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崇祯小儿不过如此(书号:110300

第三百一十八章 崇祯小儿不过如此

作者:天煌贵胄
    黄台吉哪怕是被崇祯皇帝撵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也没忘记带上自己的福寿膏。

    托这玩意的洪福,自觉头脑清明的黄台吉认为自己肯定能回到辽东。

    至于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托张万春投降的福,龙井关等于是兵不血刃的拿下,关内所有军用物资有的是。

    而马石等人跑的又十分匆忙,除了将手中雷和火铳一类的玩意带走,剩下的羽箭和擂木滚石一类的则是根本就没来得及消毁。

    在这种情况下,黄台吉觉得自己哪怕是在龙井关跟崇祯皇帝死磕一场,估计也能磕个两三天。

    但是两三天之后呢?

    援军可没办从在两天之内从辽东赶到龙井关。

    更别提援军会不会有的问题了。

    暗自发狠的黄台吉觉得觉得自己亏了本,也不能让崇祯皇帝好受。

    等统计完龙井关内的物资之后,由于这几天不断劫掠来的物资和大安口和洪山口的物资也都被提前集中到了龙井关以方便自己退却,黄台吉倒真是发现了一些好东西。

    油。

    其中既有猛火油这种好东西,也有桐油菜油一类的玩意。

    大半夜的想要跑路需要火把,桐油拿来弄火把就行了。

    至于其他的,黄台吉则是干脆吩咐道:“把这些油都倒在龙井关左近,等咱们出了关,一把火烧掉。”

    崇祯皇帝原本觉得自己出行,月朗星稀的天象纯粹是老天爷给自己面子。

    可是等到龙井关及关口附近的火着起来之后,崇祯皇帝才发现下雨原来也是件好事儿。

    但是这回老天爷没再给崇祯皇帝面子,死活就是不下雨。

    狗奴才黄台吉这一招可当真是够狠的。

    他自己带着抢来的东西跑了,留下一个着了火的关口和山岭给崇祯皇帝。

    可是崇祯皇帝还真就不能不管这火。

    虽然现在四五月份的天气,按说山岭之上的树木什么的都是不缺水份,火也没那么好着。

    但是看山上这样儿,明显就是黄台吉那狗奴才用了猛火油一类的东西。

    崇祯皇帝哪怕是再小白,也知道这破玩意的性质跟后世的汽油基本上是一样儿的,一旦烧起来就当真是水泼不灭,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尤其是山上的树木还特别多。

    哪怕是树木水份多,但是被烤干了之后就可以着了不是?然后就是这么蔓延下去了。

    后世的森林火灾也不只是在冬天发生。

    而且后世还有二氧化碳一类的东西来灭火,尤其是丧心病狂的种花家,什么灭火导弹灭火坦克灭火火箭弹大把的有,大不了就是来几发的事儿。

    可是大明没有。

    而且不光是没有这种用于灭火的大杀器,甚至于连完善的消防措施都没有。

    尤其是像眼前的这种情况。

    阴沉着脸的崇祯皇帝恨恨的吩咐道:“派兵去截断火头,防止火势再向旁边蔓延,至于黄台吉那狗奴才先放一放。”

    脸色同样难看至极的刘兴祚和巴特尔等人领命,率兵前去挖坑铲草,能砍出多大的空地来就算是多大的空地,好歹让这把火烧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不至于蔓延到整个关口和附近的山岭。

    此时建奴被截断的两千骑也被张之极和朱国彦等人联手绞杀殆尽,凡是下马投降的也都被捆了起来。

    等到张之极和朱国彦等人率兵赶来之后,也被眼前的大火给惊呆了。

    再一看崇祯皇帝的脸色,有心表功的朱国彦十分干脆的就把嘴给闭上了。

    看这样子,黄台吉跑路是肯定了的,而且这一把火烧下来,没有个一天半天的时间根本就平息不了,到时候还追个屁。

    直到忙活到了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太阳那不甘寂寞的红色也开始显露的时候,刘兴祚和巴特尔等人才算是弄出了一条完整的隔离带。

    此时的崇祯皇帝才将目光投向了一身疲色的张之极和朱国彦等人。

    等到朱国彦和孙祖寿向着崇祯皇帝自报了家门之后,尤其是听朱国彦说完孙祖寿自散家财募兵以抗建奴的事情之后,崇祯皇帝心里可是高兴的很。

    谁说大明的官员就没有靠的住的?

