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王宠 > 47.异样(书号:111071

47.异样

作者:枭药
    枭药天下第一帅~  谁知, 这又慌又盼的等了一盏茶的功夫,郕王便是呼吸沉缓, 已经睡的死熟?

    罢了, 不来也好,省的这会儿有了孕, 也是个麻烦……

    苏弦对此本是松了一口气的,可沈琋的右臂紧紧箍在她的腰身, 身后呼吸还一下一下吹佛着苏弦脖颈耳鬓,却是痒的她混身难过, 加之忍不住脊背紧绷,时候长了,更是一跳跳的酸疼难忍,真真是醒也难受, 睡也不得。

    低头长长的出了口气, 苏弦看了看正箍在她腰侧的手, 五指修长, 骨节分明,看似只是松松搭在她身上, 可当真掰起来却是纹丝不动, 反而忙了半晌, 倒把自个累出一层薄汗。

    不得已, 苏仙只得又深吸口了气, 收了收腰身, 在这有限的空间内左右挪了挪, 平躺了下来,郕王也似有察觉一般随着动了动,力气略微松了几分。

    这样的姿势总算舒服了些,只是忙活了这么许久,连动带吓,心跳还如擂鼓一般,一时不得平息,苏弦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平缓着,映着帘外琉璃灯内昏暗的光,余光隐约还能瞧见肩头上郕王的半边面颊。

    其实上一辈庙中的贵人说的没错,在当今圣上的几个儿子里,郕王既不像圣上一样大腹便便,也不像二皇子一般多病无力,更是没有五六皇子贪色淫/邪的恶习,无论人才相貌,都算是格外英武英俊的。

    就苏弦此刻看来,郕王的眉毛很是黑浓,墨画一般微微上挑,几乎斜插入鬓,若是白日里,配着他不怒而威的凛然气势定是极有威严,可此刻他面上还散着几缕青丝,闭着双眼露出长密的睫毛,眉头微皱,却简直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半大孩子。

    这样子,若是脸色枯黄些,面颊再凹陷一点,倒像是上辈子她侍疾不久时,郕王还能小睡一会儿的时候。

    思及此处,苏弦唇角轻扬,倒是慢慢平静了下来,一时还睡不着,便闭了双目在心内一句句的默背起了《金刚经》,只方默背两遍,便已心如止水,渐渐起了困意,再换了上辈子抄诵最多的《往生咒》,一遍未完,就也缓缓去会了周公。

    ——

    在皇觉庵中早已习惯了早起,苏弦醒的极早,睁开眼时,外头天色还很是黑沉。

    床帐掀了一层,只外头的云雾胭脂宁鲛幔还依旧垂着,屋内光线晦暗,未点火烛,可身旁却已是空空荡荡,郕王竟是还起在她之前。

    苏弦躺在床上清醒了几息功夫,耳边便听到了帐外窸窸窣窣的声响,偶尔还有魏赫极小声的询问:“……爷可要再服一丸药?”

    “不必。”郕王也刻意压了声音,显得有些含糊:“这两日都未头疼,今个起便停了罢。”

    “是,还是苏夫人福泽深厚,只一晚上,小人瞧着爷已是精神多了。”魏赫压低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恭维喜意:“若是今日还不头疼,想必是已然大安了!”

    “嗯。”似乎并不打算与自个的贴身内侍闲话家常,郕王只是随意应了一声。魏赫见状便知机的不再多言,外头只是继续响着穿衣漱口的轻微声响,半晌方又响起一声问询:“爷可要先用了膳?”

    “不麻烦了,外头事还多。”虽未扭头,苏弦在帐内却是莫名的觉着郕王朝这边瞧了一眼:“早些走,莫吵醒了夫人,也叫她好好歇着。”

    苏弦一动不动的睁着眼睛,方才还在犹豫,听到这句话便越发打定了主意躺到郕王走了再起,重来一回的王爷似乎有些怪,还是躲着些为上。

    郕王与魏赫说罢这话后,轻缓的脚步声便渐渐远去,接着又是木屏外屋门开合的声响,郕王立在门口,似是又遇着了什么人,又开口说了几句话,这时他的话声虽略微提高了些,但因离得远了,苏弦反而听不大清楚,只模模糊糊听到了“夫人、”“袁氏、”“请安、”几个词,回话的是个很年少的女声,只是连不到一处。

    苏弦心内疑惑,正欲坐起身好好听个分明,刚刚扭头一瞧便是心头一跳,紧紧闭了双目,放缓呼吸,作出一副熟睡之态来。

    果然,虽没什么脚步声,但不过几息的功夫,床外便已来了人,只不过不是郕王,却是不多时刚来的新丫鬟,青庄。

    “夫人,夫人,该起了。”像是并没怀疑苏弦是在装睡,青庄轻轻推了推苏弦,便立在床头挂起了床帐。

    苏弦便也顺势作出一副刚睡醒了样子,睡眼惺忪问道:“什么时辰了?王爷呢?”

