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宰中华 > 第002章 指鹿为马(书号:111727

第002章 指鹿为马

作者:楚南狂士
    第002章指鹿为马

    “侄儿,你来了!”一道声音传入陈冲的耳中,正面迎来了一个中年人。

    陈冲眉头一挑,这是他的二叔,陈焕之,比他父亲小三岁,不是一个娘生的,所以并不亲,但是毕竟是兄弟,也算是优待了,只是平时并不怎么理事,特别是陈冲这两年开始展露手段,得到了陈横重视后,就更是靠边站了。

    “二叔,我想看看我父亲。”陈冲一把抹去眼泪,正容道。

    陈焕之一怔,道:“应该的,应该的。”

    他想不到陈冲这么快就稳住心神,真不是寻常少年,不好对付,不过毕竟年少,还不能服众,刚才他已经拉拢好诸多的族老,之后就不是陈冲说了算了。

    陈冲这个时候已经看到自己父亲的尸体,因为他母亲两年前就病逝,陈冲又是独子,这个时候真是有些举目无亲的感觉,至于就在不远处的二叔,陈冲看到对方翘起尾巴,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了。

    “冲儿,大哥虽然死了,但是你也只能节哀顺变了,你尚年幼,就由叔叔我帮你主持事务,安葬你父亲吧。”陈焕之这个时候走过来道。

    陈冲强忍悲痛,道:“为人子,自当尽孝,父亲的丧事,我自然会办理,就不劳二叔了。”

    陈焕之这个时候冷声道:“冲儿,很多事情,你年纪小,不太懂,还是让我们这些大人来操办,你一个小孩,还是在一边看着就行了。”

    旁边的一些族老,也是纷纷附和。

    陈冲冷眼扫去,这些人都微微一缩,但旋即明白自己被一个少年给吓到了,皆是恼羞成怒,语气更为激烈。

    陈焕之道:“诸多长辈都如此说,冲儿,你还是退下吧。”

    “呵呵!”陈冲笑了,喝道:“陈荒,你的人都死了吗?”

    “少爷,我们都在!”一人大声道。

    这是一个壮汉,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谁,陈荒,陈家护院,家丁头目,此时带着十个家丁,各个拿着朴刀,将屋子众人围了起来。

    “冲儿,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就这样对长辈的吗?”陈焕之慌了,他想不到陈冲这么大胆。

    陈冲道:“我父亲受伤归来,才多长时间?伤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爆发,我听说只是轻伤,怎么可能会伤重而逝?!肯定是有人用了什么下三流的手段,害了我父亲!”

    陈冲的话语,几乎是喝出来的。

    陈焕之指着陈冲道:“你……你满口胡言,大哥明明受了重伤!”

    陈冲道:“陈荒,还不将大夫带上来?”

    顿时,就有人将大夫带了上来,其实就是在村中帮助人医治一些小伤小患的老人家,此时已经被吓坏了。

    陈冲冷眼看着大夫,道:“我父亲是不是只是轻伤?是不是不至于丧命,好好回答,不然小心你一家性命!”

    大夫被陈冲瞪着,口抖索着,想说不是,但是却有些无力,他已经被教导好了要说什么。

    “的确是轻伤!”大夫有些无力道。

    陈冲道:“压下去!”

    顿时,大夫就被带下去了。

    陈冲转头看向陈焕之道:“听到大夫的话了吗?轻伤,为什么我父亲会死?我父亲回来之后,你就一直主持大局,我父亲的死,二叔,你可知道是何人所为?”

    陈焕之心中惊怒交加,他想不到陈冲会如此下作,竟然连大夫都威逼,这是要逼死他的节奏啊!

    他转头看向那些族老,想要寻求帮助,但是却发现这些族老,全都噤若寒蝉。

    陈冲这个时候,犹如恶魔般的声音,道:“二叔,害死我父亲,想要谋夺家产,丧心病狂,真是应当天诛地灭!诸位族老,就作为见证,有没有问题。”

    一片沉默,这就是默认了。

    陈冲很满意,虽然大局在握,但是如果这些族老不怕死,真要闹起来,死伤太多人,也是麻烦,毕竟都是族人,自己还要管理陈氏一族,事情一旦闹大了,影响不好。

    “哈哈哈哈!”陈焕之大笑道:“啊!我又败了,真是虎父无犬子,你父子皆是心狠手辣之辈,我算是服了,你想怎么处置我?”

    陈冲有些压抑的看着陈焕之,想不到对方这么快就服软了,还不一哭二闹,是小看了对方啊!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害死我父亲,那就偿命好了。”陈冲挥手,陈荒就冲了上来,一刀砍下去。

    陈焕之惊呼道:“我死可以,求你放我家人……”

    但话他没有说完,就被陈荒砍掉脑袋。

    陈冲道:“二叔一个人黄泉路上寂寞,让他一家在下面团聚!”

    陈荒应了一声,当即就带人去办事了,别看只是一个家丁头目,但在陈家村中带着家丁,就跟军队差不多的,在村中械斗,土匪劫掠的时候,就是大将了。

    陈冲扫了那些族老一眼,道:“我父亲对你们不薄,你们家中田地不少,逢年过节也有供奉,何必要将关系弄得那么僵呢?今日的事情,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族老们唯唯诺诺,都一一退去了。

    陈冲见此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父亲的尸体,还有正在被收拾的二叔尸体,心情复杂,自己父亲尸骨未寒,族中就争权夺利了,他二叔胆子其实不大,就算是夺权了,估计也不会取自己性命吧,但自己又岂是甘愿被对方谋夺家产的庸碌之辈?

    所以,陈焕之只能死了,他不会留下这么一个威胁的,不然陈冲睡不安稳,至于所谓的亲情?在对方要谋夺家产的时候,就点滴不剩了。

    他看向身边,陈志和陈振都在,他们不久前就赶回来了,看到血腥的场面,此时都不敢多言。

    陈冲看着他们,深吸一口气,对小仆陈振道:“派人将管家,张管事和罗夫子请来!”

    陈振点头就安排人去。

    陈冲对陈志道:“你安排人定好棺木,准备我父亲安葬事宜。”

    陈志也点头去办。

    陈冲叹息一声,父亲死了,他很伤心,但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现在要做的是保住父亲留下来的家产和基业,其他的都放在一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