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零六章 恐吓元帅!(书号:13326

第二百零六章 恐吓元帅!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心暗暗摇头,甩开这些念头,李斌不无担忧地道:“你刚刚说,这次事情的幕后主使是余闲,你打算怎么做?”

    以他对凌逸的了解,后者绝对不是那种愿意闷声吃亏的人,哪怕,这次要面对的对手,是帝邦五元帅之一的余闲!

    不过,论背景,凌逸真的不比余闲差,君不见连战帝闻人龙图都亲自前来助阵?

    李斌心下感叹,都说女大十八变,没想到男人变起来更是快得不可思议。

    他曾经说,凌逸是有机会改变世界的人,而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朋友其实已经是在无形之改变着世界。

    凌逸认真地回答李斌道:“就像你说的那样,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我不觉得自己是龙,不过谁招惹到我头上,我就让他吃屎。”想了想又继续道,“余闲虽然是幕后主使,但肯定不会余留有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不过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证据,宗镇庭既然活着,宗家就不会放过他,我们先看他们狗咬狗,然后再找个机会喂他吃屎。”

    说到底,还是实力和根基不够,否则无论是有闻人龙图那样的盖世武力或者有三大古武家族那样的权势,凌逸早就冲到余闲面前,狠狠扇他两个耳光。

    而现在,虽说是有汪成候这么一位先天后期境界的高手做后盾,又扯着闻人家的虎皮,还有许多人顾忌着他杜撰出来的师父,但凌逸知道自己的底是虚的,暂时没有与余闲正面较量的资本,他自己可以匹夫一怒血溅四方,然而却不能不顾及周遭的亲朋好友。

    不过。凌逸并不打算就这样算了,心其实另有打算。

    不久之后,凌逸和李斌坐在了城西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饭店。

    这家小饭店位于西郊,因为周围一直是半开发状态,所以一直维持着半死不活。而且因为还没到吃饭的时候,所以客人更是全无。

    当凌逸和李斌走进饭店的时候,原本无聊地坐在柜台后用页式电脑上网的年店老板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因为他正泡在论坛里跟网友喷口水讨论着先前发生在央生死斗场的那场决斗,没想到一抬头,决斗的男主角之一凌逸就站到了自己面前,拿起菜单跟与他同行的另外一个少年各自点了一个笼仔饭。

    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凌逸在他的店里点了一份青椒五花肉笼仔饭。

    各自一道价格不超过三十块的笼仔饭,以及一件啤酒,这就是凌逸和李斌的午餐。

    兄弟便是如此,哪怕久别重逢,也不在乎隆重。只要有个地儿能够坐下来吃口饭喝点酒聊聊天,就足够了。

    笼仔饭很快就上来了,店老板有些忐忑和激动地请求和凌逸照一张合影。

    凌逸笑着同意,然后让李斌一起照,李斌连连摇手:“我脸都这样了,就不照了吧。”

    李斌身上的伤痕可以通过宗镇庭的衣服遮挡住,但脸上的伤痕却仍然是很明显的。

    不过最终仍是拗不过凌逸。只好无奈同意。

    店老板有些嫌弃李斌这个形貌可疑的电灯泡,不过也不敢提出反对意见。

    于是就在这张小饭桌前,通过页式电脑的摄像头,店老板在间笨拙地比出剪刀手,凌逸和李斌微灿烂微笑,咔嚓,留下永久的回忆。

    直到许久之后,这名店老板才知道这张照片的真实价值所在。

    丝毫没有顾及身上伤口的意思,和凌逸碰瓶之后,李斌大口大口地将一瓶啤酒灌了个干净。发出一声爽快的呻吟,将仍然残留泡沫的空酒瓶敲击在了桌面上。

    也几乎是同时,凌逸也将酒瓶重重顿在桌面,和李斌相视而笑。

    “军校里面烟酒都没有,真的快淡出鸟来。”

    “趁着能喝。就多喝一点。”

    “那还用你说?”

