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零一章 开战!(书号:13326

第二百零一章 开战!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凌逸并不知道安可依对他的复杂情感,不然多半要感叹一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攻女方式千万条居然这样也行?

    他现在的一颗心,都放在了这场决斗上。.

    片刻之后,墙上的倒数时钟数到零,咔嚓一声,休息间门锁自己打开了。

    凌逸起身,走出休息间。

    门口不远就有正在等候的生死斗场的两名工作人员,看见凌逸出来,恭敬施礼,然后在前方引路。

    不得不说生死斗场的建造考量了很多方面,走过长长的过道,始终很安静,然而,当门被两名工作人员左右向内拉开的刹那,海啸般的嘈杂声顿时扑面轰隆而来,顿时就能引燃参加决斗者心的激情。

    凌逸眼睛微眯,适应了外面的阳光,缓步走了出去。

    “凌逸凌逸凌逸……”

    凌逸出场之前,镜头就已经对准了入场口,当一身黑衣的他出现的刹那,那张年轻的面孔出现在高空投影上,顿时引爆了全场,无数的人都在呼喊他的名字!

    凌逸缓步走入了阳光下,现场的呼喊声更加高昂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拇指朝下发出倒嘘声,然而这些声音终究是被占据主场的地球人的声音给淹没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跨越了整个生死斗场,遥遥相对的另一个入场口的大门打开了,一身白衣的白浩然走了出来。

    “啊啊啊啊——”无数白浩然的脑残粉双手捂着面颊声嘶力竭地发出尖叫声,小舌头在口腔里震颤般左右晃动,居然一时间将呼喊凌逸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凌逸不禁将嫉妒的目光看了过去,这小除了比我出身高贵点有钱点长得帅点比我高点,还有哪里比得上我?值得你们这样为之疯狂?

    也难怪这些脑残粉如此疯狂,不得不说白浩然对这一战很是看重,所以在卖相上完全将凌逸比了下去——

    发型是精心打理过的,比娱乐圈的男明星还要酷帅。

    看似样式简单的衣服是量身定做的,不光用材高档而且做工精致,不光美观而且考虑到了打斗时的身体伸展,不会对人体产生过多束缚。

    而在上场之前,就跟上次名校**对上凌逸前一样,白浩然净手净脸净心,所以显得格外精神而又透着与其年轻不相称的沉稳。

    相比之下,凌逸身上的衣服是以前就有的大众品牌,穿洗过至少五十次,而且他一向不喜欢打理头发,所以如往常般有点鸡窝,净手净脸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大多数时候他上完厕所都不洗手,对这次决斗唯一的准备就是昨晚特地洗了一次头。

    不过,倒也没有多少人会因为这样就觉得凌逸是个穷矮搓,逆袭闻人怀诗和君轻蕊成功的他一直都是众多[***]丝心目排名第一的实力派偶像。

    事实证明,白浩然不光是偶像派,还是实力派。

    只见他足下一点,刹那间就从原地消失,一个呼吸之后,无端出现在近五百公尺外的生死场央,负手而立,神情平静从容,如翩翩浊公。

    整个生死斗场微微一寂,随即彻底沸腾——

    “刚刚那是什么?超能力吗?”

    “屁的超能力,我觉得像是传说的缩地成寸**!”

    “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如果是速度的话,白浩然比名校**那时候更恐怖了!”

    唯有在场的一些后天后期境界以上的武者才知道,白浩然刚刚既不是施展超能力也不是什么缩地成寸**,而是极致的速度!

    不,这其不光是速度而已……一些先天武者的神情凝重下来,刚刚的白浩然,速度固然快绝,然而还没有快到能够躲过他们的感知的地步,这其藏有另外的奥秘!

    然而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时间有什么身法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而在场的少数先天期以上的强者,感知更加敏锐一些,包括先天后期境界强者在内,他们的脸色更是霍然一变。

    因为境界不同,眼光也不同,凭借着高深的武道领悟以及直觉,他们稍有窥探出了白浩然“瞬移”的奥妙,这已经不该称之为身法,因为这世间不可能存在如此完美隐匿行迹的身法!

    刚刚的白浩然,一身白衣,却仿佛驰行在光线的夹缝里!

