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八零章 直面五大元帅!(书号:13326

第一百八零章 直面五大元帅!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龙婉儿仍然是那副茫茫然的模样,身一跃,就上了擂台。

    她的对手,是来自东瀛区的最高学府东瀛联大的高材生,草稚雄健!

    草稚家族,也是盛名已久的古武家族,论实力不在山本家族之下,也是仅次于三大顶级古武家族的一流势力。

    草稚雄健虽然不是草稚家族的直系,是从孤儿院收养,但因为武道天资出众,被草稚家族的现任家主所欣赏,收为义,破格收入家族族谱,获得传授“无生心剑流”。

    草稚家的无生心剑流以快闻名,据说修炼此剑道的高手瞬间能够在一呼吸之斩出上百刀,当敌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具骨架!

    后天后期的草稚雄健,是东瀛联大唯一一个后天后期高手,本来也是夺冠热门,只可惜,他遇上了龙婉儿。

    这一次,凌逸看得格外认真。

    龙婉儿仅仅出了一招,就是那种劲气极为阴寒的掌法,隔空一掌击出,草稚雄健倾尽全力出刀,欲斩破掌劲,然而却是连刀带人瞬间被冻成了一个大冰块,并且被击飞出去。

    救援人员赶紧上前救援,没想到根本没办法破开草稚雄健身上厚厚的冰层,最后还是一名修炼了火属性元力的先天高手出手,才将坚冰化去。

    而耽搁了这么一会儿时间,草稚雄健无论身体还是经脉,都受到了颇为严重的冻伤,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故而直接弃权了本届名校大比!

    很多人都悚然,上次凌逸和龙婉儿交手时他们尚且看不出深浅,这一次有草稚雄健做靶。才让他们明白龙婉儿的武功到底有多恐怖。

    而能够和龙婉儿拼得旗鼓相当的凌逸,同样是恐怖非常!

    然而,清园联大选手区的凌逸却微微皱眉,因为他觉得,龙婉儿施展的掌法,跟阳掌的名字不符。按道理应该是极阳劲气才对?

    只可惜上次得到的李元龙的记忆颇为模糊,否则如果知道巫婷婷武学的特征,应该就能有所确认了。

    战胜对手后的龙婉儿神情仍然空洞茫然,轻飘飘就下了擂台,也未往清园联大这边看上一眼,直接就回了太微联大的选手区。

    这让包括凌逸在内的许多人都觉得疑惑。以龙婉儿上次表现出来的疯狂,她应该不是那种能够做到无视仇敌的人。

    凌逸也不太相信。太微联大的领队能够对精神有些不正常的龙婉儿做通思想工作。

    虽然不明其因,但凌逸等人还是松了口气,这样也好,省去一些麻烦。

    第三轮结束了,紧接着就是第四轮。

    到了这个时候,被淘汰掉的人已经超过五分之四。只剩下百余人,按照赛制,经过第四轮和第五轮。就能决出最终的十强的八个来,其还有一部分人会通过另外的循环赛事争夺另外八个名额。

    能够挺入第四轮的,都不是什么弱者,这百余人是整个帝邦高等学府的精英,这个时候的比赛,有了更高的可看性,几乎每一场都看点!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大直播媒体的收视率,都较前三轮有了明显的提升!

    郭涛的运气似乎到此为止,他遇到了强敌,来自帝都联大的宗镇庭!

    “很好,你既然是凌逸的跟班,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先泻泻火气!”

    宗镇庭声音冰冷,自从知道自己跟郭涛是一组,他就等这一刻很久了,现在终于来到,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郭涛不屑一笑,耍了一个枪花,道:“你这样的人物,根本用不着老大亲自动手,由我这个当小弟的料理就足够了!”

    “区区武道重,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宗镇庭表情森寒。

    郭涛咧嘴而笑:“是啊,武道重,想要对付你,似乎真的有点难,既然如此……那就后天前期吧!”

    说着,他手银枪驻地,发出咚一声震响。

    随即,武道重的气势轰然爆发,并且以绝对不正常的方式,直线提升起来!

    轰隆隆……庞然的天地元气汇聚过来,造成了强烈的波动,往郭涛的体内涌入!

    “什么!”宗镇庭惊呼出声,脸色乍变。

    而在这时候,防护罩刚刚落下,五秒倒数刚刚开始,宗镇庭不敢趁机出手破坏规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郭涛进行提升!

