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十六章 怎么谢我?(书号:13326

第二十六章 怎么谢我?

作者:话筒
    走在前往学校大门的路上,凌逸随口问道:“不知大叔怎么称呼?”

    “大叔?我今年才二十七!”胡须壮汉仿佛是被触碰到了逆鳞,根根胡须都直了起来。

    “二十七?”凌逸眼很是不信,胡须壮汉这样,说他三十七乃至四十岁都足够了。

    胡须壮汉似乎受到了很大伤害,蹙着眉毛瓮声瓮气地道:“我修炼的功法有点特殊,所以看上去比较成熟,不过有人说过,男人就是要成熟一点才更有魅力。”

    “对你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个好人……”凌逸心嘀咕,不忍打击这可怜人,轻咳一声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我叫雷辰!”胡须壮汉说着,不小心瞅到凌逸脸上带着怜悯的神色,又不甘似的补充了一句:“今年真的才二十七岁。”

    “知道啦,知道啦。”凌逸伸手拍拍胡须壮汉的肩膀。

    雷辰脸上露出了苦笑,同时又有种奇怪的感觉,怎么两三句话的功夫,自己就跟这个小了自己十岁的少年就好似变得十分熟稔了?以他接受的训练,一般人想拍上自己的肩膀,就会产生条件反射般的警惕甚至回击,可是对这个少年,自己竟莫名十分放心,连身体本能也松懈下来。

    而且,这家伙应该知道自己是个后天高手吧?虽然没有达到先天境界却也不远了,怎么就没有半点心理压力?和自己相处得如此随意?

    古怪……从第一次见到这小,就觉得他身上很是古怪。

    雷辰心头出现很多疑惑。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和这个少年走在一起,的确是有种舒心和放松的感觉,让人难以对其生出警惕之心。

    没多久,两人就走到了学校大门。

    凌逸先是警惕地看看大门外,发现各个角落都貌似没有想要教训“摧花哥”的好事分,这才整整衣领放心地走出了校门。

    而在出校门的时候,凌逸就看到,在学校门口站岗的两名保安身一正,对雷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不由诧异地看向雷辰。

    雷辰见状咧嘴一笑,颇有些狰狞意味,压低声音道:“你以为我是怎么进你们学校的?你们学校的安保还真不错,保安居然都是退伍军人,我把证件一拿出来,说是在执行秘密任务,他们就放行了。”

    “什么证件这么牛逼?”凌逸好奇地道。

    雷辰表情神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不过只露出了一半,就又放了回去。

    光是看到这一半,惊鸿一瞥,凌逸就忍不住瞳孔一缩。

    只见那本上,一个极为神气的展翅雄鹰,眼睛锐利如针芒。

    我靠!这还真够牛逼的!

    凌逸吃了一惊,没想到雷辰居然有鹰组背景,记得前不久太安市议会议长杨刚及其儿杨臻就是被鹰组带走的,现在不知道咋样了?

    难不成,这次要见我的人,居然是鹰组的高层?这玩笑可是开得有点大了。

    就在凌逸狐疑的时候,雷辰在前头领路,带着他径直来到了校门外露天停车场区的一辆黑色磁浮飞车之前,然后以怪异的轻重缓急频率敲了五下后车门,顿时一声轻响,车门打开了一道缝隙。

    雷辰将车门微微拉开,眼神示意凌逸。

    凌逸咽了一口唾液,身微微战栗起来。

    这让雷辰心多少找到了一些平衡,你小先前不是很**吗?现在倒知道怕起来了?

    他却哪里知道,凌逸根本不是在紧张和怕,而是在克制!

    克制身体本能的嗜血**!

    里面坐的两个人,身上气血之旺盛,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犹如一座火山!

    雷辰的气血对于凌逸就已经很有吸引力了,可是和里面的两位相比,却犹如小蚱蚂和大老虎之间的区别!

    那种致命的吸引力,犹如毒瘾已深的瘾君饥渴了一个月后碰上了最纯的毒品,简直无法抗拒。

    天知道要用多么强大的意志,凌逸才能克制住将眼前这扇车门撕烂,然后冲进去对里面的两人狠狠蹂躏的冲动?

    先天强者!

    凌逸极力控制的同时,脑现出了这四个字,心深深震动。

    除了先天强者,没有第二种人能够拥有这么恐怖的气血。

    先天强者世间罕见,没想到这辆车就坐了两位!

    凌逸深深意识到,自己救下的西瓜皮小丫头的家人,来历非常不凡。

    深深呼吸了几次,凌逸逐渐适应抗拒住那种强烈吸引,才低头坐了进去。

    而雷辰则绕到驾驶一侧,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

    刚一坐下,看到坐在左侧的老人,凌逸就是一怔,就算他再不关心时事关心政治,对于这个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帝邦高层,他还是认得的。

    当今帝邦共盟体,五元帅之一,雷千军!

