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八八章 杀机尾随!(书号:13326

第一百八八章 杀机尾随!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没有特别选择地方,凌逸等人就在附近的食堂开了一间包厢。

    进入食堂的时候,难免是引起一番轰动,有不少人都涌过来所要签名或者留影。

    经过名校大比之后,新生四小天王真正奠定了地位,没有人再敢将他们当成后辈来看待。

    君轻蕊首度展现惊艳容颜,也着实引起了不少人的惊讶和赞叹,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原来的丑小鸭打扮打扮之后居然真的变成了小天鹅。

    而君轻蕊的新照片,也很快地流传上了网络,然后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关注,居然也成了一条不大不小的八卦新闻。

    进入包厢之后,凌逸就开始做主点菜,点完之后刚要将菜单递给服务生,闻人怀诗先一步将菜单接了过去。

    “既然是庆祝,岂能无酒?”闻人怀诗淡笑,言语之有种很少见的巾帼不让须眉的豪迈,然后一口气点了瓶白酒两件啤酒。

    别看郭涛人高马大,酒量却不怎么样,不用元力化解酒精的话顶多半瓶白酒就趴下了,眼见闻人怀诗如此“彪悍”,点这么多酒,脸色有些发白,不过真男人不能在这个时候认怂,所以他也就装作若无其事。

    凌逸有些奇怪地看了闻人怀诗一眼,觉得她今天有些反常,先是主动“约”他出去逛街吃东西,现在又喝要这么多酒,难道失恋啦?呸呸呸呸……

    凌逸暗自唾了十几口,暂时压下了心头疑惑。

    这场庆祝宴足足吃了四个小时,将近晚上十点食堂关门才结束。所有的酒都被喝完了。

    郭涛这次没有醉。暗地里偷偷用元力化解了大半的酒精。饶是如此他也够呛,走起路来踉跄摇晃,好在没什么大碍。

    至于闻人怀诗和君轻蕊,居然都是出乎凌逸预料的好酒量,两女都各自喝了一瓶多白酒和许多啤酒,除了脸红头晕之外,也都没有要吐的迹象。

    醉酒后的两女,是截然不同的情况。平日里容易说话害羞的君轻蕊变得话多起来,最后出奇大胆地揽着凌逸的肩膀说要跟他义结金兰,然后又带着哭腔说不要,凌逸顺着她的话哄了片刻才让她平息下来。

    而闻人怀诗则是越喝气质越沉静,眼虽然带着雾一样的迷茫,但整个人的神智还是比较清醒,然后开始问凌逸一些深奥得过分的问题,比如“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之类。

    凌逸对于哲学没有多大研究,所以回答得很是艰难,幸好闻人怀诗似乎也没打算要从凌逸这里获得答案。问过之后嘴里就含糊地说一些谁也听不清楚的呢喃话语。

    这让凌逸暗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疑惑,这种类型的问题闲着没事偶尔想想还可以。喝醉之后还问出来,说明这种问题在闻人怀诗心占据了不小的分量?

    出了食堂,四人身形都微有踉跄,走到分岔路口,郭涛摆摆手先自己一个人回宿舍,而凌逸则走另一边送两女到宿舍楼下再回去。

    而走了一段路之后的君轻蕊明显是不行了,看上去越来越迷糊,不得已,凌逸将她背在身上,然后和闻人怀诗并肩而行。

    夜色清冷,这时候的清园联大很是安静了,大部分的学生都已经回了宿舍,不在外面走动,宽敞的道路上很久都看不到一个人影。

    闻人怀诗张开了双手,微眯着眼睛,嘴里轻轻哼着不成调的歌,脚步微微超过了凌逸,朝前走去,她脚步轻盈像是在墙头上行走的猫咪,又像是欲展翅而飞的彩蝶。

    昏黄的灯光柔柔地撒在她的身上,让凌逸眼她的侧脸更加美丽动人。

    这一幕,深深地印在凌逸的脑海,注定一生都不能忘。

    一路无话,任何言语,对此刻的气氛都是一种破坏。

    两个人,不,确切地说是三个人,静静地一路相随,最终走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你在这等我。”闻人怀诗对凌逸低低地说了一声,然后背过君轻蕊朝楼上走去。

    将已经熟睡的君轻蕊放在床上,盖好被,闻人怀诗轻轻地带上门,然后下楼,来到了凌逸面前。

    黑夜之,她的眼睛格外明亮。

    难道她想要趁着酒劲跟我表白?

