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十二章 我有师父(书号:13326

第二十二章 我有师父

作者:话筒
    “老大,斌,会考结束了,我们出去吃一顿庆祝一下吧!”郭涛提议道。

    李斌轻笑道:“你小,不会又怀念富王的美食了吧!”

    富王酒店,就是上次他们三人去的那家三星酒店。

    被道出心思,郭涛腆着脸嘿嘿一笑。

    李斌却话锋一转:“不过依我看,就在学校一号食堂吃算了。”

    一号食堂是立辅高最好的食堂,伙食消费比其他食堂高了一个档次,是许多手头有闲钱的学生喜欢去开小灶的地方,不过比起富王酒店来又远远不如了。

    凌逸闻言心头一动,便知道李斌如此提议的深意,多半是因为他今天废了贝芝兰的武功,担心出了校园贝家会找他报复。

    如果只有自己,凌逸倒是无所谓,不过,此刻正是贝家暴怒之时,这时候自己要是出了校园,很可能被视为挑衅,引得贝家不计后果震怒出手,导致李斌二人受到牵连。

    所以,凌逸觉得没必要立于危墙之下,就算要拉仇恨也不是这样拉的,当即微笑道:“也好,就去一号食堂。”

    郭涛微微失望,心头不解,却也没有多问,他知道自己的脑比不上李斌和凌逸,既然他们两个都这么选择,那就肯定不会错。

    走出寝室,走廊上的高三年级学生都畏惧似的避开了凌逸三人,凌逸先前在考试大楼的表现,实在是给人留下了极为凶残的印象,让人不怕都不行。

    这些人不乏贝芝兰的爱慕者,然而他们毕竟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见识过凌逸的凶悍,加上对于严厉校规的敬畏,使得他们不敢在这个时候向凌逸出手乃至质问。

    还有很多人选择避让,则是因为他们知道凌逸虽然报了仇,但已经将贝家得罪得死死的,为了自己前途着想,还是和其保持一些距离为好。

    走到了一号食堂,打好饭菜坐下,便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凌逸,纷纷指点着低声议论起来。

    短短时间之内,考试大楼,三年级二班的凌逸一拳粉碎贝芝兰的丹田、打爆其脊椎骨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校园,所有人都在震惊和议论,反观丁沛擂台上暴毙的事情,却是没太多的人关注了。

    “看,那就是打碎了贝芝兰丹田的凌逸,真看不出他长得斯斯,竟然如此凶暴!”

    “不可思议,传闻贝芝兰是武道五重修为,凌逸能够将其一招致败,至少是要武道重的修为吧?不是说一个月前的会考,他才被贝芝兰重伤了丹田,几年都不可能恢复吗?”

    “所以这件事才如此轰动啊,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得了什么奇遇,居然能够在一个月时间里恢复丹田,并且修为暴涨……”

    “切,你以为是看幻武小说啊,还有掉下山崖得到武功秘籍吃了什么野果暴增百年功力的奇遇?我琢磨着他上次多半是故意制造出丹田受损的假象,好在这一次会考大肆报复!”

    “真是狠人啊,辣手摧花,贝芝兰那么漂亮的人儿,被他生生打得脊椎骨都爆出来了!这样的人不能招惹,平时看起来无害,真的发起狂来比谁都残忍……”

    “他的实力,比起高三年级第一高手巫皓不知道谁强谁弱?”

    “这还真难说,巫皓虽然是平民出生,但却是个罕见的天才人物,性格孤僻,独来独往,在修行间特例申请了一个月的闭关,就是要冲击武道七重境界,连会考都没有参加,我觉得他要是冲击成功,多半是能战胜凌逸,如果不成功,两人应该是在伯仲之间。”

    “前两天凌逸还和贝明轩打了那个赌,是孔校长做的见证,如果没有意外,贝明轩非得丹田破碎不可。如此一来,贝家两兄妹都因为凌逸废去武功,这该是什么深仇大恨,让他做到这种地步?”

    ……

    议论的声音传入耳,凌逸神色如常,郭涛和李斌却难免是有几分担心,但他们也是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

    就在吃到一半的时候,有两人走到了凌逸这桌。

    “凌逸,过往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们计较。”其一人说着,便接过另一人手的酒瓶,咕咚咕咚,半瓶高度白酒直接下肚,一张面庞顿时迅速涨红起来。

    另一人将酒瓶接回,将剩下的半瓶白酒一口气喝完,然后将瓶口倒转,几秒时间,眼神已有几分恍惚。

    学校之,却是不禁酒类的,有些人甚至还要借酒练功,只要不借酒闹事即可。

    凌逸认得这两人,前段时间和丁沛一样,不阴不阳地对凌逸威胁过几句,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前来当众认错。

    “我原谅你们了,你们走吧。”凌逸道。

    “多谢。”两人感激地一抱拳,便相互搀扶着离去,刚走出食堂没几秒,就传出呕吐的声音。

    郭涛不屑一撇嘴:“切,见风使舵,欺善怕恶,老大,依我看,这种人不该这么轻易饶过他们。”

    凌逸淡笑:“算了。我说过,机会是自己争取的,他们既然肯来认错,我也没必要揪着过往不放。”

