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零八章 请一直这样相信我(书号:13326

第一百零八章 请一直这样相信我

作者:话筒
    朴信龙沉着脸盯着凌逸,暗藏威胁地道:“凌逸,古武朴家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凌逸轻哂道:“我连白浩然的五千万都敢拿,何况你这百万?莫非朴家的人,觉得自己比神恩白家还要厉害一些?”

    “你以为白浩然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朴信龙自然就不会再保留更多的客气,处于打击凌逸的目的冷笑道:“你既然已经突破到了后天境界,白浩然挑战你也只是迟早的事!”

    凌逸淡笑:“他既然肯再给我一亿,我找不到不收的理由。”

    许多人这才想起,昨天凌逸就已经向着媒体说过,欢迎白浩然挑战他,不过需要缴纳一亿的挑战金。

    原先所有人都只把这当成一个笑话,如今看来,能够说出这番话的凌逸,也的确是有着自己的底气。

    修为境界已是相同,神恩白家虽然底蕴深厚,奇功绝学许多,但凌逸也不是吃素的,武神空间展现出来的武学,震惊了整个世界。

    更何况凌逸已经有在武神空间击杀白浩然的先例,现实之谁胜谁负还很不好说。

    不管朴信龙如何不甘和怨恨,这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张耀祖继续测试后面几人的修为境界,不过很显然,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已经不在这上面,虽然不敢说话交谈,却也时不时将目光投向坐回了位置的凌逸。

    因为他们知道,凌逸的实力暴露出去给媒体知道,势必是要再度轰动整个世界。

    坐在凌逸身旁的郭涛与有荣焉,腰板挺得笔直。

    当所有人的修为境界都测试出来,张耀祖收起了测功石,随即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让底下这些魂不守舍的学生们回神过来,道:“在清园联大的四年,公开的修为测试只会进行这一次,不过在修行大楼有专门的测试间,如果愿意可以到那里进行不记名测试。另外,明天的开学典礼,时间是上午点,地点是骄广场,到时候谁都不能迟到和缺席……”说着目光扫视了下方的学生一眼,“方敬,你来担当代理班长,负责人员统计和秩序维持。”

    名叫方敬的学生一怔,然后立刻站了起来,应了声“是”,神色带着几分难掩的欣喜。

    许多人朝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因为清园联大不比其他,哪怕只是班长职位,都是一个锻炼自身乃至经营人脉的重要岗位,也是接近学生会的一个途径。

    同时不少人也感到疑惑,这方敬是除了朴信龙之外两名武道八重高手的一人,但修为远远不如凌逸,怎么会轮到他?

    张耀祖却是有自己的考虑,凌逸的修为虽然出于意料的高,但班长不是谁都能当的,在她所知的资料,凌逸从来没有担当班干部的经验,而方敬却是经验丰富,初高期间各方面都做的不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内定人选。

    这也是一种变相的信任和重视,张耀祖相信,以凌逸的能力,就算不担当班长,今后也绝对不是池之物,倒不如将这个机会让给更需要的人。

    而且,张耀祖也不想耽误凌逸的修炼,想要给他足够多的修行时间,进一步提升修为,免受俗事烦扰。

    注意了一下凌逸的神色,见凌逸是真的很平静,张耀祖心放心了。

    凌逸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她对这个少年有了不同寻常的重视和期待,打算当成苗来培养。

    张耀祖看得很准,凌逸的确是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位辅导老师给自己“加担”,他真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班长所要涉及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会让人烦死。

    宣布完这些之后,张耀祖就宣布解散,学生们几乎是一窝蜂地冲出了教室。

    他们都很激动,想要快点将自己知道的惊天消息告诉给周围的人,有些拥有视维器的人,其实早已经通过视维器的聊天工具告诉给身边好友,乃至抛上网路,引起了一番辐射性的轰动。

    于是乎,反而是凌逸郭涛君轻蕊三人落在最后。

    “老大,你瞒得我好苦!”郭涛眼满是幽怨。

    凌逸耸耸肩,道:“你又没问过我。”随即就将看向身旁安安静静的君轻蕊,“吃晚饭没有,要不要一起去吃?”