    迎着闻人怀诗的眸,凌逸有点紧张,想着自己到时候是该装作听不懂还是委婉地拒绝呢当然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这种杀伤力指数极高的话是不能说的。

    就在凌逸脑里浮想联翩的时候,闻人怀诗道:“一起练练手?”

    凌逸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果然,是闻人怀诗啊。

    两人这就走了片刻,越走越偏,来到一片校园内的杨树林。

    站定之后,闻人怀诗挥手一抛,气元珠便散布四周,属于先天后期强者的“王气”散发,笼罩方圆两百公尺。

    刹那间,连空间的飞尘都被凝固,相当于一个强力结界封锁了这片空间。

    凌逸眼出现了些许战意来,道:“我也很想试试看,领悟涅槃拳意之后的你,到什么程度?”

    闻人怀诗的脸上浮现清淡的一笑,随即扬起素手,一掌向凌逸拍来。

    这一掌,不是武学,仅仅是平淡无奇的一掌。

    凌逸眼神微动,一拳击了出去,同样是平淡无奇的一拳。

    拳和掌相接,与其说是交手,不如说是碰触。

    然而,就在这碰触的一刹那,闻人怀诗和凌逸同时闭上了眼睛,涅槃拳意和毁灭拳意于无声对抗。

    这种对抗,本身就是代表着武者之间真正的武道本质的交锋。

    看似平淡,实则暗藏凶险。

    佛与魔,光与暗。再生与毁灭。两种极端的武道之“意”在抗衡迸溅出火花。

    无论凌逸还是闻人怀诗。都在这种贴近本质的交锋之体会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对于自己和对方的拳意,有了更加深刻的感受。

    这就好像是,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光明,就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黑暗,没有感受过什么是再生的涅槃,就不会明白什么是毁灭的真谛。

    在这样的抗衡与印证之,凌逸和闻人怀诗同时陷入了奇异的境界——

    顿悟!

    古往今来。有过顿悟经历的天才武者不少,可是像凌逸二人一样,在交手过程同时进入顿悟状态的,可以说从来没有。

    不光是因为涅槃拳意和毁灭拳意几乎就是为了克制对方而生,更因为分别掌握这两种拳意的凌逸和闻人怀诗之间没有真正的拼斗意识,甚至,在双方拳意的交锋之,两人都放开了身心,彼此间的意识都有了些许的交融。

    这才出现了这种古今罕见的同时顿悟的奇景。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逸和闻人怀诗同时身躯一震。缓缓睁开了眼睛。

    凌逸的眼现出一抹奇异色彩,因为在刚刚的放开身心的意识交融。他真切地感受到了闻人怀诗的部分情感,尤其是针对他的情感。

    喜欢,却又很矛盾地抗拒。

    同样的,凌逸也知道,闻人怀诗肯定也懂了他的感觉。

    同样是喜欢,也同样有抗拒。

    凌逸清楚地知道,自己对闻人怀诗的这种抗拒,一方面是由于在徐薇身上的失败经历所致,不敢再毫无保留地去喜欢一个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妹妹的事情始终是横亘在他心的一根刺,在未弄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他不敢真正迈出那一步。

    但,闻人怀诗又在抗拒什么?是因为君轻蕊么……凌逸看着闻人怀诗,不知该不该问。

    迎着凌逸的目光,闻人怀诗的脸上很少见地浮现出一抹明显的红润,长长的睫毛微颤,眼神有些躲闪。

    原来他也真的是有在意我的……闻人怀诗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加速跳动,像是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似的。

    “凌逸,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一无所有了,你还会跟我做朋友么?”闻人怀诗忽然神色认真道。

    又是哲学考题吗?看样又不太像……凌逸闪过念头,几乎立刻就是洒然一笑,真诚地道:“我只知道,闻人怀诗永远都是闻人怀诗,天上地下,也只有这一个闻人怀诗。”