    一瓶又一瓶,就着笼仔饭各自干了五瓶啤酒,李斌打了一个饱嗝,眼神微微迷茫地看着桌上的空瓶,道:“要是老二也在就好了。”

    “在学校的时候,老二也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凌逸将最后的两瓶啤酒打开,将其一瓶递给李斌。

    李斌握着酒瓶跟凌逸碰了一下,道:“说实话我有点怕。”

    “怕我死?还是怕他死?还是怕我们大家都死?”凌逸笑了起来,道:“你放心,我不会死,郭涛那小也没那么容易死,就算他真的死了,只要他愿意,我也会将他从地狱深处拉回来。”

    李斌没有听出凌逸话语藏着的深意,苦笑道:“我只是觉得,有些事变化真的太快了。”

    “但有些东西永远都不会变。”凌逸说着,伸指在李斌的眉心一点。

    李斌的目光顿时恍惚起来,数秒之后才重新恢复清明,震惊又疑惑地看着凌逸,张嘴正要询问,就见凌逸微微摇了下头,当即闭上了嘴巴。

    心却是惊疑不定,李斌在军校所接受的教育又与普通的高等学府有所不同,因此知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闻,其就包括先天强者的精神力之秘。

    根据记载之的描述,先天强者的精神力的运用之法十分之多,其极为特殊的一种,便是将某些信息灌入一道精神力之,直接打入他人的意识海,融入他人意识当,无端多出许多知识,类似于古佛教的灌顶。

    而这种方法,却是只对先天以下的武者有用,若是遇上先天高手,两种不同的精神力将会产生本能冲突,反而不妙。

    刚刚凌逸这一指,让他感觉眉心一凉,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脑海,紧接着就无师自通地知道了大量功法口诀,林林种种加起来竟然超过百部。一字一句仿佛印刻在脑海,成为最深刻的记忆,想忘都忘不掉。

    这种手段,分明就是跟先天武者的灌顶之法极为相似!

    可是凌逸现在才是后天后期境界,怎么可能会拥有精神力的?

    迎着凌逸清澈的目光。李斌闪烁的心思陡然一清,平静下来,剩下的仅有让他眼眶发热的感动。

    虽然不知道凌逸怎么会拥有先天强者才有的精神力,然而他这番举动,等于是将这个秘密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他,这种信任。让他心倍觉温暖。

    凌逸微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哪一种比较适合你,相信以你的聪明,总会从选择出适合自己的。”

    李斌闻言,露出苦笑,脑海的百余部功法迅速闪过,发现每一部都极为高明。蕴含了深刻的武道奥妙,想要选择,谈何容易?

    忽然,李斌忍不住低呼出声:“阳掌?折神手?截气道?”

    虽然他现在才是武道七重,然而脑海闪过所有功法口诀之后,本能地觉得这三门武学是凌逸灌顶给他的所有武学最强大的。

    通晓口诀之后,李斌便已初窥奥妙。知晓了这三种武学的武道原理,感受到其强大之处,这才忍不住惊呼,怔怔看着凌逸,眼眶泛出了泪光,整颗心灵都被巨大的感动所充斥。

    没错,凌逸经过筛选之后,将除了十龙降魔拳之外不错的武学都灌顶给了李斌,就连未完成的截气道也不例外。

    之所以没将十龙降魔拳也交给李斌,是因为凌逸觉得这门武学太过霸道。若非自己日夜经受怨气折磨几乎时刻都在磨砺意志,也不可能将这门武学牢牢驾驭住,若李斌选择这门武学,最后怕是只会落得个自爆的下场。

    “喂,你这样泪眼汪汪地看着我。别人会误会的。”凌逸笑着说道。

    在李斌看来,凌逸将这些功法交给他,是莫大的恩情以及信任,然而在凌逸看来,这些功法都是来得不费功夫,并不是不能传授出去,只不过需要选对合适的人。

    人间的武学毕竟只是人间的武学,跟他体内的帝僵心血相比,真的不算什么,所以凌逸远远不像普通人一样将武功看得那么重要。

    李斌深吸口气,以前所未有的认真眼神看着凌逸,道:“纵是死,我也不会说出一个字。”

    “没那么严重,到底还是生命更重要一些,其他身外之物不必过分纠结。”凌逸反而比较看得开,随即神色一动,叹息说道:“看来我们这次相聚要结束了。”

    李斌一怔,随即线条柔和的脸庞上露出可以迷倒许无数少女的迷人笑容:“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

    “就为了这句话,干!”

