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六八章 陷害(书号:13326

第一百六八章 陷害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翌日。

    一对游人正要上东胜山,就被封路的警察拦了下来,被告知东胜山发生了凶案,所以封锁现场。

    东胜山山顶观景台。

    闻讯而来的山本武一神色沉默地站在警戒线外,看着警察忙碌地勘验现场,看着跪在地上身体已经僵硬多时的庄天宇,眼有冰冷的火焰在跳动,紧握发白的拳头,出卖了他内心的狂乱。

    现在的他,就像一座火山,在压抑沉默,随时都可能爆发。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验尸官用仪器对庄天宇的尸体进行光线扫描,然后那名检查人员,神色突然变得古怪。

    随即,那名验尸官神色凝重地蹲在了庄天宇的尸体前,捏开了庄天宇紧咬的牙关,很快用镊从其牙缝之夹出了一丝东西。

    验尸官郑而重之地将那丝东西放在不远处的仪器,进行基因层面的分析。

    不久,当检验结果出现在页式电脑的纤薄如纸的屏幕上,验尸官的瞳孔微缩,随即他向不远处的蹲在庄天宇身后的拳劲轰出的深洞处观察的探长招了招手。

    这种人到年的探长起身,来到了验尸官的身旁,接过页式电脑看了起来,脸色也是瞬间一变,道:“进一步做胃部检查!看看是不是那样!”

    “是。”

    验尸官郑重地点头,然后提着一件仪器,来到庄天宇的身前,从那仪器上,扯出了一根可以自由活动的层叠金属管。对准了庄天宇的口腔。立刻。从那金属管,伸出了尾指粗细的带着润滑液的透明管。

    这管尖端有个明亮的探头,像是活物一般往庄天宇的口腔深处延伸,通过喉管,进入胃部。

    看到这一幕的山本武一,微微皱眉,因为他想不明白,庄天宇胃里面的东西。跟他的死亡有什么直接牵连?

    这个时候,走到了不远处的那名探长开始打电话,电话之提到的三个字,狠狠挑动了山本武一的神经。

    “……我有怀疑,他就是最近盛传的食人魔……”探长这样说道,声音有些压抑兴奋地微微颤抖。

    食人魔的案,已经压了一段时间,而且闹得整个帝邦都有些人心惶惶,如果能够确认死者的身份,就是食人魔。并且结案,那么对他来说无疑是大功一件。他的位置,也许可以再升上一升。

    而“食人魔”三个字落在山本武一的耳,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的心唯有震撼和不信,瞳孔瞬间缩成了针尖,久久无法扩散。

    “不可能!天宇怎么会是食人魔!绝对不可能……”

    然而,当山本武一看到探入庄天宇胃部的管缩了回来,并且带出了一截颇为腐烂的东西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任他心机深沉,久经风浪,脸上的肌肉也不禁像过电一样抽搐起来。

    那分明是一根手指!上面的指甲,还依稀能够分辨!绝对是人的手指!

    “陷害!绝对是陷害!天宇不可能是食人魔!也许是凶手逼着他吃下了人肉……”山本武一仍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为庄天宇找着解释。

    然而,当越来越的人肉残渣从庄天宇的胃里被取出,山本武一的心像是灌了铅,越来越沉重,好像要沉进永无天日的黑暗里。

    他的脸色,煞白如纸。

    而在这个时候,低沉轰鸣声从天空传来,三辆超导飞车划破天空,数秒之后就来到了东胜山的上空,然后在观景台边上降落下来,随着沉闷的关门声,戴着醒目鹰组袖章的十名男下车。

    为首之人,是雷辰。

    雷辰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山本武一,眼神闪过一道异样,随即礼貌性地微微点头,心里想着,看来资料所言果然不假,庄天宇和可能是山本武一的私生……

    在更早之前,听到说庄天宇死在东胜山的时候,雷辰就预料到山本武一也许会出现在这里,只是那个时候的他全然没有想到,庄天宇会和食人魔等同起来。

    鹰组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勘验现场的继续,只是难免让在场许多警察显得神情紧张和恭谨。