    说着,凌逸就化拳为掌,五指一张,就从闻人怀诗的手掌指缝穿过,再捏紧,使两人变成了十指紧扣。

    闻人怀诗的手纤细、柔软而带着丝丝冰凉,凌逸的心却火热起来,脸庞有些燥热。

    凌逸承认自己是自私了一些,甚至可以说卑鄙了一点,因为他是在尚且没有真正下定决心要跟闻人怀诗在一起的情况下,就做出这种类似黄狗撒尿占地盘似的举动,为的就是不管自己将来能不能跟她在一起,都占了先手,至少比别人抢先两步——第一步,上次在真武大楼第八层以强吻完成了。

    “你……”闻人怀诗没想到凌逸居然如此大胆,反射性的一抽手掌,却被紧紧捏住,脸上顿时通红,手却没有再动了。

    这是有戏啊……凌逸心头狂喜,然后犹豫起来,眼前仿佛出现了两个选项,是进一步做出大胆举动呢,还是见好就收?

    如果换做是花丛老手,肯定不会有这样的迟疑,多半是要蛮横霸道地将女孩儿摁在墙上掂起后者下巴俯身强吻,吻得女孩儿头瞪大眼睛脑空白心慌乱身体僵硬再变柔软最后变成抱住男主闭上眼睛热烈回应——假如后面有墙的话。

    然而凌逸终究不是那种情场高手,刹那间激烈的思想交锋之后,顿时有些怂了,没有那个勇气再做出唐突佳人的举动,甚至见闻人怀诗脸通红又有些气鼓鼓地瞪着自己,连已经攻占的阵地也失去了——他松手放开了闻人怀诗的手掌。

    “我回去了。”闻人怀诗说道,羞含嗔地瞪了凌逸一眼,挥手收起气元珠。就转身离去。

    似乎生气了?不过好像又不是很气的样……凌逸抓抓后脑勺。也不知该说什么话。

    突然。闻人怀诗站住脚步,没有转身,挥手就将气元珠扔向了凌逸:“这个送你。”

    凌逸接住气元珠,上面还残留有闻人怀诗的手掌余温,心有些疑惑。

    闻人怀诗身形一动,就快速消失在凌逸的视野之,只留下些许声音夹在凉风之传来:“记住你说过的话……”

    凌逸愣住,不知为何。心有种不安的感觉。

    站在原地想了片刻,凌逸才意识到,这种不安是来自掌的气元珠。

    气元珠这种东西虽然称不上宝物,但也价值不菲,闻人怀诗为什么突然要将它送给自己?

    还有,刚刚闻人怀诗真的问了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要刻意提到自己会一无所有?

    这样的问题,若是由其他人问出来,凌逸不会觉得突兀,但是从闻人怀诗嘴里说出来。此刻想想,便是觉得怪怪的。

    不过。以闻人家现在的声势地位,有什么人能够让她一无所有?

    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吧。

    凌逸脑闪过这些念头,一时难得其解,便将气元珠收起,然后除了杨树林往宿舍回转,半路上掏出手机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居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难道说自己跟闻人怀诗在那小树林顿悟了三四个小时?

    想起这次顿悟所得,凌逸的心情这才变好了一些,暂时抛开了那些疑虑。

    回到宿舍,原本熟睡的郭涛立刻清醒,看了一眼桌上的电钟,立刻就冲凌逸露出暧昧的笑容:“老大,我懂的哟……”

    凌逸翻了个白眼,懒得理睬这个满脑不良思想的家伙,直接脱掉衣服上床睡觉。

    人生得意须尽欢,既然已经喝了酒,用元力来醒酒未免太过浪费,不如趁着这股酒劲好好睡一觉才称得上是不虚度人生.。

    第二天,凌逸还在睡梦,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君轻蕊打来的。

    这丫头一大早能有什么事儿?凌逸疑惑着接通了电话。

    “凌逸,不好了,怀诗休学了!刚刚被她大伯给接走了!”君轻蕊声音急促地道。

    “什么!”

    凌逸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服,道:“说清楚点,她为什么休学?”

    “我也不知道啊……她仅仅带走了一些衣服。”君轻蕊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你别着急,他们往哪里走了?”

