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零七章 共享秘密!(书号:13326

第二百零七章 共享秘密!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片刻后,闻人洪基走出凌逸的宿舍门,整了整衣领,紧了紧裤带,也不下楼,心满意足地飞空而去。

    病患既除,他又可以翱翔天地间啦!

    出门相送的凌逸见状微微一笑,他开始没那么讨厌这个脾性暴躁至今孑然一身的莽汉了,在后者的身上可以看到一种简单的快乐。

    入夜,凌逸换了身衣服,戴上人皮面具之后,就离开了宿舍,离开校园,乘坐出租飞车来到了清园联大不远处的一条小吃街。

    这条小吃街完全是被清园联大的学们带动发展起来的,因为便宜实惠,每到晚上就变得十分热闹,许多小情侣都来这里吃东西。

    凌逸随意地在一个摊位前点了两份麻辣烫,没吃几口,一名相貌普通的戴眼镜女就坐到了他所在小桌的对面。

    不过,如果有人仔细打量这个女的话,就会发现,这女的相貌其实十分惊艳,只是通过极为巧妙的化妆手段将这种美给掩盖住了。

    “趁热吃吧。”凌逸头也不抬地道。

    于是女就开始吃面前的用环保纸碗盛装的胡乱堆砌什么都有的麻辣烫,这种堪称最底层而廉价的路边小吃,让女有些不适应,不过仍然是一口一口吃下,随即发现,习惯了这种口味之后味道其实还是不错的。

    凌逸吃完之后,擦擦嘴,就伸手搭住了女人的左手手腕。

    这样看起来,两人就像是手牵着手的情侣一样,并不引人注目。

    片刻之后。当女人差不多快要吃完碗里的东西,凌逸收回了手。道:“可以了……帮我查一下秦家三少的资料,我有用。”

    说完,凌逸起身拿出一些零钱结了帐,离开了摊位。

    安可依看着凌逸消失在人流的背影,眼流露出一抹痴迷。

    在她眼,十八岁的凌逸已经不是少年。而是一个真正的富有魅力的男人。

    哪怕是在万众瞩目打败了白浩然,哪怕是有闻人龙图这等存在做为靠山,成为帝邦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他却没有任何自满骄傲,仍然可以毫不在乎地来到这种廉价不卫生的夜市摊吃一碗最平常不过的麻辣烫……岁月变而本心不变,这样的人在这样的世界上实在太少太少。

    假如说,三天前的她。对于凌逸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服,想要反噬。那么现在的她,则已经是对于凌逸呈现出了彻底的臣服,甚至难以自抑地产生爱慕,心甘情愿将三角集团交到他的手上。

    只可惜,凌逸似乎连多看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暗自一叹,安可依默默地吃完了自己人生第一碗麻辣烫,连汤水都喝了干净,姿态优雅地擦拭嘴唇。才起身离开了这个摊位。

    不远处,先天前期修为的女保镖芳姐保持着一定距离,无声跟上。

    安可依并不知道,凌逸心里其实有在想她。

    当然不是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什么兴趣。只是心有疑惑,这女人身上怎么一点怨气都没有了?

    女人果然是一种难懂的生物。

    回宿舍的路上,凌逸又不禁给闻人怀诗打了个电话,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告诉她自己刚刚吃了一碗麻辣烫,又将给闻人洪基治病的事情说了一下,至于救下李斌的事情却是瞒了下来,不想让她担心。

    而闻人怀诗也告诉自己今天干了什么,其实也没干什么,多是修炼武道,揣摩爷爷传授给她的对金刚涅槃掌的体悟,然后告诉凌逸,自己还是会来参加期末考,到时候要一起吃麻辣烫。

    热恋的男女多是如此,许多絮叨的事情说起来也有滋有味,不会觉得啰嗦枯燥。

    而凌逸也这才想起,原来期末将近了,算算日,也就只剩下一个星期,他来到清园联大的第一个学期就要结束。

    时间过得好快。凌逸心头感叹。

    ……

    两天之后,凌逸走进久违的教室。

    这是这学期最后一堂实战课。

    走进教室里,凌逸像以前一样跟比较熟悉的同学打招呼,没有一丝架。

    不过这个时候,又有谁能把他当成普通的同学对待?

