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朕说,鸡犬不留!(书号:110300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朕说,鸡犬不留!

作者:天煌贵胄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

    这是后世一个叫腾格尔的汉子唱的一首歌。谁写的,崇祯皇帝表示不知道,也不关心。但是这首歌确实很好听,这个必须承认。

    听着歌词,后世的程序猿崇祯皇帝不止一次地想要拎起背包,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是看看自己干瘪的钱包,再想想沙化的草原,无奈的崇祯皇帝最后还是坐下来继续写代码。

    如今不用再想甚么钱包的问题了,穿越之后的崇祯富有四海,虽然这钱都在东南一带的大豪商和东林党的那正人君子以及各个藩王的手里,但是这只是暂时的,早晚有收回来的一天不是?

    而且草原还没有沙漠化,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的草原绿意际天极地,苍穹之下,整个人都变得渺小无比,心胸却能无限的放开。

    带着几万马仔,再加上一人双马的配置,崇祯直觉得的颇有些燕云铁骑奔腾如虎的意思,兴致大发之下,马鞭狠狠地抽向了胯下的骏马,口中喝一声“驾!”,便向前疾驰而去。

    崇祯带着这几万马仔去砸林丹汗家的场子,自然不愿意跟林丹的正面相肛,别的不说,林丹的骑兵肯定比自己带的人要多,到时候是胜是负还真不太好说尤其是自己带的这几万马仔是之前被林丹给怼过的,也不知道丫们有没有心理阴影,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崇祯干脆带着这几万马仔绕过了林丹汗向宣府进军的路线,自东向北而去。

    草原有多大?原本没有实际概念的崇祯皇帝表示草原真他娘的大,带着七八万的马仔在草原上跑了两天了,这才有斥侯回报说前方有个部落大约还要再向前跑大半个时辰才到。

    没了刚开始的兴奋劲儿,崇祯这时候才觉得屁股已经不再是自己之前的龙屁股了,都他娘的快没有知觉了,两条大腿的内侧也是被磨的火辣辣的。

    已经开始不爽的崇祯皇帝问清楚部落的情况后,十分干脆地下令包抄过去,直接将整个部落先围住了再说,一个五千人都不到的小部落,自己身后这五万多的马仔一个冲锋就全搞定了。

    崇祯心里很蛋定,但是这个小部落里的长老们就很不淡定了。自己家的贝勒爷已经被林丹汗给征召了,带着族中仅有的几百骑兵一起南下大明,这好处还没有见着抢回来,但是今天这部落就先被人围了,这可就麻烦了。

    纵然是心中再怎么忐忑,必勒格还得出站出来,看看这些围了自己部族的人想干些甚么,如果他们是草原上的强盗,那么交出一些牛羊,哪怕全部交出,只要保住了部族就好。

    但是必勒格自己也知道这基本上不太可能,草原上如果有一支数万人的强盗,那么林丹汗不可能视不不见,不管是收编还是剿灭,都必然会有一个说法,基本上不可能出现像现在一样将自己部族围起来的情况。

    必勒格作为一个部落的长老,或者说智者,还是有一定见识的,见到人群中的崇祯皇帝之后,便从周围人的神态和有意无意将此人保护在中间的护卫上判断出此人才是这支数万骑队伍的首领。

    还没有来到崇祯马前,必勒格便已经被锡伯部的骑兵给隔开了。毫不在意的必勒格右手抚胸,躬身道:“远方来的客人呵,一定是长生天指引您来到好客的苏尼特,不知道有甚么是苏尼特的必勒格能为您效劳的?”

    尴尬了,抑扬顿挫的蒙古话被眼前这个老头儿说的像是那些说唱歌手一样,崇祯根本就没听明白一个字儿。

    不过好在还有完颜成,见崇祯脸满的茫然,完颜成便将必勒格所说的话翻译成汉话又对崇祯讲了一遍。

    “问问他,他们部落的贝勒呢,还是说他就是他们部落的贝勒,他们是不是跟着林丹的部落。”崇祯其实很想一挥手就先把这个部落平了再说。只是看着眼前老头儿那花白的胡子,心中还是有些不忍的崇祯决定还是先问清楚,万一要是些普通的牧民,倒也不至于给直接灭族。

    等到完颜成与必勒格问答一番之后,崇祯就见完颜成的脸色慢慢地阴沉了下来,完颜成退回到崇祯身边后,小声道:“陛下,他们是苏尼特部,这人不是他们部落的贝勒,而是苏尼特部的长老。他们部落的贝勒巴特尔,带着他们部落的几百个骑兵,跟随林丹汗南下宣府,说是要抢些东西回来。而且,他还说林丹汗肯定会欢迎我们这样一支几万骑的队伍加入,到时候可以多分些东西。”

    崇祯的脸色也慢慢地阴沉了下来,刚才看你是个老头子,所以心里还软了一下,如今看来,根本就留不得了!你们要去抢东西,朕的子民何辜?统统给朕去死!

    完颜成在向崇祯转述必勒格的话时,就已经在悄悄地观察崇祯的脸色了,见崇祯脸色阴沉地可怕,当下便问道:“陛下?”

    其实必勒格也一直在观察着崇祯一方的情况,见与自己答话的完颜成和他的主子崇祯皇帝两个人的脸色都阴沉的可怕,虽然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得这伙儿人不开心,但是必勒格觉得还是应该先退回到部落里,把族人召集起来,随时准备突围才是正确的造反。

    心中有了计较的必勒格突然间哈哈大笑,对着崇祯和完颜成道:“远方的客人呵,你们一定又渴又累了吧?我这就回去为你们准备香甜的奶酪还有可口的马奶酒,一定让你们感受的家的感觉。”说完,也不待完颜成翻译给崇祯听,便准备退回到部落之中。

    等崇祯听完完颜成的翻译之后,知道这老头儿必然不老实的崇祯却是呵呵冷笑一声,举起一只手来。

    早就在观察崇祯动静的锡伯部的三千骑和卜失兔的万骑,纷纷将手放在了刀柄上,只等崇祯皇帝一声令下,便要踏来眼前的部落。

    崇祯咬了咬牙,也不再纠结,只是猛地一挥手,怒喝一声:“杀!鸡犬不留!”

    除了完颜宏所带着的十几骑和向来寸步不离崇祯左右的方正化始终护卫在崇祯皇帝的身边,剩下的骑兵却是纷纷抽出马刀,向着眼前的部落掩杀了过去。

    对于有预谋有组织的一万余骑兵来说,一个不到五千人的小部族,便是有着部落的转栏或者有几个敢骑在马上反抗的,又能挺的住多久?

    只是片刻的功夫,整个苏尼特部族中便再也没有高过车轮的活口。

    崇祯却回头对着刘兴祚和张之极道:“朕说的,是鸡犬不留!”

    刘兴祚和张之极见崇祯的脸色阴沉,当下便在马背上拱手道:“臣遵旨!”

    说完,二人复又带了一千余骑,再次杀向了整个部落。

    这一回,别说不高过车轮,便是只要会喘气的,也不曾再留下一个,无论是人还是牛羊牲畜,再无一个活口。

    等二人回来缴令之后,崇祯才对完颜成道:“带你的人,去清点此行的战利品,依着每个人的战功分配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