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四六章 轰动(书号:13326

第一百四六章 轰动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那个苹果……真的能够治好我的断武脉?”君轻蕊感受着身体内的明显变化,确认不是幻觉,却仍然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都说是恶魔果实了,当然是……好吧,别拿那种眼神看我,我承认这的确是一个苹果,不过这是一个注入了某种神奇药剂的苹果,这种药剂,是我那个自称医术天下第一的师父专门针对断武脉研制出来的。”

    君轻蕊闻言,心脏跳得比先前更快,面颊之上现出了因为兴奋和喜悦而产生的红润,眼那种害怕一切都是自己错觉的情绪一扫而空,不禁将凌逸的手握得更紧。

    她那么用力,仿佛是在紧握此生最大的一个希望。

    凌逸对于君轻蕊体内的变化,也是感到震惊,因为他发现,随着自己吸收的晦气越来越多,大量的元力就从经脉之散发出来,犹如海纳百川一般汇入君轻蕊的丹田之内。

    私念急转间,凌逸隐约明白过来,这断武脉究竟是一种怎样奇怪的病症。

    所谓吞吐天地元气,转化元力,实际上就是通过运转功法,将天地元力以特定的轨迹在经脉运转一圈,形成元力,回归丹田。

    虽然根据功法不同,转化元力的质量有所不同,但最根本的原理还是一样的。

    断武脉这种病症经脉,不光天生狭窄,而且在武者将天地元气在经脉运转过程产生的元力吸收大部分,最后能够汇入丹田的元力不足正常情况下的十分之一。

    而随着断武脉不断吸收元力,使得经脉再度变异,变得更加紧凑狭窄,形象点说就像是形成了一层结石,吸收元力越多,结石也就越厚,其参杂着大量的晦气,天地元气以及元力因此就越难以在经脉之运转,而且在运转过程带给武者剧烈如撕裂般的痛苦,故而更加限制武者在武道上的成就。

    若是武者一意孤行,坚持修炼,迟早有一天,经脉会收缩至彻底淤堵,到时候不但任何天地元气以及元力无法运转,甚至会危及到武者的生命!

    在凌逸看来,这断武脉的确是一种极其古怪又不可思议的病症,只能感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而这种病,乃是先天疾病,就算明白其根结在哪里,想要治愈也是让人无从下手。

    也就是凌逸,能够吸收“经脉结石”的晦气,晦气一被吸收,那些结石也就开始瓦解,还原,随即就释放出大量的元力来。

    这些元力,因为原本就是君轻蕊自己修炼出来的,所以根本不存在排斥的问题,犹如放出囚笼的小鸟,立刻往丹田涌了过去。

    随着涌入丹田的元力越来越多,压力越来越大,终于达到了极限。

    轰!

    无声一震,君轻蕊丹田的天地元力陡然发生质变,收缩凝聚上升一个台阶,空间大量的天地元气受到吸引,纷纷通过本能张开的穴道,涌入她的体内!

    武道五重!

    君轻蕊的眼睛睁大了,瞪着凌逸,看上去傻傻又可爱。

    她原本以为,自己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晋入武道五重,却没有想到,竟然突然就突破了?

    随着境界突破,灵肉共振,强大的新生气血从骨髓激发出来,充盈全身犹如一座火炉。

    突破至武道五重并不是结束,过了三分钟,君轻蕊的丹田又是轻轻一震,元力质变!

    大量的天地元气汹涌而来,声势比之前更加浩大数倍!

    武道重!

    气血再增!

    这一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周遭一些来到烟霞湖欣赏落日的孤客或者鸳鸯都纷纷向这湖心亭投来诧异的目光。

    要知道,这一处,刚刚才出现了颇为强烈的元气波动,一看就知道是有人突破了。

    不过,这种程度的突破,并不足以引起人们的注意,然而才过了三分钟,居然又有更加强烈的元气波动产生,而且是同样的位置,这就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从没听说过有人能够这么短时间里连续突破的!

    再看那湖心亭,就只有凌逸和一个戴眼镜的矮个女孩儿,这种突破声势,肯定不会是凌逸,那就只有那个女孩儿了!

    一些眼尖的人已是认了出来,有人低呼道:“那不是曾经跟凌逸双飞过的女孩儿吗?好像是叫君轻蕊的,武道四重修为,不过据说是领悟了剑意,是难得的剑道天才!”

    “真的是她!这么说来,刚刚是她连续两次突破了?”

    “不可思议,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可能连续突破?”说话的人感慨摇头,满脸无法置信。

    有人语气莫测道:“那也不一定啊,凌逸很神秘的有没有,也许有什么厉害的双修功法,能够让自己的女人突飞猛进……”

    “啊,这么好!我也想跟他双修!”某个彪悍学姐露出娇羞状。

    “我也是,不过我是男的不知道可不可以……”

    ……

    就在众人的目光从夕阳集在亭两人身上、并且低声议论的时候,凌逸控制住着加大了对君轻蕊经脉晦气的吸收,于是有远胜于之前的大量元力释放出来。

    这是凌逸根据君轻蕊的状况作出的调整,境界突破之后,君轻蕊的丹田承受力也大幅提升,足以瞬间容纳更多元力的涌入。

    至于经脉……这或许是断武脉唯一的一个好处了,在旷日持久的不断吸收元力形成结石的过程,使得君轻蕊的经脉拥有远超其境界的强大坚韧,尤其是君轻蕊没有放弃武道,忍受痛苦吐纳天地元气,在这吐纳的过程,其实是让经脉在千锤百炼之更加坚韧,时至今日,她的经脉已经坚韧得比得上后天期境界武者的经脉!

