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六十章 贝堪龙死(书号:13326

第六十章 贝堪龙死

作者:话筒
    听到汪成候说自己是先天高手,凌柔也不禁怦然心跳,瞪大眼睛,她也深深知道先天高手在帝邦之是何等超然的存在,不过她思索几秒,转头望着凌逸道:“我听哥哥的!”

    “凌小友,你看……”汪成候看着凌逸道。

    凌逸微微沉吟,道:“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汪成候回答得十分郑重:“水火同修,自帝邦成立以来,还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例,在你妹妹的身上我看到了无穷的潜力,这样的人才,若是放在一般人手里教导,那完全是暴殄天物……当然,若是令师愿意收其为徒……”语气突然就变得沮丧。

    凌逸暗汗不已,忙轻咳一声道:“我师父有跟我说过,教徒弟很烦,所以这辈就收我一个弟,再也不会收徒了。事实上我师父也知道小柔的情况,不过也没提过要收她为弟。”

    汪成候深信不疑,既然凌柔是凌逸的师父医治的,对其情况自然是十分了解,连这样的良材美玉都没放在眼,高人行径果然是不容凡人揣测,心的敬畏由此更多几分,在其眼凌逸的师父已经是升级为近乎武林神话般的人物了。

    不过他也因此暗松口气,继续道:“我想收凌柔为徒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尽我一生所学,充分挖掘她身上的武学潜力,我很想知道,将来你妹妹能够走到哪一步,也许能够开创前人未有的新武道!”

    新武道么……凌逸心头淡淡一笑,若是让这老头儿见识到能够瞬间冰火双极转化的太一元力,又不知道是何表情?

    造成眼下这种局面,则是凌逸事先没有预料到的,不过不得不说很让人心动,这汪成候的修为深不可测,绝对是当世数得上号的高手之一,能被这样的强者收为弟,实在是足以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好事。

    然而,拜师之事对于任何武者来说都事关重大,不容草率,凌逸虽然眼下对汪成候印象不错,但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一旦给凌柔选错了师父,那他就是罪人了。

    “汪老,这件事情我也不敢独断,还请让我们考虑考虑如何?”凌逸最后道。

    汪成候眼闪过失望神色,不过他也理解其顾虑,自然提不出反对意见。

    稍坐片刻,汪成候便起身告辞了。

    凌家四口将汪成候送到小院,就见汪成候拱手之后,身便犹如氢气球般缓缓飘浮起来,最终脚尖离地,整个身悬浮在空离地半米,颇有高人风范地冲一脸惊讶的凌柔微微点头,身形便陡然模糊,眨眼便消失在远处。

    凌逸等人抬头看去,就隐约看到天空之上,至少都是离地千公尺的高度,有一个极小的身影,随即这身影再度一闪,就直接消失在视线里了。

    “这就是先天强者吗?真的可以飞欸!汪爷爷好厉害啊……”凌柔一脸惊叹和激动,眼满是崇拜。

    凌逸微微撇嘴,心下有些吃味,要知道妹妹这种眼神以前可是被他独享的,暗道这汪成候还真是会耍心机,走之前故意耍帅一把,勾引小柔拜他为师。

    不过这件事情,倒的确是让人觉得有些为难啊……

    这天晚上,凌逸一家就开了三个多小时的家庭会议,基于凌柔本身的愿望,加上凌父凌母的支持,最后还是决定,让凌柔拜汪成候为师。

    凌逸也是想到,汪成候既然如此佩服他捏造出来的师父,想必心也是十分忌惮,有这样一张虚假底牌在,就算汪成候将来会对凌柔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也会掂量掂量。

    而且,凌逸也相信,随着时间推移,自己的实力越来越强大,到时候即便真的要与汪成候翻脸为敌,也是不怕什么。

    既然考虑清楚,第二日,凌逸就给汪成候打了电话,告诉其最终决定。

    汪成候喜悦不已,立刻又从太安市飞了过来。

    也没举行什么繁冗的拜师礼,凌柔向汪成候敬茶,然后磕了三个头,就算是礼成。

    而这一次,汪成候也没空手而来,掏出了一个红包。

    虽然俗了点,但俗有俗的道理,当凌柔打开红包,看到里面的纸制支票上两千万的惊人数字,凌逸全家都陷入了惊叹之。

    凌逸不禁暗暗腹诽,先天强者果然是先天强者,汪成候看上去传得很朴素,没想到居然也是个大财主,难道这汪成候也出身某个古武家族?