    凌逸抓起酒瓶,跟李斌一碰,然后一口气灌进肚。

    而就在他们喝完的时候,一队四人身穿便衣的男走进了这家小店,来到了凌逸和李斌所在的桌前。

    虽然身穿便服,但就连不精武道的年店老板都看出这行人的不凡。

    为首的国字脸年男人的目光落在凌逸脸上,透着些许复杂,然后从口袋掏出了一个牌,通体漆黑,却有一条立体浮雕的好似要从牌飞脱出来的五爪金龙。

    “凌逸你好,第一次见面,我是帝邦龙组副组长魏承运。”国字脸男人说道。

    凌逸从这个叫魏承运的男人语气感受到了一种感慨,不由有些莫名其妙。

    他当然不知道,早在他替汪成候治好隐疾突破境界之初,帝邦高层震动,因此改变了要从凌逸身上获取武学贡献帝邦的初衷,命魏承运带人前往凌家保护凌逸,没想到那时候的凌逸已经为了避风头去了东海,所以扑了个空。

    而这次,他们二人终于正式碰面,凌逸却已经从那个刚刚在帝邦崭露头角的毛头小,变成了时下年轻一辈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就连身为龙组副组长的他也要客气对之,这前后的巨大差别,难免是让魏承运感慨颇多。

    “幸会。”凌逸起身道,神情荣辱不惊,他跟龙组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想当初龙组就曾上他家想要带走他,反而被他用龙组的牌打过龙组人的脸,对于这个组织其实没有太多好感。

    “这位……想必就是李斌?”魏承运的目光转移到了李斌脸上。

    “我是李斌。”李斌站了起来。

    注意到李斌身上的伤势,魏承运眼闪过异色,看起来凌逸的这位好友果然是遭人绑架了。而先前战帝带着凌逸离开生死斗场,就是为了营救此人!

    久在龙组之处理各种棘手案件,魏承运立刻就想到了凌逸在和白浩然决斗前后各接的一通电话,想必就是通过那两通电话,让凌逸知道这李斌被绑架何处!

    连龙组都还没有查到的事情,凌逸竟然抢先知道了答案……这在魏承运看来。凌逸身上更多了一层神秘,更加确信此人的背后其实另有能量极大的势力为后盾!这势力会是来自哪一方?

    魏承运刹那间想到了很多势力,其包括了三角集团。

    其实,凌逸和安可依有联系这件事情并不是秘密,毕竟他们曾经前后脚进入正德烤鸭店吃过烤鸭。

    不过,在安可依的动作下。她和凌逸的通话,却是始终不会出现在任何记录之,否则通过这些可以称得上联系密切的通话记录,三角集团的嫌疑就会大大增加。

    此刻在魏承运看来,以三角集团的办案能力是不可能凌驾于龙组这种帝邦特务机构之上的,而且魏承运实在想不出安可依如此尽心帮助凌逸的理由——难不成这相貌也不算特别英俊的小就是会逗女人开心些?

    所以很轻易就排除了。

    凌逸不知道转眼间魏承运有了这么多推想,不然定然哭笑不得。

    ……

    魏承运等人的到来。代表着这起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绑架案可以告一段落。

    然而因为对手是余闲,所以凌逸没有丝毫大意,当场就给雷千军打电话,确认魏承运等人是否可靠,听到这通充满质疑的电话的魏承运等人,脸色自然是不会太过好看。

    在反复保证,魏承运等人绝对可靠之后,雷千军问道:“凌逸,你到底在怕什么?”

    凌逸说道:“不是在怕,而是因为对手的权柄太过强大。不得不如此。”

    “你说的对手是指……”雷千军眉头拧起。

    “做这件事的是宗家的某人,不过在幕后煽风点火的,是余闲,若非我和老爷赶到即使,那宗家某人怕是已经被灭口了。”凌逸平静地说道。微微一顿,继续道:“如果他在你身旁,请替我转告一声,夜路走多了是会撞见鬼的。”说完挂断了手机。

    原本心有忿怒的魏承运等人,瞬间就平衡了,一个个脸色古怪地看着凌逸,竟然敢这样直接质问威胁一名帝邦元帅,这小的底气从何而来?