    “怀诗的大伯,就是闻人洪基,他直接就带着怀诗飞走了,说是要回虚坨山。”

    凌逸闻言,刚刚准备冲出宿舍的身体顿时僵住,随即呆愣着坐在床沿。

    他没想到,自己昨晚的不安这么快就化为了现实,而且是如此残酷的现实。

    随即凌逸猛然醒悟过来,无论是昨天白天的逛街,还是聚餐的喝酒,亦或是之后树林的过招,乃至最后将宝贵的气元珠相赠,闻人怀诗这种种反常的迹象,不正是决别的征兆?

    白痴!凌逸你就是个白痴!

    凌逸心满是懊悔,被手机自君轻蕊的一声声“凌逸”的呼唤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沙哑地道:“我没事。”

    君轻蕊松了口气,道:“我看怀诗的样,像是因为家里有事才休学的。”

    家里的事?说者无心闻者有意,凌逸神情一动,这世间的确是不存在能够让闻人怀诗一无所有的人,若真的有这种人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出自闻人家,唯有闻人家能够剥夺闻人怀诗身上的一切!

    凌逸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心不在焉地跟君轻蕊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握着手机的手放下,君轻蕊眼现出一抹失落。

    因为,从凌逸刚刚的说话,她感受到了那种不同寻常的关切和紧张。

    猛烈地摇摇头,君轻蕊缓缓握紧了拳头。

    ……

    男生宿舍,郭涛有些担忧地看着呆愣坐着的凌逸,道:“老大……”

    深吸口气。凌逸再度拿起了手机。拨了闻人怀诗的号码。结果是意料之的关机提示,脸上没有什么失望的情绪,他立刻在通话记录查找了一下,然后拨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是上次闻人洪基打来的号码,如果这个号码是闻人洪基本人在用,应该能够联系得上。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然后传出了声音:“喂?”

    是闻人洪基!

    凌逸立刻就听了出来,精神抖擞了一下,道:“我是凌逸,把闻人怀诗休学回虚坨山的原因告诉我,我给你治病!”说着就顿了一下,“包好!”

    闻人洪基沉默了几秒,叹息道:“有些事情,我就算丢掉了性命也不能说。”

    凌逸沉声道:“你并不需要告诉我全部,我只需要一个线索,一个我认为有用的线索!给我这个线索。我就给你治病!否则,下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帮你!”

    闻人洪基再度沉默,最后低声道:“我只能告诉你,如果你真的关心闻人怀诗,而且有那个胆量的话,半个月后,来虚坨山一趟!”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半个月么……凌逸陷入沉思,他已经基本能够确定,闻人家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而这种变故应该是和闻人怀诗有着直接的关联。

    半个月后,真相大白!

    “老大,你不会真的要去虚坨山吧?”郭涛紧张道。

    凌逸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避讳他,所以郭涛听到了凌逸和闻人洪基之间的对话。

    “我会去。”凌逸很平静地说道。

    郭涛立刻瞪眼:“老大,闻人家一门七先天不是开玩笑的,更何况还有闻人龙图这尊大神坐镇,如果闻人怀诗真的遇上了什么事儿,你去了也不顶用啊,没准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凌逸只是摇头。

    看出凌逸的坚决,这下打死郭涛也不会相信昨晚凌逸和闻人怀诗没发生什么了,也只有热恋的人才会这么犯傻,明知是死也要飞蛾扑火。

    凌逸沉默了片刻,起身从柜里取出了一个背包,开始往里面装东西。

    郭涛吓了一跳,道:“老大,你不会头脑发热现在就想去虚坨山吧?”

    “不是,我要去天山一趟,到时候你帮我请下假。”凌逸边收拾行礼边道。

    郭涛愣住,随即疑惑道:“干嘛去那儿?”

    “感悟天地。”凌逸随口道。

    郭涛翻起了大大的白眼,武道路途一步一个脚印,像小说描写的玄之又玄的体悟天地之道然后突破境界这种事情,在现实根本没可能发生,老大这话明显是托辞了。

    既然凌逸不想说,郭涛也就不再多问,转而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半个月以后吧。”凌逸想了想,道:“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的话。”

    郭涛难得聪明一回,立刻道:“老大你还是要去虚坨山?”

