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北宋当皇帝 > 第0006 训斥(书号:111640

第0006 训斥

作者:天剑客
    赵桓明白,这些耀眼刺目的黄白之物是绝对不能收的,收了救人的性质就变了,也会被后廷的妃嫔,皇子帝姬们所看轻,王贵妃的动机显然不是那么纯洁的。

    再说他一个堂堂帝国皇太子,哪怕是个很不受宠的皇太子,也不缺这点钱花,国朝对皇室宗亲的待遇向来很优厚的。

    田文见赵桓态度坚决,知道很难劝动了,不由转身将目光投向了朱氏。

    “殿下的意思也是妾身的意思。”朱氏平静的说道。

    ……

    凝元殿。

    王贵妃身着罗襦,颈带披肩,云鬓高簪,头上插着金步摇,正站在飞檐下翘首眺望。

    在后宫中,王贵妃地位仅次于郑皇后,郑皇后并不是徽宗赵佶的原配,赵佶十七岁那年成婚,娶的是德州刺史王藻之女王氏,也就是太子赵桓的生母。

    赵佶即位后,封王氏为皇后。这王皇后生性俭约,相貌平平,与生性风流的赵佶志趣不投,虽为正宫,却一直未受到官家的宠幸,连带着太子赵桓也一直被官家所轻视。

    在宫中诸多妃子中,赵佶最宠幸的还是郑、王二位贵妃,其中郑贵妃原本是神宗皇帝正宫娘娘向太后宫中的侍女首领,生得眉清目秀,又善言辞。赵佶还未继位时,经常到慈德宫给向太后请安,而向太后也总是命郑氏在一旁侍候。

    郑氏见赵佶风流倜伥,又是高贵的藩王,更是刻意奉承,颇得赵佶好感,时间一长,向太后便有所觉察。等赵佶即位后,向太后索性把郑氏赐给了赵佶。

    这王贵妃自小和郑皇后一块入宫,又都在向太后宫中一块长大,情同姐妹。郑皇后被向太后赐给赵佶时,长得同样美艳妖娆的王贵妃也一同被赐给了赵佶。

    王皇后去世后,郑皇后升为正宫娘娘,凭借郑皇后的牢固关系,王贵妃也在众多的嫔妃中仅列于郑皇后之后,在后宫中的地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且王贵妃不仅姿色出众,还无原则地迎合官家,深得官家喜爱,爱屋及乌之下,连带着儿子赵楷和女儿柔福帝姬也是极尽恩宠殊荣。

    看到柔福在内侍宫婢的引领下聘聘婷婷的走过来,不由得喜上眉梢:“我的心肝宝贝儿啊,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就去了那太子府,这么晚才回来,都快把母妃急死了!”

    等柔福走到了近前,王贵妃一边拉着她的手往殿内走,一边埋怨的说。

    柔福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太子哥哥是因为女儿才受的伤,女儿总是要去看看的。”

    王贵妃不以为然的道:“多大点事儿啊,让田文去探望酬谢一番也就是了,何劳本宫的乖宝贝儿亲自前去啊!”

    “母妃这话有些刻薄了,那可是救命之恩!女儿明日还要再去看看呢!”

    王贵妃听到柔福还想再去,登时拉下了脸,面露不虞之色。

    “不许再去了!”

    柔福问:“为什么?”

    王贵妃说:“嬛嬛你有所不知啊,你三哥和那太子乃是政敌,幸赖官家宠信,迭赐殊荣,你三哥眼瞅着就要取代那赵桓,成为新的皇太子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嬛嬛还是与他少打交道为好,免得节外生枝!”

    柔福皱眉道:“就因为这个原因?”

    王贵妃摆着脸道:“母妃不管,反正说什么你都不能再去了,救命之恩母妃自会补偿的。”

    柔福拉着王贵妃的衣袖,哀求道:“母妃就不能再通融通融吗?”

    “没有商量的余地!你三哥这会儿还在皇城司替你父皇办差,还不知道今日的事儿,若是他在这里,也绝对不会允许你再去看他的!”

    王贵妃本来丝毫不为所动,见柔福眼睛微红,一副欲要抽泣的样子,心下没来由的突然一软,她不由放缓了语气道:“母妃也不是不让你和皇子宗亲们走动,除了那个太子赵桓,其他人嬛嬛还是可以多亲近亲近的。

    比如那简王的三王子赵似,向来亲近你三哥,还有卫国公府的小郎君石信,母妃陪你父皇的时候,在酒宴上见过几次,其年纪轻轻便文思敏捷,十分机敏聪慧,颇有乃祖风范,嬛嬛若是和他们处的融洽,以后定可以成为你三哥的一大臂助!只要你三哥成了储君,等母妃百年之后,便能照拂到你,也不怕谁敢欺负我女儿。”

    “母妃,你……你真是太市侩,太薄情了!”

    柔福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愤怒的甩开了王贵妃的手,掩面跑开了。

    “嬛嬛……”

    王贵妃还欲再唤,柔福帝姬却已不见踪影。

    这会儿功夫,内监田文也带着余下的小使宦官们返回了凝元殿。

    一见到王贵妃,田文就匍匐在地,哭丧着脸道:“奴婢办差不利,请娘娘责罚!”

    王贵妃凤眉一挑,斜睨着问道:“那些黄金太子没收?”

    田文苦着脸点了点头。

    “本宫倒是小瞧了这小子了。”

    抬眼望了望东边太子府的方向,王贵妃的脸上颇有几分玩味之色。

    太子府邸,清荷院内。

    送走了内侍田文后,朱氏亲自到厨房给赵桓熬了些粟米粥,看着郎君狼吞虎咽的样子,朱氏嘴里不停地说着“慢些吃”,眼中却是充满着爱意。

    朱氏年约二十,艳丽多姿,更为难得的是,性格和赵桓的生母很像,生性俭约,秉性纯善,又知书达理,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几乎集中了古代妇女的所有优良品德。

    日久生情,赵桓平日里也很敬重她,夫妻之间一直相敬如宾,比较和睦。

    一直到赵桓吃满三大碗,打起了饱嗝后,朱氏才回到自己的闺房内休息,因为丈夫的伤情,她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看到丈夫食欲旺盛,神志清醒,知道彻底没事了,这才放下心来。

    吃过晚食后,赵桓斜卧在床榻上,不一会儿就感到阵阵的疲惫感袭上心头,看天色已经渐黑,正好睡个回笼觉。

    一觉醒来,天色已然大亮,一改昨日阴层层的天气,一缕和煦的阳光射入寝室,赵桓伸了个懒腰,心情很是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