    随即就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先前闻人龙图带着凌逸一飞冲天的情形,顿时若有所悟。

    绑架,灭口,借刀杀人……魏承运从这通电话联想到了很多,饶是他见多了大场面以及人心鬼蜮,此刻也不禁后背直冒冷汗。

    如果这件事情背后真的是余闲在操控,那这件事情就简直超出了龙组所能介入的范围……不是没有元帅被挑下马过,按照过往,除非是局势已经极为鲜明,证据确凿并且得到指示,龙组才会出面将堂堂元帅拘拿。

    电话那头,雷千军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化为长长一叹。

    虽然之前就从雷辰那得到汇报,知道余闲对凌逸有了动作,却没想到余闲竟然到了这一步,余闲啊余闲,你这又是何必?

    殊不知,此刻的余闲心,的确是出现了懊悔。

    因为就在凌逸给雷千军打电话的时候,他接到了由宗家家主宗恪打来的一通带着质询和警告的电话。

    他没想到,闻人龙图带着凌逸离开生死场,竟然是直接去了宗镇庭的藏身之处!

    他没想到,以凌逸暴躁真是可以说暴戾的性情,见到自己兄弟的惨状之后,竟然能够忍住不杀宗镇庭!

    他没想到,劫后余生的宗镇庭居然会将所有的事情毫无隐瞒地告诉给宗家家主!

    这三个没想到,让他一下陷入被动的同时。胸戾意翻腾。

    这次计划,可说是完全失败了,宗恪虽然没有表示要与他彻底撕破脸皮,但威胁之意很浓——宗家扶持他这么多年,暗地里掌握了他不少见不得人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正是宗家控制住他的一大关键,其的某些东西一旦泄露出去,他所有的一切都将失去。

    因此而戾意更盛。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再度响起,余闲深呼吸,镇定心神。接通了雷千军的电话。

    “余闲,凌逸让我转达一句话,夜路走多了是会撞见鬼的……亡羊补牢,回头是岸。”雷千军声音冷淡地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通话。

    嘎……牙齿摩擦出火星四溅,余闲的面容完全狰狞。直接将手机捏成了碎渣,然后神经质般笑了起来。

    回头?事已至此,如何回头?不就是一个后天后期的后生小,我倒要看看,他能如何让我撞见鬼!

    直到不久之后,余闲才知道,凌逸那番话。真的不只是用来恐吓他而已。

    雷千军给凌逸回了一通电话,告诉他已经将话转达,最后不无警惕地道:“凌逸,你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余闲那边我已经警告过他,想他不会再做出什么针对你的举动。”

    以他对凌逸的了解,这小不是那种喜欢忍气吞声的人。

    “雷老,这已经是我跟他之间的私人恩怨,不是我想跟他结仇,实在是某些人苦苦相逼。让我不得不奋起反击。”凌逸很真诚地道:“你放心,我做事有分寸的。”

    雷千军想起凌逸曾经扛着人进公厕逼人吃大便的恶劣行径,对他最后这句话的含金量很表怀疑,却也无可奈何,知道双方的仇怨无法解除。乱怕是才要刚刚开始,只希望将来不要闹得太大。

    李斌上了龙组的车,快速地消失在凌逸的视线里。

    凌逸相信,无论是迫于宗家还是雷千军那边的压力,余闲短时间内都会安分一些,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否则就真的是在智商方面有硬伤了。

    不过凌逸并不相信余闲会完全老实下来,预感双方的全面冲突只是时间问题。

    深吸口气,凌逸拦了辆出租飞车,回转清园联大,半路上给认出他来的司机大叔写了一张满是祝福话语的签名——这签名是司机大叔替自己的女儿讨要的。

    看着司机大叔朴实而充满由衷喜悦的笑容,似乎在幻想女儿看到签名时高兴雀跃的情形,凌逸的嘴角也不禁浮现出微笑来。

    武道是追求,但却不是生活的全部,人情温暖才是这个人间最让人心动和留恋的主因。

    凌逸在这一刻,心出现了极为强烈的思念,思念爸妈和妹妹,思念闻人怀诗,思念君轻蕊,思念不知何处的郭涛……知道在这一刻,这些人或许也在思念自己,心里就有了暖意。

    于是他掏出手机,分别给郭涛之外的其他人都打了一通电话,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话语,仅仅是最普通的报平安,却已经给人足够大的幸福和满足。

    司机大叔将这些电话听在耳,眼流露出温情的神色来,他不像女儿那样追星,但也觉得凌逸哪怕是坐在他后面也是与他的世界隔得太过遥远,然而现在,恍然有了他其实也仅仅是个普通的大男孩的感觉。