    仅仅是身为凌逸的同学,他们就已经与有荣焉,平时装作不经意透露自己是跟凌逸一个班级,就会引来许多羡慕的目光,有一些人甚至因此早早地摆脱了单身生涯。

    不过,仍有一人,看他的目光一如往常。

    又何止今日,多少年来,这样的目光其实从未改变。

    这道目光的主人,属于君轻蕊。

    君轻蕊仍然是坐在老位置,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美丽,身上的柔弱气质依旧,让人一见就忍不住生出怜惜和保护**。

    如今,她跟闻人怀诗、慕茜茜并称为清园联大三大校花。

    要说君轻蕊是人间绝色倒也过了,清园联大之未必找不出几个能够在容貌上与她比肩的女孩,只不过校花的评比考量的不光是容貌,还有气质、武道、家世、人气……等等很多因素综合在一起。

    她坐在那儿,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像一朵弱弱开放的花朵,静静地等待着采摘她的人。

    看到凌逸出现,她脸上露出了浅而甜美的微笑。

    凌逸也是微笑,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她的身旁。

    没有说什么好久不见,两人很自然地开始低声聊天,询问近况,不过凌逸倒是不敢像以前那样随意地用言语逗弄这丫头了。

    事实上,他若有若无地感受到君轻蕊对他的情意之后,加上已经跟闻人怀诗确立了关系,左思右想。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还是顺其自然为好。眼见君轻蕊现在能够坦坦荡荡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也就怀着心虚跟她配合下去,心却难免是有松了口气似的放松。

    哆!哆!

    熟悉的高跟鞋声很有节奏地响起,所有人就都知道张耀祖来了,连忙各自噤声,正襟危坐。

    张耀祖站上讲台。仍然是如往常般从服装到发型到表情都一丝不苟,带有侵略性的目光在下方扫过,最后落在凌逸的脸上,一向严肃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微笑:“凌逸,做得好。”

    凌逸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张耀祖说的是他打败白浩然的事,连忙起身。道:“谢谢老师夸奖。”

    张耀祖很少会夸奖人,平时若是谁被夸奖。其余人都会很羡慕,不过这时候谁也没有露出羡慕神色,因为他们皆是由衷觉得,这是凌逸应得的。

    张耀祖点点头,就开始讲授这学期的最后一堂课。

    当凌逸开始享受难得的平静时光、津津有味地听着张耀祖的生动讲课的时候,远在月球自治区,白浩然正在经受一场严峻的考验。

    听闻白浩然已经从昏迷苏醒过来,朱、龙、聂三大神恩家族家主联袂来到白家。登门拜访。

    表面上,这是一场为了神恩家族未来的劝说,实际上,也不过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欲让白家一家独大。

    当三位家主走进会客室,看见背对着他们站立在落地窗前的白浩然的时候,眼瞳都是微微一缩。

    因为这个背影,跟已经死去的白寒羽,实在太过相似。

    更因为,此刻的白浩然,竟然已经能够自如站立!

    负手而立的白浩然转过身来,一身白衣明净如雪,英俊的面庞上露出了极为干净的笑容,身上有一种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沉稳,真正具备了身为神恩家族家主的雍容气度。

    这不可能!

    三大神恩家族的家主都是眼瞳微颤了一瞬,心掀起巨大波澜。

    谁也忘不了三天前凌逸那洞穿了白浩然胸背的一脚,那样沉重的伤势,足以毁去白浩然的武道前途,尤其是包括脊椎在内的一些身体组织根本不可能靠自愈恢复,只能通过医疗克隆植入替代,却会为将来的武道突破留下不可逾越的障碍。

    不过就算是医疗克隆,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让他彻底恢复!

    以三位家主的修为境界,自然是能够感受到白浩然身上气息长气血运转如圆,身体内外毫无一丝窒碍,根本不像是通过医疗克隆恢复的伤势!

    此刻的白浩然,仍然是后天期,却变得比生死斗场时更加深不可测,让三位家主都有种看不透他的感觉。

    蓦地,一个惊人的念头同时出现在三位家主的脑海——难道,这也是一种血脉武道?

    不约而同对视一眼,三位家主走进会客室。

    白浩然伸掌做了个请的姿势,等三位家主都入座,才自己坐下,然后直截了当地道:“浩然自问还未来得及与三位家主结下深厚友谊,三位这么迫不及待前来,自然不会是来关心我的伤势,如果我猜得不错,三位应该是想要知道控制血脉冲脑的方法?”

