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七十八章 止戈之战(书号:13326

第七十八章 止戈之战

作者:话筒
    凌逸一直知道先天强者很强,但强到这种程度,仍是让他暗暗咋舌,这简直跟超人没啥区别了。

    不过他现在并没那么多心思去关注汪成候,因为他要死死地克制住自己的嗜血冲动。

    不光是因为汪成候修为突破之后,气血比先前更加浑厚数以倍数,更也许是喝了兽血的缘故,使得凌逸对于血液的渴望更大了。

    尤其是在这样一尊气血旺盛如汪洋大海的先天后期强者身边,凌逸必须绷紧了神经,免得自己一个不小心双臂缠绕上前者的脖,那就解释不清了。

    足足飞行了近半个小时,早已经隐龙市至少上千公里,汪成候才在一座城市上空的云层停了下来。

    以先天强者的手段,轻易就能够屏蔽掉高空卫星的侦测,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随即,汪成候带着凌逸身形急坠,眨眼之间,犹如一道电光,以超越音速数十倍的极速,便是从数千公尺的高空直接落到了地面,落在了城市西郊一条清冷街道边的巷里。

    “凌小友,难道你师父在东海市?”汪成候眼带着几分渴求,真诚地道:“我这一次能够伤势痊愈乃至突破修为,完全是拜令师所赐,无论什么代价,我都希望能够见令师一面,当面致谢。”

    凌逸看着汪成候的双眼,几秒之后微微一笑,道:“汪老,我的师父是一个秘密,如果你愿意拿属于你的秘密来交换,那就没有问题。”

    汪成候一怔,随即道:“你想要知道什么秘密?”

    凌逸道:“比如说,汪老您到底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受到那么严重的伤,隐居在太安市?”

    汪成候沉默了,片刻后道:“你问的秘密,是一个帝邦之内都只有极少部分人知道的大秘密,而且事关重大,一般情况下,绝对不容外泄。”

    “我之后要说的,也绝对是个天大的秘密。”

    汪成候闻言微微动容,他却是想岔了,只以为凌逸的师父其实是一个身份来历极不平常的人物……

    心做着权衡,汪成候突然想起三十年前自己遭遇的种种不公,便有了决定,点头道:“好吧,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诉给你,不过你得答应不会外传。”

    于是汪成候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汪成候居然也是古武家族的人,不过他所在的古武家族应该叫做古武家庭,因为他们家族向来一脉单传,而且异常低调,所以并不为人所知。

    而在三十年前,五十来岁的汪成候修炼家族功法,已是先天期修为,无意之间与雷千军结识,并且成为莫逆好友,后来汪成候就在雷千军的引荐下,参与到了一件关乎帝邦安危的事件当。

    “止戈之战?”凌逸露出疑惑之色,无论是媒体还是网络,他都没有接触过这四个字。

    “不错……止戈之战。”汪成候眼透出回忆往昔的神色,道:“这是一场关乎地球和月球命运的隐秘战争,参加这场战斗的人,都是地球以及月球之不超过十岁的青壮年……”

    当今之世,人们的平均寿命达到百岁,而修为有成者普遍活得更久,最久能够活到一百五十岁上下,十岁以下,的确是可以称作青壮年。

    “这场战争的目的,是为了消弭战争……帝邦和月球自治区,分别选出十人,然后展开一对一的厮杀对决,如果最终月球自治区的人胜的次数多,帝邦将无条件同意月球自治区的**,或者选择无条件向月球输送大批的珍惜资源,等同于割地赔款,而帝邦若是获胜次数更多,月球自治区就会维持现状,直到下一次**契机的到来!”

    “什么!”听到这里,凌逸不禁惊呼。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所谓止戈之战,竟然是这样的真相,眼下地球和月球之间和平的表面之下,居然还隐藏着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汪成候淡笑道:“是不是觉得有些儿戏?地球和月球,**或者不**,战争或者和平,居然是取决于二十人之间的对决胜负?可是不可否认,这是一个以最小代价来消弭战争的好方法,将战争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之内。否则,真要将事情摆到台面上,地球月球双方爆发彻底战争,一切都将变得不可控制,无论人力物力的损失,都将超过止戈之战数以万倍。”

    震惊了片刻,凌逸终于冷静下来,道:“所以,汪老你的伤,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不错!”汪成候点头,道:“我当时的对手,是神恩聂家数百年不遇的天才,也是当今聂家之主,聂不平!他的麒麟明火劲已经修炼到了极高境界,我陷入了苦战,拼尽一切,才终于和他打了个平局,两人都是受了重伤,昏迷不醒。不过相比之下,他的伤远没有我的伤那么重,经过十余年的修养,已经彻底恢复,之后当上了聂家之主。而我,则是因为被确诊无法治愈,几乎无法动武,只能慢慢等死,已经失去了价值,被帝邦政府的某些声音的坚持下给放弃了……我所得到的最大补偿,便是上次给你的那块牌,那块牌代表的是云组,取‘闲云野鹤’之意,专门给像我这样曾经立过功劳却已然无用之人,虽在地位上高于龙组,但也只是名头好听拿来吓唬人的虚衔而已。”

    听到这里,凌逸已经明白了一切,心不由替汪成候大为不值,气愤道:“帝邦政府居然这样过河拆桥,就不怕让后人心寒?将来谁还敢参加止戈之战?”