    同样震惊的,还有所有的观战者,谁都没有想到,郭涛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破,看情形,郭涛似乎是早就到达了突破的边缘,只是压制着没有突破而已!

    郭涛在武道重的时候就能战胜后天期的对手,要是晋入后天,又该是多强的战力?

    唯有熟悉郭涛根底的凌逸、闻人怀诗和君轻蕊三人神色有些不对,因为他们很清楚,郭涛晋至武道重都是几天前的事,就算他再天才,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破至后天?

    “凌逸……”君轻蕊看向凌逸,不无担忧。

    凌逸沉吟道:“应该是用了一种短暂提升实力的秘法……这小,太要强了。”说着就忍不住摇头。

    其实郭涛这一场输给宗镇庭也没什么,反正每个组都有两个名额,只要后面不输就行,然而郭涛似乎有些忍受不了。

    凌逸没有听说过这世上有这种秘法,不过料想也需要付出不菲代价,也许会直接影响到郭涛接下来几轮的战斗。

    轰!

    一股凶猛霸道的后天气势,猛然从郭涛的体内爆发出来,震慑全场!

    随着这气势爆发,郭涛身体里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脆响声音,身形竟足足拔高了将近三公分,变得更加魁梧雄壮,气血滚滚如浪潮,而他的面孔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变成了绯红色!

    若是将他手的长枪换成传说的青龙偃月刀,那就是活脱脱的关公!

    “……比赛开始!”

    柔美声音落下的一瞬间,气势如狂的郭涛哈哈一声大笑,饱含元力的一枪挺出,气势狂霸,枪意纵横!

    方圆三公尺内的空气在这一枪之下被尽数迫开。形成真空地带!

    “来败我啊!”

    郭涛大叫,脚步咚咚咚踏在擂台上,引得整个擂台都在震动,光是这股如杀神般的气势,就足以震慑千军!

    若是雷千军等人在场,看到这一幕。必定是要热血沸腾,大声叫好。

    “就算你突破了。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宗镇庭当然不愿意退,他的武器十分巧合的也是长枪,不过比起郭涛手上的那把不知名贵了多少,乃是知名铸兵大师耗时半年锻造出来。

    武器的好坏,不光是在造型和锋利,更体现在往兵器加持元力时对元力的损耗度。同样是长枪,宗镇庭手上这把比郭涛的那把少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元力损耗。

    长枪一震,宗镇庭饱运家传绝学“紫阳元功”。顿时整个面容、眼瞳乃至手长枪,都浮现出一层淡淡紫色!

    噬月枪法,残月。

    宗镇庭手之枪在空间划过诡异的痕迹,犹如一道残月,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扫向郭涛直击而来的长枪,同样蕴含凌厉枪意。

    当!

    正面碰撞,两把长枪都是剧震,猛烈的枪劲从交锋处爆发开去。

    枪意交锋,旗鼓相当!

    “什么!”

    宗镇庭却脸色一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紫阳元功居然无法化消郭涛的劲气!

    宗家紫阳元功,有着化消敌人劲气的效果,宗玉京将这门武学练到了“三阳之境”,而宗镇庭更是达到了“四阳之境”,理论上能够在交锋时瞬间化去敌人四成劲气!

    然而这只是理论上的,敌人劲气的质量越高,化消起来也就越困难,但多少会有成效,这也是宗家紫阳元功闻名天下的原因。

    而“四阳之境”的紫阳元功,正是宗镇庭觉得自己可以不惧凌逸的底气之一!

    然而,就如同当初宗玉京的紫阳元功对凌逸无效,眼下宗镇庭也发现,自己的紫阳元功对郭涛的枪劲没有起到作用,不是没有效果,而是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小修炼的什么武功?”宗镇庭震惊连连。

    当当当当……

    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人连连过招,都是硬碰硬的打法,宗镇庭发现郭涛虽然现在只是后天前期,但无论枪意还是武功都不在自己之下,而且这人肉身强大具有怪力,连肉身方面也不逊于自己!

    原本是想要以雷霆之势将郭涛打败然后狠狠羞辱,却没想到居然陷入胶着之,时间越是拖延,宗镇庭就越是憋屈,自己宗家弟,对付一个境界不如自己的小都久攻不下,本身就是一种耻辱!

    “杀!”

    长枪猛然一震,逼开郭涛,宗镇庭的神色陡然平静下来,像是一潭死水,达到了无我无他的境界,施展出噬月枪法最强一式——

    大盈若冲!