    雷辰走到了机器的旁边,吩咐随行的一名鹰组成员打开一个箱,大量的冰霜白气冒了出来,寒冷白雾之,可以看见一个个的小玻璃罐。

    每个罐之,都冷藏着食人魔案件一个受害人的部分血肉组织。

    验尸官从每个罐挑出些许血肉,扫描,建档,然后按下了对比扫描的按钮。

    数分钟后,结果出来了。

    “和最近两名受害人的基因相吻合!”验尸官沉声道:“不过,即便这样,还不能完全确认,需要将尸体进行更加深入的检查,详细分析其肠胃内的遗留物,或许能够找到更多受害人的基因,才能够进一步确定。”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在场众人都觉得,答案已经**不离十了,纷纷用奇异的目光看向庄天宇的尸体。

    雷辰暗暗摇头,虽然他也觉得凌逸施加在庄天宇身上的羞辱非常沉重,但也没想到庄天宇会因此变得如此丧心病狂?只是,在推理之,庄天宇修炼了一门奇异的靠吞食他人血肉来增长修为的邪功,那么这门邪功是谁传授给他的?

    雷辰的目光,不禁偏向了站在警戒线之外的山本武一脸上。

    山本武一很显然是听到了验尸官的结论性话语,所以脸色变得异常阴霾。

    然后,在雷辰的注视,山本武一朝着警戒线走了过去。

    有警察想要出言阻拦,被雷辰以摇头制止。

    人生之最痛苦的事情之一,便有白发人送黑发人。雷辰充分能够理解山本武一此刻的感受。心知在眼下这种情况。任何阻止他的举动,都也许会转变为引爆其内心怨怒的导火索。

    当一名先天期高手被引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真的很难说。

    哪怕儿已经变成了食人魔,儿仍然是儿,这点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这是山本武一此刻内心之最真实的写照。

    虽然说山本武一自己都不知道庄天宇究竟是不是他的儿,但一直以来,他将对兄长和大嫂深深的愧疚全都转化为父爱。投注于庄天宇身上,比亲生还亲生。

    大悲无言,山本武一来都了庄天宇的尸体前,看见庄天宇低着头却死不瞑目,他想起十几天前,庄天宇跟自己通的最后一通电话。

    在电话之,庄天宇很兴奋地告诉自己,他在禁窟之得到了非常厉害的功法,不久之后,他的修为必然会突飞猛进!

    山本武一清楚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由衷替庄天宇感到高兴。然而现在看着庄天宇的尸体,他很想问。难道成为食人魔就是你所说的让你突飞猛进的功法?这样的邪魔功法,你为什么要去修炼?

    这样的质问,却永远得不到答案了。

    于是山本武一的心,更怨更怒,如海啸般在胸翻腾,死死压抑住的那股杀气,微微颤栗着他的身躯,令他的脸色变得比平常更加僵冷如一具尸体。

    他的眼神充满了死寂。

    天宇,无论是谁,哪怕他是闻人龙图,拼了这条老命,我也要让他死!死!死!

    这个时候,已经看完了初步现场勘测报告的雷辰来到了山本武一的身边,扫视着尸体周围道:“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而且没有发现可疑的脚印,庄天宇应该是被人一击杀死,而且是绝对出乎预料的一击,看他死前的神情就知道……从表面看上去,击杀他的应该是一种极刚猛的拳法,而这种拳法,看上去似乎是……”

    他说着,伸手探进庄天宇胸口那个空洞,轻轻一抹,再拿出来,指肚上带着一些黑色。

    山本武一死寂的目光凝视着雷辰手指上的黑色,从牙缝迸出了冰冷的四个字:“破魔拳法!”

    雷辰沉默。

    任何武学,尤其是知名武学,所造成的破坏痕迹大都有迹可循,有眼力的武道高手,可以凭借对伤势的观察,就能大致判断出造成伤害的是什么武学。

    而恰恰,古武黄家的破魔拳法,所造成的伤口,就是有着极为鲜明的特点,伤口内部,会出现犹如焦炭般的痕迹,越是将这门武学修炼到高深处,伤口炭化就会越明显。

    眼下,庄天宇的伤口炭化程度十分惊人,可见出招之人已经将破魔拳法修炼到了极高层次。

    破魔拳法并不是非常高深的武学,就算黄家的旁支之也有一些人习得,功法泄露出去也并非稀奇之事,不过,能将这门拳法修炼到这种层次的,就算是黄家之,也是少有。

    正这么想着,雷辰突然就听山本武一继续声音冰冷地说道:“而且,出手的人是先天!”

