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五八章 极光兵器店(书号:13326

第一百五八章 极光兵器店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君少!”

    未受伤的女孩儿和年轻人神情愤怒而惊惧,转头看着君傲云,透出询问神色,似在疑惑君少怎么会容忍凌逸就这样离去?这可不是君少的性格。

    未理睬这二人,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君傲云初步巩固了武道意志,便见凌逸已经转入了拐角处的楼梯,而不远处几名正德烤鸭的侍者正一脸惊恐地看着这边,迟疑着朝这边走过来。

    目光转向跪在地上抓着断腕哀嚎的两名同伴,君傲云眼怒焰隐跳,道:“他们的伤势要紧,打电话,送医院!”

    那两人反应过来,连忙掏出手机。

    “多、多谢君少!”地上那两人痛得眼泪婆娑,却也感觉到了人间真情,虽然疼痛但内心温暖。

    君傲云也掏出了电话,走到了一边,元力外放,笼罩住了身形,布下一层隔音屏障,给膝下无却最疼爱自己的大伯打了电话。

    “大伯。”

    “什么事?”

    “我把玄机剑丢了。”

    “什么!”电话那头发出了震怒的声音。

    君傲云满脸苦涩。

    熟悉君风笑生平的人,对于玄机剑并不会感到陌生。

    这把剑,并不能算是那种惊天动地的神兵利器,但对于君风笑来说,却是一把意义非同寻常的剑。

    曾经,青年时期的君风笑,就读于帝都联大,以一年级生的身份参加名校大比,居然获得了冠军!

    而冠军的奖励品之,就有这样一把玄机剑!

    可以说,这把剑是君风笑崛起的象征。

    君风笑虽不用剑,但过了之后的许多年,哪怕已经当上君家家主乃至真正武道冠绝天下之后,君风笑仍然习惯性地将这把剑佩戴在身上。

    而在去年的某个时候,孙辈当的君傲云领悟出破元劫指拳意之后,君风笑将这把剑赐给了前者,做为认同,引得家族其他第三代都是极为羡慕嫉妒。

    然而现在,因为一个邀请喝酒引来的莫名其妙的冲突,这把剑落在了凌逸的手里。

    如果凌逸知道这把剑有这样大的来头,也许不会因为灵机一动就夺了君傲云的剑做为教训。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

    而他夺剑的目的,是因为他突然想起先前自己遗憾没带庄天宇那把刀出来,眼下既然有现成的,那就拿来用好了。

    这一次凌逸学了乖,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问了楼道的一个服务生后门怎么走。

    后门当然不可以随便让客人走,不过如果是已经极为有名的凌逸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正德也不是第一次招待名人,一些名人也都会往后门走。

    所以,在得到凌逸的一个签名乃至嘟着嘴比出剪刀手的合影之后,这名十八岁的脸红扑扑的女服务生满心欢喜的带着凌逸从后门溜了出去。

    走出后门小巷的时候,凌逸回头看到那名服务生抱着大屏幕手机在那高兴得直跳,然后又将手机紧紧贴在胸口,满脸喜悦的笑容,跟他挥手,他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来,然后转走出了这条巷。

    人大概就是如此,身价越高快乐越贵,人人视我如低等动物被辱骂,快乐的代价反而更廉价。

    掌握财富如安可依,她的快乐也许只在向安清武复仇成功的一瞬间,之后的她,所谓快乐在哪里,凌逸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站在巷口,凌逸的目光左右扫视了一下,随即就落在道路对面一个正在边吃汉堡边在聊天的男身上,打了个响指,手指冲他们勾了勾。

    然后,凌逸又对斜对面不远处,两对正坐在路边长椅上等待公交飞车的相互依偎在一起的情侣做出同样的动作。

    随后,这五个人相互对视一眼,苦笑着朝凌逸走了过来。

    ……

    君傲云挂断了电话,脸色阴沉如水,随即将目光投向从走廊尽头出现、并且快速朝着自己等人走来的三男两女身上。

    这五个人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但他们行走的步调有一种奇异的同步和配合,无形气机封锁周遭。