    这一枪,平静,素朴,看上去毫无威力,然而被这一枪锁定的郭涛,却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险。

    大盈若冲,说的就是人境界越高就越是谦虚的道理,这一枪的神韵就正是契合了这四个字,真正的强大,蕴藏在平静之。

    “好枪法!既然如此,分出胜负吧!”

    郭涛修炼的霸王诀,战得越久越是气势高昂,当下毫无畏惧,手银色长枪一抖,就震出了漫天枪影,枪影不断重叠,隐隐然有金戈铁马般的声音,一枪击出,竟然有仿佛千军万马在齐头并进冲杀敌阵的气势!

    漫天枪影朝着宗镇庭倾泻过去!

    恍惚间,宗镇庭有种一人独对千军万马的感觉,那种蕴含在枪势之的恐怖杀意,几乎是让他从那无我无他的境界彻底脱离出来!

    心神被夺,宗镇庭施展出来的“大盈若冲”顿时势弱三分,出现了破绽。

    两大强招相碰,一声轰响,宗镇庭手的长枪直接飞旋着飞了出去。虎口炸裂。

    锵!

    宗镇庭被郭涛一枪击在胸口,发出金属交鸣的声音,呲啦一声,碎布飞散。

    只见郭涛这一枪,居然只是刺破了一层皮肤,再不能寸进!

    碰!

    宗镇庭被一枪震飞。落在了场外。

    只见其胸口,出现了一个两公分左右的孔洞,而在阳光照耀之下,从那孔洞之反射出了明显的金属光泽!

    “这是……改造体!”观众席上许多人都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变,惊呼出声。

    改造体由来已久。已有将近千年的发展史,最开始是一些狂人想要追求强大的肉身。而通过科技力量对身体进行改造,比如将骨骼逐步替换成超高强度的合金材料,甚至直接在皮肤之下加上一层合金护甲覆盖全身!

    由于最开始的技术并不成熟,所以这种改造死亡率很高,因此一度被帝邦政府立法禁止。

    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这方面的技术逐渐成熟,加上暗地里进行改造的行为屡禁不绝,最终又变成了合法。

    不过。改造体有好处也有坏处。

    真正有所追求的武者,是不会去进行改造的,因为武道境界想要提升,讲究的是灵肉合一,精神无碍,气血通畅,共鸣升华,往身体里打几大块钢板算是怎么回事儿?这肯定会对境界提升产生不小影响。

    宗镇庭能够在这个年纪修炼到后天后期,本身的武道天资已经是十分出众,将来或许有希望晋入先天,然而他居然将自己弄成了改造体,虽然让肉身强大一时,但在很多人看来这真的是自毁前途的行为。

    紫阳元功和改造体,这就是宗镇庭自忖能够打败凌逸的两大底牌!

    “获胜者,郭涛!”裁判走上擂台,宣布道。

    原本气势如虹的郭涛,闻言浑身气息一泄,狂猛霸道的气势瞬间消散,脸上异常的红润也是迅速变成了苍白,汗水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冒出,一下就浸透的衣衫。

    他气息虚弱,大口喘息,咚一声长枪驻地,艰难地支撑身体不倒。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台下的宗镇庭,除了气息有些紊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这种情形只维持了不到五秒,听到获胜者是郭涛,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刚刚郭涛这一枪,劲气凝聚,力重千钧,终究是透过了他的改造骨骼,伤到了肺腑。

    宗镇庭恨恨地看着台上随时都要倒下的郭涛,脸色难看无比。

    自己居然输了,不是输给凌逸,而是输给凌逸手下的小跟班!

    这样的结果,从来都不在他的事先考虑范围之内!

    自己的脸,宗家的脸,都随着他这一败,丢大了!

    呼……凌逸来到了擂台上,扶着连走路都在打颤的郭涛下了擂台。

    看郭涛虚成这副样,凌逸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郭涛果然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短时间里提升实力。

    他一眼就看出郭涛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就像是大病一场,体内滋生出大量的晦气来,而且都在往经脉涌聚。

    凌逸当然不会让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扶着郭涛往回走的时候,就不断地吸收着这些晦气,不让它们去祸害郭涛的经脉。

    回到了选手区,郭涛气喘如牛,坐下就不想动了。

    “老二,输就输了,你何必这么拼命?”凌逸责怪道。

    郭涛咧嘴:“输给别人没关系,不过是他就不行啊。”

    凌逸心头感动,他知道,因为宗镇庭是徐薇的现男友,郭涛才如此拼命的,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

    江天泽等人纷纷上前来表示关心,郭涛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直说没事。

    凌逸一直吸收着郭涛身体内的晦气,直到再也没有晦气,这才松开了手。

    这是莫昱过来,神色凝重道:“郭涛,你刚刚是不是用了什么禁忌的方法强行提升实力了?”

