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九十九章 两条大鱼(书号:110300

第九十九章 两条大鱼

作者:天煌贵胄
    看着完颜宏一副心心满满的样子,仿佛这礼物一定会讨得崇祯欢心一样,崔呈秀却是好奇道:“哦?不知是何礼物?”心下却想着,莫不是前元失落了的传国玉玺?传说元朝的传国玉玺在草原上失落了,至今下落不明,莫不是到了此处?

    完颜宏却是拍拍手,唤进来两个心腹侍卫,对侍卫到:“点上人马,把建奴那边儿来的两个人捆来见我。其他的随从一应杀了,一个不留。”

    待侍卫应声出去后,完颜宏这才对崔呈秀道:“崔大人有所不知,但是在你们来之前,便已经有建奴的使者来这儿了。本来某便打算杀了他们后直接再往北边迁移一些,以躲避建奴的报复,不成想正好接到你崔大人要过来的消息,因此上这两个建奴来的使者和他们的便被好生看管了起来。”

    崔呈秀心中暗骂老狐狸,脸上看着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心里的花花肠子只怕也是不少。倘若自己此行带来的条件不能让这个完颜国丈满足的话,只怕此刻被捆起来的该是自己了。

    虽然心下暗自警觉,但是脸上却是堆笑道:“区区两个建奴罢了。倘若是黄台吉或者是什么多尔衮么,那圣天子自然是欢喜的。若是普通建奴,只怕不足以打动圣天子罢?”

    完颜宏笑道:“若是普通建奴,某自然不会请崔大人转交天子,那样儿不是打自己的脸么?这两个建奴,一个是建奴四大贝勒之中,老大代善之子岳托。单独此人倒也罢了,可是这另一人么……”

    崔呈秀见完颜宏卖关子,便如相声中捧哏的一般,配合着问道:“哦?这另外一人,莫非还大有来头?”

    完颜宏闻言,便笑道:“此人的来头么,倒也说不上大。便是身份,比起岳托也是多有不如。”

    这下子,崔呈秀便有些迷糊了。身份不如岳托,但是看完颜宏把他单独列出来说,明显是比岳托还更重要一些,这下子便不好猜。依着当今天子恨那些汉奸多过恨建奴的性子,心中便隐隐有些猜测,只是不敢肯定,便试探着问道:“莫非,此人是宁完我?”

    完颜宏道:“不是宁完我,但是也差不多了。此人原是沈阳‘新勇营’副将加都督佥事衔,后来在建奴伪汗努尔哈赤天命七年因兵败降了建奴,在建奴那边儿仍然是个副将。”

    “鲍承先!”

    崔呈秀脱口便唤出了这个名字。自己身为兵部尚书,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个东西。先帝天启二年时,这狗东西便降了建奴,当时自己还只是个御史,还因此上书弹劾过此人。

    完颜宏笑道:“不错,正是此人。某派去建奴的细作回报过,说当今天子曾经派人擒了范文程回去,用生铁浇成了跪像,便猜想当今天子只怕是恨汉奸甚于建奴。此番得了这鲍承先,只怕圣天子也要高兴一番吧?”

    崔呈秀道:“不错,若是得了此人回去,只怕圣天子要高兴得很呐。这般一来,你完颜国丈可就真个是简在帝心了。”

    两人正在互相客气之间,前番完颜宏派出去的侍卫已经过来复命。

    那侍卫身上沾了些许血迹,整个人看起来杀气腾腾地,单膝跪地道:“回首领,您要的两个人已经带来,此刻就在外面。随从共计二十二人,都已经杀光了。”

    完颜宏笑道:“好,你干的不错。把那两个人带进来吧。”

    那侍卫复又出了门,与几个锡伯族的兵丁,一起将捆得严严实实的岳托和鲍承先推搡了进来。待来到完颜宏与崔呈秀面前时,猛地一踢两人的腿弯,口中喝道:“跪下!”

    两人早在进帐之时,早已看见汉人打扮的崔呈秀。岳托虽然情知不妙,却不认识崔呈秀,可是鲍承先如何不识得自己的顶头上司?只是两人腿弯处吃痛,只得跪了下来。

    鲍承先却是抢先开口求道:“崔大人,崔大人求我。卑职投降建奴也是情不得已,求大人在圣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求大人求我啊!”

    崔呈秀却是冷笑道:“情非得已?你莫不是要跟我说兵尽粮绝,万不得已才投降的?”

    鲍承先如何听不出崔呈秀言语之中的冷意?只是哀求道:“崔大人,卑职当时兵尽粮绝,孤身一人,躲了好久才被建奴找到,卑职只想留着有用之身报国,未敢轻死,如今得见崔大人,卑职愿意一起回归大明,再为大明效力!求崔大人开恩呐!”

    崔呈秀不理,冷笑道:“自古被俘的多了。便是故宋的文丞相也被俘了,可是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当今天子是个什么性子,从范文程的下场便可见一斑,如今你既然落入我的手中,我也只好将你上交给圣天子发落了。你,自求多福罢。”

    鲍承先闻言,心知落入崇祯皇帝的手上必然是讨不得好,再想想被铁水浇成跪像的范文承,以下更是胆寒,便用力往旁边儿的桌角上撞了过去,只求速死,免得落个和范文程一般的下场,千年之后还要受人唾弃。

    完颜宏本身常年打猎,眼疾手快之下,一把便将鲍承先给擒了起来,笑道:“莫急莫急,你若死了,本公爷上哪儿再寻这么好的礼物上呈给天子?”

    说完,又怕鲍承先咬舌自尽,便一把抓住鲍承先的下把,一用力,便将鲍承先的下巴脱了臼,又随手从桌子上抓起抹布,塞入了鲍承先的口中。

    此时的关外可是苦寒之地,布料可是稀少的很。这块儿抹布也不知道是穿了多久的破衣服实在无法再行缝补才改用做擦桌子抹布的,长年累月地用下来,自有一股子洗不掉的馊味儿,呛得鲍承先直翻白眼。

    旁边儿的岳托一开始并没有发声,如今见了鲍承先的样子,却是哈哈大笑起来,骂道:“狗奴才!都这般田地了还想着乞活,当真是无耻!也不想想你降我大金时的模样!不也是如同一条狗一般地在大汗面前求饶么?只是你家原来的主人不想让你活了,你死定了!”

    崔呈秀却是一记耳光甩到了岳托的脸上,狞笑道:“他鲍承先落得什么下场,那也是我大明之人的事儿。先想想你自己吧,狗建奴,你弟弟豪格已经被圣上给千刀万剐了,只怕你也逃不过这一劫!”

    岳托却是毫无惧色,笑道:“那又如何?人总有一死,爷爷不怕!待我大金国打入关内,我阿玛和大汗自然会替我报仇。狗蛮子,爷爷在地下等着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