    凌逸并没有很多东西要带,这时候已经收拾好,随手将包背在身上,看着郭涛微笑道:“放心好了,我没那么容易死,等我的消息……”

    “不跟君轻蕊打声招呼?”郭涛说道。

    凌逸想了想,道:“我会给她打个电话的。”

    说完,凌逸拍拍郭涛的肩膀,就开门离开了宿舍。

    郭涛没有去送,他握紧了拳头,有种深深的无力。

    在闻人家这种庞然大物面前,无论自己还是凌逸,都是犹如蝼蚁面对巨山时的那种渺小。

    也许有朝一日,他们通过自身的努力,可能达到和闻人龙图同等的高度,但是现在,区区半个月的时间,真的太短了……

    他,郭涛,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上。

    原地呆立了片刻,郭涛的心有了一种决意。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所谓兄弟,便是同生共死,老大既然要去虚坨山,那身为小弟的他也该去虚坨山,就算是死,也要求个轰轰烈烈。

    然而郭涛不是这样想的。

    如果凌逸真的去了虚坨山,他不会去。

    如果凌逸死在虚坨山上,他也不会因为愤怒而冲上虚坨山报仇。

    他会等,等自己真正强大的一日。然后将埋葬了老大性命的闻人家族。整体埋葬!

    这才是一个男人。一个兄弟真正该去做的事情!

    而就在郭涛生出这种决意的时候,从宿舍楼出来的凌逸,已经戴上了闻人怀诗给他的人皮面具,换了一副很普通的面容。

    靠着这副面容,凌逸轻而易举地避过了校门口记者的眼线,然后坐上一辆出租飞车,到达车站,买了前往古国新疆乌鲁木齐的远途轨道车车票。

    通过车站里的公共免费电话。凌逸拨通了君轻蕊的电话。

    “什么!凌逸你要远游?要去哪?”君轻蕊惊呼道。

    “天山。具体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如果有人问起我来你就说不知道。”凌逸叮嘱道,万一他的行踪泄露,很可能激发一些人的野心,让他们铤而走险。

    “你这次出去会有危险么?”君轻蕊不无担忧地道,没问凌逸突然去天山干什么,仅仅是担心他的安全。

    “应该没什么危险的……好了,车快开了,等事情结束之后再跟你联系。”

    “……哦,那你一路小心。”君轻蕊有些不舍地道。

    “嗯。再见。”

    挂断了电话,凌逸等待了片刻。就坐上了前往乌鲁木齐的轨道车。

    四个小时之后,他走出了乌鲁木齐车站。

    天山早在古国时代就已经闻名遐迩,被开发成旅游景点,时至今日,也同样是帝邦的热门旅游景点。

    所以凌逸很容易就在车站边搭上了旅游专线,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天山脚下。

    买了门票之后,凌逸进入检票口,仰视天山山系。

    今天天气不错,天山诸峰并未被雾雪弥漫,空气像被刚刚洗刷过一样,景色显得异常清晰而惊艳。

    凌逸第一感觉就是壮阔,然后是美丽,不负天山之名。

    因为已经是十一月份,所以仅仅是站立天山脚下都极为寒冷,不少人都穿着厚厚的防寒防风衣,但像凌逸这样穿得不多的其实也有不少,基本上修为到了武道八重以上,通过运转元力抵抗这种程度的严寒不是问题。

    被开发出来的旅游区域,仅仅是占天山山系的一小部分,而凌逸真正要去的,却不是做为风景旅游点的天山天池!