    郭涛坦陈道:“有是有,是开学的时候在真武大楼找到的,那种方法可以让人在十分钟内提升一个境界,后遗症好像是经脉萎缩近半……”

    咝……江天泽杨明等人都不禁吸凉气。他们也都猜到郭涛可能用了什么催发潜力的武学,没想到后果竟然这样严重?经脉萎缩,这对于武者来说,几乎是毁灭前途的绝症!可以说是半废了!也亏得郭涛刚刚还能一个劲摆手说没事!

    凌逸也是心头一震,没想到郭涛需要付出的代价竟然是这样沉重,无论怎么看。郭涛刚刚的举动都真的太鲁莽了,差点毁了自己!

    然而,凌逸的内心比之前更加感动,郭涛竟然会为了他的面而不顾一切,天下之大,称兄道弟言称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的人那么多。又有几人能够做到郭涛这种地步?

    这个兄弟,真的太傻了!

    郭涛呵呵憨笑。挠挠后脑,道:“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现在似乎没什么事儿?”

    “嗯?”

    莫昱神色一动,伸手就捏住了郭涛的手腕,仔细查探起来,片刻之后。面容古怪地松开了手,道:“除了气血有些不稳,元力消耗过度。的确没有什么异常……”

    “这……”

    江天泽等人都很不解,要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短时间内提升境界这么逆天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想到,是因为凌逸暗吸收了郭涛体内的晦气,才让他免受后果。

    “古怪,古怪……”以莫昱的见识,都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摇摇头叮嘱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为什么躲过一劫,不过像这种秘法你最好不要再使用了,否则也许会给你的身体或者精神带来永久性的伤害,这种伤害也许平时看不出来,但却会成为你晋入先天时巨大的障碍。”

    “先天?”郭涛愣了一下,说真的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先天,要知道他现在可是连后天都不是。

    “你可以的。”凌逸拍了下郭涛的肩膀,然后看了君轻蕊和闻人怀诗一眼,道:“将来,我们都要入先天!”

    这一拍,好似注入了力量,郭涛感觉自己热血沸腾起来,晋入先天这种以前根本不敢想的事情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虚无缥缈了,重重点头,道:“好!老大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江天泽等人看着暗暗摇头,这郭涛还真是对凌逸崇拜到盲从的地步了,天底下武者何其之多,能够晋入先天的又有几人?

    莫昱却暗暗点头,他当然知道先天难入,然而一个人若是连想都不敢想,能够晋入先天才奇怪了,郭涛虽然境界尚浅,但莫昱却很看好他的潜力。

    同时他心里寻思着,回去之后是不是要下命令将真武大楼催发潜力之类的武学典籍都收起来,一般不要让学生看到。

    这类功法虽然凶险,不过也是存在即合理,如果遇到真正的生死关头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第四轮很是激烈,无论君轻蕊还是闻人怀诗都遇上了强敌,不过都赢了下来。

    她们主要还是吃了境界上的亏,否则如果有后天期的修为,那真的是可以横扫许多高手了。

    凌逸更不用说,一招就将对手给打下了擂台,不过并没有伤人,使得后者颇为感激。

    而清园联大,也终于是出现了淘汰的情况,霍欣被淘汰了。

    毕竟,这次名校大比盛况空前,许多厉害人物都冒了出来。

    霍欣在和龙婉儿交手之后,被冻伤了经脉,被对手抓住机会,击出了擂台,无缘十强。

    之后的第五轮,变得更加激烈,终于开始出现像之前草稚雄健那样重伤的情况。

    这一轮,新生四小天王除了凌逸,其他人都陷入了苦战,郭涛和君轻蕊各自败了一场,而闻人怀诗则是凭借威力更加霸道的金刚涅槃掌战胜对手。

    而在这之后,江天泽遭遇了来自紫耀联大的一名老对手,两人激烈交手,终究输了一招,也被淘汰出局。

    修炼有“易筋残功”的端木斯意外被击败,击败他的,是来自一所不出名学府的学生。也是本届名校大比的黑马之一,他的武学极为特殊,看上去居然跟杨明的太极意有异曲同工之妙,不惧端木斯的强悍攻击,反而是抓住机会,将端木斯击败!