    “先天?”雷辰眼露出震动和不解之色。

    山本武一飘飞起来,然后停住,居高临下地看着庄天宇的尸体,他的目光穿过庄天宇胸口的大洞,正好落在地上被劲气轰击而成的呈一定角度倾斜的深洞上。

    如果凌逸在这里,就会发现,山本武一正好是处在他飘在空向庄天宇出拳的地方。

    而山本武一的这种错误认知,正是凌逸想要的。

    雷辰也瞬间恍然了。

    这样的攻击角度,绝对不是站在地面上的人所能够造成的。

    能够造成这样角度伤害的,唯有飘浮在空的先天高手!

    难怪现场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因为在先天高手面前,庄天宇根本没有反抗能力,直接就被秒杀!

    破魔拳法,或许只有黄家的先天高手才能专注地将之修炼到这种程度。

    眼怒焰翻腾,山本武一浑身上下陡然散发出了惊人的戾意,犹如凶神降临,咬牙摩擦出两个字:“黄——家——”

    “不好!”

    雷辰神情一变。却已经慢了一线。

    一股恐怖的先天气势镇压全场。所有人都犹如琥珀的虫一般无论**还是精神。都被彻底僵固,就连雷辰也不例外,他虽是后天大圆满,但在先天期高手面前,仍是毫无反抗之力。

    下一刻,只见观景台上劲气猛然席卷,雷辰等人纷纷被掀飞出去,如下锅饺般碰碰摔了一地!

    当他们都发现自己恢复自由的时候。观景台上空空荡荡,山本武一和庄天宇都消失不见。

    “这下……要出大事了!”雷辰脸色苍白地看着天空,声音微颤地喃喃自语,猛然醒悟过来,一摸口袋里的手机,弄了几下,脸色瞬间一变,因为已经坏了。

    不光是他的手机,在场所有的电设备,全都报废。超导飞车也都不能用了。

    山本武一盛怒之下,仍不忘毁掉所有的电设备和交通工具。因为如此,雷辰更加感到不安。

    “咦,副组长,这里不对啊!”一名鹰组成员突然发出惊疑之声。

    雷辰走过去,道:“哪里不对。”

    那名鹰组成员疑惑道:“副组长,你看!发光氨喷洒之后,这片没有血液的区域,居然也出现了荧光反应!”

    发光氨是专门探查现场是否有血迹的雾剂,喷洒之后就会让血液放出荧光,在案件侦破是最常用到的工具。

    雷辰神色一变,看向地面,发现果然如此,有一片看似干净的地面,却有着许多细微非常的荧光点。

    雷辰看着这片面积颇大的荧光点,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想,神情变得非常难看,深吸口气道:“错了……庄天宇不是被人用破魔拳法从正面击杀的,而是背后袭击,而且极可能是锐器从背后刺穿其心脏,才能使得心脏挤压血液,形成如此远而大面积的喷溅!凶手后来再施展出破魔拳法,是为了掩盖真正的致命伤口!”

    如果凌逸在这里,听到雷辰的这番推断,肯定是要暗呼厉害,就从这点蛛丝马迹,就还原出了这么多真相。

    这也是他没有经验,没有将地面上的血迹彻底清除干净,才留下了破绽。

    “所以……凶手很可能不是黄家的人,最后一拳,为的只是嫁祸!”

    这样的念头在雷辰脑闪过,他的身就立刻往山下掠去。

    然而这个时候,猛然一声轰隆,从帝都西面传来,强烈的元气波动以及毫无顾忌爆发出来的先天气势,震动天地!

