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四二章 你懂的(书号:13326

第一百四二章 你懂的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事实上,先前在施展出截气道,令庄天宇走火入魔的时候,他就趁势轰出了一颗早在院长室就已经暗暗酝酿的“龟派怨气弹”,从庄天宇血肉爆开气血涣散的右手臂打入。

    因为周遭有莫昱这样的高手,所以凌逸没有在怨气弹夹在精神力加以控制,这些怨气进入庄天宇的体内之后,就迅速扩散全身。

    好死不死,庄天宇为了镇压体内暴走劲气,全力催动暴风刀意,虽然成功镇压暴走劲气,但也产生了只有凌逸才感知得到的意外效果,那就是居然吸引得分散全身的大量的怨气一股脑涌入了庄天宇的意识海!

    而现在,刀刀斩出的同时,凌逸始终注意观察庄天宇的表情,提防其施展刀意,没想到庄天宇的暴风刀意刚刚要从意识海爆发,其意识海的浓浓怨气居然就产生了扰乱效果,直接使得其刀意在意识海涣散开来,无法爆发而出。

    至于庄天宇本人,则只会怀疑是不是刚刚自己走火入魔,受创过重,导致刀意无法凝聚。

    现在的庄天宇,唯一让凌逸感到忌惮和棘手的,就是其暴风刀意,如今这刀意不能发挥作用,就等于是斩掉了老虎的爪牙,再也不能对凌逸构成威胁!

    而慢慢的,庄天宇开始受到意识海的怨气影响,不光刀意无法凝聚,连意识也渐渐好像喝醉了酒一样模糊涣散起来,并且产生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好像有许多声音在脑海响起,让他心生烦躁,身形也随之变得迟钝。

    庄天宇意识到了这种异常状况,心猛然一沉:难道是因为失血过多?

    这一走神,就被凌逸抓住机会,一刀斩在了庄天宇的大腿上。

    咔嚓一声,庄天宇的右脚骨折,弯成了一个角度。

    庄天宇踉跄单脚后退,脸色难看却一声不吭,暗暗在酝酿着杀手锏。

    凌逸神色平静,一刀又一刀,或狠捅或拖划,和寻常刀法截然不同,看似随意,却有一种冷酷无情的韵味,每一刀都蕴含极大力量,逼得庄天宇左右支拙。

    从右脚传来的强烈的痛楚,令庄天宇有些涣散的神智保持住了清醒,心却震惊自己此刻精神状态之不正常,心知再拖下去,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眼见凌逸再是一刀劈斩下来,庄天宇做出一个惊人举动,居然直接以血肉模糊的右手手掌挡住了刀身,然而巨大的力量从刀身传递过来,咔嚓一声,手骨直接炸裂开,鲜血从掌心向四周飞溅,同时臂骨承受不住,瞬间出现密集裂痕。

    纠纷台周遭许多人纷纷反应过来,凌逸现在用的是刀背,所以庄天宇完全可以空手接刃,最坏不过是砍伤!

    而在挡住刀攻击的这一刹那,庄天宇左脚脚下气劲一爆,推动身体向凌逸冲了过去,酝酿多时的左拳一下击出。

    凌逸怡然不惧,同样一拳打出,以十龙降魔拳硬碰硬!

    同时眼眸一闪,施展出了截气道!

    截气道最大作用乃是寻到对方武**转之的破绽及最薄弱之处,于是乎,凌逸现在是以己之最强,攻敌之最弱!

    纵然两人相差两个境界,也能从容胜之!

    轰!

    双拳交击,凌逸陡然感觉到对方拳劲一浪高过一浪,仿佛海潮翻涌,连绵不绝,眼顿时爆出了精光!

    他认得这门拳法!

    东瀛区山本家族的叠拳!

    “这庄天宇竟然和山本家族有关系?或者说,其实是和山本武一有关系?”凌逸脑闪过念头,暗暗冷笑。

    十龙降魔拳拳劲凶猛喷发,攻击在叠拳运转弱点之处!

    “啊!”

    庄天宇发出一声惨叫,身倒飞出去,浑身浴血,无比凄惨地再度走火入魔,体内拳劲爆冲!

    而凌逸其实也不好受,虽然借助功法之利,但毕竟差了两个境界,前后两次硬碰硬,使他的内腑也是受了些许震荡,不过他的身形仅仅微一晃荡,就陡然加速,直接追上庄天宇倒飞的身体,凌空一掌向下压在庄天宇的胸口!

    噗!庄天宇口喷血雾,如流星般狠狠撞击在擂台上,强大的冲击力道,让整个纠纷台都狠狠震荡。

    胸口凹陷,血花四溅!

    而这一冲击,也好似撞击在每个人的心头,让人不住心颤。

    很多人都别过了头,因为实在太惨了!

    所有人都心头发寒,按照纠纷台的规矩,败的一方想要结束决斗,除非是能够离开纠纷台,否则在没有闹出人命的情况下,无论胜者对其做出什么行为,都不会视为违法。

    而凌逸刚刚这一掌,分明就是在阻止庄天宇倒飞出纠纷台。

    擂台上恢复了平静,观战的人们纷纷从震撼回过神来。

    “如果我刚刚没眼花,庄天宇最后那一拳,是山本家的叠拳?”

    “你也这么认为?我还以为我感知错了呢!那一重高过一重的拳劲喷涌,的确是跟叠拳很像!”