    乌鸦里边儿出凤凰,总会有几个好的会出彩一些。

    比如孙承宗和倪元璐,还有眼前的孙祖寿这样儿的。

    崇祯皇帝叹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唐太宗之言,诚不我欺也。”

    对比着水太凉头皮痒的那些正人君子,还是眼前的孙祖寿这样儿的人更可爱一些。

    止住了谢恩的孙祖寿之后,崇祯皇帝又吩咐道:“且先回遵化罢,待战果统计完了之后再行论功行赏。”

    最后的战果统计让崇祯皇帝觉得自己亏本了,很是蛋疼。

    根据三个关口报上来的资料,建奴此行大概也就是一万五千骑左右,连两万骑都没有。

    彻底留在大明的,不管是投降的还是被怼死的,加一起大概也就是五千骑左右。

    而大明一方,光崇祯皇帝自己出动,就带了足足有四万余骑。

    再加上山海关方向的赵率教的四千精骑。

    崇祯皇帝怎么算都觉得自己亏本。

    如果说把黄台吉那个狗奴才怒死在遵化城下倒也罢了,问题是还被这孙子给跑了,来了还放了一把火。

    这买卖可就亏了。

    至于五千骑的建奴,崇祯皇帝倒没怎么放在心上。

    那玩意除去战死的,活着的也就剩下了两千不到的样子,拉去当苦力倒是行,剩下的一点儿用处没有不说,还得浪费粮食。

    唯一能让崇祯皇帝感觉到有些欣慰的,一是发现了孙祖寿这样儿的忠心之人,另一点则是黄台吉跑的不怎么光彩,也算是凑合事儿了。

    实际上,黄台吉跑的不仅是不怎么光彩,甚至于可以说是十分狼狈了。

    一路狂奔过了冷岭之后,黄台吉才算是放心的喘了口气。

    再清点一番之数之后,黄台吉的脸色也是黑的没法儿看了。

    自己来大明时带了足有一万六千骑正白骑的精锐,可是这一番折腾下来,能完好无损的跟着自己跑出来的仅仅只有万骑。

    这倒成了蒙古的万人队编制了。

    剩下的六千骑,不是战死,就是投降,还有部分估计是路上跑散了。

    这回是真的亏大了。

    如果不去怼遵化而直接跑路的话,估计这一波捞的东西就够自己吃的饱饱的了。

    但是人心总是不足,贪念永远也止不住。

    为了能达到死去的父汗的威望高度,自己才选择了硬怼遵化。

    但是这下子不光没有把遵化给怼下来,连正白旗都给折进去五千多。

    这次回到辽东之后,汗位都未必能稳的住了。

    想到这里,黄台吉越发的焦燥起来。

    又是抽了一泡福寿膏之后,黄台吉才缓了缓心情,哈哈大笑起来:“可笑那蛮子皇帝,毕竟是不知兵事。

    若是他通知了山海关的蛮子兵前来拦截,只怕本汗还要好一番头疼!”