    雷辰的身形瞬间一窒,脸色微白。

    已经晚了。

    这一日,帝都风云变。

    如果将整个帝都的天地元气比作一个平静而巨大的湖,帝都之的无数人吞吐天地元气就好似在这个巨大的湖生活的小鱼微微煽动鱼鳍,虽能造成细微波动,却无法将整个湖的平静打破。

    然而,先天高手之间的猛烈交手,就好似一块巨大的石头投入湖,不可避免地会引起整个湖水的涟漪动荡,引得湖无数的鱼儿都有所感应,惊惶失措。

    凌逸也是这无数鱼儿的小小一条,然而,当他感受到了从空间传来的惊人元气波动以及遥遥传来的带着惊人杀气的先天气势,没有丝毫失措,甚至并不觉得十分惊异。

    这个世界有很多巧合,然而有些巧合如果太过巧合,那就是注定。

    先天高手之间的交手,在这个世间本来就很少,而发生在帝都的先天高手交手,那就更少。

    因为先天高手全力战斗时所产生的破坏太过惊人,所以帝邦政府绝对不允许这种层次的争斗在市区发生,一旦发生,绝对会以极为强势的姿态插手介入,后果很严重,就算是先天高手也未必承受得起。

    故而,凌逸有预感,眼下正在发生的这场声势惊人的交手,很可能跟自己精心布置的庄天宇的死有关。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猛烈的属于三股不同的先天气势的碰撞,仅仅维持了不到十秒,猛然就减少了一股,陡然,凌逸就感觉到。四股极为强势的先天气息。从帝都之猛然爆发。朝着战团快速靠近,转眼就参与其。

    刹那间,更为猛烈的元气波动传递而来,好似惊涛骇浪。

    整个帝都,空间的天地元气,好似沸腾了一样。

    很快,剩下的股气息,突然以比火箭升空还要惊人的速度朝着高空转移。最终消失,空间的元气波动也因此慢慢变得平息。

    凌逸没有亲临战场,脑却出现了浮想联翩的画面,正在猛烈交手的两人,被后来赶来的四人,以非常强势的手段,逼得远离地面,越来越高,深入云端之。

    这就是先天高手之间的战斗吗?

    凌逸内心震撼,心神摇曳。可惜没办法亲临现场,一睹先天高手交手时的风姿。也不知那云端深处,现在是怎样的一种天翻地覆?

    没办法再静下心来,凌逸干脆出了修行室,打开寝室门,和很多被惊动的学生一样,站在走廊上,眺望天空,就看到远方云端之上,云气如翻开的开水般,以绝对不正常的姿态翻涌震动,其伴随着光芒闪耀,一股股低沉的轰隆的声音隐约可闻。

    陡然,一声巨大的雷喝,从那云端之炸开,一股强烈的元气波动,由天空传递而来,再度震荡而至!

    在凌逸的视野之,云端内猛然炸开了一个窟窿,一道渺小的身形以比陨石坠落更快的速度快速坠落,陡然间就像一个气球一样炸开,四分五裂!

    “哇呜!”

    看到这一幕,意识到有一名先天高手就此在自己眼陨落,整个宿舍楼,乃至周遭几栋宿舍楼,都发出了一片充满震撼的惊呼,每个人的心都震惊得无以复加,许多人都几乎以为自己身在梦。

    那可是渴望不可及的先天强者啊,居然就这样被杀死了?

    “山本武一,你已罪不可赦!”

    一声饱含怒意的雷喝,从云端深处炸开。

    山本武一?原兵戈系主任山本武一?

    所有清园联大的学生都呆住了,旋即轰然喧哗,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

    谁也没有想到,交手的先天高手,居然有自己学校的山本武一!

    而凌逸听到这个名字,眉头便是微微一掀,原本只有五分确认,现在增加到了八成。

    此刻的他,并不知道山本武一和庄天宇之间的确切关系,然而当初他和庄天宇在纠纷台上交手,山本武一就曾出面偏袒,可见这两人之间必然是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而现在,山本武一发狂,很可能是了自己的计策,误以为庄天宇是黄家的人所杀,跟黄家的先天高手干上了!

    前后有两股先天气息消失,可见在这短暂又猛烈的交手之,山本武一很可能接连击杀了两名黄家的先天高手!

