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栋人间烟火 > 44.危机(七)(书号:109682

44.危机(七)

作者:superpanda
    此为防盗章

    房子总价约为27亿。那事成的公司付了6000万定金, 然而,紧接着, 那事成便得知那商场有问题!那总发现, “清臣集团”以它作为抵押,向工商银行借款4亿!!!由于这个原因, 那总公司申请用于这笔交易的贷款失败了。他气急败坏,要求对方退款, 谁知道周介然是个“大王八蛋”,一会儿这, 一会儿那,东一句西一句,就是不把钱钱还他。

    那总气得心脏直疼,这才经人介绍, 找到了尹千秋, 告清臣集团!

    至于合同上面约定好的首付, 那总自然也没再给“清臣集团”。

    夏溪很high, 将证据整理得井井有条,还把所有她能想得到的可以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的补充材料按重要程度排序, 附在后面, 以防开庭之后对方问出什么很冷僻的问题。老板江湛看见厚厚一沓东西, 十分惊讶, 对夏溪说:“不拘泥于约定俗成, 这点很好。”许多律师心中都有各类案件“标准流程”, 喜欢参考过去参与过的相似案件, 把当时的材料东修修西改改,将当时的证据照扒下来一份,就完事了,然而夏溪却不这样。

    ………………

    将起诉状、原告资格证明、起诉证据等等材料提交完毕那天,那事成非要请夏溪吃顿晚饭。

    夏溪答应了。跟客户吃顿便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管什么行业,甲方请己方,乙方请甲方,都很正常。

    谁知,那事成非要吃一家“新派中餐”。

    餐厅距离律所其实并不很远,可是再近也架不住堵车,两人还是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这并不能怪他们俩运气差,凭良心讲,路上交通十分正常——正常就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全都很堵。那事成的司机喜欢抖腿,就连等红绿灯都要踩在刹车上面抖上几下,夏溪都被抖得晕了。

    餐厅环境非常好。门口一些鸟笼极有特色,错落地排列着,里面不是鸟儿,而是照亮黑夜的灯泡。门内,走廊地上铺着厚厚地毯,一侧是一整面墙的木质浮雕,画着花卉,另一侧是几张精巧的红木椅子,中西结合,古韵浓烈,巨大的水晶吊灯垂下,黄色的光晕从屋顶轻轻流泻而下。

    大厅中的就餐环境十分优雅。为数不多的餐桌围着中庭散布,四扇圆弧形的褐色玻璃排得很有味道,也稍微保护了来此就餐的客人的**。

    那事成捡了一处餐桌坐下。夏溪拿起菜单一瞧,吓了一跳:全都好他妈贵啊!

    对面那事成却是轻车熟路地点了菜:什么京味小羊腿、糟溜三白、特色酱鸭……一共六道。

    夏溪有点不安:“这……好破费。”其实就是看着太贵,她没来过这种地方。

    “没事没事。”那总非常豪迈,“不贵,不贵!人均一千而已。”

    “……人均一千?”这还不贵???

    “哎哟,在云京市很正常啦。”那总回答,“你们律所旁边那个‘王妈妈家’,我上个月请尹律师去吃的,都什么呀……我们俩还花了五百。人均一千,只是‘王妈妈家’的两倍而已,这里可要值当多了!”

    夏溪沉默了一下,想说:那总,你们两个花了五百,是人均二百五。人均一千不是两倍,是四倍。

    因为路上太堵,此时时针已经指向晚上九点,餐厅里人很少,除了那事成和夏溪,就只剩下一桌客人,距离门口更近一些。夏溪来的路上也没看清是什么人,只依稀听到了两个男人的讲话声。

    菜很快便上桌了。

    京味小羊腿口感酥脆,酱汁浓香四溢,上面顶着几片叶子。糟溜三白素雅清淡,糟香浓郁,鱼片、虾仁口感鲜嫩,百合入口清香留味。特色酱鸭肥而不腻,经改良后独具风味。

    最后一道上来的菜,是蟹黄鱼翅。

    那事成是:“夏律师,尝尝看。”

