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二十五章 朕看你们,连**都不如!(书号:110300

第二十五章 朕看你们,连**都不如!

作者:天煌贵胄
    等到田尔耕和魏忠贤领命出去后,崇祯坐在椅子上,突然感觉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王承恩在一旁看着,知道皇帝压力大,却碍于阉奴的身份,无法开口。

    崇祯原想着,放建奴打到京师脚下,在亡国危机的刺激下,朝堂上或许会有一些改变。没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这些人的节操。阉党争先恐后地捐献,虽然捐出来的不足其家产的一层,甚至于连半层都不到,可是再对比东林诸公的一毛不拔,崇祯突然就理解了一件事:大明有个屁的阉党,全是皇党还差不多。大明历代所谓阉党,不还是让这些正人君子们写臭的?

    想开了的崇祯也不再纠结。朕不管你是阉党还是东林党,听话就有好处,不听话的全都去死吧!

    慢慢挺直了身子的崇祯喃喃道:“这,是朕的江山啊!”

    就在崇祯皇帝重新振奋精神的时候,后宫之中,周皇后也在召见周国丈。

    双方先见过了君臣之礼,又见了父女之礼。

    落座后,周皇后便开口道:“今日女儿命人喊父亲进宫来,却是听说今日朝会上皇帝开口借钱,父亲只认捐了一万两银子?”

    周奎道:“不错。家中无甚么余财,这一万网还是老父多年省吃俭用存下的。”

    周皇后闻言也是失望,终于体会到之前崇祯对自己说那番话的意思。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自己父亲更是一朝之国丈,若建奴真的进了京,别人好过,只怕自己一家都死无葬身之地矣。父亲怎可如此糊涂!

    周皇后再次开口说道:“父亲,有道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如今家中有这般地位,也皆是因为女儿身为皇后之故。若是惹得皇上龙颜大怒,起了废后的心思,家中产业可还能保得住?”

    周奎心思电转,女儿所言的确有理,只是想起平日里自己与朝堂重臣多有往来,再想想崇祯皇帝又是个重感情的,又怎么会轻言废后一事?自己往后只怕起来越兴旺,如何会如女儿所言?全部抵御建奴本来就是那些卫所兵丁的事情,自己家可是耕读传家,如何能掺与这等事情?岂不是有失体统?

    思及此处,周奎道:“乖女儿啊,你却不知道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嚼的,又能落下几个银钱?为父倒还想找你借钱哩。”

    周皇后闻言,心下大为失望。既然如此,自己便帮父亲最后一回也就是了。当下命人取了自己积攒多时方才存下来的五千两银票,递给周奎道:“女儿这里还有五千两银子,父亲明日朝会上一并捐了罢。本宫乏了,先去休息。来人,送国丈出宫。”

    失望至极的周皇后竟是直称为本宫了,显示是不再将周奎看做是父亲,而是当做朝臣了。

    出宫后的周奎暗忖:“今日惹得女儿不快,也没什么打紧的。难道她以后还能真不认我这个爹爹了?过两日进宫求求情,哀告一番便是了。只是这白花花的银子,如何能借与皇帝?天下是他的,可不是我家的!”

    等到了第二天的大朝会,见礼完毕后,崇祯首先问周国丈道:“不知国丈考虑的如何了?”

    周奎出班道:“启奏陛下,臣家中确实夫甚多余银钱,愿再加三千两以助国事。”

    崇祯听到周奎的话,即极反笑,对周奎道:“好,周爱卿真国之栋梁也!”

    别人不清楚,崇祯皇帝却是清楚的知道,昨天晚上周皇后可是召见了周奎的,并且让他带回了周皇后自己积攒多时的五千两银子。只一夜的时间,这五千两银子便直线缩水到了三千两,这周国丈真好本事!

    又想到昨夜皇后派人传过来的话,崇祯又道:“既然如此,罢了,一万三千两便一万三千两吧。其他爱卿们呢?”

    其他勋贵大臣见周奎只认捐了一万三千两,皇帝并未见责,便你一千两我八百两地认捐起来。甚至于有人出班奏道:“臣家中无甚余财,昨日散朝后,已经命人将臣的宅子发卖,所得银行,一应捐献。”

    到得最后一统计,就算是加上几个位高权重的东林大佬,竟也只是得了十余万两,便是连阉党所捐献的零头都不足。

    崇祯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闹剧,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好!诸位爱卿当真是一心为国也!”

    看着被自己突然放声大笑给震住的朝堂众臣,崇祯又道:“众位爱卿,今日可有本奏?”

    当下有御史出班奏道:“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崇祯很是好奇,知道这些御史发了甚么疯,城外点火连天,城内皇帝在催着借钱,他们竟然还有心情出来弹劾奏事?便开口道:“讲!”

    那御史当即便道:“臣闻言,国有妖孽,百姓不安。有留京贡生钱嘉征上书,弹劾阉贼魏忠贤十大罪!条条证据确凿,其罪当诛!

    崇祯闻言,心下不悦,暗思:“这些疯狗除了咬人,竟然一无是处!国难当头之际还想着斗争不止,浑然不想如何退敌!”

    当即皱眉道:“此事容后再议。爱卿可将折子递入宫中。”

    不待那御史回话,崇祯接着道:“卿等无事了,朕却有话要说。

    朕昨日派锦衣卫与东厂去京城街上募捐筹款。厂卫回报所得竟有十余万两。

    倚红楼的墨白姑娘,捐银三千两。

    此原来是她为自己准备的赎身银子。因听闻朝廷银钱不足,竟是直接捐了出来。

    有锦衣卫小旗劝她少捐一些,免得无钱赎身。那墨白姑娘竟是不肯,只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执意全数捐了出来。

    又有行乞者,将讨来的十余文钱也捐了出来。

    朕听闻厂卫回报,朕心甚慰啊!”

    一边说着,崇祯一边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又踱步到御阶之上,接着道:“一个**,尚有爱国之心。连事关自身的赎身银子都可捐了出来。

    今日朝堂诸公,个个身价不凡,所得竟也是十余万两!

    朕观众位爱卿,竟是连**都不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