    到清园联大时,司机大叔坚持不肯收凌逸的钱,最后在凌逸的坚持下收下了一半。

    很快,凌逸就被蹲守在清园联大门口的记者给发现了,一窝蜂地围堵上来。

    凌逸心情不是很好,没有应付记者的雅兴,身法施展,几个呼吸间就从人群夹缝冲出重围,然后进入清园联大,只留一大群气急败坏的记者被校园安保阻拦在校门外叫嚷不已。

    一路之上,看到凌逸的清园学们看他的目光又与过去有所不同,带上了更深的崇敬,在他们眼,凌逸已经不仅仅是个同学,而是可望不可即的“高人”。

    也有就读清园联大的诺亚人或者新诺亚,对凌逸更加畏惧。

    凌逸没有将这些目光放在心上,他沉默着回到了宿舍,宿舍之空空荡荡,不由露出一丝落寞。

    只剩我一个了……凌逸心轻叹,洗了个澡,进入修行室。

    跟白浩然一战,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了其血脉觉醒之后的气血,在凌逸的控制下,这些气血直到现在仍然在以不疾不徐的速度发挥着作用,以确保每一丝气血都能发挥出最高效用。

    每刻,他都在比前一刻更加强大。

    这一刻,凌逸再不像在生死斗场时那样压制自己身体的本能,呲啦一声,后背衣裳破碎,一对东西从其后背冒出。

    “这是……”

    许久,凌逸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将这对东西收敛了起来。

    而在这时,凌逸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闻人洪基打来的,轻轻拍了下额头,这才想起来自己跟闻人洪基有个约……定!

    接通电话,手机那头果然就传出了闻人洪基带着些许忐忑和期待的声音:“凌逸,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你师父给我制的药现在好了没有?”

    “已经有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到我学校来拿。”

    “有空,我现在就有空!我马上就赶,不,飞过来!”闻人洪基狂喜不已,连忙应承,挂断了电话。

    凌逸失笑,不过经过闻人洪基这事儿,他又想起自己其实跟安可依也有约定,想了想,给安可依打了个电话,让她不要来学校,晚些时候再联系她。

    安可依现在对凌逸言听计从,自无不允。

    不过片刻,换了身衣服的凌逸就起身走出了修行室,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闻人洪基从天空冲掠而来的那股充满喜悦的气血了。

    微微摇头,凌逸估摸闻人洪基真的被那颗肿瘤折腾得够呛,不然不会如此。

    而这种反复发作的肿瘤,却更加让他留心,这实在跟他曾经施展的手段太像了,怀疑这世间除了困于山本家族禁窟的徐福,还有第三个僵尸存在。

    而最大的嫌疑人,便是那秦家三少,秦赢。

    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事情很多,倒是差点让他忘了这件事情,凌逸决定过会儿帮安可依治疗之后,就让她好好查查秦赢的底。

    刚走出宿舍大门,凌逸忽然就听到一声响亮而浑厚的男音:“凌逸我来啦,哈哈哈……”

    感受到周遭同学投来的古怪眼神,凌逸有种深深无力,这闻人洪基还真的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

    如果二,请深二。

    唰!

    一道魁梧身形从天降落,满脸大胡的闻人洪基直接落在了凌逸的前方不远,红光满面似乎在告诉所有人他人逢喜事精神爽。

    “你怎么可以直接进入学校的?”凌逸惊讶道。

    要知道清园联大的管理某些方面极其严格,比如严禁任何先天武者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以飞行的方式进入校区内部,否则会被视为挑衅,校内所有先天级别老师都有权利对其展开攻击。

    闻人洪基虽然是战帝的儿,但学校最重视的就是公正,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区别对待才对。

    闻人洪基闻言不无自得地嘿嘿一笑:“经过上次的事情,我觉得再在学校门口见面不好,那些记者很讨厌,所以我冥思苦想,终于让我想出了一个好办法!现在,我已经是你们学校的客座讲师,可以自由来你们学校找你了。”

    凌逸想起刚刚闻人洪基那声很是欢愉的大喊大叫暗暗摇头,心想这次也好不到哪里去。

    也懒得多说什么,凌逸招招手就带闻人洪基上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