    李斌在旁,轻轻点头。

    接下来又有三人一起前来道歉,每人手里也是拿了一瓶酒,全都一口气灌下。

    虽说凭借武道修为,可以某种程度上化解酒精,然而这么一大瓶喝下去,就算是武道重强者也有点受不了,这三人也算是豁出去了,生怕被凌逸给记恨上,所以来次狠的。

    虽说毕业在即,大家将来一辈都可能不会再见面,但终究还是没必要因为一些小纷争而给自己将来竖立一个可能出现的强大敌人。

    不过也是有一些人,始终冷眼旁观,他们虽然畏惧于凌逸的武力,但却不相信他能够闯过贝家这一关,自然无需舍下面上来道歉。

    吃完午饭,凌逸三人准备回寝室,突然就听到广播里响起了通知:“通知,请三年二班的凌逸同学马上赶到正校长室,重复,请三年二班的凌逸同学赶到正校长室……”

    这个通知一在立辅高校园各处响起,顿时让许多人为之一愣,旋即脑纷纷产生明悟,孔校长有请,多半是为了贝芝兰的事!只是不知道是福是祸?

    唯有一些熟悉正校长作风的人隐约揣测出来,对于凌逸这等展现出过人天赋的学生,以孔震岳护短的性格,多半是会尽力保护的!

    凌逸荣辱不惊,无论孔震岳是维护还是责难,他都能坦然接受,跟郭涛二人告别一声,便往行政大楼走去。

    进入大楼,通报了一声,凌逸便来到了正校长室外,轻轻敲门,里面便是传出了孔震岳苍老却气十足的声音:“请进。”

    “校长好。”进入之后,凌逸朝着办公桌后正在看着书的孔震岳躬身施礼。

    孔震岳仍然是上次那副装扮,看上去精神抖擞,放下了手的书,认认真真地看了凌逸几秒,才道:“坐。”

    凌逸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

    “凌逸,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孔震岳目光直直地盯着凌逸,开门见山地道。

    凌逸正视着孔震岳的眼睛,丝毫没有闪避,坦然道:“是因为贝芝兰?”

    “不错。”孔震岳道:“贝芝兰是贝家家主贝堪龙唯一的女儿,其武道天分也是在他的两个儿女之最高的,据我所知,贝堪龙一直在将贝芝兰当成下任家主培养,你现在将贝芝兰丹田击碎,这份仇恨是无论如何都化解不了了,你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吗?”

    孔震岳并没有批评自己做得不对,只是分析情况,强调后果,让凌逸对他多了几分好感,诚恳地道:“还请校长明示。”

    孔震岳的性格很耿直,当即就道:“我有意收你做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凌逸当即愣住了,他万没想到孔震岳会有这个提议,旋即就明白过来,一旦自己成为孔震岳的弟,孔震岳就能凭借着师徒名分,将一切罪责都担在自己肩膀上,贝家想要动他,就得先过孔震岳这一关。

    这是何等深切的爱护啊!

    凌逸的心头产生了极大震撼和感动,虽然早就听说过孔震岳的性格,对有天分的学生极其护短,却也没想到孔震岳会为了他做到这一步。

    孔震岳见状眉头一动,轻轻笑道:“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你可以将之理解为一种投资,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修为只有武道三四重的学生身上,我不会这样做,甚至武道五重的学生,我也要深深考虑,但是你不同,我看好你未来的前途,能够给我和学校带来荣誉,将来才会有更多的人才选择来立辅高就读。”

    想起传闻之,孔震岳是对有天分的学生极力维护,却没听说过他会去大肆维护修为普通的学生,便知道此老所言坦诚,凌逸这才知道自己是有些误会,脸上微有赧然,却也不禁为孔震岳的直率和坦然所拜服。

    在凌逸原来的想象,越是高层的人越是喜欢把话说得含糊,暗藏深意,像孔震岳这样的毫不掩藏自己心思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这种不掩饰目的的坦诚,在孔震岳身上,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人格魅力。

    凌逸开始明白,为什么在太安市这座并不算大的二级城市当,会有立辅高这样一个在全帝邦都能排进前五十的重点高了。

    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听到孔震岳愿意收为弟,就算不欣喜若狂也会难免暗自欣喜,然而凌逸却很平静,微微沉思便起身朝着孔震岳一拱手躬身,道:“多谢校长美意,然而凌逸不能答应。”

    凌逸的回应显然大大出乎孔震岳的意料,面容一怔,在他看来凌逸除了靠他,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后路,眼下拒绝,岂不是自寻死路?

    “为什么?”孔震岳平静了心绪,疑惑地道。

    凌逸一时也想不出很合理的理由,只得勉强找一个借口,道:“因为我已经有师父了,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我不可能再找第二个师父,所以还请校长理解。”

    其实也不算是借口,先不说他得到了帝僵心血,帝僵对其有再造之恩,称为师父也不过分,就算是那“截拳道”的主人,千年之后的第一武道高手李元龙,也可以说是他的师父。

    在这个武道繁荣的时代,许多古风也被挖掘出来,比如说师徒名分,是堪比亲人之间的名分,极为慎重,师父是不能乱认的,一般人一生都只有一个师父。

    “噢?”孔震岳露出诧异之色,旋即想到了什么,目光有些了然,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你了。”

    “多谢校长……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凌逸就先告辞了。”

    “嗯,你去吧。”

    凌逸一施礼,便退出了正校长室。

    正校长室内,孔震岳脸上浮现出深思的神色,随即就见校长室内陈列有各种书籍的书架无声挪开,居然现出了一个密室入口,一个看上去身材娇小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孩走了出来。PS:新书榜的名次掉下来了,不过我有信心,只要喜欢本书的朋友都奉献一点爱,就能让这本书往上冲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