    天山山系之,天池其实很多,大大小小算下来,有三十多个,只是大多不为人知而已。

    凌逸的目标,就是其十分不起眼的一座。

    不过凌逸并没有从李元龙的记忆碎片获知那座天池的确切方位,仅仅是知道一个大概方向。

    没有像大多人那样乘坐付费磁浮车上山,凌逸跟许多背包客一起徒步而行。

    天山雪景美不胜收,而在许多地方,都可以看见由祖辈传承的高原牧民放养的成群牦牛和山羊。

    这里的牧民都穿着自古传承的藏族服饰,面庞被高原紫外线晒得黝黑,身上没有什么修为,他们维持着古老的生活方式,仿佛与时代脱节。

    正是这种与众不同的与世隔绝般的返古气息,使得天山旅游经久不衰,久居都市的人来到这里,可以找到心灵上的片刻安宁。

    不久,凌逸就脱离了传统的旅游路线,走上了一条被封闭的显示禁止通行的道路,往茫无人烟的天山山系深处走去。

    直到天色昏暗,加上暴风雪来临,凌逸仍然一无所获,只好临时在一座山壁上挥掌,制造出一个避风的洞穴,在里面盘膝吐纳。

    ……

    清园联大校园外某快捷酒店之,在王筝的高亢呻吟,郭涛一声低吼,两人同时达到了巅峰。

    经过这几天的闭关,王筝终于是从后天前期突破到了后天期。

    小情侣小别胜新婚,加上王筝修为突破,自然是要出来以发泄肉欲庆祝一下。

    “涛,今天吃饭你怎么没叫凌逸啊?”王筝慵懒地靠在郭涛的怀,手指划着圈圈,随口问道。

    “老大外出感悟天地去了。”郭涛想起凌逸一本正经说这话的样,不禁笑了起来。

    “感悟天地?噗……”

    “笑什么笑,是真的啦。天山那地方人杰地灵。说不定老大真能感悟出什么来!”

    “咯咯。好啦,我不笑就是,不过凌逸去天山做什么?那地方那么冷……我听说闻人怀诗休学了,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郭涛心闪过一丝后悔,自己一时嘴快说出了老大的下落,因为他是知道有许多人要对老大不利的,知道其行踪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不过对于王筝他还是很信任的。眼睛一瞪故作凶狠道:“你这么关心老大干什么?难道你暗恋他?”

    “咯咯,你吃醋了?”王筝娇笑着,胸前一阵乱颤。

    郭涛看得欲火再起,翻身压了上去:“小妖精,看我怎么收拾你!”

    第二天一早,两人返回学校,然后依依惜别。

    王筝看着郭涛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甜美笑容收敛起来,不久之后,来到了一个僻静处。布下一道元力屏障隔绝声音,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而郭涛对这一切,暂时一无所知。

    ……

    虚坨山。

    虚坨山原本不叫虚坨山,仅仅是帝都北面二十余公里一座不知名的小山,直到闻人龙图名动天下,并且在这座不知名小山上建造了宅邸,虚坨山之名就响彻天下,从此成为无数人心目的武道圣地。

    战帝居所?武道圣地?

    在闻人怀诗看来,这仅仅是一座散发着腐朽作呕气味的囚笼而已。

    独坐窗前,闻人怀诗看着天空的皎月,回想起白天时候大伯二伯等人在厅堂的激烈争吵。

    半个月,这是争吵之后,闻人家成员最后确定下来的时间。

    她闻人怀诗的命运已经注定。

    天之骄,打落尘埃。

    想到这八个字,闻人怀诗心是极平静的,因为她的脑海浮现出了躺在躺椅上的慈祥老人亲昵地摸着身小小的自己的头发的场景,想着老人用青草编出一个又一个造型各异的花鸟鱼虫送到自己面前的情形,想到在自己因为练功太累而流泪的时候老人鼓励着说不想练没关系的情形,想到老人孤独地望着日落最后缓步走进洞窟再也没有出现的情形……因为这些对她来说十分宝贵而且珍视的记忆,所以无悔。

    从很早之前开始,当获悉一些事情,当看到大伯二伯乃至父亲都展露出丑恶的面目的时候,仅仅十二岁的她,就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语,而且从此之后,无论练功多么辛苦,再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她仅仅是有一些遗憾,遗憾无法在武道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看到更美的风景。