    看到这几个人,君傲云的眼神变得怪异了一些,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一拧。

    “帝邦龙组。”为首的面无表情的男,举起了一块牌。

    君傲云面色更加阴沉,其他四人皆是露出了震惊惶然的神色。

    如果说,鹰组对于整个帝邦的各种官员污吏来说,是一把时刻悬在头上的剑,那么龙组则是对于他们这种世家弟来说也是同样锋利的一把剑。

    被龙组盯上,基本就和反叛帝邦之类等等罪大恶极的罪行脱不开干系。

    君傲云现在有些懊悔,因为他发现自己忽略或者说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父亲曾经跟自己强调过的一句话,凌逸现在很特殊,轻易不要去主动招惹,因为对于帝邦政府来说,他的价值很大,已经动用龙组成员来暗保护他。

    如果自己记得这番话,就不会默许孔锐和方绝对凌逸出手。

    而现在,帝邦龙组既然出现,孔锐方绝二人恐怕就会陷入极大的麻烦之,就连自己,也是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牵连。

    更重要的是,自己丢失玄机剑的事情,很可能隐瞒不下去了。

    ……

    早在离开校园门的时候,凌逸就已经察觉到自己有被暗盯梢,而且是极为高明的盯梢,若非自己对气血感知十分敏锐,察觉到有状似路人的后天后期级别高手潜伏。

    因为感知到这些人身上没有针对自己的怨气以及敌意,凌逸稍一联想,就想起在家的时候汪成候曾经说过,自己现在是在帝邦龙组的保护范围之内,所以这几人,很可能是龙组的人。

    于是他才试着将这些人召唤过来,确认他们的身份之后,简单地说了一下在烤鸭店和君少等人的冲突情况。

    果然,这些人立刻就进入正德烤鸭店。

    接下来的事就跟自己没关了,凌逸随手招停了一辆出租飞车,坐进去,向司机打听了帝都比较好的兵器店在哪里。

    兵器店不光是贩卖兵器,而且还能改造和定制兵器,甚至是租借铸兵间,在这个武道发达的年代,兵器店的生意一直很红火,当然竞争也很激烈。

    那位自来熟的司机大叔立刻就报出了几个大兵器店的名字。

    凌逸也没想过要将第一把杀猪刀打造成一把绝世神兵,就选了一个顺耳一点的“极光兵器店”。

    片刻之后,出租飞车在极光兵器店外停了下来。

    坐在后座的凌逸付了钱,刚准备下车,看到司机大叔戴着一顶鸭舌帽,心一动,道:“大哥,能不能把你的帽卖给我?”

    司机大叔诧异回头,待看到凌逸的面容,露出恍然神色,道:“你是个名人吧?看上去有些面熟哦。”

    凌逸微愣了一下,笑着点头。

    下车来,凌逸将帽檐压低了一些,有些自嘲地轻笑,看来自己并不如想象的那么有名,想想也就懂了,对于每日忙碌于赚更多钱养家的人来说,所谓的名人不过是他们偶尔将目光在投影电视上掠过时一闪而过的精神调剂。

    他们的心,更多的是自己的家人。

    极光兵器店的名字,凌逸也有听说过,在帝邦各个城市都开设有分店,而这一家,便是极光兵器店的总店,招牌极有特点,居然是一把匾额长宽的未开锋的金属大剑,色泽古朴,上书“极光”二字。

    走进店,便是一个占地极广的大厅,也没人上来招呼,却见一把把兵器的或是摆放在靠墙的巨大玻璃展示柜。

    这些兵器,不光分门别类,而且以价格从左到右逐渐递增,很方便购买兵器者挑选经济范围内的兵器。

    此刻,这大厅就有不少人,随意地在各个展示柜前缓步游走,目光打量,相互低声议论。他们也不尽是来买兵器的,有不少是来帝都旅游,仅仅是听闻极光的大名,前来“到此一游”。

    凌逸则是直接来到了服务柜台前,柜台后的一名笑容亲切甜美的女孩儿很恭谨地道:“客人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目光不经意的在凌逸腰间的长剑扫过,闪过一道惊异,随即就变得更加恭敬了一些。

    以她的眼力,一眼就辨认出,这不是市面上的高仿紫檀木剑鞘,而是真正的陈年紫檀,能够配以这样的剑鞘,其的剑不会差到哪里去,而能够配以这样的宝剑的人,自然也是相比之下更为尊贵的客人。

    当然,以她的眼力,也不可能一眼就通过剑鞘判断出里面的剑是鼎鼎大名的玄机剑。

    否则,有她的提醒,也许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一系列对凌逸来说有点麻烦的事情。

    凌逸微微低头,道:“我想找你们这的师父,帮我重新铸剑。”

    女孩儿眼闪过一丝了然和可惜。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