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朱砂痣(都市NPH) > 5、江深(书号:111726

5、江深

作者:荞西
    C城这场秋日的盛宴颇有些名气。

    资本,金钱,模特,性爱。

    仿佛任何一个圈子都能在这场盛宴里找到自己的标签。

    众多项目在这里寻求投资,众多资本在这里寻找着去处,众多有钱而花心的男人在这里寻找着一夜或数夜情缘,众多女人在这里做着一夜变凤凰的梦。

    飞机在C城南边的海岛降落,随着海风吹拂,朱砂已经感觉到金钱与淫靡铺面而来。

    岛上只有一座酒店,在每年这天只服务于这场盛宴。

    江承的到来让众多圈内大佬亲自来迎接。

    江承的承衍科技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是网络寡头企业,而最近放出的美股上市融资信息吸引了众多投资大佬。

    江承虽然是吸引投资而来,却显得更加闲庭信步,到了这种层次,也只有他拥有选择权。

    所以江承来的很晚,却以下飞机就被各种江老弟的热情欢迎而包围。

    朱砂乖巧地跟在江承身后,做好一个完美的花瓶。

    江承和朱砂的房间在岛中间的总统套,酒店的总统套房只有两套,不远不近的三处围着一个无边泳池,这是酒店的核心地带。

    出了核心圈就是一片酒池肉林的风光,各色网红,小明星,男男女女,淫靡而混乱。

    晚上的庆典还没有开始,江承和朱砂在海边散着步。

    十分钟的功夫有不下三拨小嫩模来试图与江承偶遇。

    江承微笑着握着朱砂的手,示意自己已经有伴。

    走到广场边时,江承突然手紧紧一握,转而变得冰冷,朱砂疑惑地看着江承,江承顿了一下,“我有点事,等会儿回来。”

    朱砂点点头,江承快步离开。

    但很快,朱砂就透过花丛看见江承和一个女人面对面站着,缝隙中透出了那个女人的脸。

    大约二十七八岁,眉目清冷,带着知性的气质。

    朱砂心中了然,那是江承心中的白月光,裴莺。

    江承没有十分避讳这件事,朱砂也从各种渠道或多或少的知道,江承喜欢裴莺。

    裴莺是江承在剑桥的学姐,江承在英国读书时执意不接受任何家里的资助,裴莺帮了他很多,但裴莺一直没有答应江承的追求  。

    至于原因,江承没有说过。

    偶尔会摆出一副爱而不得的痛苦面孔——仅仅是不和他在一起,江承大抵也不会愤懑如斯。

    既然裴莺来了,那么江深应该也来了。

    在朱砂这样的想着的同时,耳边有潮湿的呼吸,“江承抛弃你了?”

    朱砂被突如其来的磁性男声一惊,猛的扭过了头。

    唇却蹭过了另一张唇。

    这个男人低下头,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贴着朱砂。

    朱砂并没有真正的和这个男人见过面,然而无论是报刊,亦或网络,又或者……和江承三分相似的面孔,他们有同样英挺的鼻子,薄而红润的唇,她知道这是江承的哥哥,裴莺的男友,江氏集团的掌门人,江深。

    江深微微笑了,眼睛也弯起了轻微的弧度,他的眼睛比起江承显得狭长,是更加勾人的桃花眉眼,这个男人看上去比江承显得更加骄矜,但那是骨子里带出的贵气,是啊,这才是正统的江家人。

    江承,是私生子。

    江深轻轻舔了下刚刚和朱砂接触过的嘴唇,十分轻佻,但在江深做来十分诱人。

    “唔……”朱砂被江深捏住了下巴,江深低下头,吻住了朱砂,舌头只一卷,就卷带着朱砂的舌在口中挑动。

    朱砂只有一瞬间的惊诧,就被江深的深吻带的投入进去。只是眼内依旧一片清明。

    天渐渐黑。

    这座岛上已经变成一个淫靡的世界,每个黑暗角落里都有不为人知的交易。

    在花架边拥吻的两个人得不到任何注意。

    许久江深放开了朱砂,朱砂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带上了一丝绯红。

    “想要么……”江深咬着朱砂的耳垂。

    朱砂勾起唇角,“你是想要报复江承么。”

    “报复什么?”江深显得漫不经心。

    朱砂看了看那边,裴莺似乎情绪有些激动,江承伸了伸手终于轻轻抱了抱裴莺。

    江承勾勾唇角,显得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

    “还是,您对江承的女人始终这么有兴趣?”

    这不是秘密,在江承追求裴莺时,江深并不认得她。

    在江承迟裴莺一年毕业回国后,她已经变成了江深的女友。

    江深似乎是被朱砂逗笑了,“也许吧。”

    随后江深看了眼时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朱砂并不会真的觉得江深对自己的有什么兴趣,大抵不过是因为她现在名义上是江承的女人。

    有时候她觉得江深和江承这对兄弟透露着怪异。

    江承的母亲当年是江深的家庭教师,同时她也破坏了江深的家庭。江承是江家的私生子,即便江承的母亲始终希望他能回归江家,然而江承始终不认江家,不认父亲江明森。

    江承的母亲去世比较早,江承始终不接受江明森的任何资助,他的青少年时期堪称清苦,自己读书,自己去留学,自己一手办起承衍科技,而如今,江承也不过只有27岁。这份成绩就算有家庭的扶持也堪称惊艳,江承却是真真正正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出来。

    江深的母亲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怀孕时候被江明森出轨伤透了心,生下江深就伤了身体。

    但她不曾对江承做过什么,在江承及其偶尔的对江家的描述中,他对江深的母亲不失敬意——江明森就是王八蛋。

    江深与江承说起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却很难说有什么直接接触。

    朱砂几乎未曾从江承的口中得到过江深什么信息。

    朱砂静静的回忆了一下,然后淡然的离开,这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整场海岛的盛宴已经拉开大幕,江承回到朱砂身边时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朱砂并不在意江承和裴莺有什么交谈,在意的应该也是江深。

    核心级别的总裁们会私下有一个私密的会面,朱砂对江承说海风吹的有些头痛,想直接回去睡觉,江承点点头。

    这场会面江承知道有几家心照不宣的投资方,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非常良好的场合,大家只是隐晦地谈谈彼此的意向,但江承在心里细细思量,始终不算满意这些企业的资质。

    而当江深信步走进会议室时,江承微微皱了皱眉。在遇到裴莺之前,他没有料想到江深会来这里。

    这种场合出来的项目都不小,但是如果江深代表的是江氏旗下的明森金融,那么这些项目可能都不够看。

    除了他的承衍科技。

    江承交叉着手指听着资本大佬们的发言,脑子里却转动着明森金融进入的利弊。

    从各方面来看,都很合适,除了他自己的心结。

    江深果然拿过话筒,提出了自己对承衍科技的看法,也同时给出了比其他大佬更加优惠的条件。

    江深讲完,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承。

    江承的脑子里却忽然响起了裴莺的话语,“江承,现在和江深在一起,我真的很迷茫……”

    “好了,谢谢大家,这次会面我感到获益良多,接下来承衍科技会就具体事宜与各位联系,谢谢。”

    江承做了下总结,并没有对任何一支橄榄枝做出回应,然后离开了会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