    白浩然如此直接地点出他们的目的,倒让三位家主觉得有些尴尬,一些准备好的话都无用了。

    聂家家主聂不平是个单眼皮面容普通的年男人,轻拂下巴的山羊须,说道:“白家主既然快人快语,那我们也就直说来意了……不错,还请白家主以大局为重,一旦四大神恩家族皆能掌握血脉冲脑,帝邦将会成为诺亚人的帝邦。”

    龙家家主龙桥天以及朱家家主朱紫萱都是微微点头,表示附和。

    白浩然淡笑道:“血脉冲脑的方法,不是不可以告诉你们,不过,这方法毕竟是由我白家所发现,若是就这么交给三位,对我白家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些?”

    三大家主的眼睛同时微微一亮,同时又有意外,没想到白浩然竟然这么轻易松口。

    来时路上,聂不平三人早就达成过共识,龙桥天当即就道:“白家主爽快,若有什么要求。都不妨提出来!”

    白浩然便将自己准备好的条件一一罗列而出,若是折合成金钱。那将是一笔常人不敢想象的天数字,不过,这样的数字对于有着数千年底蕴积累的三大神恩家族来说,还是承担得起,相比血脉冲脑之法,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唯有白浩然最后提出的一项要求。让聂不平等人都微微色变,居然是要三大神恩家族各自拿出三滴自古传承下来的神兽之血!

    聂不平等人并不奇怪白浩然会知道神兽之血的存在,深知神兽之血对于神恩家族的价值的他们出现了迟疑。

    不过,经过一番精神力交流之后,聂不平三人终于是同意了白浩然的这个要求。

    神兽之血虽然稀少,但如果是三滴的话,尚在接受范围之内。

    协议达成之后。白浩然命风管家起草契约,将达成的约定记录成案。随即四大家族的家主在上面各自按上唯有历代家主才能掌握的家主印鉴!

    “好了,协议已经立下,白家主,你现在可以说了吧。”身形高瘦有种出尘风范的龙桥天催促说道。

    聂不平和朱紫萱同时凝神盯住白浩然。

    “神恩家族同气连枝,我相信三位是不会反悔的……”白浩然收好契约,说道:“我掌握血脉冲脑的关键,其实是一门由我白家历代先祖研创并且最终完善出来的武学——禅心魔剑!确切地说,其实是我白家气剑的一种境界形态……”

    聂不平三人霍然变色。没想到关键竟然会是白家自创的气剑之术。

    见聂不平三人都瞪着自己,白浩然微笑道:“三位不用这么看着我,气剑之术是我白家根本,协议之只是讲明我会告诉你们关键。却没提到说我有义务要帮助你们完成血脉冲脑,所以气剑之术我是不可能交出来的……不过,在我看来,其实三位就算不修炼气剑之术,找对了方法,也能控制住血脉冲脑。”

    三位家主原本是在恼怒,付出那么大代价结果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觉得自己被白浩然耍了,胸正怒火翻腾,听到白浩然最后一句话,才各自神情一动。

    朱家家主朱紫萱是四位家主唯一的女,一身火红犹如燃烧,其样貌亦是明艳动人,此刻柳眉轻蹙:“白家主,不妨把话说得更清楚明白一些。”

    白浩然然道:“我先前说了,控制血脉冲脑的关键是气剑的‘禅心魔剑’意境,而非气剑本身,白某认为,其最关键,是其的‘禅’字。”

    “禅?”三位家主同时眉头一凝。

    “是啊,禅。”白浩然微笑说道:“说到底,血脉冲脑之后让人狂性大发,实则是被一种无法自控的原始戾意冲散了理智,与之相对,能够将其克制的,就是‘禅’,所以,三位若是想要控制血脉冲脑,不妨多去研究一下古佛教的那些经典。”

    三位家主都是若有所思,白浩然说的有些玄乎,但听起来却不无道理。

    随即就是暗自苦笑,控制血脉冲脑的秘密,原来如此简单,为此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真的有点不值。

    不过,说简单也不简单,因为除了白浩然,谁也不知道要将这“禅”领悟到什么程度才能控制住血脉冲脑,诺亚人本来就人丁稀薄,每一份血脉都极其珍贵,让他们不敢轻易拿后辈做测试。

    “好了,三位既然已经达到了想要知道的答案,就请回吧,还请将约定好的东西尽快送来。”白浩然赶人道。

    三大家主当即不再多言,起身离去。

    不久,回到各自家族的家主不约而同发布了一条命令,尽可能多地收集古佛教的经典!