    旁边的爱新觉罗·敬源忽然感觉心头一跳。

    爱新觉罗·敬源可也是看过三国演义的,里面的曹操当初也说过这种话,结果就被现实给打脸了。

    如果大汗突然间冒出来这么一句,万一……

    甩了甩头,敬源把这个可笑的想法抛出了脑海。

    怎么可能,一路狂奔到现在,就算是明国的狗皇帝派人去通知山海关出兵拦截,又怎么可能来得及只怕这会儿信使还没到山海关哩。

    但是爱新觉罗·敬源很明显不知道墨菲定律,或者说没有太过于在意汉人之中流传甚广的一句话好的不灵坏的灵。

    崇祯皇帝确实是没有派人去山海关通知王在晋派兵拦截黄台吉。

    毕竟崇祯皇帝也知道山海关那边的骑兵要想跟建奴的骑兵打野战,属实有点儿不够看。

    在黄台吉手头还有着一万余骑兵的时候,山海关要想在野外硬怼一波,起码得弄个四五万骑出来才有可能。

    先不说山海关有没有四五万的骑兵,就算是有,这事儿也明显犯不上。

    但是在关外还有人看建奴不顺眼。

    内喀尔喀五部和原来的叶赫九部,现在的锡伯八部,都是属于看建奴不顺眼的存在。

    尤其是锡伯八部。

    大家伙儿原来小日子过得挺美,明朝虽然不咋滴,但是对于自己这些人还算是过得去。

    但是老奴努尔哈赤非得搞事情,结果这日子就不太好过了而且他还把叶赫部给弄的彻底唱了凉凉。

    这就更没办法看顺眼了。

    如果说原来的明国一直被建奴压着打,那么本着谁拳头大谁就有道理的原则,大家伙儿还要多考虑考虑,甚至于依附一下建奴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但是风水轮流转,现在是建奴被大明上国给按着打,那就没有什么好说了的。

    本着痛打落水狗或者说趁你病要你命的精神,锡伯部的完颜宏也盯上了建奴。

    早在黄台吉率兵来大明时,完颜宏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既然黄台吉只带了一万五千骑,那自己带上三万骑总是稳的吧?

    东拼西凑之下,还真就让完颜宏给弄出来三万骑兵,跟着黄台吉的尾巴就跑来了。

    原本就打算等黄台吉归程之时咬一口的完颜宏发现黄台吉又一次被怼了之后,一边为自己挑女婿的眼光感到欣慰,同时也决定再替自己的好女婿怼一波黄台吉。

    最起码,在彻底的怼死了黄台吉和科尔泌那些长生天降罚的罪人之后,科尔沁的草场归自己大概是没问题。

    所以黄台吉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完颜宏,黄台吉怒道:“你我都是辽东的兄弟,你当真要替那狗蛮子与本汗为敌?”

    完颜宏笑了笑,开口道:“本公可是大明皇帝亲封的扈国公,跟你这种狗奴才可不一样。跟本公称兄道弟的,你也配?”

    一番话说完,完颜宏的脸色就是一变,接着道:“狗奴才,如今见到了主人,还不汪汪叫上两声?莫非连当狗都不会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已经没办法再接着往下谈了。

    明国的狗皇帝一口一个狗奴才的叫自己,这锡伯部的渣渣竟然也敢这么叫?

    你他娘的也不过是给明国皇帝当狗的,谁给你的底气把本汗称呼为狗奴才的?

    暴怒的黄台吉很干脆的一挥手,示意大军出动,去砍死对面的那些混账东西。

    完颜宏毫不示弱,当下就带着大军向着黄台吉所在冲了过去。

    马刀划过人体的声音,血液喷出的声音,还有坠马声和哀嚎声,共同在这一片方圆十余里的草场之上奏响了一曲血肉奏鸣曲。

    直到时间已经过了午时,一场厮杀才算是停了下来。

    以逸待劳又人多势众的完颜宏占了些便宜,但是不多。

    但是在黄台吉看来,自己吃的亏可就大了,哪怕完颜宏一方死掉的人比自己一方要多的多。

    原本在明国就已经折损了五千余骑,这一番跟完颜宏的厮杀过后,又折损了接近五千余骑。

    这下子正白旗算是守犊子了。

    一共两万六千骑的兵力,这还没有回到辽东,就已经折进去了接近一万,剩下不足六千的骑兵跟着自己回到辽东之后,整个正白旗也就剩下了一万五千骑左右。

    这下子原本就偏弱一些的正白旗还怎么压制其他诸旗?

    一路向着盛京方向去,黄台吉便在路上盘算开了。

    多尔衮和多铎这两个王八蛋掌控的正黄旗,还有阿敏那个王八蛋掌控着的镶蓝旗是不用想了,这三个家伙要是有一天不想着把自己给埋了那才叫怪事。

    阿济格的镶黄旗也不用想。阿济格和多尔衮是一奶同胞的兄弟,肯定也是向着多尔衮而不是自己。

    岳托已经凉了,镶红旗现在归了代善代管,估计也没有什么指望。

    现在唯有正蓝旗的莽古尔泰和镶白旗的杜度可以争取一下,也是必须要争取的。

    这一番回到辽东,还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否则自己的汗位可就真当是不稳当了。

    彼其娘之。

    黄台吉带着满肚子的郁闷回了辽东,遵化城中的崇祯皇帝更是郁闷的想要砍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