绝天地的兽吼所造成。

    他仿佛看到,一只浑身被苍白火焰包裹的麒麟神兽正对天嘶吼,引动风雷,煞气惊天。

    下一刻,一股狂戾兽性。在凌逸的心难以抑制地滋生出来。其眼世界顿成一片血红!

    神兽仍是兽。是兽,便有兽性,是其最深层本能之性。神兽的兽性更是戾绝狠绝!

    但凡其他生灵,沾染神兽之血,其血液之的兽性便会彻底爆发,一个把持不住,便会兽性大发,变成只知杀戮的凶兽,最终走向自毁。

    唯有坚定的道心或者是高深的佛法能够将其克制。

    所以,白浩然所说,以“禅”来克制神兽之血带来的暴戾,其实是对的。

    凌逸不懂禅。亦不懂道,但他却有着比当世任何一人都要强绝的对于胸戾意狂意极尽忍耐的恐怖意志。

    自得到帝僵心血以来,每日承受怨气所带来的意志极限磨砺便成了每日必行的功课,到后来,这种磨砺甚至无时不在进行,凌逸的神经就在这毫无人道可言的恐怖磨砺变得越发粗壮,最后已经变得适应,乃至麻木。

    直到今日,凌逸已经彻底习惯了怨气所带来的戾意折磨,却是有点古波不惊的意思了。

    故而,在服下神兽之血的此刻,凌逸眼的世界虽然一片血红,胸戾意之盛更似恨不得杀绝天下,但他脸上却始终不起波澜,冷静得如同旁观者——

    这曾经让无数神恩家族的人畏惧如蛇蝎的血脉冲脑,到了凌逸这里,却颇有种“好久没这么爽过了”的感慨。

    若是让旁人知道他的这种感慨,恐怕除了骂他变态,就再也找不出其他的词儿了。

    而凌逸发现,自己压抑住胸强烈暴虐的同时,大量杂乱的信息如泄闸洪水般冲击进入他的意识之,与他的意识融为一体!

    如果换做旁人,乍然遭受这种意志冲击,尤其是在胸戾意正盛的时候遭受这种冲击,多半都会心志一慌、精神失守、彻底陷入狂乱,然而凌逸却早已经有过不下几次的类似经历,早已经见怪不怪,故而仍是冷静非常。

    这大概是神兽的血脉传承了,也是所谓血脉武道的真正由来……凌逸脑闪过这念头,十来个呼吸之后,这些杂乱信息与他的意志终于彻底融为一体,顿时便无师自通地明白了许多东西,其便是包括了聂家的血脉武道!

    没有神恩家族血脉的地球人,却习得了独属于神恩家族的血脉武道,这事儿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会让那些自大的神恩家族恐慌万分吧?看他们还有多少骄傲可言?那些盲目崇拜神恩家族的人,到时候不知会是什么感想?

    凌逸恶趣味地想着,发现随着血脉传承结束,胸的狂暴戾意也是平息下来。

    “麒麟战甲……麒麟血臂……麒麟雷吼……聂家的血脉武道,便是这三种么?麒麟战甲防御卓绝,麒麟血臂力大无穷,麒麟雷吼倒是跟‘白虎啸’有几分相似,莫非神兽都会吼一嗓?”

    凌逸暗自嘀咕,脱下上衣,露出虽不精壮但却颇为结实的身体,心头一动,其上半身皮肤顿时起了变化,竟然开始变化,最后形成了大量指甲盖大小的火红色鳞甲,层层交叠,形成了天然的护甲防护。

    随即,其右臂一震,臂膀顿时如充气般壮大起来,足足是原来的两倍,看上去犹如健美肌肉男的那种夸张臂膀——

    呼!苍白色火焰从凌逸的皮肤毛孔喷涌而出,渗透了麒麟战甲,包裹住了凌逸的整条右臂。

    房间的温度并没有上升,然而凌逸却知道这属于麒麟的苍白火焰之蕴含着超绝的温度。不过……这苍炎对元力的消耗也未免太过剧烈了一些,而且虽然温度惊人,不过比起太一元力,又犹如星星和皓月之别了。

    微微摇头,凌逸收起了苍炎,身上的火红鳞甲也是逐渐淡去,最终重新变成皮肤。

    除了这三种血脉武道,凌逸还得到了麒麟的许多记忆片段,其所显现的,正是那充满神秘色彩的神话时代!

    原本,凌逸虽然得到了帝僵传承,但是因为帝僵本身的人生经历少得可怜,对于神话时代的种种显得模模糊糊,反而是现在,得到了麒麟的传承记忆,使得他对于神话时代有了一个清晰了许多的印象!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