    然而她的心又是温暖的。

    因为这也是自己选择的一条道路,而且,那个人曾经说过,闻人怀诗永远都是闻人怀诗,天上地下仅有一个闻人怀诗。

    因为这句话,闻人怀诗因而知道,这世间有些事情或许会变,比如荣辱兴衰,地位力量,有些东西却可能永远都不会变。

    犹记得,那一刻十指紧扣,掌心传来的温暖。

    你怎么可以这么大胆……

    闻人怀诗嘴角浮现出一抹嫣然淡笑,含着一抹如昙花般珍贵的温柔与娇羞,左手轻轻握上右手,好似回到了那一刻。

    有了这些,即便是被打入尘埃,从此之后满身泥泞,我也无憾。

    同是虚坨山上,另一座独立院落之,闻人洪基抿了一口酒。

    “凌逸,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半个月后能不能阻止那件事,就看你自己的了……”闻人洪基闪过念头。

    闻人洪基决定帮助凌逸,当然不会是出于革命友谊,相比闻人家族虚幻的未来,他目前更加关心的,是自己的生命。

    因为连他根本不相信凌逸能够阻止那件事,那件对整个闻人家族来说,都极为重要的事,所以才乐得卖凌逸这个人情。

    直到上午十点多,猛烈的风雪才停止下来。

    封堵了洞口的积雪猛然向外爆开,凌逸从走了出来,眼睛被白雪反射的阳光耀得微微一眯。

    他的外出经验还是少了一些,否则肯定是会预估到这种情况,出行时带上墨镜。

    随即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四周。凌逸发现。方圆五十公里范围内,已经是杳无人迹,仅仅是有一些适应寒冷气候的兽类的气血。

    当即,凌逸催动久未使用的精神力,托举身体,顿时脚尖离地,身形犹如火箭一般快速拔空而起,不到半分钟。就已经高出地平面一千公尺。

    天山之本就寒冷,海拔提升千公尺之后这种寒冷更是加剧不少,已经达到了零下二十多度,饶是凌逸肉身强大气血旺盛,这时候也不得不耗费不菲的元力来抵御寒冷。

    而凌逸的精神力更是在急剧消耗之。

    凌逸居高临下,目光扫荡四周,顿时将地形记忆脑海之,不过仍然没有看到那座天池,当即没有迟疑,身形再度攀升。

    一千五百公尺。两千公尺,两千五百公尺!

    一直攀升了两千五百公尺。凌逸的身形这才真正凌驾于诸峰之上,一览众山小。

    他刻意等到这时候,就是为了等阳光照耀天地,使得高空的雾气尽散,视野格外清晰,才能将天山山系的诸峰分布以及大小天池分布一览无余。

    目光快速扫视,十余秒之后,凌逸的精神力已经有些不足,他连忙往下落去,用精神力控制住下落的速度,最后碰一声掉入雪。

    嘴里呼呼喷吐着热气,凌逸半晌才缓过劲来。

    在离地二十多公尺的时候,他的精神力就耗尽了,最后完全是垂直掉下来的,好在他现在肉身强大,还不至于因此受伤。

    倒不是说凌逸的精神力不够,事实上经过这段时间的储蓄,他的精神力已经相当可观,只是向上爬升和平地飞行又有不同,高度越高重力势能越大,几乎每上升百余公尺,精神力的消耗量就再成倍增长,能够坚持到两千五百公尺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精神力耗尽,整个人疲累不堪,但凌逸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那座隐蔽的天池,基本可以确定,就是东北方向分布的五座天池的一座!

    艰难地爬起来,凌逸没有急着前往目的地,而是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盘膝休息,将吞噬入体的怨气转化为精神力。

    精神力耗尽之后,补充速度比正常情况下快了不少,不过两个小时,所有的精神力就恢复了。

    凌逸长身而起,朝着天池所在方向前进。

    不是不知道通过飞行要比步行快速许多,然而精神力这种东西还是要少用,虽然说几率不大,但也不排除深山之出现先天高手的可能性,要是让对方感知到精神力波动,那麻烦就大了。

    积雪虽厚,但凌逸施展身法,踏过雪地就只留下一个浅浅痕迹,呼吸之间就前进一大截。

    三个小时之后,凌逸就已经查探了五座天池的三座,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不过凌逸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自己距离成功已经很近。

    第四座天池!