    礼成之后,汪成候红光满面,当即就带着凌柔进入书房里,开始传授武学。

    所谓法不传外,汪成候收的是凌柔为徒,即便凌逸等人是凌柔最亲密的亲人,也没有窥听其教导武道的资格。

    凌逸等人也不觉得不妥,因为这是武道兴起之后,始终保留下来的规矩,即便是在开明的现代,也是人人遵守。

    汪成候在凌家呆了两日,便飘然离去了,按照其说法,该教的已经交了,一个月后再来考校凌柔的修炼成果。

    凌逸并没有问凌柔学了什么,不过,凭借其已经能够看到空间天地元气微粒的双眼,凌逸发现凌柔吐纳天地元气的速度比原来快了足足十倍,便判断她至少是学了一门十分高明的内功心法。

    这世上内功心法极少,高明的内功心法更是弥足珍贵,像凌逸,现在用的仍是世间流传最广的基础吐纳,唯有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而增强吐纳效率,吐纳元力的水准,则堪堪比现在的凌柔高出一些。

    而凌柔,此时不过是武道三重修为。

    可想而知高明内功心法用处之大!

    即便白浩然是妖孽天才,也绝不可能在这个年岁靠着基础吐纳达到的武道重境界。

    事实上,无论闻人怀诗还是白浩然,还是其他的进入帝邦排行榜前一百的人,很多都是世家弟或是得到高人传授,修炼有高明的内功心法,这才能够极大加快元力吞吐,促进境界突破,最少都是武道五重修为,武道七重的占绝大多数。

    若非是靠着世间独一无二的际遇,无论凌逸多么努力,都不可能在这次毕业考一鸣惊人,占据探花之位,进而被拿来与白浩然这等人杰来比较。

    网络和媒体上,因为有幕后黑手刻意推动,对于凌逸的事仍然是在炒作,不过总算是有了消停下来的趋势,堵在门外的记者也散去了五成,毕竟凌逸一直没有露面,炒来炒去都是旧东西,说多了也挺没意思。

    这让凌逸很满意。

    这天早起,凌逸调着频道,想看看那些人是不是还在编排自己,陡然就被太安电视台的一则新闻给吸引了。

    “……贝氏集团总裁贝堪龙,于今日凌晨一点二十分被送进太安市第一医院,因颅内癌细胞扩散不治身亡,目前,其总值八亿多的财产如何分割,成为目前最大悬念……”主播对着稿神情淡然地念着,随即话锋一转:“据悉,其膝下两名女,长贝明轩因为向近日名声大噪的立辅高凌逸投毒,而被判有期徒刑十年。次女贝芝兰则是在一次常规会考之,被凌逸废掉了武功,贝家和凌逸之间,有着已广为大众所知的深深纠葛……现在,让我们盘点一下凌逸和贝家之间的恩恩怨怨……”

    那女主播明显兴奋起来,巴拉巴拉将一个正式新闻节目突然转变为娱乐八卦节目,开始详细讲述凌逸和贝家之间的恩怨起承转合。

    “……眼下贝堪龙因癌症身亡,贝明轩入狱,贝芝兰成为废人,似乎意味着贝家和凌逸之间的复杂恩怨终于划下了句号。”女主播最后总结道。

    投影电视前,凌逸的神色颇有古怪。

    贝堪龙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死了?而且是得的癌症?夭寿哦!按说他也是后天修为的武者,虽不能说百病不侵,但也不会那么轻易得这种重病,不是夭寿是什么?

    凌逸甚至于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借口,其实是雷千军在暗操作了。

    不过贝堪龙这种人,死就死了,凌逸转眼就将之忘到了脑后,然后开始准备早餐——尼玛自从那天做了一餐,真的是每天要做饭啊啊啊!

    没多久,汪成候就来了。

    “咦?汪老,你不是一个月后才来检验小柔功夫的吗?”凌逸诧异道。

    汪成候老脸微红,自然不能说自己回去之后吃什么都犹如嚼蜡,所以前来蹭饭来了,只是道:“小柔体内元力情况特殊,所以我觉得还是多观察观察比较好……”面对凌逸狐疑的眼神,他轻咳一声,转开话题,“凌小友,令师真是好手段啊,能够让后天武者不知不觉就身患绝症……”

    凌逸闻言,不禁眼角微抽,万没想到汪成候居然将这事儿算在他编造出的师父的头上。

    他却不知道,贝堪龙落得如此下场,还真和他有着直接关系。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师父出手的……”凌逸含糊地道。

    汪成候微微一笑,略有深意地看着凌逸,高深莫测的样,心仿佛是认定了。

    误会就误会吧,凌逸懒得辩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