    没错,因为不被光线所笼罩,所以才会消失!

    然而,这又是一个悖论,因为光线无处不在,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光线夹缝,所以理论上白浩然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唯有极少数的真正知道一些隐秘的人,在这时候眼皆是爆出骇人精光来。

    难道,这就是神恩白家的血脉武道?

    没错了,白浩然的这种身法,根本没办法用常规的武道理论来解释,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施展的是血脉武道!

    可怖!极其可怖!

    血脉武道,竟然神妙至斯?

    一时间,对血脉武道抱有兴趣的人,尤其是三大神恩家族的人,心贪婪更盛。

    凌逸也想到了血脉武道,而且几乎确定这就是血脉武道,心暗暗赞叹,血脉武道果然有独到之处,与寻常武道有着极大差别。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因为白浩然的这种不是身法的身法,能够骗得了其他人,却骗不了他!

    白浩然刚刚施展的严格来说不是武道,而是本能,所以才称作血脉武道。

    而凌逸能够感知到白浩然,掌握其真实运动轨迹,同样是本能,继承了帝僵心血的他的本能!

    天下间,只要是拥有气血的活物,无论动作再快,再蕴藏奥妙,也逃不了凌逸的气血感知。

    本能克制本能,从这点上说,白浩然所施展的这门血脉武道,对凌逸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事实上,白浩然施展的也的确是血脉武道。

    自古就有龙行虎步之说,天上的龙地上的虎,神兽白虎在神话时代其实有令一称谓叫“百里虎”,因为它一旦施展天赋神通,就能一步百里。

    正是因为这种天赋神通,所以白虎很悲催地成为许多神祗比较喜欢的代步工具,比如降虎罗汉之类,都以白虎为坐骑。

    降虎罗汉顶多算是佛境神祗的层小干部,而被小干部收为坐骑的白虎由此可见的确是一种低级神兽。

    不过,诸天神祗都不会想到,到最后反而是这种低级神兽的血脉能够在末法时代传承下来,所谓天意难测莫过于此。

    白浩然现在所施展的血脉武道,当然不可能跟真正白虎的天赋神通相比,名字很简单,就叫“白虎步”。

    饶是如此,悄无声息行进五百余公尺,白浩然的白虎步仍然极大地震惊了世人。

    听着从观众席传来的惊呼喧哗,负手而立的白浩然心难免是有些一览众山小的不屑与骄傲,那是高等动物看待低等动物的骄傲。

    控制了血脉冲脑,觉醒了血脉武道的他,这段曰以来,越是感受自己的变化,就越举得自己已经走在超越人类成为一种全新的伟大生物的路途之上,而当他真正成为这种伟大生物,世人就应该称他为——

    神!

    没错,白浩然觉得自己正在成神!

    自己的血脉武道,不是那些低等的武功,用所谓武功来描述,是对血脉武道的侮辱,因为,是神的能力!

    诸天神祗已经灭绝了,既然如此,在这末法时代,已经“觉醒”的自己,就该顺应天命,成为这个天地间唯一的真神!

    他白浩然,必要高歌猛进,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

    不,不光是这个时代,他要打破束缚,超越人类一百五十年的寿命极限,像真正的神祗一样,获得长生!

    而现在,在他成神道路上的第一步,就是要将凌逸杀死!

    杀死凌逸,对他来说不是一个挑战,而是一个过程,斩断过往的过程,等凌逸死了之后,心魔了却,自己就能真正踏上成神的道路。

    如果凌逸知道现在白浩然的这种心态变化,脸色不会显得很正常,多半会想,你如果是神,那么继承了斩杀诸神的帝僵的心血的我,又该成为什么?神之终结者么?反正不管怎样都是克制你……

    而此刻,不知道白浩然心所想所思的凌逸,只是觉得白浩然此刻的姿态当真是装得一手好逼。

    暗地里摇了摇头,凌逸没有较劲似的施展什么惊世骇俗的身法,一步一步朝着生死场走去。

    这一举动,顿时让“白派”找到了攻击口,许多人发出嘘声,“凌派”见状当然不甘,立刻针锋相对地跟“白派”对骂起来,观众席上吵成一片。

    不过很快,凌派就开始得意起来了,因为凌逸在这个时候接了一个电话。

    没错,就在已经接近生死场央的时候,凌逸的手机忽然响起,然后他就举手做了个让大家小声些的手势,然后就当着距离他不到三十公尺的白浩然的面接起了手机。

    无视,彻底地无视!