    其的武学道理。就连凌逸都看不太明白,却因此留上了心,记住了此人的名字——一!

    至于杨明和宗玉京,他们二人在很多人看来都变得深不可测。

    杨明的太极拳法更加玄奥,领悟太极意的他可以说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拥有凌逸那样霸道的拳法能够以刚破柔?

    宗玉京则是更加锋芒毕露。他的实力初露山水,身法极为迅速飘忽。剑法更是精奇鬼魅,加上以钢针为暗器,他的对手几乎没什么反抗能力就被他击败。

    自此,十强的八人提前出线,这其就包括凌逸、闻人怀诗、杨明和宗玉京。

    而端木斯、郭涛和君轻蕊,仍然要经历“败者组”的两轮赛事。也有争取到剩下八个名额的机会!

    看到这个结果,很多人心多很震撼,纷纷感叹。这一次清园联大真的是要崛起了。

    就目前而言,提前出线的人,清园联大占据名额人数,是最多的。

    不过,剩下的八个名额也是充满悬念,最终也不一定是清园联大一家独大。

    第五轮之后,第二天的比赛也就彻底结束了,众人回到住宿区域暂做修整。

    房间,凌逸闭目盘膝,脑闪过的是白天看到的许多选手所施展的武学,从吸收着对自己拥有的东西——以他现在的悟性,很多武学哪怕仅仅是看上一眼,都能看出许多奥妙来。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凌逸睁开眼睛,感受到门外刻意收敛了气息的两人身上熟悉的气血波动,屈指一弹,击门旁的感应屏,打开了门。

    一个大胡男人和一个妖媚动人的女人走进了房间。

    参赛选手的住宿区,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来,但这两个人身份特殊,前来拜访凌逸并不困难。

    “凌逸,好久不见了。”妖媚女人柔声道。

    “白梅?真的好久不见啊!”凌逸微笑,起身跟白梅轻握了下手。

    白梅仍然跟第一次见面时差不多的装扮,有种职业白领的感觉,面容柔媚,气质冷艳,又有种军人独有的犀利。

    “雷大哥!”凌逸和白梅的手一握即收,然后跟旁边的大胡雷辰拥抱了一下。

    雷辰依然是豪迈的性格,哈哈大笑道:“好小,你的比赛我都看了,恐怕现在我都不是你对手咯!”

    “哪里哪里,跟雷大哥比还差很远……”凌逸连忙谦虚。

    雷辰心很是感慨,每一次见凌逸,都能感受到他的惊人进步,时至今日,连他都没有了战胜凌逸的把握,这家伙实在是自己见过修行速度最恐怖的人!

    “你现在有空吗?”白梅问道。

    “有。”凌逸毫不犹豫道。

    “有人想要见你。”

    凌逸闻言心头微动,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随同雷辰和白梅离开了房间。

    三人离开了住宿区,一路上的军方守卫对他们视而不见,很快就来到了距离住宿区不远的一间会议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之后等了一秒,白梅直接拧开了门。

    等凌逸走进去,就再度把门关上,她和雷辰都没有进入。

    唰——

    五道目光同时落在了凌逸的脸上。

    会议室只有五个人,却是在帝邦之权利接近登顶的五人!

    包括雷千军在内的五大元帅,全部到场!

    好大的阵仗!

    凌逸不动声色,没有因为看到五大元帅而表现出任何不自在。

    事实上,五大元帅虽然各自收敛的气息,但怎么瞒得过对气血格外敏感的凌逸?早在之前静修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五大元帅再度来到生死斗场,并且聚集在一个地方。

    虽然疑惑五大元帅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来生死斗场,但凌逸也没多想,反正又不关他的事。

    没想到,现在看来,还真关他的事。

    对于帝邦的高层。凌逸真的很难生出多少尊敬之心。

    不过,出于礼数,凌逸仍是对雷千军等人施了一礼,然后直接了当地道:“凌逸见过五位元帅,不知五位元帅这么晚将凌逸叫来,是有什么指教?”