    于是夏溪舀了一勺,送入口中,觉得不错,又是舀了一勺。

    没有想到,她的调羹刚将一口蟹黄鱼翅带出青瓷大碗,餐厅的服务生突然像风一样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把端起蟹黄鱼翅:“不好意思!上错了!这是蟹黄豆腐,不是蟹黄鱼翅!厨师看错点单,刚刚已经重新做了!”说完,又风一样消失在了他们眼底。

    夏溪连句“谢谢”都没来得及讲。

    “哎,”夏溪说,“如果他和我们讲下,换一个菜也可以的。”

    “不行!”那事成斩钉截铁,保龄球状的脑袋摇了两下,“我来,就是想吃蟹黄鱼翅!要吃蟹黄鱼翅!”

    “呃……”夏溪觉得,那总有点像个孩子。想要商场,想要鱼翅。有了,就很开心。没有,就很难过。

    五分钟后,新的蟹黄鱼翅上来,果然与蟹黄豆腐长得不太一样,之前夏溪还以为鱼翅是被埋在豆腐底下了呢。

    两人边吃边聊,主要就是展望案子。等到一顿吃完,时间已经非常晚了。

    夏溪披上外套,与那事成一前一后往出走。

    路过前面那桌客人时,对方也正好吃完,正从玻璃挡板内侧绕出。夏溪听见其中一个男人笑说:“我真的是看见辣椒就晕!你看那个蟹黄豆腐,我一口都没动……”

    听到人声,那事成随便扭头瞅了一眼,可是却忽然间被雷劈中了一般,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那总?”夏溪顺着那总目光也往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其中一个英俊男人似乎有点眼熟。

    是谁呢……

    想了几秒,夏溪:“……!!!”她想起来了!!!

    周介然!!!

    我去!!!

    冤家路窄!

    狭路相逢!

    古人诚不我欺!

    不过,这周介然,长得可真……撩人。宇宙奇迹,世界瑰宝,有点过分英俊,让人心跳凭空漏掉一拍,花痴的和不花痴的会统一地眼前一亮。虽然,周介然还不到28岁,却已经学会了商人的奸诈狡猾。

    那事成那总给他自己鼓了把劲儿,想在气势上面压人一头:“周介然。”

    周介然没有回答。棕黄色的眼珠十分冷漠地看着那事成。

    “周介然,周二少,”那事成有一点夸张地哼了声,“你们很快就会收到法院传票。”

    周介然依然没有说话,收回目光,迈开长腿,走了。

    走……了……

    夏溪觉得:真是教科书一般的傲娇。

    这时,也许是作为一个律师的敏锐的观察力,夏溪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

    周介然的那张桌子上面,赫然摆着一盘——蟹、黄、豆、腐。

    只一眼,夏溪就确定了,就是餐厅的服务生之前端走的那盘,蟹、黄、豆、腐,绝对不会有错。那个海碗边缘有一小块掉漆,就在某花朵图案的花瓣顶端。一家餐厅连续两个海碗破得一样,不管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夏溪沉默了。

    看来,自己这桌点了蟹黄鱼翅,另外那桌点了蟹黄豆腐,服务生上错,把周介然点的拿给了他们,而后可能是怕老板责罚,不管三七二十一,“改正”了错误。

    不过,跟他们解释时,却说“厨师看错点单,刚刚已经重新做了。”

    夏溪确定那服务生看见自己舀了蟹黄。可是,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吃过,还是又端给了另外一桌客人……

    人均一千的餐厅,也会这样子啊…………

    刚才,周介然同伴说“我是看见辣椒就晕!你看那个蟹黄豆腐,我一口都没动……”那个豆腐有一点辣,因此,夏溪可以断定,自己刚才吃过两口的蟹黄豆腐,被周介然接着吃了……还吃了不少……

    夏溪脸上表情变幻:告不告诉周介然啊?

    五秒之后,夏溪还是觉得:算了吧……都已经吃了……如果告诉周介然了,等他七八十岁时想起来,说不定还是想吐呢……

    回去之后联系一下餐厅老板,让他注意一下自己手下员工吧……

    那事成觉得奇怪,问:“夏律师?”

