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朽尊途 > 第三十三章 暗杀者(下)(书号:111722

第三十三章 暗杀者(下)

作者:眷恋云边
    刀疤男,望向那道令他都毛骨悚然的刀芒,亲眼目睹,它将自幼与自己一起相伴长大的老二,撕裂的只剩下渣渣,随风飘散。

    他恨欲狂,满目一片血红,杀意更是滔天,金丹中期的修为气息,自动从他的体内,释放出来。

    他回过头来,双目死死盯着青涯,宛若死神那般,看着一个将死之人,脸色除了冰冷,只剩下可怖阴森。

    此时的青涯,也是一脸苍白,全身上下狂冒着虚汗,偶尔还吐出一口淤血,嘴唇时不时的轻颤一下。

    虽然,他在后退的途中,迅速服下一枚“复原丹”,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的在愈合与恢复。

    但奈何,此次他的伤势较重。而那砍伤他的斧刃,还释放出一丝霸道的气息,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肆意的破坏五脏六腑和经脉。

    青涯强忍着疼痛,连忙运转起自然道法,将体内那道霸道之气,转化为一道纯粹的灵力,游走于经脉之中,配合着丹药的药力,加速修复身体内外的创伤。

    “我多想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可雇主着急,同时契约(契约,同天道誓言一样,只是多了一份记录罢了。)不允,你知道我是有多么的不甘心,就此了结了你。”

    刀疤男的语气,充满着无比怨恨,仿佛就算是亲手杀了青涯,也难解他心头之恨。他单手提着斧头,斧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霸道气息,朝青涯一步一步的靠近。

    同时,青涯的脸色,也逐渐开始恢复红润,体内的创伤,也修复了七七八八。若无仔细观察或感应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就像现在,被仇恨给蒙蔽的刀疤男,就没看出青涯的变化,依旧在缓慢着,走向青涯。

    仿佛,他要用这种方式,让青涯感到害怕和无助的同时,绝望到身心崩溃。这样才能慰藉,他那已惨死的老二。

    “呵呵…只有你们可以随意杀人,却不允许被杀者的反击,这狗屁不通的道理,你还真好意思说。”

    “杀人者,人恒杀之。所以,该死之人,就该死去。杀…”

    青涯讽刺的喝道,随后眸中寒光一闪,脚下用力一踏,宛若潜伏在密丛中的猎食之狼,向着猎物直扑过去,手中闪烁光芒的石刀,从天一斩而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刀疤男愣了一下,刹那就恢复过来。

    只见,他唇边勾勒着一阴森的微笑,在浑身杀意爆增的情况下,举起斧头,与青涯的石刀碰撞一起,顿时火四闪。

    “铛”

    霸道与岁月的气息,不断在各自的兵器之内,释放出来,彼此交叉,互相缠绕,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息,谁也不服谁的都想将对方镇压下去。

    “没想到,受到我那一斧的伤口,竟然好的如此之快,看来你身上携带的秘密不少。不过这都没关系,待你死后,我会虚心的笑纳。”

    刀疤男贪婪的说道,原本单手执斧的他,变成了双手执斧,打出更为凌厉且璀璨的光芒。

    将青涯“逼”的不断施展七星移位,躲避那些袭来的霸道锋芒。同时,也是用尽全力与他一战。

    “嘎嘣!”

    古木断裂,巨石崩碎,以他俩为中心的位置,向四周不断的延伸,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到处坑坑洼洼,飓风出没,不同的恐怖气息,在这一带不停的使劲摧残,与弥漫扩散。

    吓的一些凶兽,早已逃之夭夭,不敢回过头看…恐怕他们此生都不会,再出现在这一带。

    青涯虽然被动防御据多,但他仍是找到机会就反击而战,越挫越打且越勇猛,同时在他的体内,似乎有一股无敌的信念,在悄然觉醒。

    这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让他深邃的双目里,多出一缕无敌的自信。

    而这种自信,宛如他俯视着时间长河,窥得古今未来,除自之外,无人敢称雄。唯我独尊的那种,无敌的自信。

    他周身缠绕着一层气吞天地之势,无论他巍然屹立于何处,尽是威压盖世,翻手与覆手之间,压塌一方天地。

    刀疤男,有些疑惑望着青涯,他觉得青涯似乎有所不同,可不同之处在哪,他一直都没发现或感到。

    但是,总有一股莫名而强烈的危机感,让他的脊梁骨,阵阵发寒。

    旦凡出现这种危机感,必然会有大恐怖存在,这是他无数年来的经验告诉他。

    于是,他看着青涯,神色变的更为冰冷无情,冷漠而亦红的目光中,杀意升腾弥漫。

    “杀!”

    他不再有所保留,只想尽快将青涯斩杀,然后远离这处是非之地。

    “杀!”

    青涯同样也想快速将刀疤男解决。

    毕竟,他得罪的人不少,而前路漫漫,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潜伏在黑暗之中,伺机而动。

    青涯脚踏玄妙的七星移位,不断避开刀疤男的凌厉攻势,一边挥出分刀影,无数由小刀芒而形成的巨网,朝刀疤男反复的覆盖,却被他反复的破开。

    彼此之间,不分上下,但刀疤男却打的心惊胆战,他是什么修为而自己又是何修为,他再清楚不过。

    而且,看他那浑身浓郁的灵力,更是心颤,心想世上怎会有用不完灵力的人,凌乱和疑惑,使他一阵心神不宁。

    青涯见他分神,抓准时机,迅速的来到他身后,毫不犹豫的举刀劈下。

    胜负只差分毫,凶猛且无法匹敌的气息,让刀疤男如坠冰窟,刹那结雕,动弹不得。

    他知道输了,连命都彻底的输没了…

    “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垫背。爆!”

    刀疤男怒道的同时,全身的衣裳破落,整个人在眨眼之间,变成一个巨型气泡,瞬间爆炸。

    “我去,自…”

    “噗…”

    青涯还没说完话,就被一股毁灭的气浪,直接轰飞出去,一口鲜血随即喷出。

    在飞出的过途中,不断咳血,撞断无数的树木,直至撞入一座小小山之内,生死不明。

    “尼玛的,谁在抄兔爷的窝,难道不知道这方圆亿万里之地,全是兔爷的地盘吗?”

    “尼玛的,打扰兔爷的美梦,兔爷送你十条命,你都必死无疑。”

    声似浩瀚,音如洪钟…小小山下,一处毫不起眼的地方,隐藏着一个拳头的洞口。

    只见一只巴掌大的兔子(唯一不同的是双目,一白一黑)人立而行,他双手插腰,一张兔脸尽显傲睨万物,十分欠揍的同时,又似一个妥妥的爆发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