    打脸,狠狠地打脸!

    凌派的人顿时觉得解气了,一个个得意洋洋地看着身旁的白派,装逼装得好又怎样,在凌逸面前通通都是浮云,一切都要被无视掉,在凌少看来跟白浩然的决斗显然是没有一通电话来得重要啊!

    白派们顿时气得够呛,大骂凌逸无耻的同时又觉得无奈,因为现在决斗还没有正式开始,规则也没提到过说决斗未开始前不能接电话。

    不过话说回来,但凡是心有决意最终来到这生死斗场的,心情都不会太过轻松,更不用说随手接电话了,所以以前也没发生过这种事情。

    其实凌派们是误会了,凌逸其实根本没有刻意借机打白浩然脸的想法,不过有句话他们说的很对,在凌逸看来白浩然真的没有这通电话来得重要。

    事实上,从之前开始,凌逸就一直在等这通电话。

    因为这电话是安可依打来的。

    随手布下一层隔音屏障,凌逸用手档住了嘴,免得有人通过读唇知道他在说什么:“怎么样了?”

    “主人,近十年来,一流和顶级势力之,瞎掉眼睛并且经脉受创的一共十三人,最近一年被废的有三人,而最近被废掉的人,宗家第三代的宗镇庭,在名校**之被宗玉京弄瞎了眼睛……”

    凌逸听到这里,倒是想起了这回事儿,这家伙的确够倒霉,居然被身为堂弟的宗玉京给废掉了。

    随即就是心头一动,难道绑架斌的就是此人?

    说起来,这宗镇庭跟自己也有一些恩怨,徐薇进入**联大之后,就傍上了这人,在名校**期间或多或少地对他产生过敌意。

    后来凌逸也有听说徐薇被陶曼用强酸毁了容而且击碎了丹田,从此就被宗镇庭甩掉,可见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难道说,这宗镇庭为了恢复双眼,所以狗急跳墙绑架了斌做为交换?以宗家的权势,想要从第三军校带走斌并不是什么难事。

    手机里,安可依继续道:“另外,查出的一件十分巧合的事情是,就在今天早上,宗家有人辗转了几个渠道,买通了军校里的一位老师,将**骗出了学校,之后**就失踪至今。”

    凌逸的脸色顿时微微阴沉,然后咧嘴笑了起来:“我知道了,谢谢。”

    “主人,这是我应该做的。”安可依有些诚惶诚恐地道。

    凌逸挂断了电话。

    宗家?传闻之,余闲就是靠着宗家暗地里扶持坐上了元帅的位置,难道说,无论上次天山遇袭,还是这次绑架斌,都是宗家在幕后**控?

    凌逸脑不由闪过这样的念头。

    不过话说回来,之前那个神秘人的声音,虽然听上去有些刻意变调,但的确是跟记忆宗镇庭的声音有几分相似。

    莫非,刚刚那神秘人,其实就是宗镇庭本人?

    “宗玉京的堂兄宗镇庭么?”心默默念着宗镇庭的名字,凌逸的目光往包厢区的某扇落地玻璃深深看了一眼。

    那个包厢,是五位元帅所在的包厢,自然也是余闲所在的包厢。

    因为他想到,宗镇庭有这样大的胆么?就算是为了治疗眼睛,宗家会让他这样胡来?不怕得罪汪成候、得罪闻人家、得罪他杜撰出来的神秘师父?所以,如果真的是宗镇庭,那他绑架斌的行动,七成可能是他暗地里自作主张,另外三成,却是因为受人教唆!

    而最可能教唆宗镇庭的人,凌逸能够想到的,就只有这位余闲余大元帅!

    至于目的,不外乎祸水东引,让他将最大仇恨先转移到宗家身上,进而得到自保。

    再有就是,余闲如果真如传闻是由宗家扶持起来,势必受到宗家控制,而位高权重的余闲真的这么甘心为人棋?他若抓住宗镇庭急于治疗眼疾这种心理,教唆已经逐渐丧失理智的后者做这件事,更大的目的在于借刀杀人!