    “奇怪,叠拳是山本家族的不传之秘,庄天宇怎么会的?”

    “听说兵戈系主任山本武一就是山本家族的人呢,难道是他传授的?”

    “不对啊,没听说庄天宇是山本武一的弟,更何况,叠拳这种拳法,只有山本家的人才有资格学,就算弟都不可以传授……”

    “啊!我想起来了,刚刚庄天宇施展的刀法,跟传说山本家族的‘瞬光一字斩’很像!”

    “是哦!传说的‘瞬光一字斩’,是能够在刀身外遍布一层十分神奇的镜面劲气,反射太阳光芒,随着刀身划动,反射的光芒就能刹那间照耀四方,让敌人失去视觉!”

    “也不一定啦,据我所知,学校的真武大楼就有一些刀法,能够制造出和‘瞬光一字斩’类似的效果,借兵器反射光芒又不是什么稀奇的手段,还有后面那一招拳法,其实也不光是只有叠拳才有拳劲叠加的效果……”

    议论纷纷之,许多人开始对庄天宇的武学以及出身来历抱有怀疑。

    这样的怀疑,以前没有过,是因为庄天宇过往虽然在学校横行,没少与人交手,但几乎都是欺负比自己弱的人,轻而易举就能战胜对手,没有动用过压箱底的功夫,虽说天下武学繁多,难免有表征相像的武学,但连续两门武学,都和山本家族独有的武学很像,这就未免太过巧合了,被怀疑也是很正常的事。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人都对这场决斗的结果感觉到不可思议。

    凌逸明明差了庄天宇两个境界,居然从头到尾完虐庄天宇,尤其是最后这一招硬碰硬,纵然庄天宇事先已经受伤不浅,但体内元力却绝对比凌逸浑厚太多,硬碰硬的一拳之后,居然是庄天宇惨败,凌逸却几乎无损!

    这实在是颠覆了人们的认知!

    以弱胜强倒也罢了,好歹也要来个惨胜才比较符合预期,哪能像凌逸这样,胜得如此强势而不讲道理?

    相比于周遭人的吵吵嚷嚷,聚集在莫昱身旁的江天泽等一干学院高手,则是沉默不语,眼眸之各有思索神色。

    他们之,有人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自从第一招交手失礼之后,庄天宇居然没有再催动暴风刀意来对付凌逸,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从头到尾都看在眼,但好像什么都没有看明白。

    笼罩在凌逸身上的迷雾,似乎更多了。

    而擂台上的战斗,并没有结束。

    凌逸一步一步走向了庄天宇,蹲在身形抽搐不已的庄天宇身边,抬起了手掌,在一片惊呼声,落在庄天宇的胸口。

    顿时,噗噗声响起,一道道劲气从庄天宇的身体几处大穴喷射而出,撞击在玻璃罩上轰轰震响。

    庄天宇的身体平静下来,不再抽搐。

    所有人这才明白,原来凌逸居然是在帮助庄天宇驱除体内暴走劲气。

    一时间,许多人心凌逸的形象再度高大了一些,这是一位真正品德高尚的武者,并没有对已经失去抵抗力的对手赶尽杀绝。

    很多时候,留人一线比赶尽杀绝要难了何止一些?

    莫昱见这一幕,也是赞赏地微微点头,觉得凌逸的确是识大体,知道庄天宇是这次名校大比的主力战将之一,所以才适可而止。

    现在的庄天宇,看上去凄惨,实则已经是凌逸手下留情,体内暴走劲气被逼出之后,已经没有了后患。

    肉身的创伤只需通过医疗科技,在恢复液浸泡,刺激血肉增殖再造,疗养一段时间,就能彻底恢复,而经脉的创伤,只要有合适的药物,调养一个月左右,也能彻底痊愈。

    不过擂台上脑有点浑噩的庄天宇却似乎还没有想明白,沙哑着声音道:“为什么……”他研究过凌逸的资料,知道此人对于敌人,从来没有心慈手软。

    凌逸暗自将更多的怨气注入了庄天宇的身体,才微笑着收回了手,起身,退开两步,道:“有力气站起来么?”

    “当然——有——”

    庄天宇不想被凌逸看扁,挣扎着站了起来,不过只能以单脚站立,浑身是血的他,看上去极为惨烈,让许多人都为之动容,心头肃然起敬。

    凌逸见状,也不禁有些佩服,庄天宇能够在这个年纪就达到这种武道境界,不能光用天赋二字就能解释,对武道旷日持久的坚持以及忍耐漫漫苦修的孤寂,都需要一颗比钢铁更加坚硬的心,刹那的武道绽放,风华绝代,来自他人的惊呼赞叹,实则都是用孤寂和汗水换取而来。

    浑身上下毫发无损的凌逸,以及浑身浴血却顽强站立的庄天宇,两人对视而立,成了纠纷台上极为鲜明的对比。

    见这一幕,许多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在他们的想象,接下来就应该是英雄相惜化干戈为玉帛的经典场景。

    唯有对凌逸比较了解的人,以及观察比较敏锐的人,才能察觉到不对之处,凌逸的身上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如即将落入地平线的夕阳般淡淡温暖的笑容,但他的眼神却没有一丝笑意。

    凌逸看着庄天宇,微笑道:“我知道你的伤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重,所以,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开始什么?”庄天宇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凌逸继续道:“脱下你的裤,做你看小电影的时候做过的事情,大家都是男人,你就不用再掩饰了,你懂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