    “啊……没呢,好啊。”君轻蕊一怔,随即脸上浮现出惊喜神色,点点头。

    郭涛抓了抓脑勺,难道老大对这丫头也有意思?随即就满心崇拜,老大果然是老大,推倒了闻人女神还不够,看样居然是要扩建**……

    凌逸若是知道郭涛心所想,保准一脚踢过去,他只是对这个叫君轻蕊的女孩儿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所以想要多了解她一些。

    而且,凌逸对于存在于君轻蕊经脉之的那浓浓晦气很有兴趣。

    在他看来,那晦气与君轻蕊的经脉相融得实在太过紧密,仿佛血肉相连,而且如此沉重的晦气,却凝而不散,奇迹般地并没有对后者的身体造成影响,这又是一奇。

    三人出了主教楼,往食堂走去。

    此刻,凌逸已然是后天境界的消息已是迅速地传播开去,许多人看到凌逸时流露出来的眼神,自然又和白天时候有所不同。

    “看,是那个叫凌逸的新生!”

    “从外表真看不出来,居然是能够和闻人怀诗媲美的天才人物!”

    “刚入学院就是后天境界,让我们这些为了晋入后天境界还在苦苦挣扎的老生情何以堪?”

    “他以前被媒体吹捧为‘最强草根’,以前我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倒是实至名归了……”

    “看来,能够推倒闻人怀诗,也不光是侥幸啊……”

    “还有那古武朴家的朴信龙,听说已经又向凌逸赔了钱,取消了挑战,平白无故就丢了百万,这脸可丢大了。”

    “丢脸总比丢命强,听说这凌逸下手可是有够狠辣……”

    “还有,听说‘七杰’的宗玉京已经在学校论坛向他发起挑战,不知道他敢不敢接招?”

    “虽说宗玉京出身宗家,又比凌逸高了一个境界,不过以凌逸在武神空间的表现,高出一个境界,未必就能压制得了他啊……更何况,宗玉京自己都说了,只要凌逸肯接战贴,就愿意压制境界到相同水准。”

    各种议论声音传入耳,凌逸心平气和,反倒是身旁的郭涛热血沸腾,压低声音道:“老大,宗玉京那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郭涛一听就更加热血了,这果然是要干啊!果然是老大的性格!

    和凌逸同学三年,郭涛知道凌逸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这宗玉京欺负上门了,被老大修理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来到食堂,在许多异样眼神,凌逸三人吃完了自助餐。

    出了食堂,凌逸对郭涛道:“郭涛,你先回宿舍吧,我有些事要跟君轻蕊谈。”

    听到这话,郭涛的眼睛立刻就是一瞪,貌似推倒闻人怀诗之前,吃完午饭,老大也是这么把自己支开的,难不成刚吃完晚饭,老大就要把精力转化为动力?又要推倒一人?实在太禽兽了!

    “老大……唉……”郭涛欲言又止,叹一口气离开了,心想老大你可千万不要玩出火来啊,闻人女神虽然已经被你推倒,但也不代表她可以容忍你乱来啊。

    凌逸感觉莫名其妙,摇摇头对有些局促的君轻蕊道:“我们到那边去说吧……”

    “嗯……”

    凌逸带着君轻蕊越走越偏,最后来到了一个人造湖,走上架在人造湖上的几乎将整个湖面都给覆盖的四通八达的行人桥。

    这湖名叫烟霞湖,虽然颇有些偏僻,但独特的浪漫氛围,显然是成了情侣们幽会的好去处,凌逸发现五个湖心亭有四个都已经被正在你情我浓的鸳鸯所占据。

    他心坦荡,没觉得自己带君轻蕊来这有什么不妥,带着她走进了空着的那个小亭,在透着凉意的长石椅上坐了下来。

    君轻蕊则显得更加局促不安,干净的面庞上还带着几分羞涩之意,黑框眼镜下一双明眸似有似无地偷看凌逸,不敢和他坐得太近。

    凌逸主动坐近一些,就感觉到女孩儿的身陡然僵硬了许多,知道对方怕是有些误会,心下觉得好笑,压低了声音道:“君轻蕊,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知道,你修为进展缓慢,到现在只有武道四重,是不是和你的经脉有关?”