    难怪气血如火山!

    而就在前排,副驾驶的位置,坐着另外一名神秘的先天强者,不过,这名先天强者似乎……

    看到凌逸愣住的表情,雷千军还是比较满意的,心想接下来这小是该恭敬一些了吧?

    他自忖,在这帝邦之内,见到自己的真容,不恭敬不惶恐的人几乎没有。

    然而他猜错了,凌逸微微一怔之后,目光就恢复了镇定,不卑不亢,这让雷千军不禁为之纳罕,这小要不是心机极深,要不就是养气功夫十足,心不由更多出些许欣赏来。

    “请问,您是那个小女孩的……”凌逸语气带着几分客气。

    雷千军注视着凌逸,声音浑厚道:“你所说的小女孩叫雷小鱼,是我的孙女。”

    凌逸不禁讶异,没想到自己居然是救下了一名元帅的孙女,只是堂堂元帅的孙女怎么会出现在太安市这种小城市,而且一个人跑到那盘山路上?

    “我带小鱼来太安市,是来看病的,没想到那丫头一个人偷跑出去看什么星连珠,幸好是被凌同学你救下了,这份恩情,我雷千军记在心里,特来道谢。”雷千军道,一贯的霸气带着不掩饰的真诚的感激,却是没好意思说出自己孙女偷跑出去的真实目的是找外星人,传出去非得被人笑掉大牙不可。

    凌逸微笑道:“雷元帅不必如此,我当时只是恰逢其会,更何况当时您的下属已经付过报酬了,所以您大可不必亲自来这里谢我。”

    雷千军摇头:“凌同学你也许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当时的那一推,阴差阳错让小鱼身上的顽疾不治而愈,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我来谢你,而那一千万,远远不能算是报酬。”

    凌逸闻言嘴角抽了一下,靠,什么叫“不治而愈”?如果不是我吸出了她体内的晦气,恐怕那耳疾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雷千军说出刚刚这番话的时候,就在注意着凌逸的神色,顿时捕捉到了这丝异样,心便是一跳,难道说,先前的揣测是真的?当即隐晦地跟坐在驾驶副座的人交流了一下眼神。

    凌逸却是没察觉到因为自己太嫩,被雷千军看出了些许端倪,念头一转,道:“不知雷元帅要怎么谢我?”

    雷千军一怔,旋即心哑然,这小还真不客气,居然敢伸手朝着堂堂元帅要报酬,实在和以前接触过的年轻人都不一样。

    雷千军眼闪过一丝兴趣,道:“那就看你有什么需求了,你知道我的身份,基本上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办到。”

    “真的?”凌逸脸上一喜。

    “自然是真的。”雷千军眉头一竖:“我雷千军说话,想来一言鼎。”

    凌逸的脸上立刻出现的圣洁的光辉,道:“我这辈最大的愿望,就是世界和平,永远都不要有暴力纷争。”

    雷千军的眼角狠狠抽动了一下,恨不能一巴掌扇在这小的脸上,让其知道什么叫暴力纷争。

    坐在前排驾驶室的雷辰彻底无语,他跟随雷千军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敢这样“调戏”后者的人,不得不佩服这小胆太大了,难道这就是传说的恃宠而骄?

    而在驾驶室旁边的副驾,也是坐了一人,似乎忍得很辛苦,肩膀抽了几下。

    “哈哈,开玩笑的,雷元帅不要当真。”凌逸打着哈哈,调戏统帅千军的元帅还是很有快感的,随即神色一整,道:“如果说要求的话,我还真有一个。”

    “说。”雷千军憋着脸道,当着老友的面被调戏的心情很不好。

    凌逸道:“我有一个朋友,叫李斌,他大概会去参加军部的特招考试,如果他被录取的话,希望雷元帅能够对其照拂一二,而且我相信,我这位朋友不会让雷元帅您失望。”

    此言一出,雷千军怔住了,坐在前面的两人也都愣住了。

    无论是谁,都该知道,能够从雷千军这里提出任意一个要求,是何等宝贵的机会,或是一笔巨款,或是一份前途,搭上了雷千军这条线,前途真的可以说是不可限量,

    然而这个凌逸,居然放弃了这样的机会,不为之谋求任何利益,而是将这个价值万金的机会送给了身边的一个朋友,为朋友谋求出路!

    雷千军三人心,不是震惊,而是震撼,震撼于凌逸的兄弟情谊。

    他们却不知道,凌逸是觉得自己真没什么需要从雷千军这里获得的,正好雷千军是军部大佬,倒不如将这个机会送给李斌,更加方便他在军部一展抱负。

    他也很想看看,有了雷千军的扶持,有朝一日李斌能否真的建立起那样一个法制完美的世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