    “还早,才是寅时,只是今个要与王妃娘娘见礼,白鹭姐姐怕耽搁了,叫我先来瞧瞧。”青庄老老实实的一一解释了,继而又道:“王爷已走了。”

    苏弦看着她,又问道:“哦,王爷是何时走的?可与你有什么吩咐不成?”

    “王爷走的早,奴婢没遇上。”青庄依旧是一副寻寻常常的神情,回得一点迟疑都没有,神色间甚至还带了几分木讷。若非苏弦方才亲耳听到了,这会儿定是不会有丁点怀疑的。

    青庄年方十三,不光个子瞧着小,平日里也是不善言辞的样子,可分下去的都干的勤勤恳恳,从不偷懒喊累,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不光白鹭拿她当真妹子一样带着,便是苏弦也只觉她当真就是个不爱出头,甚至略显憨气的小丫头,平日里多加照顾,早已将最初时的怀疑猜测抛到了脑后。

    谁知,她却不是魏公公凑数随意送来的人,当真是有来历的!

    苏弦垂下睫毛,不再说什么,与往日一般起身换了里衣,往梳妆台前坐了。青庄动作利索,转眼间便在后头收拾好了被褥铺盖。

    才刚出了春眉的事,青庄岁数小还不妨事,白鹭嘴上虽没说,心里头却在在自觉注意着避嫌,不往郕王跟前凑,这会儿听着了王爷已走了的信,便端了温水与帕子进来。两人刚伺候苏弦梳洗到一半,昨夜里的许嬷嬷也踱着步子,不慌不忙的进了屋。

    “嗯,这会儿瞧着,便十足像是咱们家姑娘了!”福安堂内,吴母笑呵呵拉着苏弦坐到了自个身边,又叫了一旁的大丫头端果子上来,话中是一派的慈爱:“就是身子太单薄了,多吃点,这红枣养人呢。”

    苏弦似有些无措,再三推辞不过,才在春眉的劝说下小心翼翼的低着头,脊背挺直的坐了小半个身子。

    既是已经成功让白鹭站到了自己这一头,苏弦之后便也逐渐在崔嬷嬷与李氏跟前露出几分乖巧听话的意思来,一来是坐实了白鹭的“罪状,”二来,也是省的李氏与老太太再想出什么旁的法子来。

    毕竟崔嬷嬷的手段,苏弦上辈子就有所耳闻,这会儿还顾忌身份,没能使出太过分行径,可她若当真惹恼了李氏吴母,叫崔嬷嬷无所顾忌了,受罪的也只能是她。

    果然,一边李氏见状微不可觉的点了点头,朝一边的崔氏开口道:“姑娘的规矩学的如何?”

    不过是教训个小丫头听话罢了,没了旁的添乱,自以为一切顺利的崔嬷嬷笑的满面自矜:“姑娘是有悟性的,再过些日子怕是我都要没什么可教了。”

    “也亏你教的好。”吴母闻言先是赏了崔嬷嬷两尺料子,又继续拍着苏弦的手心,说的语重心长:“你心里也别怨祖母,都知你不容易,可这规矩虽累人,却是实实在在为了咱们女子好的,你只要安安份份守了规矩,凭他什么人物,也小瞧不了你去!”

    这般处处可见的影响教诲,也难怪上辈子的自个只把崔嬷嬷的话奉为金科玉律,把嫡母与老太太,都当作再生父母了……

    苏弦默默垂着头,她以往还责怪自个愚昧糊涂,识人不清。重来一回,看的清楚,却是越发不屑起了堂堂侯府对她一介孤女使的这般心机。

    果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底蕴深厚的世家权贵,从上往下,行事都是这般小气下作。

    对着这样的苏弦,李氏总算是有了几分满意,这才真正开始与她介绍起了府里旁的兄弟姊妹:“我膝下二子一女,琴姐儿已嫁进王府去了,寻常回不来,你两个哥哥素日都在外头读书,平日里也见不着。府里现在就剩个筝姐儿,刚刚六岁,那是你穆姨娘,筝姐的生母。”

    吴母亲子早夭,自老侯爷为国捐躯后,除了认在膝下的吴阗,剩下的庶出子女便都被她陆陆续续都打发出了京城,有的年节时还回回来走个礼,更有些干脆一去就没了消息,府里这会儿住的也就是吴阗这一家,除了李氏说的这几个,还真是没了旁的主子。

    而侯府里这几个兄弟姐妹里,吴琴自不必说,两个嫡兄也一向被李氏牢牢的看着,唯恐有哪个不长眼,会见色起意对苏弦这个“表妹”起了什么心思,能叫苏弦偶尔见着并打心底里喜欢的,也就只剩下眼前的吴筝了。

    苏弦闻言侧头看去,小姑娘窝在穆姨娘怀中,长的唇红齿白,带了赤金的璎珞圈,脸蛋儿肉嘟嘟的,小手上还有几个浅浅的窝,发现苏弦的目光后也不怕羞,抿着嘴对她回了个天真的笑,还有些摇晃的朝她见了个礼,声音甜糯:“见过姐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