    好一招一石二鸟之计!

    刹那间心念急转,凌逸就想到了这许多事情。

    不过,凌逸并没有完全确认,但无论如何,宗镇庭乃至余闲都有巨大嫌疑!

    深深吸了口气,凌逸将目光落在了白浩然身上,眼下最重要之事,还是此人。

    而凌逸不知道,当他的目光望向包厢的时候,包厢内的雷千军余闲等人都是面容一惊。

    要知道,他们先凌逸一步进入包厢,而且一个个本能地气机深敛,按道理先天以下武者根本不可能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才对,刚刚凌逸这一眼,是巧合还是必然?

    雷千军孔睿等人不禁相视,对于接下来的战斗有了不小的期待,无论凌逸还是白浩然,似乎都不能用常理度之啊,就不知道两虎相争,谁会更胜一筹?

    唯独余闲,心头猛然一跳。

    因为他感觉到,凌逸刚刚看过来那一眼,简直就是冲着他来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什么?”这样的想法突兀地出现在余闲脑海里,让他吓了一跳。

    随即他就暗自摇头,觉得不太可能,凌逸就算知道绑架了**的人是宗镇庭,应该也不会直接就怀疑到他身上才对,不然这人的心机也太可怕了。

    这就说明他不了解凌逸这个人了,对于敌人,凌逸一向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对其进行揣测,虽然心没有确定事情和余闲有关,但也不妨碍他用眼神来敲山震虎。

    ……

    将手机收起,凌逸走进生死场央,站在了距离白浩然只有十余公尺的地方,目光上下将对方打量一番,道:“这就是你为自己准备的寿衣?”

    这话被收音器传遍全场,顿时引得生死斗场一片哗然。

    许多人都兴奋起来,凌逸果然是凌逸,毒舌本姓不改,一开口就是名言警句。

    “这就是你的最后遗言?”白浩然望着凌逸,冷冷地说道,针锋相对。

    许多人再度议论起来,看来白浩然对自己很有信心啊!

    而在这时,一道身形从天空缓缓降落下来,落在正央。

    这是一名老者,看上去垂暮朽朽,然而没有人敢对他不敬,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

    因为这个老人的来历非凡,是上一任的大总统,图宏远!

    大总统并非终生制,如果没有重大过错,在任的时间是二十年,二十年过去就会根据**投票进行改选。

    图宏远本身是先天前期境界,从大总统的位置退下来之后,就开始担任生死斗场的总负责人,一般情况下轮不到他亲自出场,这次居然亲自现身主持决斗,可见这场决斗在这位老人看来也是极有分量!

    图宏远声音苍老而平缓,有一种经历岁月沧桑后的沉稳:“生死较技,死而无怨……两个年轻人,你们都有大好年华,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取消决斗?”

    这其实是套话了,生死斗场发生的每场决斗,在正式开始前主持人都会问这么一句,还真有一些时候,决斗被临时取消。

    凌逸和白浩然都保持了沉默。

    沉默五秒,便是默认不取消决斗。

    图宏远轻叹,道:“既然如此,那么——”

    “慢着!”突然,天空传来一声霸道的雷喝。

    嗖!

    眨眼间,一道雷霆从天空落下——

    不,那不是雷霆,而是一个势如雷霆的人,一个天地间最霸最强的男人!

    这个男人落在生死场,脚踩人字拖,两根毛茸茸的大粗腿裸露在外,**沙滩裤上身花衬衫,胸毛茂密如一大团黑棉球,脸上满是如钢针般的胡须,粗犷面容透出绝对的霸道和不可一世。

    “战帝!是战帝啊!”

    “这是什么情况?战帝竟然亲临了!”

    “干干干,这张门票买得值得,有幸能见战帝真容,这辈都无憾了!”

    “呃……战帝消失在公众眼已有二十余年,貌似变化挺大啊?”

    “应该是刚从某海边度假回来吧……”

    “胸毛好茂密,这才是真男人啊……”

    观众席上顿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沸腾喧哗之,所有人都激动起,难以自已。(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