    这句话一说出来,君轻蕊的身躯便是一震,黑框眼镜后,一双眼眸瞪得极大,一动不动地看着凌逸,最后深吸口气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又要撒谎了……凌逸心头无奈,脸上却一本正经:“我的师父精通医术,我也学了一些皮毛,所以从你的气色观察出了一些端倪……你这应该是一种天生的经脉病症吧?运转元力乃至吐纳天地元气都十分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居然能够修炼到武道四重,说实话我心很是惊讶和佩服。”

    “你……”

    君轻蕊说不出话来了,如果不是对于凌逸的背景来历十分清楚,而且从小到大自己的秘密都保守得极好,她简直就要怀疑凌逸早就知道。

    凌逸真诚地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帮你治愈。”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君轻蕊,凌逸心有种莫名亲近,也有种怜惜,为她的坚强和对武道的执着而感动,一般人若是有了这种病,根本就无法习武,更不用说修炼到武道四重这个比绝大多数同龄人都要优秀的程度。

    旁人根本无法想象,这个看上去并不显眼柔柔弱弱的女孩,为了今日的在一年二班许多学生看来吊车尾的修为,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正是因为如此,凌逸才主动说出要给她治病这番话。

    因为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她再受这种病痛折磨。

    他开始觉得,自己或许是误会了孔震岳和君轻蕊,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孩,怎么可能靠着出卖**来换取上高等学府的机会?

    “不可能的……”盯着凌逸的眼眸片刻,君轻蕊平复了心头震惊,眼神黯然下来,低声道:“你也许不知道,我这个病,名叫‘断武脉’,属于经脉的异变,我家里早已经想了无数办法,却根本找不到医治的办法,而这个病也不光我有,古往今来已经出现过数十例,没有被治愈的纪录,堪称绝症。”

    君轻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有些话她没有说出来,连“医圣”都素手无策让战帝都摇首叹息的病症,又哪里是那么好治愈的?

    “这个世界哪有真正的绝症……这话是我师父说的。我师父医术高明,也许他有办法破解也说不定。”凌逸更加真诚地看着君轻蕊,道:“有时候哪怕是一点希望,甚至是奢望,我们也不该轻易放弃掉,对不对?也许奇迹会出现也说不定……”

    “那……谢谢。”

    君轻蕊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被宽大蠢笨的黑框眼镜遮挡着,但这一刻凌逸感觉到了犹如阳光般的明媚。

    凌逸心头一动道:“你干嘛不将眼镜摘下来呢?如果眼睛有近视的话,以现在的科技很容易可以治愈的。”

    他开始有些好奇,遮挡在长发和黑框眼镜下的面庞究竟是什么样,能够拥有那样灿烂笑容的面庞,再丑也丑不到哪里去才对……

    “我很丑的。”君轻蕊眼眸颤动着,有些紧张地扶住了那副黑框眼镜,似乎生怕凌逸动手将那眼镜给摘下。

    凌逸哑然,他也只是一时好奇,偶念所动,不过既然君轻蕊自己不愿意,他也不会强逼。

    君轻蕊脸颊渐渐嫣红,鼓起勇气似的道:“凌逸,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个……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就觉得比较投缘。”凌逸摸了摸脑勺,呵呵笑道。

    “噢……”君轻蕊目光闪动了一下,用带着一丝调侃的语气道:“那凌逸你跟闻人同学,也很投缘咯?”

    “呃……”凌逸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跟闻人怀诗的八卦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甚至绘声绘色,连这胆小害羞的君轻蕊都敢拿来开玩笑了,无奈地摇摇头,摊开手道:“我说我跟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信吗?”

    “信啊。”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君轻蕊就点头。

    “咦?郭涛就不是这么说的……为什么?”凌逸很诧异。

    “因为我相信你啊。”

    君轻蕊的眼睛眯笑着,含着羞涩和坚定,露出小虎牙,充满可爱。

    凌逸心生出了暖暖的感觉,靠在椅上,感受着夜里从湖面上吹来的凉风抚体的清爽。

    “这样啊……那还请一直这样相信我吧!”

    “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