    “没事。”夏溪回答,“走吧,那总。”

    那事成说:“我送您回家。”

    “不用不用,”夏溪忙道,“我自己打车就好。”

    “那注意安全。”

    ——另外一边,周介然公司某副总问周介然:“刚才餐厅见到的人,好像就是‘那事成’吧?”

    “嗯。”

    “他要告咱们???”

    周介然:“应该是吧。”

    “他、还要告咱们???”

    “嗯。”

    “我去……我听他管那个女的叫‘夏律师’。难道,那个女的就是他的代理律师?啧啧……”副总“啧啧”两声,“长得挺好看的。倒是很会颠倒黑白、帮人讹钱嘛。”

    周介然漫不经心,并不关心夏溪的事:“律师么,不都那样。”他也没有注意“那个女的”长什么样。

    “也对,律师就是收钱办事,不管是非。”

    “周总,”隔了几秒,副总又问,“那就这么等着被告啊?”

    周介然说:“不。”

    “那?”

    “叫法务部准备一下,反诉。”

    反诉就是,在一个已经开始的诉讼程序中,被告反过来再去告原告!

    A告了B,B再告A!互相告!

    当时,两个人幸福得让人好生羡慕。他是P大学霸,做事认真,很有计划,几乎从来不会遇到什么意外,几乎可以完美掌控自己生活。她是一个学渣,可是懂得东西很多,想象丰富、天马行空、脑洞清奇,常常讲出让人拍案叫绝的话。他们都被对方吸引,仿佛是找到了自己丢失的另一半。陆一策平时讲话偶尔有点结巴,然而,在与萧雅相遇的那趟高铁上,他破天荒连续聊了六个小时,而萧雅也是觉得对方闪闪发亮。谁知到了今天,在他眼中,她做事混乱、不求上进、全凭喜好生活;在她眼中,他严肃死板、不知变通,不懂享受人生,好像铁轨上的列车,只懂一直奔跑下去。

    哎。

    两个女孩儿聊过去、聊现在、聊未来,桌上全是零食袋子,地上都是饼干渣子。

    晚上十点,把房内的吃的一扫而光之后,萧雅想了一下,说:“厨房还有虾片,我们去把盘子端回屋子吃吧。”

    夏溪笑:“好!”

    虾片被陆一策放在厨房柜子的最上层。夏溪身高一米六六,萧雅一米六二,两个人都即使踮脚也不可能够到虾片。

    夏溪:“我抱着你?”

    “你靠谱嘛……”

    就在两人瞎忙活的时候,陆一策、周介然走了进来。

    “……”萧雅、夏溪看着二人。

    陆一策、周介然自然是看见了她们上蹿下跳的狼狈的样子。陆一策身高一米八二,周介然更夸张,陆一策站着看了会儿,忽然迈步过来,而后长臂一伸,便将柜子内的虾片拿了出来。

    “……”萧雅看着前夫,目光里边多了一点柔和,仿佛是回到了不论想要什么陆一策都会给的恋爱的时光。

    陆一策拿着虾片盘子,径直走向好友周介然:“走走,回房继续喝酒,这个东西配上啤酒,才不浪费它的滋味!”

    萧雅眼圈顿时红了。夏溪看着好友,心里着实有些担心——昔日那么珍惜自己的人,此时连个吃的都抢,换了谁也不会好受,包括萧雅这个酷girl。

    周介然在厨房门口等着,一直没有介入纷争,在陆一策“得胜”之后,他才扫了一眼萧雅夏溪,颔首:“可以。”

    “两个男人真没风度。”回到房间,萧雅难以置信地道,“一丘之貉,狼狈为奸。谁要嫁了他们两个,就等着一辈子倒霉吧。”

    “呃……”

    “这样好了。”萧雅气疯,开始乱讲,“他们喝酒,等下肯定想上厕所。咱们两个轮流占坑,在厕所里玩儿手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