    又过了五分钟,猛然间,君轻蕊身上筋骨齐鸣,强大气血如骄阳初升,澎湃惊人,又胜过先前数倍的天地元气波动出现,大量的天地元气汇聚成了漩涡,笼罩住了君轻蕊。

    “又突破了!”有人发出惊呼,因为极度的震惊和不可置信而声音嘶哑。

    其余人也是震惊得几乎无法言语,一个个张大了嘴巴,怀疑自己是否是在做梦。

    一些人猛然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在见证着一场奇迹的诞生!

    天地元气的剧烈变化,维持了半分钟,便缓缓平息。

    然而聚集在烟霞湖边的人并没有散去,反而,因为通过各种方式的消息传递和呼唤,越来越多的人涌向这个清园联大的情侣湖。

    凌逸也注意到这一状况,暗道一声失策,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在给君轻蕊治疗之前,根本不知道吸收其体内晦气之后会引起这样的变化。

    不过既然已经如此,凌逸也懒得再做什么遮掩,反正计划之,他都会替君轻蕊消除经脉隐患,让她在这三个月尽量提升修为,到时候无论是争夺参赛名额还是在名校大比争夺名次,都会实力显现,所以就算遮掩也遮掩不了多久。

    “凝神,束心。”见君轻蕊因为连续突破,而露出震惊欣喜的神色,凌逸轻声提醒道。

    君轻蕊闻言,顿时神情微整,随即就放缓了呼吸,闭上了双目。

    聚集观望的人越来越多,但却没有人前来打扰,虽不明白那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凌逸正是凶名正盛,谁知道贸然前去询问会是什么下场?

    又过了几分钟,天地间的元气,再度震动,汹涌汇聚在湖心亭上空!

    武道八重!

    接二连三的震惊之后,许多人都有些神经麻木了,心唯有一个念头——

    妖孽!绝对是妖孽!

    这一突破,声势颇有惊人,顿时惊动了更多的人,甚至有不少老师也闻讯赶至。

    得知那湖心亭的女孩儿,居然是接二连三的连续突破修为,这些见多识广的老师也是露出了极其震动的神色,随即就纷纷注意到了跟女孩儿挨着坐在一起的那个人——

    凌逸!

    这实在是一个神奇的少年,在他的身上,乃至身边,似乎从来不缺乏奇迹。

    上午才将庄天宇整得可以说是身败名裂,这个时候又闹出了轰动众人的事情。

    数道破风之声响起,有先天境界的老师也闻讯赶来,从空降下,有张耀祖、罗希在内的力量系老师,还有三名兵戈系的老师,连力量系主任梁冰也出现了。

    随即无声无息,空再多出两道身形,居然是武科院院长莫昱和科院院长琉璃齐至!

    琉璃是一名带着浓浓书卷气质的女,脑后盘着高高的带着古典气息的发髻,虽然已至年,但皮肤仍然嫩滑,看不见一丝皱纹。

    众学生连忙见礼。

    当这些老师和学校领导们,再度从远观的学生口确认,君轻蕊真的是在短时间内连续突破了之后,脸上也是纷纷动容,面面相视。

    张耀祖认真观察几秒,道:“君轻蕊是我班上的学生,她的实力我很清楚,原来的确是武道四重……而现在,这影响天地元气的声势,的确是武道八重才能拥有!”

    长相斯俊逸的一年级一班辅导老师罗希摇头,神情满是不解:“想不通……我知道这世间有功法,能够让武者做到厚积薄发,前期缓慢而后期可以连续突破,但也不是这么个突破法……”

    “莫院长,据我所知,这个叫君轻蕊的女孩儿已经领悟了剑意,这样的人才,放在兵戈系才能更加发挥她的天赋……”说这话的,明显是兵戈系的老师了。

    面容犹如刀削透着一股冷酷的梁冰闻言,轻轻一笑:“呵,吴老师此言差矣,君轻蕊肯定是在没进入学院之前,就领悟了剑意,她既然选择了力量系,必然是有她自己的理由,我们清园联大的一向教育宗旨就是以学生为本,在这方面,我们应该更加考虑学生本人的意见才是。”

    又一名兵戈系老师出声道:“梁主任言之有理,不过,有时候学生自己的考虑也不见得成熟,我们身为老师,不光是要授其知识,更有义务矫正其人生,让学生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梁冰洒然一笑:“区区不才,梁某虽是力量系主任,不过自认在剑道上不输于兵戈系的诸位,若是这丫头有意,我可以考虑收其为弟,授其剑道……”

    咝……周遭一片抽冷气的声音响起,许多学生在这一刻对君轻蕊无比羡慕嫉妒恨。

    要知道,梁冰身为力量系主任,轻易不收弟,多少年来,也就只收了一个,先不管君轻蕊能够从梁冰那学到什么,光是有了这重身份,清园联大之就几乎没有什么人敢去招惹她。

    不过话说回来,以君轻蕊和凌逸的关系,只要凌逸一日不倒,貌似也没人敢去招惹她。

    而梁冰这话,却是让在场众多老师乃至两位院长都微微一怔,随即一个个将目光望向亭那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女孩儿。

    谁也没有注意到,梁冰望着君轻蕊的眼神,有着一抹一闪而过的复杂的透着怜惜和欣慰的情绪。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