    五位元帅对视一眼。眼各有异色,似乎都没想到,凌逸在自己等人面前居然可以如此从容,这在年轻一辈当可是极其少见,不禁生出“这凌逸能有今日成就倒也不是侥幸”之类的感慨。

    “年轻人快人快语,既然如此。那就开门见山地说吧!”五位元帅最年长的元帅段震,微微敲击桌面的手指一停。他白发苍苍却气十足,目视凌逸道:“凌逸,我们叫你来,是有一个请求。”

    其余四人也都纷纷面色凝重地点头。

    “元帅请讲。”凌逸神色一正,心却颇有警惕,能够让五大元帅将姿态摆得这么低。这个请求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完成的。

    “不必这么紧张,说是请求,但其实对你来说。不过是顺手而为……”民间声望极高的南宫冷蟾脸上笑容和熙,道:“你需要做的,仅仅是在名校大比上,针对神恩家族的人,尤其是白浩然、龙婉儿等人,出手稍微重一些,最好是留下难以治愈影响其武道修行的伤害……”

    凌逸顿时恍然了,同时心暗惊,看来帝邦和月球之间的关系,真的紧张到一定程度了,雷千军等人不好直接对神恩家族的人出手,所以才要假手于他。

    见凌逸沉吟着没有做声,孔睿轻咳一声,道:“凌逸,你不要觉得这样的手段很卑鄙,不知道汪老头跟你提过止戈之战没有?”见凌逸点头,就继续解释,“这其实是为了将来的止戈之战做准备,事关将来帝邦安危,手段虽然有些上不了台面,但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能遏制一些就是一些……”

    凌逸倒没觉得这方法有什么不对,白浩然龙婉儿等人的实力在雷千军等人看来或许算不得什么,若是最近会有止戈之战也轮不到他们,但他们的确是潜力不小,若是给予足够的时间成长起来,绝对会成为巨擘般的人物,成为神恩家族的坚力量,到时候就真的威胁大了。

    不过……凭什么啊?凭什么好处是你们的,黑锅就由我来背?要真将白浩然等人伤到那种程度,神恩家族还不将我杀之而后快?

    就在凌逸闪过充满不爽的念头的时候,五位元帅最年轻的余闲道:“当然了,说是请求,其实我们也不会真让你白干……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只要是帝邦能够办到的,都好商量。”

    凌逸下意识就要拒绝,这世上恨他的人不少,虽说虱多了不怕咬,但他也没自大到说可以承受神恩家族疯狂报复的地步。

    不过,拒绝的话到嘴边,凌逸就微微一顿,转而道:“真的什么都行?既然这样,我听说帝邦之有一座大内武库,收藏了无数功法,我想要进去看一看——我要看的,是里面的全部!”

    “这……”

    五大元帅一怔,面面相视,他们先前想到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这一种,不过仔细想来也能理解,对于很是爱武成痴的武者来说,武学就是最宝贵的东西。

    凌逸继续道:“不要告诉我,这世上没有大内武库?”

    大内武库是个传说,是网络上流传的帝邦的神秘之一,据说收录着古往今来各种奇功绝学,天下间没有哪里的武道典籍数量能跟大内武库相比,却没有人真正知道这武库在哪里。

    凌逸对于金钱已经没了多大**,唯有未曾补全的截气道始终是盘桓在他心的一个遗憾,如果能够进入大内武库,纵观古今武学,吸纳精华,也许就能将之补全!

    刹那间,段震等人精神力交流,达成了共识。

    “大内武库有是有,不过不在帝邦,而是在圣武堂……你知不知道圣武堂?哎,你又知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南宫冷蟾似乎有点幽默的性,见凌逸点头愣了一下,才笑着继续道:“大内武库,名义上归帝邦所有,实际掌控者却是圣武堂。将收集到的武学放进武库去的程序很简单,但如果有人想要进入武库查阅典籍,而且是全部开放的话,那就不太容易了,需要圣武堂高层的首肯才行……这件事情,我们也做不了主。还需要跟圣武堂那边沟通一下才能给你答复。”

    凌逸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大内武库居然跟闻人怀诗提过的圣武堂有关,摇摇头道:“既然如此,就请诸位元帅与圣武堂那边沟通,到时候再给我答复就好……诸位都位高权重事务繁忙,若无其他的事情。凌逸就不再打扰了。”实际是他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五名先天期境界的高手扎堆在自己面前,就像五个燃烧的太阳。气血沸腾翻滚,对凌逸产生极大的吸引,恨不能扑上去在每个人身上都狠狠啃咬一番,每多呆一秒都需要巨大的毅力支撑。