    就在凌逸转过诸多念头的时候,远处天空之上,碰一声云雾炸开,一道身形如光似电般朝南方急速离去,瞬间,那四个后来的先天高手的三个,一下追了过去,另外一个,则似乎是朝着地面降落下来。

    天空就此恢复了平静。

    然而偌大帝都,能在这个时候心灵平静的又有几人?

    出大事了!

    真的出大事了!

    不知多少人,惊惶而无所适从地重复着类似的话语。

    所有人的心都充满了好奇,山本武一究竟是与什么人展开了交手,而且施展出必杀手段。

    很快,真相以惊人的速度在网络和各大媒体上揭露出来。

    遭受山本武一这名先天期武者荼毒的,是帝都黄家!

    黄家也是立身帝都已有千年的千年世家,在西面的一片寸土寸金的富人区土地上建造了专门的府邸。

    而现在,这座府邸已在雷霆般的交手彻底夷平。

    黄家直系弟伤亡惨重,先天前期境界的黄家家主被盛怒而来的山本武一一击击杀,在之后的交手,又有一名先天前期和先天期的家族顶梁柱陨落。

    其的先天期武者,是黄家家主的族叔,也是黄家修为最高之人,在交战最后时刻从天空坠落并且爆体的,就是此人。

    如此,黄家五名先天高手之。已是陨落三人。剩下的两人都是先天前期。却是正好不在帝都,躲过一劫。

    千年家族虽然枝繁盛,但经此一役,黄家可谓是元气大伤,直系成员死伤超过八成。

    在这之后,黄家陷入了争权内斗之,更有其他家族,开始蚕食其家族旗下的各种产业。

    还好在这个时候。黄家直系成员之一的黄权,施展出了过人手段,一方面以雷霆手段打压竞争者,另一方面连横合纵,拉拢族内元老,通过各种方式拉结其他家族为盟友,动用千年以来安插在帝邦政府的各种关系,才迅速的稳定住了局面,避免了千年家族彻底没落的命运。

    最后,黄权居然坐上了黄家家主的位置。

    无意之间。凌逸可以说是帮了黄权一把,不然纵然黄权心机深沉。手腕过人,但想要坐上家族位置,不知还要奋斗多少年。

    而稳定住了局面的黄家,也因此严厉讨伐山本家族,在黄权的操控下,通过各种方式展开对山本家族的报复——这些报复,是黄权拉拢族内人心必须要做的事情。

    山本武一夷平黄家,这一事件的起因也是难以抑制地传播了开去,同样传播开去的,还有庄天宇的离奇身世。

    于是,许多人理解了,山本武一是为报仇,而怒平黄家。

    至于这个“”是儿还是侄,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庄天宇居然就是食人魔,杀死他的人,是黄家擅使破魔拳法的先天高手!

    这两件事情震动了许多人,清园联大的学生和老师尤其震惊而惘然。

    谁也没有想到,庄天宇会在离开之后,变成这样可怖的存在。

    黄家不可谓不冤枉,如果真的是他们干的,也不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进而让山本武一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山本家同样感到冤枉,因为无论山本武一还是庄天宇,都可以说是已经离开家族的人了,虽然最近庄天宇又立了功劳,但在很多老一辈人的眼,他仍然是个“不祥”。

    而就是为了这个“不祥”,山本武一将山本家族都拖入了泥潭之,可以说是屎掉进裤裆里,怎么都解释不清了,只能被动地对黄家进行解释,然后应付黄家的各种明争暗斗的打击。

    不祥,果然还是不祥!

    许多山本家族的老一辈都充满怨气。

    渐渐的,山本家族也被打击出了真火,展开反击,于是乎,两大家族就这样掐上了,各种手段都用了出来。

    两大家族的积累,就在这各种斗争之急剧消耗着。

    不过这都是尚未发生的后话,却也是大部分在凌逸预料会发生的事情。

    凌逸所预想的狗咬狗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当然,雷辰不是没有将自己的发现和推测报告上去,只是那个时候,黄家和山本家的死仇已结,再怎么化解都已经没有用。