    在凌逸的观测,自己距离那座天池直线距离是百来公里,但山路蜿蜒,整体加起来应该有两百多公里,以他目前的速度,一天之内到达没有问题。

    而就在凌逸朝着天池进发的时候,在天山旅游区入口处,一名体形消瘦身穿黑色风衣的年男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在一张休憩长凳上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罗盘仪,按下了开启按钮。

    顿时,常人无法感知的波动以这个罗盘仪为心点扩张开去,眨眼之间就扩展出十余公里,却没有衰减之势,继续向外扩张,直到三百公里,这才快速衰减于无。

    随即就有立体投影出现,上面布满了密集的红点,每一个红点都代表一个气血分布。

    “他现在应该至少走出五十公里了吧……那就除掉五十公里范围内的气血。”

    年男喃喃自语,手指如弹钢琴般快速操作仪器,顿时投影五十公里范围内的气血红点全部消失。

    “他的修为是后天期,不过肉身和气血远比展露出来的境界要强大,可以媲美后天后期甚至后天大圆满,保守估计,以后天后期来评判好了……如此,气血值五百以下就不需要看了。”

    唰,投影之,超过百分之十点七的气血红点瞬间消失,仅仅剩下十余个红点,散乱分布。

    “气血波动分析年龄,这部气血追踪仪所能识别的底线是三十五岁,那么,三十五岁以上的气血消除。”

    唰,投影再度发生变化,气血红点只剩下四个,而且刚好是东南西北四个不同的方向!

    “四个么……也不算多了,一个一个来吧,总不可能运气那么差,最后一个才找到他。”

    收起了气血追踪仪,年男长呼出一道气雾,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镜片狭长的墨镜,戴在脸上,从休憩椅上站了起来,整个人的气势就是一变,带上了一种刀锋出鞘般的锐利。随即,这年男人膝盖微曲,脚下半公尺内的积雪猛然以圆形向四周爆开,向外翻掀的风衣衣摆如灌铅般猛然一沉,他的身形便是闪电般飞起,眨眼之间就是两三百公尺高,随即方向一折,身体前方有气爆圈炸开,朝着四个气血点的其一个急掠过去。

    而这一幕被一些游客无意看到,一个个目瞪口呆,忍不住激动惊呼:“先天——”

    先天高手,在绝大部分的普通人眼,始终是传说的存在,就跟电视里的明星差不多,能够亲眼见到的机会少之又少,乍一见到,尤其是看见如此拉风的一幕,自然是有些难以自已。

    而这名达到了先天境界的年男人不会知道,当他使用手的气血追踪仪,无形波动扩散方圆三百公里的时候,正在向前掠行的凌逸便陡然身形一窒,停了下来。

    如果是普通的后天境界武者,哪怕是后天大圆满级别的武者,都不可能感知得到这种波动,唯有先天强者,因为拥有强大精神力,才会对这种波动产生感应,进而察觉。

    凌逸虽然不是先天武者,但精神力之浑厚,如今已然比得上一般的先天前期武者,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有所察觉。

    紧接着,当年男人一番操作锁定最后四人、并且再无掩饰地爆发自己的精神力量极为帅气潇洒地飞空而起的时候,同样具有不弱精神力的凌逸,就顿时有所感应了,察觉到有一名先天强者飞空而起!

    不过,比精神力感应更加敏锐的是气血感应,这一刻,年男人体内气血如海潮奔涌,煌煌如一团照耀天空的火球,凌逸立刻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甚至连其飞行姿势都在脑海呈现出来。

    “先天前期武者?”凌逸微微动眉,通过气血感知直接就判断出了那人的修为境界,随即就没放在心上,因为那人飞的方向跟自己的方向截然相反。

    身形一动,凌逸继续向前掠去,不过,对那飞空而行的先天强者多少有些关注。

    数分钟后,在凌逸的感知,那名武者忽然落下了,不足半分钟,凌逸又感应到了那种波动。随即,那名先天武者再度拔空而起,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快速飞去。

    “不太对劲……”

    凌逸的身形瞬间一停,眉头皱了起来,生出了不对劲的感觉。

    前后分析,这名先天前期的武者,似乎先是通过某种声呐装置来辐射四周进行扫描,然后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因为距离有点远,所以凌逸只是隐约感觉得出来,这名先天武者降落下来的地方,似乎有一股达到后天境界的人形的气血。

    难道是在找人?甚至,就是在寻找自己?(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