    “好,我们会尽快给你答复的。”段震点头道,弹指间撤去了笼罩会议室的隔音元力层。

    “那凌逸就告辞了。”

    凌逸施了一礼。就开门出了会议室,离开前忍不住看了雷千军一眼,心下有些奇怪。从他进到这会议室开始,雷千军就憋着一张脸,一句话都不说。

    心念一转,猜到雷千军或许根本不支持这次会面的,凌逸对其印象倒是改观了一些。

    仍然是由白梅和雷辰相陪,一路无话地将他送到了房间门口——他们没有问凌逸和五位元帅谈了什么,深深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凌逸,小鱼最近很想你,这是她现在的号码,有空的时候不妨给她打个电话。”白梅将一张记了号码的纸条交给凌逸。

    凌逸脑立刻就浮现出雷小鱼那精灵古怪的样来,不知道她现在还是不是每日热衷于寻找外星人?嘴角就不仅牵起一抹微笑,道:“她现在怎么样?”

    白梅柔媚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母性般的溺爱,摇着头轻笑:“这丫头每天都发奋读书,练功,口口声声说明年要跟你当同学,我看有点悬。”

    凌逸一怔,随即哑然,记起似乎真有这么一回事儿,分开前小丫头曾经说要发奋,明年考入清园联大。

    雷辰和白梅离开了,凌逸重新回到床上静修,不再想跟大内武库有关的事。

    段震等人请求的事情,凌逸其实不太想做,因为风险太大了,就算段震等人最终同意全部开放大内武库给他,他也要好好思量思量值不值得。

    他不想,自然有人在帮他想。

    会议室,雷千军等人都陷入沉思。

    半晌之后,南宫冷蟾道:“你们怎么看?”

    “看不出来……”余闲摇头道:“不过,如果他真是龙玄霆的人,觊觎大内武库就解释得通了……诺亚人一直想进入大内武库,但一直没有机会!”

    段震沉声道:“看来还是需要继续调查,他的身份仍然存疑,未真正确定下来之前,尽量不要让他靠近大内武库!”

    孔睿道:“也不一定,我们或许可以先和圣武堂那边沟通好,先答应凌逸的要求,然后看他在比赛的表现,以此来推断他是不是真的跟诺亚人有关?”

    南宫冷蟾附和道:“没错,我看就算让他进入大内武库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虽然能胜后天大圆满,但现在也只是一条小泥鳅,圣武堂之高手不少,进入圣武堂就如瓮之鳖,能翻出多少风浪来?”说着看向雷千军,“老雷,从之前开始你怎么都不说话?”

    “话都让你们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憋了半天雷千军终于有点忍不住自己的火爆脾气,哼道:“凌逸是个人才,而且是地球人千年都未必会出一个人的人才,你们就因为那龙家小丫头一句‘师兄’,在那里疑神疑鬼,怀疑来怀疑去,还特地设这个局来试探他,利用他,这样怎么能让人归心?”

    段震声音苍老地安抚道:“老雷你言重了,也不能说是利用,只是确实由此必要而已……我们齐聚于此设这个局,就已经说明对他的重视,因为重视,所以才需要更加谨慎。如果他真的不是龙玄霆的人,让他进入大内武库有所提升我等也是乐见其成。可如果他真的是奸细,那自然是要早做防范为好……”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雷千军心里仍然是不舒服,重重哼了一声就起身率先离去。

    雷千军对凌逸是很惜才的,虽然最开始借毕业考将凌逸推上台面的就是他,但雷千军掌握着那个度,不会因此让凌逸受到生命上的威胁。

    之后帝邦之有人觊觎凌逸身上的武学,也是他极力斡旋,这才最终让帝邦高层转变了态度。

    这一次,性质和雷千军推凌逸上台又不一样了,如果凌逸真的对白浩然或者龙婉儿做出那种伤害,无论白家还是龙家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是将凌逸至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这是雷千军不愿意看到的,小幼苗需要经历风雨洗礼才能长大,却绝对不是说可以经受狂风骤雨的摧残!

    一个不慎,这个千年难遇的人才可能就会被毁掉!

    这是雷千军不同意设这个局的最大原因,然而最终因为五名元帅投票,确定方针,又不得不前来做这件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绪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