    其实也不用很刻意,虽然这个时代宗教已经没落,但几乎所有的佛教典籍都有电版流传下来,想要查看其实是很简单的事。

    而三大神恩家族的直系血脉,都被勒令从今天开始演习经典,揣摩佛意。

    如此堪称荒谬的命令,让神恩家族的弟都很摸不着头脑,但也唯有执行。

    而三大家主也很爽快地兑现了诺言,各自三滴浓稠的神兽血液被隐秘地送入了白家宅邸——他们相信,白浩然不敢用言语来诓骗他们,否则他将面对三大神恩家族联合爆发的滔天怒焰!

    看着摆放在面前的三个小瓶,白浩然轻轻笑了,喜悦之透着一抹嘲讽。

    “家主,您告诉给他们的方法,是真的吗?”不远处静立的风管家忍不住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可不想承受三大家族的联合报复。”白浩然将这三个小瓶贴身收了起来,淡笑说道:“这秘密,他们势在必得,我若坚持不给,对我白家来说是祸非福,倒不如用它来交换一些有用的东西。”

    风管家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多说什么,知道白浩然说的是实情,不过,在他看来神兽血液虽然珍贵,但却仍然比不上控制血脉冲脑秘密的价值,这秘密若是能够始终牢牢掌握在白家手,白家登临绝顶只是时间问题。

    只可惜,时不我待,才让家主不得不做出妥协。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家主苏醒,伤势离奇彻底恢复之后,似乎有了一些连他都看不分明的变化。

    风管家并不知道,白浩然心,对于让出控制血脉冲脑的秘密,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什么神恩血脉,什么血脉武道,岂能与那种层次的力量相比?

    站立落地窗前,白浩然的思绪回到了两天之前。

    那个时候的他,被凌逸一脚踏败,在生机消散昏迷过去,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身处医院特护病房,浸泡在治疗槽之。

    神智迷糊,白浩然看到了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听到了一道直接在他脑海响起的声音,从那道声音的讲述,他知道了一个充满恐怖的事实——

    这个世界上,竟然仍然有僵尸存在!

    这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是那个以一己之力将神话时代终结的恐怖存在的后裔!

    “我可以给你永生,赐予你无可想象之力,成为黑夜之的皇者,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将收藏在四大神恩家族的神兽血液给我……”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犹记得被两颗尖锐牙齿刺破时那种带着酸麻的舒畅,白浩然嘴角的自嘲变成了一丝厌恶。

    僵尸么……想不到,自己竟然成了这样污秽的怪物。

    不过,永生的诱惑,只要是人,都无法抵挡吧。

    以怨为力,以血为生,强大的肉身,恐怖至极的自愈能力……成为僵尸,倒也不坏。

    神兽血脉加上僵尸之体结合在一起,会产生比普通僵尸更大的可能,自己将来未必不能反噬那个自称为“政”的僵尸。

    而想要提升僵尸的等级,所必须之物,便是高等级的血液。

    在这个武道昌盛的时代,高等级的血液,莫过于先天强者之血,但最稀罕最有用的,还是先天大圆满强者之血,以及神恩家族传承下来的神兽之血!

    感受到从三瓶神兽血液透过瓶身散发出来的丝丝温暖,白浩然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一些。

    凌逸!

    白浩然脑忽然闪过这个名字,眼寒光闪逝,归于平静。

    不可能再有什么意外了,凌逸此人,迟早是要死在他的手上,命运已经注定。

    就如父亲所说的那样,白家的男人可以失败很多次,但只要最后一次能够胜利,就足够了。

    就不知其血液会是什么味道,有没有想象那般甘美?

    随即就自失一笑,已经拥有了永恒生命的自己,居然这样对一名“凡人”的性命念念不忘……凌逸,能得我如此挂怀,你这一生也是值得了。

    轻挥衣袖,白浩然走进了闭关室。

    三瓶总共滴血液之,会给“政”各留一滴,剩下的滴,被身为僵尸的他服用之后,不知会让他提升到什么程度?

    真是让人期待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