    帝邦政府虽然从斡旋,但也只能制止两大家族表面上的明斗,暗地里的私斗以及经济上的较劲,又不是他们所能管得了的了。

    而在这一日,将正在交手的山本武一以及两名黄家高手逼离地表升上云空的,正是五大元帅的四人,其就有凌逸曾经见过面的雷千军和孔睿。

    五大元帅,都已经是先天期修为,每一个都能跟山本武一一较高下,然而到场的四名元帅心有顾忌,不敢下死手,没想到就被满心都只有“复仇”二字的山本武一钻了空,拼着重伤一举击杀了那名先天期的黄家耆老,然后遁走离去。

    三名元帅一路追踪,眼看就要将山本武一擒获,没想到山本武一突然方向一转,离开了大气层,进入太空之,随即就受到一艘没有标识的偷渡太空船的接应,往月球飞遁而去。

    三大元帅都是先天期高手,精神力浑厚,能够在外太空飞行,而且由于不再受地球引力约束,使得飞行变得更加省力,横渡地月只需要时间,不存在做不做得到的问题,但在速度上毕竟是没办法跟太空飞船比,于是转身飞到了驻守在大气层外的太空基地,跟那里的守备军照面,然后一群太空舰对那艘太空船展开追击。

    山本武一的举动看似突兀,实则必然。

    就好像古国犯事之后的官员,很多都会选择往美国逃逸一样,犯了惊天大案的山本武一,也没办法再在地球上呆下去了,眼下唯有月球是他的容身之所。

    月球虽然名义上仍然归帝邦政府管辖,然而数千年的诺亚人自治,其实距离独立已经不远,想要借助月球上的力量缉捕山本武一,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所以唯有赶在那艘太空船进入月球自治区太空管辖范围之前将其截获,否则捕获山本武一的希望就变得颇为渺茫——以山本武一的实力,自然会有大批的月球势力愿意招揽和收容他。

    这场太空追逐战足足持续了将近三个地球日,最终却以近乎毫厘的距离,偷渡太空船进入了月球自治区太空管辖。

    而大批的地球太空舰队的靠近,早就惊动了月球的太空守备军,对于偷渡太空船他们视而不见,却与追踪在其后的地球太空舰队对峙起来,局面一度紧张到快要破表,最终是以地球太空舰队的愤然撤离而落下帷幕……

    至于为什么会有偷渡太空船那么碰巧在关键时刻接应到山本武一,许多人的揣测是,山本武一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退路,时刻做好了离开地球的准备。

    事实上,不光是山本武一,很多帝邦的高官权贵或者武道高手,都做了类似的准备,关键时刻,只要一通电话,太空之的偷渡蛇船立刻就会做好接应准备。

    这些事情,都在事后被无孔不入的媒体记者挖掘出来,并且公之于众,在整个帝邦引起了轩然大波。

    太空海盗这一游走在地球和月球之间的神秘群体,再度强势出现在世人的眼。

    海盗既然是海盗,打劫来往地月的太空商船自然是首要业务,而助人偷渡则是仅次于打劫的第二业务。

    要知道,那艘载着山本武一逃遁月球的太空船,从体积上不足普通太空舰的四分之一,竟然能够与太空舰展开追逐战,并且在最后时刻完成既定任务……某种程度上说,是对太空海盗实力的侧面证明。

    在那场追逐战,有不少神出鬼没的太空海盗船出现,展开了对地球太空舰队的骚扰,阻挠他们的行进速度,这才为那艘太空船争取到了宝贵时间。

    然而,没有被地球上的媒体记者挖掘出来的消息是,那艘进入了月球太空管辖之后刻意被放过的太空船,很快,就被另外的一批月球太空守备军舰队给包围,逼停下来。

    当月球太空守备军的军官率领大批军人进入这艘偷渡太空船,将里面搜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山本武一!

    军官的神情变得难看,随后就将这一状况报告给了月球自治区政府的军部,而这消息,又很快地传递到了四大神恩家族。

    就连四大神恩家族的家主,也都不禁疑惑。

    不知道山本武一是仍然流浪在太空里,或者这全是地球人故作姿态,看似追捕失败,其实已经暗地里将其逮捕?

    又或者,山本武一已经通过让人想不到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月球?

    谁也不会想到,山本武一其实是在一艘不起眼的曾经骚扰过地球太空舰的太空海盗船上?(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