    汪成候自嘲一笑,道:“至今为止,止戈之战已经发生过十余次,不过每一次止戈之战的具体过程都是最高机密,就算是当年的我,也顶多只能知道过往止戈之战的最终结果,是以,只要帝邦那些高层有心隐瞒,谁也不会知道我遭受过的不公平待遇,甚至,连我的名字,也不会为人所知。”

    凌逸闻言,对于帝邦政府更是觉得心冷,道:“我以前有在电影电视剧看到过政客的阴暗,没想到现实的政客,比起影视还要冷血许多……雷元帅呢?难道他当时没有帮汪老你说话?”

    汪成候摇头道:“他那个时候还不是元帅,人微言轻,说出的话也左右不了那些真正当权者的意志……后来他当上了元帅,也有为我四处寻找名医,甚至经常抽空走访民间,去拜访民间的医术高手,求医问药,对于他,我心并无怨责。”

    听到这话,凌逸心对于雷千军的印象稍微改观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还不算彻底冷血,随即问道:“汪老,你刚刚说的所谓月球‘**的契机’指的是什么?”

    “我所说的契机,并不是一个十分客观的时间或者事件,而是在于月球上那些人的主观意志……假如他们认为自己十岁以下的后辈之,已经出现了足够多足够优秀的人才,能够有把握赢得止戈之战,那么契机就到来了。同样的,如果后辈的人才不够优秀,下一次止戈之战可能是百年之后,甚至两百年之后。”

    凌逸眉头微皱,道:“这么说,主动权是掌握在诺亚人的手?他们什么时候想开启止戈之战就可以什么时候开启?”

    汪成候缓声道:“有句古话叫,弱国无外交……古往今来,鲜少有什么国家或者政权能够维持千年不灭的,而自帝邦共盟体建立以来,已经过去了两千三百多年,如今的帝邦早已不复建立之初的团结稳定,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官僚机构越发腐朽臃肿,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各大古武家族的势力经过数千年经营,越来越不受控制,又有像闻人龙图那样暗地里已经和帝邦闹得很僵的无敌强者坐镇一耦。另一方面月球自治区诺亚人的势力也在不断膨胀,越来越不受地球管辖,自治区之名已经近乎名存实亡,任何一点点星火,都有可能引起整个帝邦的剧烈动荡,甚至分崩离析……在这样的情况下,帝邦已经失去了跟月球谈条件的资本。”

    凌逸听得一愣一愣,他这才知道闻人龙图居然跟帝邦政府关系不好,随即他就恶意地想到,闻人龙图将闻人家的大本营建立在距离帝都只有二十公里的虚坨山,看似亲近实则是暗藏威慑,帝邦的那群高官们恐怕很难睡觉踏实,谁知道哪天闻人龙图发狂,一掌拍过来,将代表帝邦政治心的古国皇宫给拍扁了?

    看到汪成候一脸慎重的样,似在忧国忧民,凌逸颇不以为然地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现在的帝邦的确不怎么样,分就分了,到时候新政权建立,也没什么不好。”

    汪成候叹息道:“我也知道合久必分的确是大势所趋,然而就算帝邦现在有千般不好,至少现在的地球大部分民众都还算生活安稳,一旦分崩离析,诸强割据,战乱一起,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对于汪成候的观点,凌逸是不太苟同的,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对于反帝邦这种事情他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不想去做什么先锋斗士,尤其是经过最近的一些事情,他对于帝邦已经没有什么归属好感。

    汪成候又沉吟道:“距离上次止戈之战三十年过去,月球上已经陆续涌现出了一批足够优秀的天才,刚刚冒出头来的白浩然只是其之一,想必用不了多少年,新的一次止戈之战就会再度开启……凌逸,到时候你也许会是一名人选。”

    虾米?凌逸吓了一跳,然后就冷笑起来,道:“汪老,你觉得我像是猪吗?”

    汪成候见状,就明白凌逸的态度了,摆明了是不愿意参加止戈之战,而且以他对凌逸的了解,到时候凌逸不去落井下石就已经很好了。

    不过从内心讲,汪成候也不愿意凌逸去参加止戈之战,自己前车之鉴在前,他不希望凌逸这样的好苗,毁在那种事情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